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6月29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0年6月30日】
【蘭州】蘭州公安又開始大肆抓人

6月28日早,兩位大法弟子彭希斌(男,50多歲)、錢世光(男,50多歲)被公安人員從家中騙出,抓到蘭州市城關分局後,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續,就被直接押送到現已關有40多名(保守數字)大法弟子的平安台勞動教養所勞教一年。我們不僅要問,國家的法律在哪裏?公民的人身權利何在?公理何在?


【河北】河北省蔚縣原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祁愛、史強(祁愛,繫蔚縣縣委辦公室主任,史強,繫蔚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兩人因煉法輪功已被撤免)等人,走在學員前列,於6月16日進京證實法輪大法清白,在天安門廣場煉功時被抓,已被押送回當地,現在各自單位被強制看管,進行所謂的「思想轉化」,逼迫寫出保證,並以如不寫出保證就以勞教、判刑等手段進一步威逼,施加壓力。現事態在發展中。


【河北】2000年春節辛集市40多名學員煉功被抓,現有20多人被關押在市委黨校至今,學員及家屬寫信給政法委書記劉存柱,要求無罪釋放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政府不但對來信無任何反映,相反卻對寫信給政法委反映情況的學員進行抄家,目前,這20多人以絕食來抗議對他們的非法關押。

辛集市南智鄉政府公然踐踏憲法,組織民兵小分隊,對大法學員進行監控,限制人身自由,私自雇佣打手,對大法學員進行殘忍的毆打,一男學員被打得多次昏死過去。南智鄉政府書記李耀庭說:只要曾經沾過法輪功邊的人,每人罰款200元,到北京上訪的去一次罰款1000元。一搞副業而存有積蓄的大法學員王振威,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禁並多次毆打,南智鄉政府並因此對其聲稱罰款100萬元,被王拒絕後改稱只要交5萬元就立即放人。

商業城「法輪功」督導小組7人入駐地馬莊鄉木店村,組織成立民兵小分隊,對大法學員限制人身自由。該督導小組出資為民兵發放誤工補貼,布置學生對家長進行監控,該組長任新月購買學習用品獎勵這些學生。

另外,辛集市因去北京上訪的已超過300人,辛集市公安局向石家莊市公安局隱瞞實情,僅上報約50人。


【北京】清華大學學員再次面臨嚴峻考驗

進入六月份以來,清華大學的法輪功學員由於相繼收回過去錯寫的「保證書」、外出煉功或去天安門上訪,受到自去年「7.22」以來最嚴重的迫害。學生教師被大批休學、停職、非法拘禁……

目前已經被休學、停職的有:黃奎、王為宇、張存滿、李春豔、李曉丹、馬豔、林洋、張志剛、孟軍等。被非法拘禁的有:劉文宇、虞佳、蔣玉霞、李豔芳、俞平等人。還有一些人下落不明。

一些具體情況如下:

◆清華大學精儀系:
◇黃奎因在校內的小樹林煉功,被學校派出所的民警毆打並強制背銬一天,後來又一次被民警以同樣的理由非法拘禁,現在已經被學校通知辦理「退學」手續。
◇王為宇因為收回「保證書」,並被「告發」積極參與宣揚「法輪功」被強制「休學」。
◇張存滿亦因收回「保證書」,被學校強制「休學」回家。
◇趙紹軍因在小樹林煉功,並收回「保證書」,被學校派出所非法扣留一天。
◇許志廣和王欣被校方要求不要出去,否則休學。

◆工物系:李春豔因在小樹林煉功,多次被學校派出所非法扣留。現被強制休學。在第二次非法扣留時被威脅「如果明天再去煉功,就刑事拘留,準備500元錢,拿好毛巾、牙膏。」
◆電子系:青年教師孟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被停職兩個月,後因向學校提交要求「釋放被派出所非法扣留的法輪功學員」再次被學校威脅停職。因去天安門廣場煉功被非法拘禁六天後被學校剝奪正常工作的權利並被要求「離開北京」。

