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修煉心得體會點滴

【明慧網2000年5月2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大家好!

我叫XXX,今年15歲,去年1月來的加拿大。來時爸爸已在加拿大得法兩年。剛到這天的晚上,爸爸就在我桌上放了一本《轉法輪》,但因以為只是氣功而已,加上學習忙,一直沒有好好速讀,可畢竟受環境影響,也漸漸的在接受大法。

直到去年4月一天,偶然聽到爸爸與姑姑的談話,談到法輪大法弟子如何克服困難,努力精進等等感人事蹟,深深震撼了我的心,便從此決定自己每天放學讀兩講《轉法輪》。5月份的兩天法會我也參加了,聽到許多學員的心得體會覺得受益很大,特別是聽了李老師的講法使我感動極了,才知道自己心性太差,便下決心,從此真正修煉。而後的幾天,我都在時刻不斷地找自己心性上的毛病,遇事用平和心態來對待,去自己的慾望,每天放學迫不及待地讀法,有時不知不覺地讀了幾講,晚上煉功,覺得幾乎天天在變。明顯感覺原來狹小的心胸不斷地被甚麼一震一震的,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寬闊,對法的理解在一點點加深,體會到法的珍貴,應努力精進。後來進入一種狀態,覺得沒甚麼能打動自己心了,之後才知這只是剛剛開始。

7月暑假期間,國內狂風暴雨般的打壓法輪功,多倫多學員也準備集體去華盛頓和平請願,當時沒悟出甚麼,只覺得這是法上的事,便跟著跑,去了之後慢慢跟學員在一起很好,同時也了解了一些國內的情況,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去外地兩天。之後學員們又決定去渥太華。回到家已半夜,我躺在床上將要入睡時,手無意中放在肚子上,記得小腹在劇烈地波浪般浮動著。後來暑期班也沒耽誤,落下的都補上了。

因國內詆毀大法新聞的宣傳,有一個月母親不斷從國內給我寄信、打電話,但我從來沒動搖過。後來母親的反對信與電話也少了,有一次,我給母親寫信,寫了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並附了一篇從電腦互聯網上摘的國內大法弟子的心得體會,之後,發現母親不那麼反對了,我提起修煉體會她也笑呵呵的了。

有一次,我消業消得很厲害,每天咳嗽、吐痰、流鼻涕、發冷、頭暈。其中有一天我正有一個講演,又趕上我那幾天消業最厲害的時候,頭暈目眩、喉嚨很痛。我以為這下糟了。但我站到講台上時,卻發揮得很好,聲音比平時都響,結果得了全班唯一的一個滿分。

隨著我不斷修煉,覺得自己功煉得不夠,知道有許多學員早上很早起來煉功,便也想早起煉功,但這關對我來說似乎難過,我原來是有名的瞌睡蟲,喜歡躺在被窩裏,儘管我把鬧鐘每天調到5點半,但還是不情願起來,最後一連幾天鬧鐘奇怪地失了靈,可我居然能天天到點睜開眼睛,可還是起不來,漸漸我開始問自己:你在給誰修煉哪?懶不也是執著嗎?為甚麼放不下?師父在《轉法輪》與多次講法中都講了「修」與「煉」的關係。師父講:「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煉」,我沒有做到,甚至不想做,豈不對法有偏見?修煉是給自己修的呀,為甚麼對自己都不負責?這樣折騰了一段時間,我才能準時煉功,隨著煉功,我在人體表面上又起了很大變化。

我再講講我煉盤腿的故事,我原來腿很硬,修煉後,看到別的小弟子以及年紀很大的人都能雙盤打坐,而自己連單盤都費勁兒,很急,便下決心苦煉雙盤,實在太疼就抱著枕頭、咬著牙,我並不知道自己為甚麼盤不上,也許業力太大,也許是師父講:「也有的元神他在天上不是人的形像,是其他的神的形像,那麼他是不盤腿的,也可能有這個因素存在。」可師父又講了:「……因為你有人身、肉身在,我想都能盤……」對,我一定要盤上,不管甚麼原因,我是個修煉人就要盤上,我長了這條腿不能用來修煉,我還要它幹甚麼?漸漸地我的腿也軟多了,現在基本可以雙盤打坐。

