學習新經文的一點感想

【明慧網2000年7月1日】 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心自明》和《走向圓滿》,對我的觸動太大了。記得去年在國內時,當我知道4月25日那天在北京發生的事以後,我不理解,甚至在學法討論時,我直率地提出了我的想法。我認為這是參與政治,不符合法輪大法。但是後來,我知道了一些事實的真相後,特別是通過學法,我意識到我的想法不對,但並沒有深挖我的這個想法背後的執著是甚麼。我只是從感情上去認識,因為我知道,尊敬的師父給予我們的是最珍貴的,我想無論我是否理解,只要是師父說的話,只要是法輪大法所要求的,我都會按照去做。

出國前,我準備把大法書帶出來,但遭到了家裏人的反對,反對的理由很多,終於我以「可能出海關時這麼珍貴的書會被搜走」作為開脫自己的理由,我沒有帶出一本書。非常幸運,我到蒙特利爾後不久就遇到了功友,我又得到了《轉法輪》,我又可以正常地學法煉功了。我感到自己太幸運了,當國內的功友們的修煉的環境遭到破壞時,我又可以在加拿大自由自在地修煉了。每週六的中午,在中國城的弘法煉功,我都趕去參加。有時參加的人不多,我克服我思想中的不好的想法,每週都堅持去。

家裏買了電腦後,我可以經常從明慧網上知道國內大法弟子的情況,我為他們能放下一切走出去證實大法的無私無我的境界而感動,我為我的為私為我而慚愧,我後悔我的出國,我後悔我在國內做得不夠好,甚至在夢中我都經常回到我所熟悉的地方,我在那裏學法,在那裏煉功。我因此而更珍惜現在這寬鬆的修煉環境。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越來越麻木,學法時思想業力不停地往上翻。我開始過多地考慮我今後的生存方式,執著心一個接一個的出來。我在電話裏不敢過多地對比我修煉得早的母親講修煉的事,怕電話被監聽,怕我不修煉的父親不高興。直到有一天,我從電話裏知道我的母親以及很多功友們在傳看假經文,我感到很吃驚。這時我才知道我太自私了,我後悔沒能及早地把一些信息傳回去。

師父的兩篇新經文使我警醒。我終於看清了我真正的執著是:帶著人的觀念,站在人的基點上,把人的利益看得比法更重要。師父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過去,我只是以人的感情認識法輪大法,沒有更多地從法理上真正認識大法。學師父的新經文,我更加感到師父對弟子,對眾生的洪大的慈悲。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一次又一次地給弟子們時間和機會。師父在拯救我們,拯救眾生。直到現在,我才真正理解了「4.25」的重大意義。一段時間以來,我也知道自己對於大法的認識停滯不前,可我不知道我的問題的根子在哪裏,有時感到很迷茫。尊敬的師父又一次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我真的感到很慚愧,師父在《轉法輪》和很多經文中早已明確指出過這些問題,而我卻非要師父點明了才能認識到。我曾經為國內少數掉下去的弟子感到痛心,我也為國內一些在家實修,認為走出去就是參與政治的功友們感到遺憾。學習了《心自明》,《走向圓滿》這兩篇新經文後,我意識到,我與那些只在家實修的弟子沒甚麼區別。我抱著人的觀念在弘法,在修煉,我放不下我意識不到的強烈的執著,我從來沒有認真地挖我的許多執著的根子。我自問:如果我在國內,我會怎樣做呢?我能否放下一切向人們證實大法嗎?我會不會也認為走出去就是參與政治呢?我認識到:認為走出去是參與政治,其實就是用人的觀念在衡量一切。我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可是當中國政府顛倒黑白,殘酷鎮壓法輪功,對講真話的大法弟子施以暴行時,我們不站出來講真話那不就是縱容邪惡嗎?我們大法弟子如果用人的觀念衡量我們的行為,那麼我們還是修煉人嗎?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是讓我們按照宇宙的法理去作,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如果我們連真話都不敢講,不敢去喚醒世人的良知,我們怎麼可能同化宇宙特性?

師父在《論語》中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在這裏師父指出"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其實師父早已多次提到觀念與執著的關係,只是自己學法不深,沒有很好地在法上認識法。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們被人的觀念而障礙,不能勇猛精進,又一次給弟子們指明了方向,使我又一次醒悟。今後唯有抓緊學法,根除一切人的執著,在法上認識法,才能勇猛精進。

(蒙特利爾大法弟子 2000.6.26)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