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學與人類新文化

【明慧網2000年4月21日】在我看來,科學家有兩大牢不可破的戒律。第一,物質是實在的存在。第二,客觀可重複實驗是檢驗科學真理的決定性標準。這兩條標準成了打倒「迷信」的理論根據。可是愛因斯坦卻破了戒。他告訴我們,我們看到的物質其實是能量變過來的。我們的科學儀器只能看到物質最粗淺的表面形式,卻無法理解它是怎麼變過來的。這不是科學家不聰明,而是科學家無法理解科學自身的侷限。科學的發明發現只是我們的物質感官所能觀察的時間空間範圍內的事物,是對物質世界規律的模擬和再現。人生存於物質世界之中,無時無刻不在和物質世界進行能量與信息的交換,因而我們的感官日益習慣於物質的感受,就把感覺中的物質幻象相當作真實,並且由於大家都有同樣的感受,習以為常,就成了真理。如果不是現代量子力學打破了人類對物質實在的幻覺。人們恐怕還要唯物得更徹底一點吧。有人認為凡是實驗不能重複檢驗的就不是科學就不客觀。其實,這種客觀也是一種主觀。愛因斯坦告訴我們,我們觀察的結果依賴於我們觀察的手段,更徹底地說依賴於我們所處的境界。其實,所謂的客觀標準不就是科學家的師傅們仰觀天文俯察地理,研究宇宙的手段嗎?好比警察制定交通規則,紅燈停,綠燈行,方便而已。如果我們研究的對像變了,我們的規則也要變。你能用尺子量聲波嗎?

如果你是一位物理學家,你是否為西藏的喇嘛在圓寂時居然能夠化作一道虹光而驚訝?我們所處的世界最快的是光速,是誰把這具皮囊加速成光,這種能量到底從哪來?你是否想過在更微觀的世界還可能有「靈性原子」世界嗎?在那裏,這些靈原子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運動,真如有思想一樣,而且能量巨大,超乎想像。而你要認識它,就必需提高你自己的靈性,也就是說你得放棄對現有世界的執著,才能物以類聚。如果你是一位生物學家,你是否想過精神也會遺傳?你用希特勒的基因能複製一個同樣思想的人嗎?如果你相信進化論,並因找到了更像人的猿猴化石而沾沾自喜,那我要問你:雞蛋和鴨蛋也相像,那雞是鴨進化的嗎?如果你學過馬克思理論,這不是違悖了內因起決定作用的規律嗎?如果說環境使猴子變成了人,那麼為甚麼現在的猴子不變成人?為甚麼科學家絞盡腦汁也不能把猩猩訓練出來呢?人和猿猴貌雖相似,內在智能和靈性卻有天壤之別。猿猴何償仰望天空的星辰,思考人心的道德律呢?如果你是一位心理學家,你以為根據狗吐口水,猩猩搬香蕉,或腦化學,神經電位的反應研究的心理離人的感受有多遠?你去和煉法輪功的學員交流一下,他們的許多經歷會讓你感到震動。你會發現不同的人由於所處的境界和感受的差異,對世界的認識和表達有多麼不同?也許你看過風靡全球的電影《泰坦尼克》,你不覺得它是人類集體無意識的投射嗎?我們人類不像這艘外表豪華內在腐朽的船嗎?可人類集體無意識又是誰的投射呢?如果你是考古學家,當你不辭辛勞的在大地上尋找已逝文明的蛛絲馬跡的時候,你是否想過每一件文物都記載著全部文明的信息呢?如果你是語言學家,你是否相信不通過語言,人可以有更美妙的交流呢?如果你關心社會,你為人類科技迅猛發展而震驚而憂慮,你不覺得科學發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使人類生活更容易,更能擺脫對物質世界的羈畔,為新的文明的產生創造條件呢?如果……

面對這些可望而不可及的問題,我們真有嘴咬鐵饅頭不知如何下口的感覺。而且就現代科學理論體系內,它很難有回答的可能。其實,如前所述,人們對不同真理的佔有取決於他所處的不同境界。而不同境界的人要說服對方真比登天還難。除非你也進入對方那裏。玄奘大師說得好:「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所以新的科學要有所突破的話,除非改變你的「感覺」,你進入那裏,一切一目了然。在此之前,無論做多少實驗,做多少想當然的猜測,都很難取得實質的進展。我相信,未來的科學必將由微觀解析轉為宏觀研導,由客觀實驗求證轉為境界內驗證,由「外」向「內」,由時空內向超時空,由心物對立轉為心物一元,而其科學成就必將極大的改變我們的世界觀和宇宙觀。促進人類的突變和飛躍。

記得上大學遊峨眉山時,曾作過一首詩,曰:深山藏古寺,瑞雪掩像池。頻有鐘磬鳴,恍然如舊日。嗚呼,安得清鐘陣陣,扣醒舉世之迷夢也歟?! (2000年4月19日,作者姓名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