下面說一說,我徵集「請願書」簽名的經歷。因為中國政府對法輪大法與師父的誣蔑及對中國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在國外的弟子們要向國會議員們請願,希望他們轉告中國政府尊重人權,停止對法輪功的鎮壓,於是需要大量簽名去送給各省、市的議員們。起初我想在學校搞簽名,但覺得中學生似乎不會對這感興趣,便放下了。但有一次爸爸向我談起一位學員一個人收集了大量簽名的事,對我說:你為甚麼不在學校做呢?我一想,這不是在點化我嗎?試試再說。於是,我打算利用下課時間找同班同學簽名,第一天早上,第一節課是 ESL,同學大部份英文不太好,我一想,我英文也不好,不一定能說清,而且同學會不會理我呢?甚至想,要是有的同學知道中國的事,並聽信了中國政府謠言,他會怎麼看我呢?沒想到這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心裏膽膽突突的。但一咬牙還是紅著臉站起來了。起初並不順利,只有兩個人勉強簽了名。我難過極了,知道這是愛面子的心放不下,我一定要做下去,過這一關。大法現在在國內受到如此待遇,做為大法弟子怎能袖手旁觀?再說這本身也是在給他人一次機會,我怕人麼?大法這麼正!這麼嚴肅!為甚麼在乎人的想法,卻不用大法去衡量?下午上數學課時,老師講完課讓我們做練習,我想這是個機會,便找數學老師簽名,老師了解情況後,不但簽了名,而且向全班同學說了這件事,允許我把簽名單在教室裏傳,結果幾乎每個同學都簽了。之後幾天,我儘量用休息時間徵集簽名,心也越來越平和、自然,簽名的面積也在擴大,從班級到全校,其中也有很多心性的考驗,我儘量按煉功人標準去做,簽名的人也越來越多。現在學校很多人都知道「法輪功」了。通過這事我體悟到:護法和修煉是聯繫在一起的。師父在經文《挖根》中說:「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有一次,我煉功時煉到法輪周天法,突然感覺沒了輕重一樣,手下生風,真是如功法四句口訣所道:「旋法至虛,心清似玉;返本歸真,悠悠似起」。

今年3月,聽說有日內瓦法會,當時一看掛曆,恰好在放春假期間,便決定去,後來機票也訂了才反應過來,自己把日期看錯了,一星期的法會正好在春假後,爸爸說:「這也不是偶然的,怎麼的也去了。」我想,這是我應該去,那我就一定去。去了之後才聽說,這是國際性的法會,而且在聯合國前煉功。心想,多虧來了。通過聽學員的心得體會,與各地學員交流,覺得收穫不小。而且兩次在聯合國前煉功,我都能雙盤1個小時,這還是頭一次。

一個月後,聽說紐約又有法會,正趕上又是放春假,高興極了,提早幾天便跟同學傳開了,精進速度也放慢了。要走那天,法還沒讀幾頁便做做這個,做做那個,下午又和人家逛商場,纏著爸爸買東西,結果回到家時間很緊,抱著執著心帶了一堆東西,到了集合上車時,發現自己護照忘帶了。當時好像震動並不很大,好像知道就會有甚麼事發生來去去執著心。回到家,妹妹問我怎麼又回來了?我說:我把最重要的護照忘掉了,我帶了太多沒用的東西,太執著了,師父讓我回來好好悟一悟。我再也忍不住,大哭起來,決心今後一定精進修煉,決不放鬆了。想起自己以前總是拖泥帶水,真是後悔不已。修煉太嚴肅了,任何一種執著心不去都不行啊!

我現在得法也有1年多了,但提高得太慢,悟性太差,在修煉上總是拖泥帶水。當我聽一些功友講對法的理解與心性的提高時,覺得差得太遠了。我現在也找到了自己以前的一些缺點了。我會做一個真正修煉人,真正地去修煉自己的心性,嚴格要求自己,因為我認識到人真正的目的是返本歸真。

最後,願同修都能努力精進,早日功成圓滿!

加拿大學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