◆熱能系
◇一博士生曾因修煉被休學三個月,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辦「學習班」二週,強迫寫「保證書」。後因去天安門打橫幅被非法拘禁六天又被處以刑事拘留。
◇熱能系博士生俞平因為去上訪被非法拘禁在不知何處至今已有三週,下落不明。

◆水利系
◇本科生蔣玉霞因堅持修煉被休學2個月,強迫寫「保證書」,因在煉功點打坐被多次非法扣留。目前由於去上訪被非法關押不知何處,至今已有一週,下落不明。
◇水利系研究生張志剛因堅持修煉被強行休學,又因「4.25」去天安門打橫幅被非法拘禁一個月。

◆核研院研究生李豔芳因為去上訪被非法拘禁不知何處至今已有一週,下落不明。
◆水利系研究生林洋因去人大上訪被非法拘禁十天後被休學三個月,強迫寫所謂的「保證書」後暫時復學。後因收回「保證書」被再次休學。又因去天堂河監獄反映情況被非法拘禁十天,期間他絕食九天。回學校後被威脅要「勒令退學」或開除。
◆建築系本科生馬豔因堅持修煉被休學,又因「4.25」去天安門打橫幅被非法拘禁一個月。
◆經管系女教師虞佳因外出煉功被派出所多次非法扣留,被公安扣留時多次遭到毆打。
◆職工邱淑芹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處以下崗,因為去天安門打橫幅上訪被拘留一個月。後來又因為在煉功點煉功多次遭到派出所的非法扣留,個人財產被非法沒收。


【深圳】深圳大法學員鄭宇燕於今年2月與其他學員在餐廳共同進餐時被深圳公安強行帶走,被拘留至今近半年之久,既不審判又不釋放。此前她曾多次寫信給北京當局及深圳市政府反映情況,要求停止迫害大法及學員。


【北京】去大興天堂河勞教所聲援被勞教的大法弟子的學員,其中有8人被大興拘留所無理關押。


【四川】最近,關押在成都市九如村拘留所的大約二十多名大法學員為抗議非法拘禁,用生命證實大法,於25日開始集體絕食,其中任進、劉玲萍等幾位功友於21日已開始絕食。但警方採用極端措施,從26日開始對絕食的功友強制灌食,後對絕食時間較長的又採用輸液的方式。這一切都是在成都市公安局一處馮處長及另一位市局警察的親自監督下進行的,由市安康醫院的護士於每日下午6時左右強行灌食,拒絕灌食的功友則被5、6個男青年挾制住強行進行。不少功友被灌得口鼻出血,吐血泡,痛苦不堪,而且還讓其他絕食功友親眼看著這一幕,這真是慘無人道的精神和肉體折磨。拘留所還把絕食的功友關押在本來是關押男性拘留人員的7室和9室,與其他功友隔絕開來,並對外封鎖消息,許多功友的家人也不知道具體情況。現在絕食時間最長的已達9天,絕食功友普遍都有較大的身體反映,處於非常緊急的狀態。
我們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停止這種違法執法行為和非人道行為,呼籲全世界正義的國際機構和善良的人們給予法輪大法學員以幫助,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了!

現已知的絕食功友有:任進、劉玲萍、淘大秦、唐登惠、張志秀、屈信儀、余芙昭、曾春容、衛彤彤、譚紹蘭、周天玲、鐘芳瓊、陳鳳銀、唐英、劉瑩、焉定慧、周容蘭、劉容等。


【四川】成都市武侯區機投鎮派出所對轄區內的法輪大法學員採取了辦封閉式學習班的方式。從去年12月開始即將拒不寫保證、堅持要修煉、要上訪的法輪大法學員在學習班和拘留所之間來回倒,至今從未讓回過家。甚至在學習班期間也不准回家。這種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事情發生在法制不斷健全完善的今天的中國,真讓人難以理解,真不知這些執法者們依據的是哪條法律如此任意妄為。現在已知的法輪大法學員有:彭亮、陶淵、劉真海、張女士(陶淵的母親)。
成都市武侯區公安分局電話:(+8628)5570486成都市武侯區機投鎮派出所電話:(+8628)5718019


