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5月26日綜合媒體消息

法新社:絕食抗議的法輪功成員被強行灌食而死

北京,5月26日(法新社)--一名絕食抗議的被禁法輪功精神團體的成員死於中國警察的拘留之中,死前她在被強行灌食時受到致命傷害,法輪功的一位成員週五告訴法新社。

44歲的梅玉蘭(音譯)死在一家北京醫院的消息被警察和醫院工作人員證實,他們承認她是在絕食抗議之後死亡,但拒絕詳細說明有關她死亡的準確情況。

據在香港的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的統計,梅的死亡使得自去年7月法輪功被禁以來死於警察拘留中的法輪功成員的人數達到19人,

一位匿名的法輪功成員說梅是5月13日在北京朝陽區被捕的,當時她正在煉法輪功流行的功法。

他說第二天梅就開始絕食抗議,當5月17日警察試圖對她強行灌食時,錯插了灌食管而導致嚴重傷害。

消息來源說,梅當即處於昏迷狀態,5月18日她被送到民航醫院再也沒有甦醒過來,她死於5月23日。

民航醫院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向法新社證實梅死於週二,並補充說「絕食抗議」已被列為在她病歷上的官方死因。

她說梅的屍體仍在太平間,並補充說一名拘留所的官員陪同梅的家屬察看過屍體。

北京孫河派出所的一名官員也證實了梅的死亡,說她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但他拒絕進一步評論。

去年7月中國政府禁止法輪功並將其定為「邪教」之後,對其進行了全國性的鎮壓。

成千上萬的法輪功成員被拘留和送去再教育,而那些被指控為法輪功核心領導人的成員被判處直到18年不等的監禁。

在梅的死亡之前,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說,本週初52歲的法輪功修煉者姚寶榮在中國西北一個公安局的5樓跳下。

該中心說,上週六下午,52歲的姚從甘肅省蘭州市安寧區公安局的一個窗戶跳出去之後死在醫院裏。

當地警察拒絕評論該中心傳真的報告,其中說姚的自殺是在警察為使這位地方政府職員放棄她對法輪功的信仰而採取了許多次不成功的手段之後。

在這兩例死亡之前,東北黑龍江省雙城市的警察上週證實一名45歲男學員在他們的拘留中死亡。

【編者注】有關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姚寶榮的死亡近日得到西方中英文媒體的廣泛報導。但有關媒體都忽略了去確認一個重要事實,那就是法輪功明確告誡學員「自殺是有罪的」。


哥倫比亞論壇報:密蘇裏大學研究生、法輪功追隨者失蹤
據報導哥倫比亞市居民在中國被抓
密蘇裏大學研究生、法輪功追隨者失蹤

原文中兩張照片的說明:密蘇裏大學研究生任翠榮講述他妻子蘇﹒蔣(蔣改新)的被捕情況。是蔣和他們的女兒前宇。蔣本月初回中國希望更多地了解法輪功。

《哥倫比亞論壇報》記者PIERRETTE J. SHIELDS報導,Brian W. Kratzer攝影

第九區美國國會議員肯尼.哈爾索夫(Kenny Hulshof)已決定幫助一個密蘇裏大學哥倫比亞分校的中國研究生獲得自由,她由於與一個被禁止的修煉功法有聯繫而在中國被監禁。

蘇﹒蔣於5月10日回中國探親,幾天之內便由於與法輪功有聯繫在中國被監禁,她丈夫任翠榮說。任翠榮是密蘇裏大學的研究生和助理研究員。

翠榮說蔣打算與中國的法輪功(又叫法輪大法)同修會面,使她對該功法有更深的了解。他們一家是在密蘇裏得法的。她是打算去探望她的父母。

而現在翠榮相信她一定是因在公共場合煉功、也可能是5月13日在天安門廣場煉功慶祝第一個法輪大法日而被捕了。

「自從她回中國後我一直沒能和我妻子直接通上話,」他說。

國會議員哈爾索夫的發言人馬特.米勒(Matt Miller)說,應翠榮的請求,議員打算今天下午發一封信給中國大使並要求與他本人通話。

「我們要求釋放她,」米勒說,「我們剛剛知道這個情況。」

哈爾索夫的辦公室還將此事通知了國務院辦公室秘書。「我們對她的被捕非常關切,」米勒說。

中華人民共和國住芝加哥總領事館付領事任發強(音譯)說他還不知道蔣的情況。他的辦公室只對密蘇裏州中國人的事務負責。他說他會想辦法尋找她的下落。「我們需要更多的細節,」他說。

翠榮上個星期接到他岳父打來的電話,一上來就問他女兒在哪裏。後一個電話透露了一個驚人的消息。「警察告訴他她被捕了,」翠榮說。「他告訴我,我妻子現在在一個拘留中心。」

