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洪大,苦度眾生;勇猛精進,以慰師恩

寫在李洪志老師生日之際


【明慧網2000年4月29日】在師父生日的時候,我總習慣在師父的像前擺上一束鮮花、幾盤水果,再點上一炷香,這是在師父生日時我唯一能表達心意的方式,儘管在別人看來也許有點有為,但我還是保留了在人中的這點特權。今年的5月11日(陰曆四月初八),又將是師父的生日,這一次對我來說,與以前相比,意義更為深遠。

以前,聽老學員講述師父傳法時的一些小故事:師父去外地傳法時,和學員一起,火車坐的是硬座,睏了就在座位下鋪上報紙和衣而臥,吃的是最便宜的方便麵;去農村時,吃的是自己帶的饅頭,渴了就撥開小溪上的浮塵、樹葉喝上幾口;長春老家的房子裏沒有甚麼擺設,家具都是師父自己做的;給女兒買的鞋只花了幾元錢;在明慧網上也看到過學員描述親眼所見的師父穿著一雙只有打工仔才穿的舊皮鞋,但很乾淨;和澳洲學員一起吃飯時,為了不浪費糧食,師父將大家剩下的飯菜全部吃完;在國外,學員邀請師父參加法會,師父甚至拿不出買機票的錢……為傳大法,為了學員的提高,師父不辭辛勞到處奔波,足跡遍及海內外。還有很多很多我永遠都無法知道的,點點滴滴,在我心裏比山還重,比海還深。

我知道在漫長的歲月中,我造下了許多業,欠下了許多債,欠人的,欠神的,永生永世都無法還清,從宏觀到微觀,生命變異到何種程度,永遠都無法歸正,可是這些都因為修煉大法而由師父幫我解決了。怎麼解決?以前我總以為對佛來說輕而易舉。是,確實是輕而易舉,但是隨著修煉,我漸漸明白,這輕而易舉裏面包含了師父多少的心血。一億多的修煉者,師父要承擔多少?還有不同境界的,還有無數其他的眾生,師父又要承擔多少,用人的概念無法想像。我永遠都無法想像,也永遠都無法知道師父度我們有多麼的難。

每個人都深刻地體會在消業中、過關中難以忍受的痛苦,而我們所承擔的只是師父替我們消去許多之後剩下的那點為我們修煉提高而設的難,難道這些痛苦加在師父身上時,就沒有一點感覺嗎?不是的,是因為師父洪大的慈悲容納了一切,「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

我沒有親眼見過師父,我曾羨慕那些親聆師父講法、和師父合影留念、握手的學員,羨慕他們的福分。回首自己的修煉歷程,從一個隨波逐流、滑向毀滅邊緣的生命到一個明白宇宙真理、重返家園的修煉者,身心的巨大變化無法用語言描述,對師父的感激之情不是用人的語言所能表達的,甚至沒有那樣的概念可以用來形容。在夢裏,我看到師父對一位覺者說,你唯一放不下的是對我的執著。這句話牢牢地印在我的腦子裏,是啊,如何能放下呢?我知道,師父就在我的身邊,無所不在。從我的修煉甚至到衣食住行,沒有一點不是師父在看著的,師父甚麼都要替我操心,每個修煉者只要用心去體會,都會有這樣的感受。

從傳法至今,師父所做的一切,沒有一點是為了自己的,完全是為了眾生,為眾生幾乎耗盡了自己的一切。師父甚麼都不要,只要大家一顆向善的心,只要你想修,甚麼都可以為你做,甚至是十惡不赦的人,師父都度。有學員說,她夢見師父告訴她,為甚麼不把毒蛇此類物種銷毀掉,是因為其中還有極少數心中還有那麼一點正念,所以才留著它們(而無知地破壞大法的人,心比蛇、蠍還壞)。我再一次感受到師父洪大的慈悲,拯救著一切眾生。

通過修煉,我明白,是大法開創了一切,在眾生偏離法時,是大法重新給了眾生希望。我的生命由大法給予,當我離法越來越遠時,是大法給了我新生。雖然,我看不到真相,但在法理上,在修煉中零星的感受上,我明白師父給予我的是我無法想像的美好,在我生命的永遠。師父將以往神都不知道的宇宙的理,「從來沒有講過的真法」,傳給了我們,我們該怎樣對待給予我們生命、開創一切的師父和大法呢?我們該怎樣做才配這樣的福分呢?

從大法被人歪曲為「非法組織」、「邪教」,到師父被人通緝,甚至要被暗殺。與師父和大法所給予我的相比,捫心自問:我為大法做了甚麼?我為別人做了甚麼?是保持沉默,在家靜靜「實修」,偷偷煉功,執著於個人的修煉、圓滿而置大法、他人的利益於一旁呢?還是如師父所說:「眾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眾生。」面對邪魔對大法、對師父的瘋狂攻擊、對大法學員的非人的待遇,作為大法中的一分子,師父的孩子,學員的同修,我該怎麼辦?如何珍惜?如何慈悲對待?宇宙的覺者可以為維護宇宙真理獻出自己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那麼我呢?站在法的基點上,我明白,捨生護法是我唯一的選擇,叫人聞法得法是對人最大的慈悲。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雖然我還沒有那樣的境界,但我知道應該這樣去做。

世間的捨盡,是法對修煉者的要求,挺身而出維護大法,是每一個修煉者應盡的神聖職責。很多修煉者已經前赴後繼、捨生護法,歷經前所未有的修煉,寫下了宇宙歷史上輝煌的篇章,他們用生命實踐著「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的願望,激勵著更多的學員投身護法的洪流中。

有很多人談論護法有各種各樣豐富多彩的形式,的確如此。不會人人都去上訪,不會人人都到天安門煉功、打橫幅,也不會人人冒著被抓、被虐待、被勞教、判刑的「風險」為大法呼籲、工作,但如果沒有內心對法深刻的理解和堅定,絕不會有那樣的舉動。洪大的大法給眾生開創了無比豐富的修煉環境和維護大法、弘揚大法的方式,不同的生命在大法中選擇不同的方式,生命的來源、存在的因素不同決定了這一切。但是不管任何生命,處於何種境界,有一點應該是一致的:站在法上維護大法,而不是站在人的基點上「維護」大法,因為不修大法就沒有眾生,沒有一切。法所開啟我們的智慧,是在啟迪我們的本性,而不是用來當作執著和觀念的掩蓋。在4.257.20之前,很多修煉者都在自己的內心有過這樣的誓言:願為維護宇宙大法獻出自己所有的一切甚至生命,那麼在真正的磨難來時,我們又做到了多少呢?將心比心,面對被抓、被虐待、被勞教、判刑等如此嚴峻的考驗,自己又能真正做到幾分?無需評論別人做得如何,無需討論這種方式是否合適自己,只要設身處地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能否同樣為法付出,為別人付出,自己真正能捨棄多少,「真、善、忍」三個字同化到何等程度,修得如何,一目了然。

明慧網刊登了師父於山中靜觀學員和世人的照片,我理解師父還在等,等著眾弟子的提高,等著還有善心的人的覺醒……還有更多是我無法理解的內涵。但是歷史車輪滾滾,等待總有盡頭的一天,真相一顯,一切都將截止。我們不應該珍惜嗎,與師父、大法結下的神聖的緣。

師父的生日很快就到了,與以往不同,這一次,我用甚麼放在師父的像前呢?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