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假經文的流傳談我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2000年4月4日】 最近,有幾篇假經文在同修中流傳,有的人對此深信不疑,甚至雲「天目看到了甚麼……」因而是真的,甚至有人東拼西湊說是「一部完整的法」云云,或認為明慧網上的澄清也不一定真等等,很迷惑人。

師父在《法定》一文中明確指出:「然而最近我從香港一個煉功點上看到一份材料,是從外地傳去的。其中有兩篇不是我要發表的短文,這是嚴重地有意破壞大法啊!就是從錄音中私自整理也不對呀!我在「驚醒」一篇中已經明確了,不准任何人以任何藉口從我的講話錄音中整理文字材料,做了就是破壞法,同時我一再強調不能把我講話時,你們做的個人記錄拿出來傳,你們為甚麼還要這樣做哪?甚麼心作用下寫的哪!告訴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幾本書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會發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亂法。修是你自己的事,求甚麼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我再告訴大家,外面人永遠都破壞不了法,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學員。記住吧!」眾所周知,師父自去年7月底以來從未發表過任何新經文,這是法輪大法公告欄上澄清過的,一切非正常渠道流傳的「經文」都可視為亂法,請同修們切不可上噹!

為甚麼有些人對假經文深信不疑呢?原因是假經文符合了某些人的執著心,因而明知不是正常渠道來的,也寧可信之。7.20以後環境的變化,有的同修不僅邁不出維護法的那一步了,而且對師父在《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及《挖根》、《大曝光》等中講得很明確的話也不理解了。我自己在7.20以後也曾一度迷惑,甚至對法都懷疑了。在師父的點化和功友的直言幫助下,我終於悟到是自己總是抱著「不能全部認識法的另外一面」,不能放棄「為我為私」的執著,擋住了自己去理解師父的法。我一旦下決心去掉這些隱蔽很深的執著心從人中走出來時,真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過關一次比一次順利。經過這個大的彎路後,我更加認識到同修們直言指出我的執著心,真是對我的慈悲,使我不要掉下去,前功盡棄,毀於一旦。同為此心,我也願直言相告執迷於假經文的功友們,願你們早脫魔道,回到正悟上來。下面在這方面談一點自己的認識,和同修們切磋。

一、 關於所謂「等待圓滿」。我認為用人的心去想,永遠不會明白那些不惜傾家蕩產也要進京維護大法的弟子們的境界。這些大法弟子決不是去「等待圓滿」,而是連為圓滿的心都得放下,真正用「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去維護大法,才能有此前赴後繼的壯舉的。如果抱著「為了圓滿」的心去護法,一旦發現自己並沒有圓滿又面對嚴峻考驗時,就會動搖,甚至走向反面。人民日報登載清華大學博士生李義翔的悔過書就是教訓。就像修煉可以淨化身體,但抱著治病心去修煉治不了病一樣;修煉是為了修圓滿的,但抱著為圓滿的執著心去修就圓滿不了。「無求而自得」,「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圓滿是修出來的,而不是坐在家裏空悟出來的。師父給我們安排了這麼好這一次又一次決裂人的機會,如果不去實修,去面對各種考驗修去各種隱蔽很深的執著心,在維護大法的過程中昇華自己;卻舒舒服服坐在家裏空談「圓滿」,這不是走到邪路上去了嗎?坐在家裏學法煉功就能頓悟成佛?不惜捨盡世間一切去維護大法的弟子倒成了「等待圓滿」?這種摻雜了佛教理論的亂法之說居然有人深信不疑,可見迷於人中之可悲。

