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亞洲電台:荒唐的人權自決說

【編者按】以下所有文字均為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劉青做作,不一定與編輯部觀點完全相符。有刪節。謹供參考。(2000年4月7日發稿)


自由亞洲電台:荒唐的人權自決說

2000-03-27 (自由亞洲電台所有的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們個人的立場。)

聯合國人權會議最近在日內瓦召開,美國將提出批評中國人權不良的議案,號召與會各國支持並爭取通過。這已成為本次會議和國際輿論的焦點。對此,在短短的一天裏,中國外交部長唐家璇、駐聯合國人權大使喬宗淮、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紛紛向媒體公開表示不滿。他們警告美國要懸崖勒馬、糾正錯誤,因為人權問題屬於每個國家的自決權,任何國家無權將自己的標準和判斷強行加諸他國。並以江湖口味揚言說,美國如不回到正確的對話軌道,中國將奉陪到底,中國人民從來不信邪。

中共以自決權、民族自決權排斥國際批評譴責,一付真理在我振振有辭的強硬姿態。其實卻暴露了不了解世界和人權,不遺餘力維護極權專制的蠻橫自私面目,在國際舞台上出乖露醜。因為中共對於自決權的引用和解釋,其實充滿了歪曲和混淆。

不錯,自決權是國際人權憲章的重要原則。國際人權憲章中最重要的兩個,即"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都在第一條中就對此進行了總綱性的規定。這兩個人權憲章同樣規定:"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就是民族自決權,也是指各國人民自己決定政治和社會制度,自由發展經濟、社會和文化。這裏白字黑字規定的是所有人民,而不是所有政權。

中共近期嚴重的人權迫害,如採用文革似的大批判大抓捕手段迫害的法輪功,以國家安全罪判處長刑的異議知識分子和組黨結社人士,就是徹底剝奪人民自決權的典型事例。法輪功不過是許多人到各級政府上訪,表達受到不公平對待和要求集體練功的權利,就被打成邪教,全國抓捕批鬥判刑,甚至毒打虐待致死。異議人士批評政府、表達政治願望和要求,或者籌備組黨結社,也不過是表達自決的意願,中共當局始終嚴酷鎮壓毫不手軟。中國人民連表達自決意願的權利都沒有,中國人民的自決權又從何談起。

國際社會正是由於中共不允許並殘酷迫害中國人民行使自決權,所以才對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批評譴責的。國際社會有沒有權利批評譴責一個人權不良的政權?其實聯合國人權公約的產生,已經明白不過的給予了回答。國際人權公約就是一個世界規則和標準,是用以衡量並敦促改進世界各國人權狀況的。如果中共當局講述的歪理可以成立,即人權是一個國家的主權自決權,不論國家政權怎樣對待本國人民,都不容其他國家批評譴責,那就根本無需制定聯合國人權憲章。因為這樣的憲章與世界毫無關係嘛,各國政權隨心所欲迫害本國民眾人權就是了。顯然,對於各國政權隨心所欲的凌虐本國民眾,當今世界已經不能接受不能容忍了,國際人權憲章才能夠應運而生。所以自決權並不排除國際的批評譴責,自決權不能成為專制極權的保護傘,保障任意欺凌迫害自己的人民,還享有不聽批評譴責的權利。

中共當局如果真正不想聽到國際社會批評譴責,意識到這是非常恥辱不光彩的,那麼要下功夫的地方,決不是將精力花在歪曲混淆自決權這樣的概念上,而是用在認真提高遵守保障中國民眾的人權上。其實國際社會真的很不願意批評譴責中國,因為大量國家基於經濟的政治的利益,都希望和需要與中國有很好的交往關係。前兩年法國、德國、意大利等不少傳統的重要的民主國家,公開幫中國說話反對在聯合國提出批評議案,就是不願意批評譴責中國的充份證明,雖然前兩年中國也充斥著大量的人權迫害。但是這些國家畢竟是民主政府,無法違背人權民主的價值和無視社會輿論與民意。像中國這兩年以為打敗了民主國家的人權聯盟,有恃無恐的肆意侵犯迫害中國民眾的權利,在人權記錄上全是嚴重惡化倒退的斑斑劣跡,就是逼迫這些不願意批評譴責中國不良人權的國家,不得不轉變前兩年的態度,加入批評譴責中國不良人權的提案國陣營。聯合國今年很可能通過批評中國人權不良的提案,這種恥辱完全是中國當局咎由自取。即使今年沒有通過,如果中國當局不下定決心痛改前非,依然玩弄甚麼自決權而大肆進行人權迫害,也會終究有一天被釘在聯合國舞台的恥辱柱上。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劉青作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