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我所有的一切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五月五日】 目前許多上訪或以其他形式進行護法的學員都採用拒報姓名的方法,有的學員這麼做是有其一些放不下的執著,但也有很多是在法理上認識後,心性提高後所為。

一. 師父講「我能最大限度地放棄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開這一切」。

修煉的人要捨棄常人的名利情,那麼人的這個姓名、住址就是人最表面的一切物質之維繫的紐帶,如果你捨棄了你人的名字,也可以說就是捨盡了你人世間的一切,真正地溶於法中,成為大法中的一分子。〈〈轉法輪〉〉中講:「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的」 。我們悟到大家都是大法弟子,應該連成一片。

7.20以後,許多學員有為大法鳴冤的願望,但是因為怕給周圍的人帶來牽連,從而導致對大法還不能認識的人謗佛謗法,由於政府給各地、區、主管部門、企事業單位施加壓力、造成群眾鬥群眾,給學員的護法行動帶來很多困難和阻力,有的人就想到了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要是符合常人社會去修煉就不會矛盾呀?我們給常人帶來了麻煩,使得人們不能理解和接受大法。如何能夠正人心呢?隨著法正人間的進程不斷地向前推進,大法修煉人最表面也在整體的不斷地由人的狀態向神的狀態轉化,也就是在表面形式上逐漸地走出今天末劫人類為維護人鏟除宇宙真理而製造的囹圄,修煉者整體地都在破除、拋棄最後人殼,展現出神的征像。

為甚麼要進京護法呢?因為北京是中國的政府的所在地,我們是向政府表達我們的心願,告訴政府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法輪大法是真的,法輪大法是人類的希望,破壞大法就是破壞人類的未來,破壞宇宙給予人類的這個最後的機會。可是我們正常合理地表達我們的心聲,卻被當作犯罪被登記、遣送、關押、當地的單位受到牽累,這不正是針對大法的破壞嗎?我們為甚麼要配合他們不正的處理我們的方式呢?如果我們能夠捨棄常人的姓名,寧可自己承受更多的磨難,不就能夠解開這一切了嗎?而對這種做法的認同和服從不正是縱容和滋養了邪魔嗎?邪魔就利用了學員的這個人的觀念,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磨難之中。

人世間法律應該是宇宙大法在人類這最低一個層次的體現,可是今天的道德敗壞了的人類為了私慾破壞宇宙大法,如果人間的法和宇宙的法相衝突,這正是師父法正人間弟子助師世間行所要做的事情,要正過來的東西。一個修煉的人如果能夠把基點放在法上,就應該捨命護法,而不是去推波助瀾。宇宙的法理怎麼能被到道德敗壞了的人類所謂法律、規定限制住呢?

二.修煉就是修人的心

在捨名的修煉過關當中,我們會遇到許多的難,只要把心放下就能夠過去了。我們願意為宇宙的真理而獻身,只要有一顆純淨護法、助師正法的心,師父就會給你安排,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都是師父法正人間的具體的表現形式。師父在〈〈位置〉〉中講:「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當我蕩盡這人間的一切,坦然面對的時候,心就空了,覺得自己沒有甚麼承受不了的。魔最喜歡的就是我們怕他,或者是我們不抑制自己的魔性。當我們用大善大忍之心來對待它時,在大法中修煉的心堅如磐石的時候,邪魔自化。捨名,不按照常人社會的習慣思維和行為定式去走,必定會帶來一個在破除人的各種觀念時所造成的阻力,如果人對於大法的法理沒有一個正確、深刻的理解,對神所講的慈悲和人所認為的好人,沒有一個正確認識,也會難以過關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