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意識和思維的新見解

節選自《愛滋病━━生物戰爭》


【明慧網2000年3月24日】(註﹕比爾頓中校是核物理工程師、模擬戰爭分析員、軍事參謀。他在防空系統、戰術及戰略部署、技術情報、反輻射導彈對策、核武器應用、電腦模擬戰爭和軍需後勤等方面有26年的經驗。)

  西方實證科學未能闡明意識與思維實質的原因很簡單:他們用造出的儀器和工具僅在意識和思維並不存在的地方搜索。

  讓我們看看在哪裏才能找到他們。

  舉個例子,讓我們思考電信號在人的神經系統中數目龐大的神經鍵(神經元與神經元之間的連接結構)內和神經鍵與神經鍵之間的釋放與傳遞過程,以及比較緩慢的在細胞膜上的電信號釋放和傳遞過程,等等。

  對一個單個的生物整體來說,這些就像數目龐雜的連續不斷的瞬間釋放的電荷矢量和慢一些的電流矢量(矢量是有大小有方向的物理量)。

  從整體上來看,在身體所佔據的宏觀空間,這些電磁矢量信號的矢量迭加幾乎完全等於零。僅剩有微小非零矢量殘餘。

  然而,這個零矢量集合卻包含了豐富得令人難以置信的信號、頻道、以及它們之間的動態的關係(結構)在裏面。

  現代科學和醫學測量那些非零電磁剩餘(殘留的弱電場和磁場)並試圖通過研究這些殘餘來探知意識和思維是如何運作完成的。

  但是,這些殘餘的電場和磁場僅僅是在零矢量集合(及矩陣)中動態地運轉的奇妙機構所「拋出的垃圾」。

  這些殘餘的電場和磁場是廢物或排出的副產品。它們並不是意識思維過程本身的功能,其實,它們不過是這些功能的排泄物或泄漏物。

  讓我們給這個零矢量集合的分量照一張「靜態」照片,尤其是針對這些分量的高度複雜的內部結構或模式。

  現在,讓我們在過了很短很短的時間之後再給零矢量集合的分量照一張「靜態」快照,然後把第一張「靜態模式」從第二張「靜態模式」中減去。

  (這與羅伯特﹒鮑威爾博士(Robert Powell)的巧妙神奇的「二次曝光全息攝影術」類似。)

  所得到的兩次模式之差或改變代表了無數的思維,因此它體現了整體上的「思考的意識」的內容。

  這種「意識」是全部模式的亞結構的整個運作及變化,以及一個生物擁有並執行這種運作及變化的能力。「生物體執行這種運作及變化的能力」需要至少兩個附加嵌套的虛擬態━━兩個超空間。在喀魯紮━克萊恩(Kaluza-Klein)理論體系中,所有那些電磁矢量分量都存在於第五維空間。所以它們是超維的。

  零矢量系統極有可能還存在更深遠的內涵,相互嵌套的更深層次的零矢量系統,系統內的系統。那些是超空間的,還可以向第六維、第七維、第八維時空等等擴展。舉個例子,萊夫(Rife)的顯微鏡能夠揭示其中的一些層次;運用易消散的波,它能解析16級更深層的動態能量結構。

  所有能驅動矢量分量的都是更高維的。

【示意圖】(略)

圖 76. 超框架、真空、虛擬態、意識和思維

  「一個念頭或一線思維」是一個局部模式(分量不斷變化但保持矢量迭加為零的局部零矢量集合)從一個時刻到下一個時刻的淨變化。

  思維總是在電磁矢量合為零的集合之內的分量的一個模式變化。

  多數思維是完全「無意識」的,不被覺察的(多個同時進行的或平行思維)。少數是有意識,清醒的(有序安排的,單獨考慮和處理的)。

  無意識的意識完全是一個平行處理器(多件事情/思維同時處理)。

  有意識的意識完全是一個序列處理器(每次僅處理一件事情/思維)。

  多數人從來不去花時間和精力去辨別和注意這一現象,即,在有意識的狀態下,他們一次只能感知一件事。當然,清醒的意識是如此之快以至於人們習慣於認為他們能夠同時感知很多事情。

