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起直追:一位曾經被迫放棄大法的學員談洗腦

【明慧網2000年5月5日】中央領導:

我叫XXX,是法輪大法某市輔導站站長。我痛心地看到政府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有錯不糾,且一錯再錯,離公道與民心越來越遠,不得不冒險進諫,說一番真話。

我曾經是省政府有關部門認為「轉化得比較好」並上報中央的法輪功學員 (因為我在 99年7月20日 至 9月3日 45天被關押期間以及出獄後的一段時間,受報紙、電視中歪曲不實與「嚴打」宣傳影響,出於苟且偷生的私心,跟著報紙上的調子說了、寫了一些違背良心的話),然而,我現在要光明磊落地告訴政府,作為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是決不應該也最終不可能被「轉化」的。我修煉法輪大法的前後歷程可以充份證明這一點。

我是 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感到自己在大法修煉中得益非淺。首先,我身體好了,精力充沛了。過去我經常患咽炎、咳嗽、鼻炎,有青光眼睫狀體炎綜合症。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些病的症狀幾乎從未出現過;其次,我的世界觀發生了重大改變。我過去很自私,又重名利,為了求財求利曾經不顧領導挽留,拋開學校的工作不管,兩度停薪留職而去了海南、江蘇等地掙錢。 96年回單位後有幸得到法輪大法,我才懂得了人應該怎樣活著才有意義,人應該心懷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有著「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尚境界中超常的人。於是,我時時處處按法輪大法的要求去做,安安心心地在單位上工作,別人拉我去偷偷從事第二職業我也謝絕了。單位上承擔了再重、再難的工作我也無怨言, 且不記名利。 為了支援「希望工程」,我捐資 4000元以資助 10 個貧困孩子讀小學的學費。 我在單位上不沾公家的便宜,公款吃飯極少參加。下地縣分校、站時,下面送的東西我從來不收,甚至巡考期間分校發的巡考費我也不領 (按規定可以領,但我認為省校會發給我一份,我就不應再在分校拿一份)。而這些都是因為學了法輪大法才發生的。

學法修心,看淡名利,重德向善做好人的生活使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十分充實與幸福。我為自己修煉了法輪大法,懂得了人生的真諦而感到慶幸,認為應該把這麼好的大法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受益;因此,我也樂於宣傳大法,義務為大法做工作。自己與周圍同修們的修煉實踐中發現的許多超常現象也使我認識到,法輪大法的確是最玄奧、超常的科學,是高於現代西方傳來的實證科學之上的更博大精深的科學。而這一點,任何不修煉的人,不管他的學問多淵博,所處社會階層多高都是難以體會到的,也就容易對他產生誤解、偏見從而否定其真實性。也許正因為某些人感覺到法輪功與「現代科學」以及「唯物主義」是對立的,「談起來像迷信」,對越來越多的人學煉法輪功感到不放心,才在政策、決策上做出了令人難以理解的舉動,導致法輪大法的煉功人屢屢遭到不公正的對待,最後出現 4 . 25 事件以及其後的大波瀾,我個人也經歷了人生從未有過的特殊遭遇。

99年9月3日從看守所出來前後,我一度曾想做一個不修煉的常人算了。於是心性一掉到底,完全變成了修煉以前的人 (甚至更遭)。我處處從私心出發,從保全自我、保全家庭出發,從「識時務」出發,做了許多不該做的事,如抄報紙上的話當「認識」交上去。又如面對國稅局因某學員營銷法輪大法書未交 7 萬元「稅款」之事找到我,要我負責,我也不是堂堂正正地面對,講清楚此事與法輪功輔導站無關,而學員經營大法書也絕不會賺錢贏利,不應該承擔繳納稅款的責任。而是怕字當頭,請求領導幫助解決,由於我還在「取保候審」時期,公安部門經常光顧、警告,自己時時害怕再被抓去坐牢、判刑,因此對人生感到消極悲觀,情緒極為低落。直到後來,我深深地體會到,當自己離開大法,「轉化」成了不修煉的常人時,我的心性,我的品德,我的行為是多麼的糟糕!我變成了一個多麼不好的人!