翠榮,他的妻子及7歲的女兒已在美國生活了五年,修煉法輪功兩年。他說他妻子不知道她會在中國待多長時間。因為她不知道是否會被捕,她回程機票的日期是可變的。

據翠榮的理解,只要蔣宣布退出煉功就能夠獲釋。但他相信她會退出嗎?「我認為她不會。」

他們的女兒顯然想她的母親,翠榮說。「我剛告訴她媽媽被捕了。」

儘管翠榮不知道蔣是否已被虐待,但他相信有可能會。警察虐待法輪功追隨者的報導很多。「警察可能會把她關進監獄幾年。」他說。

翠榮和一兩個朋友向哈爾索夫尋求幫助。翠榮說他可能在兩個星期之內帶女兒回中國去。他說他不會因為那裏禁止公開煉功就怕回中國。

然而,當地的法輪功聯繫人林川說,翠榮與該功法的聯繫是眾所周知的,他替他的朋友擔心。「他一定也是很危險的,」他說。

法輪功是其創立者李洪志教導的一種中國靜修和精神運動。該組織聲稱在全世界有一億追隨者。川說當地大約有20人煉這種功法。

翠榮不想讓他一家放棄法輪功。他說它對他的身心健康有益。他的父母原來在中國也煉法輪功,後來被警察監禁並被迫放棄法輪功,他說。

川也希望密蘇裏大學能夠提供幫助。「我希望這所大學能在這裏做點甚麼,」他說,「我不知道他們能做甚麼,但任畢竟是這裏的學生。」

密蘇裏大學發言人瑪麗.周.本肯(Mary Jo Banken)說學校會盡可能地幫助。「我們對此事深感關注,只是就我理解我們所能起的作用是很有限的。」


多維網:武漢百年大旱蔓延36萬人飲水告急
據多維網26日報導,早春2月以來,湖北武漢地區持續乾旱,造成120多年來最大旱災。25日,從武漢市抗旱指揮部了解到,武漢市七成五的耕地受旱,363000人以及10萬頭大牲畜飲水發生嚴重困難。

據《湖北日報》報導,據武漢市氣象局提供的資料,今年2月到5月20日,武漢市降雨量為101毫米,比常年平均降雨量少八成;氣溫較常年顯著偏高,5月14日最高氣溫達36攝氏度,創下同期降雨量最低值、同期氣溫最高值兩個極值。同時空氣乾燥,蒸發量在385毫米以上(2月1日~5月20日),是同期降水量的4倍。乾旱程度是1880年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嚴重的1年。長江、漢江及湖泊水位降至最低水位線,絕大多數水庫已接近死水位或在死水位以下,70%以上的塘堰乾涸。

武漢市已播作物因旱缺苗面積達4萬公頃,佔在田作物的一半,還有4﹒6萬公頃耕地等水播種。人畜飲水已成燃眉之急。武漢市郊旱情嚴重的地方,大部份塘堰乾涸。有的地方井打到24米深還不見水。據武漢市氣象部門預測,近日和旬末有降雨,但難以解除嚴重的旱情;5月底至6月中旬降雨有所增多,但雨量仍比歷年同期偏少,還有可能出現較為明顯的伏旱或秋旱。


廣州日報:金字塔之謎有驚人新說
在埃及,大大小小的金字塔有七八十座之多,其中最大的一座是胡夫金字塔。該塔高約146.5米,共用了220多萬塊巨石。每塊石頭都有一人多高,約2500千克重。人們一直存在種種疑問,這些石塊是怎樣開採、運送的,又是怎樣堆砌的呢?要知道,即使在今天,擁有世界上所有現代化技術手段的建築師也很難完成如此艱鉅的工作。尤其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在附近數百英里範圍內。竟然難以找到類似的石頭。

不久以前,科學家約瑟.大力杜維斯提出了他驚人的見解:金字塔上的巨石是人造的。大衛杜維斯借助顯微鏡和化學分析的方法,認真研究了巨石的構造。他根據化驗結果得出這樣的結論:金字塔上的石頭是用石灰和貝殼經人工澆築混凝而成的,其方法類似今天澆灌混凝士。由於這種混合物凝固硬結得十分好,人們難以分辨出它和天然石頭的差別。此外,大衛杜維斯還提出一個頗具說服力的佐證:在石頭中他發現了一縷約1英寸長的人發,唯一可能的解釋是,工人在操作時不慎將這縷頭髮掉進了混凝土中,保存至今。

一些科學家認為,鑑於現代考古研究業已證實人類早在數千年前就知道如何製作混凝士,所以大衛杜維斯的論斷頗為可信。但少數學者對此提出了質疑,他們說:既然開羅附近有許多花崗岩山丘,那麼,古埃及人為甚麼要捨此而去用一種複雜的操作方法來製造那難以數計的石頭?看來,金字塔之謎並未完全「破譯」,還有待人們進一步去研究、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