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0年7月1日】 【大陸】修煉大法的軍人們被關入精神病院

◇趙新立 男 總裝備部89605部隊 現役軍官 中校軍銜。於2000年2月下旬被關入解放軍261精神病院至今,生死不明。據悉他已被折磨的面目全非,醫生動輒非打即罵,使用電擊,並給他注射藥物,使其極度衰弱,以至看管人曾說過這樣一句話:「諒他現在也跑不出去了。」

◇李秋俠 女 52歲 海軍總醫院退休技術人員, 現役軍官。6月2日被單位及愛人送進精神病院(解放軍261精神病院),醫生說只要還表示煉功就要治療。

◇王寧 女 46歲 海軍總醫院職工。5月30日被突然宣布開除黨籍、公職,現在靠300元失業保險金生活。

後註﹕趙新立4.25後始終表態修煉大法,曾表態「生命不息修煉不止」,他是全軍重點掛號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曾參加2000年除夕夜天安門煉功,被抓後從車上跳下立交橋走掉(明慧曾有報導),十幾天後在北京被抓。 李秋俠、王寧二位同修425後多次被要求表態不煉,她們一直表示名利乃至生命可以不要,但堅修大法的決心不變。二人於99年8月2日以學習班名義被單位看管,直至元旦前釋放。正月十六日在街心花園晨煉再次被抓,二人被送至江西看管,此間她們微笑面對來自海軍上層的壓力,做了大量弘法工作,改變了周圍人的看法。李秋俠於6月2日被送入261精神病院,王寧於5月30日剛到北京就被開除,單位怕王承受不了,布置了大量人員防止意外,但王異常平靜,始終面帶笑容,她說的第一句話是:感謝單位領導和同志一年來的關懷幫助。王的言行使醫院同事深受感動和震撼。

總裝備部89605部隊總機:(010)66763629 海軍總醫院:(010)66958174 解放軍261精神病院:(010)69731805 精神病三科:(010)66346216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第四大隊)消息:

上次因煉功、絕食、不穿勞教服被轉到勞教所第二中隊(石家莊市太華街135號)的18名精進的大法弟子已增到20多名,她們的所作所為令天地為之動容。

五一前後學員們因煉功而遭男警察用皮棒毒打,誰煉功就打誰,把學員的臀部打得皮開肉綻,不能坐、不能躺,只能趴著。

邢台學員喬雲霞在勞教所比較年輕,每次煉功、絕食都是帶頭站出來,所以在裏面挨打最多,有一次因煉功被上警繩,捆得特別狠,繩子都被捆進肉裏,鬆綁後仍堅持煉功。

保定的學員許繡芝,今年33歲,她在天安門廣場六次成功地打起法輪大法的橫幅後直接被送到這裏勞教。

學員趙雪平要煉功,幹警百般阻撓不讓煉,被折磨得暈死過去,被功友抬進屋後甦醒過來說:「我怎麼在這兒?」她都不知道是怎麼來的,以後再煉功就沒人再管她了。

為了阻止學員煉功,勞教所安排監控學員,所謂監控就是兩個犯人跟著一個學員,就是上廁所也跟著,有的學員向犯人弘法,感化了犯人,最後到了這種程度:學員煉功,監控她的犯人也跟著煉功;學員絕食,犯人也跟著不吃飯;有時,犯人還提醒學員說:該煉功了。

在勞教人犯眼中畏之如虎的勞教所領導,在學員心中只是認為他們可憐,沒有一點害怕他們的心,一次學員對去勸說轉化她們的勞教所領導理直氣壯地說:「……我們上訪敢向國家反映真實情況,你們敢嗎?你們只敢欺上瞞下,我們敢做敢為,光明磊落,真正執迷不悟的是你們,你們再這樣下去,真正淘汰的將是你們!」他們無言以答,怏怏地走了。

現在,學員們的行為逐漸改變著環境,現在勞教所執行8小時制,星期六、星期天可以休息,背經文、學法都不管,有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像原來那樣無休止幹活了,他們曾想讓幹多長時間就幹多長時間。有許多學員都寫了上訴材料,要求釋放,以便出去後為護法多出一分力。


【黑龍江消息】黑龍江省最近有一些走向反面的學員到北京去了,而且最近也有學員在北京發現有人混在大法弟子中破壞,利用學員維護法的心理,先挑起事端,如果大法弟子參與,就予以打擊。請大法弟子以法為師,明辨是非,不要被魔帶動、利用。


【合肥消息】 (一)合肥大法弟子到北京護法被押回來,聽他們講了下例幾件發生在天安門和看守所的事情。

大法弟子張蘭萍在天安門取圍裹在身上的橫幅時,被便衣發現隨即跑過來生拉硬扯,巨大的拉力將嬌小的張蘭萍旋轉地拋離地面仰面重重摔下,鮮血從腦後噴出,其夫紀廣傑跑過來抱起昏迷中的妻子正視便衣道:「你們不能打人」;,這伙人還振振有詞:「我們沒打人,是她自己摔的」。

大法弟子李威海等人在天安門拉起橫幅,幾個不知何身份的人,衝上來就拳打腳踢,大法弟子李蘭高喊:「打人犯法,你們知法犯法」。這些人隨即轉向李蘭大打出手,邊打邊叫囂:「就你懂法,就你懂法」。

因護法被關在合肥京皖大廈的正在懷孕中的大法弟子謝紅,鑑於她特殊情況,沒有被打,但公安沒忘「懲罰」她,就將一盆涼水從頭澆下,讓其全身濕透。

(二)看合肥公安在幹甚麼?