經過半年的風風雨雨,經過長時間的認真學習與思考,我的思想才由糊塗越來越變得清醒起來。在這裏,我要老老實實地道出自己的心裏話,就是:不管目前政府對法輪功的誤解有多深,做法多麼令人吃驚,我仍然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是超常的科學,不是歪理邪說;對國家和民族有百利而無一害,決不「反科學、反人類、反政府、反社會」。我仍然無比崇敬李洪志老師,感謝他告訴了我宇宙的真理。我要繼續做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超常境界中的修煉的人。

我認為,一個人沒有了心法來約束,是極其危險的 (一個政府也是這樣),他會變得道德低下,正念無存,一舉一動為的都是私。其實,人類道德正在一日千里地往下滑,人類千百年來善良的、正統的思想已經規範不了現代人的行為了,這已經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李老師在 <<轉法輪>> 裏指出:「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裏找,你說這多好。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甚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

億萬法輪大法學員與善良的人們由於修煉了法輪大法、看了 <<轉法輪>> 而變成了身心美好,嚴於律己,道德高尚的人的客觀現實充份證明:在目前這樣一個物質財富貌似豐富,然而人心不古、世風日下的時代,法輪大法的確能夠為淨化人的思想、提高人的道德境界起到普遍意義上的、巨大而不可代替的作用,法輪功的確是一塊淨土。中國有上億的人在學大法,做好人,難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嗎?「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中央領導如果真的是為了國家、民族的未來著想而不是為了別的甚麼或某種僵化了的觀念,真正想解決法輪功問題,就應該正視這一切。「為人民利益堅持好的,為人民利益改正錯的」 (毛澤東 <<為人民服務>>),收回所謂「邪教」的認定,撤消對我們師父的通緝令,不再干擾法輪大法學員的修煉活動,釋放所有被關押學員,終止繼續做違背民心的事。廣大法輪功學員源源不斷進京和平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如何使自己受益,證明自己並未被轉化,不都是以德報怨,用歷史上可歌可泣的冒死進諫的方式來幫一幫政府了解真實情況,寄希望於政府最終能辯明正邪、修正錯誤,還法輪大法以清白,給政府創造重新正確對待法輪功問題,重新去獲得民心的機會嗎?而他們放下生死,苦苦進諫,所顯示的無私無我和無怨無悔的高風亮節,至真至善的感人言行,難道一點都感動不了政府,絲毫也不值得國家領導人從正面冷靜地思索一番,分析一下嗎?試問如果教人「真、善、忍」的法輪大法與法輪功學員是邪的話,那麼世界上還有甚麼東西是正的呢?

我覺得真正需要轉化的,不是法輪功學員,而恰恰應該是政府中某些對法輪功有偏見與敵意的人。在全中國,目前還在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仍然多得不計其數 (否則不會有那麼多人進京上訪)。 一廂情願地認定 98% 以上的法輪功學員得到了轉化,已不煉法輪功了,這樣混淆視聽的看法不需要轉化嗎?

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和平正當地上訪,講一句真話,卻要被毆打、拘捕乃至送勞教、判刑。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任憑執法人員施暴的法輪功學員被認為是危害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而可以用手銬、腳鐐、皮鞋、拳頭、罰款、關押、送勞教來對待手無寸鐵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人,反倒是維護社會穩定與安定團結,這樣的觀念不需要轉化嗎?

不問青紅皂白,專門收集所謂煉法輪功致死的例子,而不管該人原來是不是危重病人、精神病人,是不是真修者。以往官方與民間對法輪功所作的調查隻字不提或全盤否定,與以揭批,法輪功祛病健身顯奇效的事例不見一例報導,這樣極不公道的做法不應該轉化嗎?

總之,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過去黨和政府所倡導的實事求是、密切聯繫群眾、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優良傳統與作風沒有得到一點體現,國家和政府的形像因此而受到了嚴重損害。作為一個公民,一個國家幹部,我真為政府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而感到痛心,而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又為政府抱著僅僅只有不到兩百年歷史的某種理論不放,把具有極其久遠歷史的宇宙真理法輪佛法當作迷信而推向敵對深感震驚。因為我知道,你們不知道你們在幹甚麼啊!那樣做對你們,對國家,對人民都是毫無益處的啊!

最後,我抄錄李洪志老師 <<再論迷信>> 一文中的一段話來對你們再作勸導:

「大法修煉的學員對於宇宙真理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人類無論站在任何立場上否定高於人類社會一切理論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勞的。特別是當人類社會的道德處於全面崩潰時,是偉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於人,給了人這最後的機會。這是人類應該珍惜萬分的希望,然而人卻為了私慾破壞宇宙給予人類的這最後的希望,令天地為之震怒。無知的人還會把各種災禍說成是自然現象。宇宙不是為了人類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層生命存在的表現方式,如果人類失去在宇宙這一層生存的標準,那就只能被宇宙的歷史所淘汰掉。

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




禮!

某市法輪大法學員: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