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普通日本人在北京的遭遇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6日】

我是戰爭年代留在中國的日本孤兒,現在已回到祖國。但中國人的善良使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是中國人哺育了我--一個敵人的孩子,供我上學,參加工作,沒有一點歧視。所以,我雖然回到了日本,但我忘不了中國的親人。今年過春節時,我去中國探親。可回來時我心情很不好。因為3月3日,當我背個大包走在北京的長安街上時,一個武警從後面抓住我的脖領子,說要強行搜包,我問他為甚麼,他就說:「是不是學法輪功的?」我說:「我不是。」但他不撒手,就是要強行搜包。我告訴他前面還有兩個人,我老伴和兒子,他不相信。

面對他這種野蠻,我再也無法忍受,就大聲喊:「你抓法輪功的,怎麼抓到日本人頭上了?」兒子聽到喊聲,趕快走了回來,問我怎麼回事,那個人就讓我兒子說法輪功的壞話,並且問:「你說法輪功是不是邪教?」兒子因擔心飛機被誤,只好說:「你們給定了,那就是了吧。」這才放我們三人離開。

我不是法輪功弟子,也不了解,只是知道練法輪功的人做好人,做「真、善、忍」。但通過這件事,反倒使我明白了,法輪功弟子就是好人,就是大善人。他看我這個老太太背個大包,看上去面挺善,就認為我是練法輪功的,就要抓,看見好人就抓,證明法輪大法就是好!在我印象中中國人都是很善良的,在那戰爭年代,有那麼寬廣的心胸能哺育我這個敵人的孩子長大!現在怎麼了?自己抓起自己的人民來,而且抓的都是好人,並且警察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叫善良的人去說些污言穢語,我實在無法理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