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昕事件追蹤報導(之二)

【明慧網2000年7月1日】6月28日

今天是趙昕的生日,而她只能無聲無息地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靠著呼吸機維持著生命。這是一件多麼真實而殘忍的事實,而造成這種結果的海澱分局及拘留所卻說他們沒有任何責任,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上午,趙昕的父母及工商大學的領導同海澱醫院的楊副院長(兼骨科主任)談,要求閱讀並複印趙昕的病歷,了解趙昕的病情,遭到拒絕,說要病歷必須有公安部門的批准。而海澱分局的有關領導已同其家屬講過趙昕是個自由的人(再此以前,其單位及家屬從未接到過公安部門拘留或釋放趙昕的任何正式書面通知),為甚麼要一個病歷還要經過海澱分局的同意?

另外,在家屬的一再強烈要求下,醫院同意家屬進病房探視趙昕。在醫院楊副院長和胸外科趙主任的陪同下,趙昕的母親和妹妹走進病房。楊副院長大聲說:「趙昕,你媽和你妹妹來看你了」,這時趙昕睜開眼睛(她的氣管已被切開,不能講話)。其妹問楊副院長趙昕現在的意識是否清醒,楊院長說是,她是清醒的。後來,她的妹妹要求同趙昕交談,院方讓一名護士陪著。其妹問趙昕,你是否被人打成這樣,如果是,就眨一下眼睛。趙昕非常清楚地眨了一下眼睛。

望著趙昕那悲憤的眼睛,和那急切想要說話卻無法說出的無奈,她的家屬十分悲痛。她們要為趙昕討個公道,無論多麼艱難,付出多大代價,也決不放棄。

6月29日

早晨,趙昕家屬到醫院,看到楊副院長(兼骨科主任),又問起病歷的事。楊副院長說有規定,他讓家屬向醫務科去要。趙昕的母親問楊副院長,趙昕當天被送來時,他是否在場,他回答說:「是的」,又問趙昕當時是否帶著刑具,他說:「是的」,還補充一句說:「也許他們(指海澱分局的警察)還不知趙昕傷勢這麼重」。而海澱分局副局長及海澱看守所白所長同趙昕家屬見面時,一再講明,說按規定,犯人出來時必須帶刑具,但他們考慮到趙昕傷情較重,沒有給她帶任何刑具。他們怕甚麼?為甚麼要撒謊?趙昕剛被送進醫院時看到她的人很多,有醫護人員、住院患者、及門口的保安等,他們都說趙昕當時被帶著手銬、腳鐐,而公安部門竟然睜大眼睛說瞎話,真是欲蓋彌彰。

後來,其家屬又去了醫務科,一位姓王的大夫接待了她們,家屬要求看規定,問為甚麼閱讀和複印病歷還需要海澱分局的批准。她說:「醫院沒有接到任何通知,說解除趙昕的刑事拘留。」家屬告訴她,海澱分局的領導27日在趙昕學校宿舍同家屬談話時,家屬曾詢問過趙昕的身份,分局副局長明確告訴其家屬,已對趙昕解除刑事拘留,當時學校保衛處的胡老師作記錄。(後據胡老師講,他們也沒有收到任何拘留及解除拘留的正式手續。其家屬對海澱分局的這種偽君子的做法極大不理解)。

下午,家屬又趕到醫務科要求複印病歷,醫務科請示保衛科,保衛科又請示海澱分局。保衛科的人講,他們還沒有收到解除趙昕刑事拘留的通知,所以要請示。這樣其家屬從15點30分一直等到近18點,最後只同意將病歷由醫務科、保衛科、家屬同時在場時複印並封存,保存在醫務科,以備以後查閱,並請主治醫師魏大夫明天向家屬做病情介紹。

(2000年7月1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