二、 關於「擾亂人類社會生存狀態」。當大法和師父在人間遭到如此破壞和攻擊時,眾多大法弟子挺身而出去京上訪,正是符合人類社會生存狀態的行為,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公安部門非法關押、拘禁大法弟子,是違反國家有關法律法規的。大法弟子因堅修大法,為大法鳴冤,被處分、開除、關押、刑訊、判刑、勞教……他們用大善大忍之心默默地承受著一切,善意地向公安、司法部門弘法,以祥和的心態對待磨難,心性昇華之快,是沒有邁出這一步的人難以理解的。在4.25以前,為修大法退黨、辭職的確不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可4.25以後,特別是7.20以後,大法弟子為維護大法,而不惜捨盡世間一切的行為使一些常人都感到敬佩,這不正說明「而大法弟子在一個極特殊的情況下,採用一下法在最低層次的這種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這不是在圓融法在人類這一層次的行為嗎?只是不在極其特殊的極限情況不採取此方式。」師父還講:「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其實師父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們了,真金不怕火煉。我理解,大法弟子不非得去出家,但心性要修到「世間的捨盡」那樣的境界,現在的極特殊環境正是能使弟子既採用符合常人憲法的行為,又能達到「決裂人」標準的最好時機,在這個嚴峻的考驗下,每個弟子都得交上一份自己心性的答卷。如果被假經文所惑不能自拔,那可真要永遠深深地痛悔了。

三、 關於在家修和走出來的關係。師父講:「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的是指導你們修煉哪!」修煉的路是師父給安排的,現在這個極特殊的環境也是師父給弟子們安排的。如果總是站在維護常人社會的基點上,就不敢去順應大法修煉的總體形式,有的人甚至還用師父的話來掩蓋自己的執著心。例如有人舉殺生的例子,說正因為有人有怕心,師父才安排走出來修去怕心,如果連怕的執著心也沒有了,根本就無須走出去了。師父在無漏這篇經文中是講到「對於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法對他也存在著不同層次的要求。」但師父在最後說:「不過修煉者或常人連根本的捨都做不到,也談及此理,那是為執著心不放而找藉口亂法而已。」修煉是在摔摔打打中實修才能提高心性的。許多學員經過多次上訪實修後,也有不再去上訪,而在家靜修,做一些大法工作的。這是他們已達到了某種境界,修去了許多人的執著心後,悟到應該幫助更多的學員從人中走出來,邁出決裂人的那一步,因而不再去上訪的。這是他們做到了根本的捨之後更高境界的捨。如果連第一步都不敢邁,甚至連堂堂正正地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都顧慮重重,這麼多複雜的人心都放不下,卻還在法上找對自己有利的話做文字遊戲,真令人可悲可嘆!師父講:「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我現在理解到,只有真正按法在不同層次對自己的要求去做,做到了才能同化那一層的法,才能悟到更高一層的法。然後再按更高一層的法去做到,去同化,這就是實修。我理解法在不同層次對修煉者的要求是不同境界的展現,不是用人的語言能說出來的,更不是坐而論道空想出來的。我聽到許多學員有這樣的體會,因上訪被關押後,面臨嚴峻的考驗時,自己內心深處隱蔽很深的執著心才暴露出來,這些執著心去得越快,過關越順利。當修掉許多執著心,再回到家中學法時,一下子就明白了許多過去不明白的理,對法的認識有了大飛躍。因此,上訪只是個表面形式,維護法也不只是上訪一種形式,在堂堂正正地維護大法中實修自己的心,去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在正法中昇華才是實質。上訪並不一定就會傾家蕩產或者家破人亡,但只有為大法甘願捨盡自己一切的修煉者才能一次次上訪。這決不是為人的做法東奔西走,這是人做得到的,是用人的心性標準永遠理解不了的。

我們許多學員都發現「修者悟」、「正悟」、「空覺」這些假經文講的東西是與現代宗教的理論很相近或是其他法門的,與大法完全相違背。為甚麼有人還要執迷於這樣的假經文呢?是不是他們內心深處還有其他法門,特別是現代佛教的影響呢?師父關於「不二法門」講得很清楚了。如果不警悟,反而接受、傳播假經文,以魔為師,真是太危險了。想起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中講:「就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還不應該驚醒嗎?建議再看看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的第35頁、53頁、70頁,但願這樣的人能早日認清問題的嚴重性,及早擺脫魔的控制。

實修中我不斷發現自己離法對自己的要求相差很遠,我決心悟到就要做到。遵照師父所說:「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順應師父給安排的修煉環境,和千百萬大法弟子一道,用生命去維護大法,在實修中昇華。

以上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