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疾病與業力的關係談起


【明慧網2000年6月1日】近來由中國駐悉尼領事館提供的針對法輪功的文章,連續在報上刊登,對官方所持的迷惑,以及有爭議的論點,筆者以最通俗的語言與例子,對一些現象作些科學的解釋,好在澳洲的新聞是公開的,公平的,提供筆者爭鳴的園地。官方批駁法輪功重要的一點是「生病從業力而來」,認為是迷信。關於這個論點,釋迦牟尼佛在《大藏經》中無數次地告誡他弟子:「人有惡業,要行善吃苦才能消業。」耶穌也明確告訴他的弟子:「要消除心中的罪孽,才能返回天國。」「人是有罪的。」釋迦牟尼佛也明確告訴弟子「病從業生」,講了吃藥與病業的關係,有一次釋迦牟尼佛也生病,請了醫生醫治,那是特地安排的,佛是根本不會生病的,病菌根本進不了佛體,釋佛這樣做是告訴他的弟子,如果不想修煉的弟子,生病了也還是要吃藥。在《聖經》中,有許多耶穌治病的奇蹟,一位婦人血崩多年,牽著耶穌的衣襟,病立刻就好了。

現代人也許對這些會認為是神話,或可信可不信。那麼,就從當今的現代科學儀器來證實一下,如果一個無惡不作的人,一個心眼狹窄詭計多端,無時無刻都在算計別人的人,一個百病纏身,病入膏肓的人,用現代色譜照相機就可以照出他身體周圍是灰灰黑黑的;而一個品德高尚,處處為他人著想,吃苦耐勞,光明磊落的人用色譜照相機拍下的身體周圍是色彩繽份的,色分七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顏色。用特異功能可看出一個人身上所帶的光環色彩。隨著科學器材的發展,或許不久,先進的照相器材能照出不同病的不同的色彩,甚至能照出另外的空間。現在只是科學家的思維還沒轉到這個領域裏來,這也是人類道德水準未能達到高標準的限制,否則,這種科技領域的革命會給人類提供造福的工具。

法輪功究竟能不能起祛病健身的效果,這恐怕不是國內一個聲音能下結論的。1998年9月,由國家體委組織的由醫學專家、教授為主的調查小組,對廣州、佛山、中山、肇慶、汕頭等地12500名法輪功學員身心健康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7%。這都是有記載的,即便最不信氣功的醫生大夫,也不得不在事實面前默認,這個數據,只要官方允許,不論在何時都經得住調查驗證的。官方所謂的練功致死的說法,是否經過法律公正地調查驗證呢?國內沒有言論自由,不允許發表不同的意見,在這種情況下,有誰不懷疑中國媒體的真實性呢?

這些練功致死的人,如果逐個認真調查,是經不起檢驗的,法輪功的基本要求是煉功要專一,否則就不算法輪功修煉者,要求危重病人,精神病人不得參加修煉法輪功,要求煉功人要修心性,時刻要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那些練功出偏的人如果能按司法公正程序來個調查,又有幾個是符合法輪功修煉者?退一萬步講,即使按自然死亡率計算,也是遠遠低於國家公布的數字。

筆者認為,中國政府對氣功的嚴格控制,在七十年代就成立了中國氣功科研會,由黨組領導,嚴密控制氣功的一切活動,20多年來黨組換了一批又一批,也許是階級鬥爭的弦繃的太緊,對氣功中出現的超常現象總是以僵化的初級的唯物主義來衡量批判,總認為氣功這領域問題太多,而不是從福祉百姓的基點出發,因勢利導,讓群眾性的氣功健身活動更有利於人民。相反,中國政府總是想到對立的一面,總想到氣功活動與義和團運動的關係,總想到氣功是唯心與反科學,總想到氣功是與政府爭奪群眾,想到的總是氣功要顛覆政權,這些想法無助於社會向良性方面發展,相反地只能朝惡性方面發展。中國氣功協會本應以人民的福祉為第一,以實事求是為基礎,應及時總結經驗,發現存在不足的問題要即時配合氣功師糾正。

法輪功傳出的時間才八年,學員們對法的理解層次高低不同,比如對吃藥與業力關係的問題,還需要有個認識體會的過程,氣功協會也可定出規則,規定所有精神病人,都不宜參加任何氣功鍛煉,因為精神病人煉氣功很容易誘發病情的復發,精神病是一種特殊的複雜的多種信息干擾的綜合症,它沒有病毒,是特殊的現象,《轉法輪》一書已經解釋得很清楚。因此,對精神病人煉功的限制,可以避免意外的事發生,可以使氣功鍛煉成為一種良好的祛病健身的活動,使氣功活動這本發源於中華民族特有的健身運動能在中國發揚光大,造福人民,這本是中國氣功協會應該做而沒做到的,痛心的是,現在中國政府對氣功全國性大鎮壓,完全違背了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推行的對人民寬鬆、寬容的政策,違背了國務院定的「三不政策」,違背了憲法所規定的人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中華民族發展到把自己的國粹--氣功活動都鎮壓下去,這是任何一個愛祖國的人都不敢想像的事。

