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台寺弘法點滴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5月31日】

(一)

5月初正趕上北京戒台寺一帶是廟會期間,遊人也多,正是弘法和向世人證實大法的好機會,於是我們幾個功友就相約來到了戒台寺。戒台寺的門外有不少小商販,戒台寺裏面開有飯館,叫賣的小販喊著:「開光護身符」等等,大雄寶殿兩側有雜耍藝人,響著鑼鼓點,嘴裏呼喊著,與雄偉莊嚴的殿宇很不協調,已不是出家人清修之所。10點半左右,我們到了選佛場,敬了幾柱清香之後,開始用小單放機放「普度」的音樂,古老的寺院彷彿也在慢慢地甦醒,此時我們的心也一下子平靜了下來,負責發資料的學員開始向周圍的遊人及工作人員送「法輪功----真實的故事」,另一些學員們從容地在各自挑選的地點展開了各式各樣的橫幅,選佛場的台階上有學員舉起畫有淺藍色法輪和寫有「真、善、忍」的橫幅,台階兩側分別是寫有「慶祝法輪功傳法八週年」及「法輪功是正法」的橫幅,台階前的大香爐護欄上,有學員掛上了精心書寫的黃底藍字的「法正」和「博大」兩篇經文,牡丹園前的那片空場的高牆下有學員記得嗎?我們從前常在那片空場上集體煉功,也有學員悄悄掛上了黃底綠法輪,寫有「法輪常轉」的橫幅,大雄寶殿前,有兩個學員一邊放音樂一邊展開寫有「法輪大法」的長幅,整個戒台寺從下至上,溶於祥和的大法音樂和燦爛的橫幅之中,當然還有我們大法弟子們對正法的堅定。

大約持續了15分鐘,戒台寺的管理人員叫來了市局的警力,橫幅開始被沒收,正在煉功的學員被從地上拖起,幾乎是一個個被拖到後院的一間大屋裏,然後大家就勢坐在一起背《洪吟》,又過了一會兒,警力開始增多,並要求我們「跟著走」,我們也提出要求「還橫幅才能走」,結果我被兩個小警察強行抬起來往山下走,走到一半,我看到有遊客駐足觀望,就大喊「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應該取締,我們是善良的,不要這樣對待我們!」快到寺門時,我掙扎著站起來自己走,然後向兩側駐足的遊客大聲地背《論語》,這時也有許多學員將事先準備好的可以別在胸前的「法輪功是正法」的小橫幅都戴上了,這樣,許多遊人目送著我們一行二十九人被帶上警車。

這一次我由衷地感到向世人展示大法和學員共同精進的神聖。

(二)

我和一個功友站在大雄寶殿前展開「法輪大法」的橫幅,「普度」的音樂一響,立刻心態平靜祥和,我兩眼微閉,偶爾看一看觀望的遊人,沒有嘈雜的人聲,只是樂聲,那麼肅穆祥和。大約過了五分鐘,工作人員拽著橫幅,拉著我們到了派出所院裏,讓我倆坐在牆根,那樣祥和的「普度」音樂,他們卻不聽,強行搶過錄音機,將磁帶拽出來摔在地上毀掉,並將錄音機沒收(至今未歸還),然後警察讓我們蹲在牆角。我一想,我們沒有違法,為甚麼要蹲,不動,警察就過來拽,索性我坐在地上盤腿打坐,一個警察穿著的人,對著我的腿又踢又踹,當時我心態很好,一開始看著好像踢在別人身上,後來索性兩眼一閉,任其踢。後來我們和其他功友一起被送到永定派出所,一一被審問、搜身,我和另外6名功友未報姓名,因而被罰面對太陽一直站著,我們就開始煉功。開始一煉功就打我們,後見我們態度祥和,也就不打了。

有一位弟子被認出,我和其餘5人被一一錄像,一一編號,被押送到門頭溝看守所。途中,忽見窗外一根光柱頂天立地,一開始還以為是欄杆反射的,我用手掩住欄杆,發現光柱依然在,車走光柱也走,不料被警察發現我的動作,以為我們在傳遞甚麼東西,遂拿蓋帽照我腦袋狠敲了一下。我也未動氣,到了看守所門前,警衛讓我們一行6人衝牆手抱頭蹲下,我們一律站直,警衛就拉槍栓喝喊威脅,大家巍然不動。後來帶我們到預審處,訊問時,大家依舊未報姓名。我們6個未報姓名的被收容,另有16人被知姓名的以「利用邪教組織阻礙法律實施」罪刑拘。

當我們被送到監室後,發現另有十六人已被送到,十三位女性,三位男性,最大六十多歲,最小17歲。我們六人被分在兩監室。讓我們坐板時雙手抱膝,我們煉功人不是犯人,我們就盤腿打坐。犯人說:「不許這樣做。」無論她們怎樣說,大家都不動心,很平靜。以後她們也不再說了。後來我們睡覺時,犯人主動過來叫我們起來煉功。而另一監室一開始環境不太好,坐板不讓盤腿,大家盤腿就被拉到地上,大家堅持盤腿,犯人就讓她們飛著,她們不飛,號長就拿鞋底子打她們的手,大家依然面帶微笑,手雖然疼得直哆嗦,依然結著印,平靜地說:「如果我們煉功給你們帶來麻煩,你們怎麼解氣怎麼打吧。」後來號長扔下鞋子,抱著學員就哭:「你呀你,真傻,手哆嗦著還煉。」以後再煉功也就不管了。

因我們被非法收容,所以我們絕食絕水要求無條件釋放。等到第四天,看守所來人要求我們吃飯,否則明天強制灌食。我們心裏都沒動,犯人也勸我們都別受罪,趕緊吃飯,另一監號全體犯人也是擔心我們弟子受罪,全體跪下大約二十分鐘,希望我們吃飯,看著她們善良的一面,我們很高興,但並未為人情所動。

第六天下午,我們被兩次強制灌食。當天我們被提審,預審要我們說出姓名,否則他們這身制服就得脫掉,上有老下有小。我們說:我們說出來我們管片兒派出所、街道、辦事處都得受牽連。預審說:我們是同行,不會讓他們受牽連的,我們不告訴當地派出所,讓你們家裏來接,不信,咱們拉勾上吊。還讓學員用手機給家裏打電話,讓家人來接。結果等我們說出姓名,晚上9點卻是各派出所來接。我和一個功友在派出所被扣押。零時被問口供,我們拒絕簽字。13日早上,讓我們填傳喚票,另一功友不簽,就被揪頭髮扭胳膊強行讓簽字按手印。我們一直被看押,也不給吃飯,我們只能接點自來水解渴。聯防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很感興趣。我們就講我們的真實情況,他們很感動,但又很擔心,說:胳膊擰不過大腿,吃虧的是自己。但我們說:如果我們只為自己,躲在家裏就行了,但太自私了,也不是堂堂正正。

13日下午3點,我們被強行連銬送到朝陽分局看守所,另幾名隨後也被送來。最後所有去戒台寺的大法弟子全被強以「利用邪教組織阻礙法律實施」罪刑事拘留,其中最大的六十多歲,最小的十七歲,但學員和看到我們的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學員沒有錯。(2000年5月3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