  既然清醒的意識不能分辯無意識這台「幻燈投影機一次打出的多重圖象」,就解釋了為甚麼清醒的意識不能清楚地知道「無意識」的內容。

  實際上,無意識的意識是徹底清醒的━━它不過是同時存在的多重清醒意識(這也給為甚麼有的人會顯示出多重性格提出了一種有趣的詮釋)。

  當清醒的意識「注意」到無意識的內容,它就看到「某事物」同時具有「多重內涵」。

  那就是我們所說的象徵性。一個象徵或符號是一種能同時具有多種含義的事物。

  這就是為甚麼無意識試圖同清醒意識溝通時總是「象徵」事物。這就需要解析這些象徵來理解被交流的信息。

  這就是為甚麼,例如夢,是象徵性的。也是為甚麼我們往往需要經過職業訓練的心理諮詢醫生或心理學家來分析精神不正常中的一些象徵性的表現,從而找到被象徵化的、埋藏在表面之下的深層原因。

  使用人為控制的標量電磁場,人的思維的有意識/無意識的一部份或全部就可以被操縱和控制/改變。最終如果人們想做的話,人會有能力把意識和記憶的全部內容都顯現到電視屏幕上。

  將來,通過電磁手段直接影響意識也會成為可能。精神病可在工程學的基礎上直接治療。

  當然這也可能使人因可怕的不懷好意的濫用而受到傷害。改變或抹去某人的個性也會成為可能。當然,我們祈禱,這樣威力無比的工具將不被用於此種用途,希望它將只被用來治癒人,而不是傷害人或殺人。

  不幸的是,裏希特賽恩(Lisitsyn)的工作透露了蘇聯很久以前就開始運用動能學(標量電磁場學)做精神控制和意識改造工程,包括遺傳密碼的解密工作。蘇聯業已報導了在腦中產生可控制的誘發圖象和感覺的事例。這種誘發的圖象和感覺就像自發產生的一樣。他們甚至報告不僅能控制是否讓被誘導出的信號被清醒地意識到,而且還可以控制何時讓它被意識到。

  多年以來,美國情報分析員和美國科學家完全不相信電磁信號能夠直接影響意識。

  但是,當一台蘇聯醫用儀器━━LIDA設備被得到及公開評估後,他們被迫重新考慮他們的立場。

  LIDA儀器━━一個僅比公文包大一點兒的裝置━━已經被蘇聯醫療單位應用幾十年了。

  這個裝置使用一個40兆赫茲的載波和非常複雜的波形(用複合頻率、相位等進行信號調製)。

  當暴露在這種電磁信號下,在幾分鐘之內,人就會逐漸進入一種惚兮恍兮,僵化靜止的狀態。那人會變得非常安靜,一動不動。

  曾有報導一隻貓也被同一台儀器測試並得到相同的效果。

  一個美國科學家宣稱這種儀器曾經在五十年代的朝鮮戰爭中被北朝鮮用來給被俘的美國士兵「洗腦」。

  如果確實如此的話,可以看出蘇聯成功地掌握這種電磁生物戰技術/醫療技術已經如此之久了。

  根據傳聞,被這種儀器照射過的囚犯變得心理上無力抵抗他們嚴厲的洗腦式的審訊。

  讓我們再回到腦的活動,以及它那無法計數的,加合為零的微小的電磁矢量,和它豐富非凡的,複雜異常的具有決定性的亞結構。

  我們發現那迭加為零的矢量集合可以形成勢能。這些勢能━━例如標量電磁場━━可穿透到腦和身體的原子核。勢能次級結構的內部的變化(如,思維)也可穿透到原子核。

  這些原子核持續不斷地被「激發」(粒子能級發生變化)到這些形成的勢能中,包括形成的勢能中的每一個分量的「勢能」或「電荷」。也就是說,核子同時被全部動態勢能(意識)和單獨的次級結構變化(思維)所激發。

  值得注意的是,意識、思維和記憶都停留、記錄在原子核上,存在於許多不同層次的虛擬態中,在許多超維之中。

  因此,運作中的意識和生物控制系統━━包括珀普(Popp)的主要細胞通訊系統,免疫控制系統,感知控制系統,還有修復控制系統━━都是以動態相互作用的,有特定模式的勢能或「有特定模式的電荷」,以及共振和頻率等形式「建立」在核子上。

  延伸一下我們剛剛討論的概念,我們可以把意識和它的相互作用看成是物質的。

  任何一種帶有「精神屬性」的東西都可以直接建立界面並被調控。

  有一天,僅舉一例,「教育」將是直接向大腦、身體/細胞生物勢能中裝載特定的模式,就像我們今天向磁盤驅動器裏插磁盤再下載到電腦上一樣。那時,每個人都能受到做夢也想不到的技能培訓和最高學位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