1995年北京出版的一本書叫《誤診學》,披露了各國醫學界統計的數據,對屍體的解剖結果有45%是誤診的。醫學界也不知怎麼回事,病人生前的所拍的X片、CT片、切片化驗等結果與解剖結果有很大出入,不知原因在哪裏,全世界的科學家也沒深究原因。如果從氣功修煉的角度上去分析,用大覺者的「因果報應論」來看,就很明顯了。筆者看到,有些地方的人,甚麼動物都殺來吃,太可怕了,有些動物是有靈性有能量的,你殺了它,它的靈體離開,自然要報復的,它很可能就會附在傷害它的人身上,直接向傷害它的人討命。這些附在人身上的靈體,儀器怎能測出?這自然就造成了大量的誤診率。現在有相當多的疑難病症是屬於這種情況,這種病任何藥都不起作用,動手術也治不好,它跑來跑去的,人碰不到它,這是人自己幹壞事欠下的債,得自己償還。但是對於氣功修煉的人,為甚麼有人多年一身頑疾,揮手之間就好了呢?這就是佛的法身幫助清理的,佛慈悲於修煉的人,要想徹底有一個好的身體,只有走修煉這條路。

舉個簡單的例子,餐館裏的抽油煙機出口處都有幾塊2寸厚的油脂過濾板,中間塞滿金屬絲,當金屬絲的縫隙都被油脂堵塞滿後,油污就會滲出滴下來,用布抹一下,暫時也會清潔幾天,沒多久污油又會滲出來,要使之徹底乾淨,只有把它浸在洗滌液中。常人的身體在高倍顯微鏡下,就像泡沫海綿,中間都是孔隙,充盈著水與黑色業力,當生病時是業力往外冒,外因是誘發的條件,內因才是根本,有的嬰兒,生來多病,即使條件再好,再衛生,也還是病情不斷,內因是生病的根本,這業力就像大覺者所說的那樣,是生生世世積攢下來的,這業力與那些靈體都是活的,它們可大可小,可粗可細,可密可疏,藥物可殺死表層的業力細菌,但搆不著裏邊的,過一段時間,業力又往外冒,又在外因誘發下,又重新發病,俗語說:「常得小病不要緊,否則突然來個大病就會要命的。」意思就是大覺者講的消業,不然,那些業力的數量隨著人們在社會上的大染缸還會增加,業力多了,總是要冒出來的,不是病就是災,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據前些年國家有關部門對氣功作過社會調查,煉功人因為煉功身體健康了,每年為國家節約兩佰億元人民幣的財政開支,那麼氣功普及20多年以來,是不是為國家節約了幾千億的資金呢?這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數字。煉功使人身體健康,給無數家庭帶來了真正無病痛的幸福,如果一個人因長期病魔纏身,不僅自己痛苦,也給家庭給單位給國家帶來了負擔,一個人因煉功得到了健康的身體,那種幸福感是別人無法體驗的。飽漢不知餓漢飢,中央首長們擁有世界上最先進設備的301醫院,最好的醫生,最雄厚的資金為他們作健康醫療保障,而基層的百姓,現在下崗的又多,工資都成問題,更不用說報銷醫藥費了。一個家庭有一個病人,就會給家庭罩上不愉快的氣氛,也給單位造成負擔,是惡性循環的。中國政府大肆鎮壓氣功,不僅失掉了民心,也損害了自己在國際上的聲望,這又何必呢?中國政府在鎮壓法輪功後,派出一些醫療隊到農村,免費派發藥品給農民,叫人們不要煉法輪功,這是為打擊法輪功並為自己貼金宣傳的一、兩天行為,而也只是在幾個地方做做樣子。當醫療隊離開後,老百姓還是照樣生病,得了重病住院費都是大問題。

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是動用了所有的宣傳機器,動用了所有國力來圍堵法輪功,不說國內,就是國外的機器都開動了,悉尼所有的市政部門都收到領館電傳的一寸多厚的反法輪功的材料,這種全球性規模的宣傳超過了文革和「六四」,最近又在中科院舉辦反「偽科學」的展覽,這些都違背了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方針。民間的氣功活動,政府太過敏,氣功活動又不與政府爭奪甚麼,政府在動用所有的宣傳機器攻擊、漫罵、誣陷法輪功時,又不給人家一個講話的機會,人家只是去討個說法,政府又何必大動干戈呢?把整個穩定的社會局面給攪亂了。

如果中國政府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關心人民的疾苦,就應當把國力放在可以為人民謀幸福的氣功事業上來,動用高科技手段,用尖端的色譜照相機作科學的驗證,把科學的論證向全人類宣布,證實大覺者所說的幹壞事會得到黑色業力的天理,這樣同時可以真正起到提高全人類道德標準的最有效的辦法,任何貪污腐化分子,任何幹壞事的人在科學論證的事實面前,都不敢再幹壞事,這就是宗教所說的神管人的心,當人們明白生命的意義時,他就會自覺約束自己的行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