【大陸】記一次數百人的法會

6月24日清晨,某市數百名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三三倆倆,相繼來到某公園的長堤上,泡杯清茶,與相識的不相識的功友敘談近一年來的學法修心體會。

那天是週六,許多老年功友把年幼的小孫子也帶來了。他(她)咿咿啞啞地歡唱,也許在為叔叔阿姨。爺爺奶奶難得的切磋,交流而高興。

從去年7月20日以來,大陸大法學員雖遭到極嚴厲的打壓,公民的《憲法》權利被剝奪得一乾二淨。不准外出煉功,不准上京,不准與功友來往,違者即被抓。被拘留。被抄家。罰款甚至只要你說還要煉功,就反覆被拘留或進「學習班」……邪惡一方面利用其掌握的新聞工具,採用歪曲事實,移花接木,造謠誣陷等手段,蠱惑人心。另一方面,推行無限制株連政策,不僅「影響」到法輪功學員親屬的工作。升學。參軍……,甚至與其所在單位領導的政績考核。目標管理。職工獎金掛鉤。在這邪惡嚴厲的威壓下,我們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堅修大法。今天,我們數百名法輪功學員站出來了,「助師世間行」。

在我們身旁遊動著便衣警察,可我們心裏很坦然。讓他們聽到大法的法理,明白我們是真正的好人,社會最健康。穩定的因素,何懼之有!「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警察只是不時走動,注視著我們的交流。

許多功友坐在火辣辣的太陽下,毫無介意,盡情地傾述埋藏已久的心裏話,暢談對師父新經文的感悟。汗流滿面,可心裏無比喜悅!時光易逝。11點過了,我們雖言猶未盡,還是依依不捨地離開公園。我們堅信法輪大法是任何人都破壞不了,任何勢力也阻擋不住的。大法金剛不破,永世長存。「善與惡的表現中都充份體現了各自將要得到的結果。眾生,將來的位置是你們自己選擇的。」(師父經文《走向圓滿》)

大陸法輪大法學員2000.6.25


【北京】6月18日北京天安門見聞──廣場武警收買混混充打手

18日早晨,我們帶著準備好的橫幅上路了。

到了天安門廣場上,我們決定先繞場幾週,看看其它大法弟子的舉起橫幅的壯觀與輝煌。由於明慧已經發表了老師的最新經文,更多的學員悟到必須要走出來證實大法,因此廣場上的橫幅此起彼伏,已經成為了廣場上的一景,許多遊客看完一次立即舉起相機跟蹤著警車等待下一面橫幅,並小聲說著"了不起","有種"。只見在燦爛的陽光下,兩名學員突然拉起了一面大型橫幅,紅色的底色上鑲嵌著金黃的"法正乾坤",奕奕生輝。

這時突然從人群中衝出幾個武警搶奪橫幅,但遭到大法弟子的頑強阻止,於是他們向人群中擠擠眼,立即躥出了若干形容猥瑣的街頭混混,開始扭打大法學員。後來經其他學員介紹我們才知道,這些混混就是警察為了掩蓋其暴行維護其形像花200元雇佣來充當打手的,還將整個毆打學員的過程美其名曰"群眾扭送"。

當一位正在被混混毆打的學員大聲制止其惡行時,混混們回答說:警察給了他們200元,如果弟子給他們50元,他們就不幹了。難道他們的良心僅值150元?看著他們和利用他們的人,覺得這些人真是又可悲又可憐!

據大法弟子們介紹,從今天開始,天安門的局勢又有了明顯的變化,又比前幾天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