6月29日晚9時左右,大法弟子李國珍的女兒家(其女兒非法輪功人士)闖進幾名公安,聲言要找李國珍,其女兒說:「這是我家,我媽只是偶爾來住」。公安不信,進家開始搜查。其女兒說:「你們搜家,要拿搜查證」。公安回道:「就你還跟我講法律啊?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給你看?」幾名公安強行搜索一番,家中的一些書及網上資料拿走,其女兒阻止,他們即將其女兒雙手反擰,欲強行帶走,以至將李國珍女兒的手弄破。

同晚10時左右,大法弟子孫常珍家來了5名公安及保安以查水錶交費為名騙其開門闖進家中(孫不在家)將家搜查一遍,拿走一些從網上下載的資料,揚長而去。

與此同時,大法弟子劉宗毓家來了一位相識的保安,說要找其談談,劉一開門,即闖入幾名公安,將家搜查一遍並將劉強行帶到派出所,據劉說,一進派出所,劉就昏了過去,無奈之下,派出所只有將其送進醫院,劉醒後,將其放回家。


【成都消息】6月29日晚上10點,成都全體公安展開了大規模突擊行動,到所有成都市法輪功學員的家裏進行訓話、收查和帶到派出所置留,此次行動要求公安必須與法輪功學員人人見面。

到發稿時為止,建設路派出所、玉林派出所等帶走的學員仍被關押,關押的理由是他們有可能赴京上訪,去向黨中央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家屬前往派出所詢問為甚麼深更半夜無故抓人,得到的回答是:"你們去問上邊,這是上邊的定的。"


【成都消息】6月29日到現在,對成都許多大法弟子來說是嚴峻和殊勝的考驗,各個派出所關滿了大法弟子。公安已知道大法弟子都非常堅定,他們採用欺哄嚇詐等手段,只是強迫學員對一個問題表態:「去還是不去北京上訪,向黨中央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必須回答不去才放人。面對考驗,大多數學員表現非常堅定,只是表態要珍惜《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到發稿為止,仍有許多大法弟子關押在派出所,有許多大法弟子僅因不表態,被送往了九如村拘留所和蓮花村拘留所。

世界不應對一個世界大國政府殘害其人民而不受任何國際國內法律的約束漠視,否則等於縱容他們隨心所欲的對其人民進行迫害


【成都消息】法輪大法學員,成都51中一位姓張的老師,於6月30日向校方聲明以前被迫寫的材料作廢,隨後她來到雙橋派出所,再次聲明去年7月從北京被遣送回成都以後,違心寫的材料無效。派出所立即將其拘禁,並且報告上級,最後決定予以治安拘留15日。現已移送成都市九如村拘留所。詳細情況待進一步了解。


【廣州消息】6月18日廣州一千多學員參加集體煉功後,均承受著方方面面不同程度的壓力。廣州站副站長施雷及其愛人被刑事拘留45天;幾百名學員被拘留一週到15天;許多學員受到單位的不公正處理。據了解公安部門正在整理他們認為的所謂「組織者」的材料,以進一步打壓。


【大陸消息】2000年6月28日,一場空前的大雨緩解了某市多日的旱情,下午3點,某市四個縣的20多名大法弟子歡聚一堂,集體學習了師父的最近經文《心自明》、《走向圓滿》,並進行了熱烈的心得交流。

通過交流,大家認識到:對新經文有抵觸和看完後認為「靜心學法,等待圓滿」的認識是自己思想不對頭了。


【深圳消息】 6月27日下午5:30大法弟子黃宣銘去送衣物等物品給關押在福崗派出所的大法弟子周愛新(因在公園煉功被非法關押,48小時後,送至福田看守所至今),因為衣物裏有一本大法書,公安就扣留他並要錄口供,叫其簽字時,他不承認是非法行為,不簽名。後到晚上10點多公安才放了他。到第二天上午8點多,很多公安到他家中來搜查,搜走了許多大法書,並帶走了黃宣銘送到福田看守所關押至今未放。

6月25日,大法弟子何兵、溫燕在家裏分別被公安帶去問話後,一直沒有回來,現已知被關押在南山看守所,理由是錄用失去工作的大法弟子在本單位工作。


多維網:松花江全線停航
【多維新聞社29日電】黑龍江省松花江航道水位已降至1.29米,而松花江客貨運輸的最低水位應在1.50米。從6月20日開始,松花江流域的航運已全部停航,200多條船隻停泊在各航線碼頭,每天經濟損失達35萬元。

省航運局總調度室負責人介紹說,由於近期乾旱少雨,松花江水位每天以0.02米至0.03米的速度下 降,至本月20日,已下降到1.46米,是航運局建局54年來的最低紀錄,船舶航行中曾出現打壞螺 旋漿等現象,已無法正常航行。故松花江通往嫩江、烏蘇裏江、黑龍江的航線,已全部停航。


星島日報6月29日報導:中國北方遭受九十年代以來最嚴重旱情

(新華社北京電)去年以來,中國北方遭受了九十年代以來最嚴重的旱情,多數地區降水比常年同期少五成以上,部份地區甚至滴雨未下。部份重旱區的乾土層厚達七至二十釐米。全國已有一千六百二十萬人、一千三百七十萬頭大牲畜飲水困難。截至六月十三日,全國農作物受旱面積已達二億一千六百萬畝(十五畝合一公頃),其中山西、河北、內蒙、陝西、甘肅、寧夏等北方省區旱情持續時間最長,災情最為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