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照我家

【明慧網2000年6月29日】 我是中國大陸學員,今年61歲,是個有三十多年醫齡的醫生。平素身體很好,連個小病小患也很少,年年滿勤。

十數年前(1984年2月2日)春節,因值班感冒,又因搶救病人過度勞累使症狀很重。雖用了許多藥,最後留下了一個以頭胸為主的全身怕風怕冷的症狀,久久不癒。我是學西醫的,知道西醫對這些「功能」性的問題束手無策,於是找了個中醫調理了一下。這位中醫是醫學泰斗、中醫名家,我十分信任他。三付半藥下肚,我便成了一個從頭到腳,冷得人如掉到冰窟風洞中。由於中藥是慢發作,使症狀越來越重。又請了一名中醫調理一下,僅服了半付中藥,不僅冷未減輕,弄得忽冷忽熱。冷得穿上棉衣,抱上熱水袋,剎那又熱得大汗淋漓,緊接著又寒戰不已……。一下子頭髮變白,皮膚灰黑,脫屑如糠,全身布滿毛細血管痣,肌肉不自主的抽動,四肢關節無處不疼,手、腳心猶如對外開張。面部浮腫、舌頭胖大,四圍遍是很深的齒痕。腹疼如絞…….。都不知承受了多麼巨大的肉體與精神的痛苦,打針、吃藥、療養、花了國家及個人不知多少錢。我打拳、舞劍、練氣功,甚麼招兒都用,即是這樣,十數年來也僅僅是症狀稍有緩解而已。即是最輕的時候,仍然一年四季不管多熱,頭不離帽,甚至頭比身上要多要厚,再熱也得穿上襪子護住小腿,從來不穿涼鞋。洗手水溫再熱天也得40℃以上,至於洗澡之難無法形容。1995年11月一個偶然的不幸被風吹了一下,我就弄得出不了門,及到96年即使是炎夏也得門窗緊閉,上陽台必須戴頭盔,而盔內還得用熱水袋先加溫。到了萬般無奈之際,我曾寫信給《羊城晚報》要求張榜求醫,我也曾致信中央辦公廳希望在不影響保密的原則下,能夠諮詢一下曾為林彪治過病的醫生,後來有人給我介紹了所謂一派氣功的一代宗師,開價是治療一次一千元。40天我共花了一萬六千元。不僅未好,反弄得雪上加霜。腳冷得不能著地。氣溫已是20多度,年輕人已穿單衣,我卻在室內穿上棉鞋,內墊兩層軍用毛氈鞋墊中夾一層棉花,外套一雙毛拖鞋,僅僅能站在木質地板上,整天坐臥於熱水袋上。連衛生間都不能去了。此時別人對我咳嗽一聲,我也會覺得吹了我……。頭根本不能低、脖子發硬、整天頭疼、眼睛不能看東西。我自嘲是一個吃飯的機器。我每天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找怎麼樣的方法了結自己最妥當、對家人造成的傷害最小。但在我心靈深層總覺得我沒有器質性病變,氣功能治我的病,只是沒找到好氣功罷了。氣功是甚麼,我也不知道,只是從醫學的角度想氣可以通經絡,我只要經絡通,必會好。

就在我走投無路之時,多人從多個渠道向我介紹法輪功。當我拿起《轉法輪》一讀,一下子被這本書吸引住,本不能看書,卻可以一看40多分鐘。師父講的每個問題都覺得新鮮、明白、很合心意,特別是講的氣功界不良現象,也是我十數年來對氣功師十分反感的現象,很合心意,許多不明白的事茅塞頓開,讀到第三講,我一下子好像覺得是自己十數年要找的「氣功」找到了。覺得此功特正、理明,一定學這個功。我基本不出臥室,這一高興,無意中從臥室到廳來回跑的叫嚷。我萬萬想不到,這一念改變了我的人生。

1997年3月6日晨5、6點鐘,我覺得鋪天蓋地的大大小小的輪子在我的身上到處轉,把冷氣從骨頭裏往出排,全身暖融融舒服極了。(14年來我每天最難受的是早晨5、6點鐘,兩條小腿猶如泡了冰冷的水中,全身冷漱漱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神奇驚呆了。我讀了一輩子書,埋在書山內數十年,從來不知道讀書會讀出這等美妙來。我問自己、問周圍的家人,這是不是法輪?我如夢初醒,才吩咐女兒去煉功點學功,回來教我。

我的父母是無神論者,我與我的丈夫又長期受正統的實證科學教育,又都從事醫務工作,簡直是頑固中的無神論的頑固分子。是偉大的師父用偉大的佛法震撼了我,使我重新找回迷失了的自己。

讀完了《轉法輪》我的世界觀變了,一切明白了,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淚流滿面:「緊跟師父,一修到底」!「要跟師父回家」。

通過學法煉功,一週左右我就扔了熱水袋,脫了棉鞋。經過三個月的學法煉功,1997年6月22日我打開門窗,摘掉帽子,走出戶外,過上了正常人生活。三年的修煉,我的皮膚越來越細、嫩、白裏透紅,白了的頭髮慢慢變黑、越來越黑,不管冬夏,全部冷水洗頭、洗澡(10℃以下不用冷水洗澡)冬天兩條單褲即可過冬。過去的棉衣、大衣、三年來從未上身。我好像年輕了十幾歲,30多斤重的東西一口氣可以上六樓,走個一、二十里地心不跳、氣不喘,一點都不累,同院的人都說我變成另一個。有的人一段時間沒見說見了我幾乎認不出來。

更重要的是心理的變化。過去我的性格正直,但急躁、脾氣很大、又愛打抱不平、特別愛訓人。事業心強,求名的心很強,特別是我的這一場「病」,自己一直認為「為救別人毀了自己」,又是一場醫療上的失誤造成,從事業的高峰摔了下來不僅受夠了人間精神肉體折磨,職務、工資也受到極大損失,覺得很苦。特別是職務,過去我簡直覺得「死難瞑目」。曾想過一旦康復非要弄個天翻地覆不行……。自從修煉以後,一切都變了,看淡了名利,對人也能詳和相處,遇事想別人,遇矛盾找自己。髒活、累活、別人不願幹的活都主動去幹,按師父的教導做好人,更好的好人,更好的好人中好人。

由於這些巨大的變化,我們家的人也先後入道得法,一家三代六口都在法中修煉。

7.22以後,我們全家人一直堅持在法中修煉。周圍的人看到我的面色越來越好,頭髮越來越黑,精力越來越好,他們口不敢說,心中也不能不佩服大法的威力,我每次也把這看成是弘法護法的好機會,用事實向人們說明真象。

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