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的幾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前些日子,我看了一本寫有關16世紀法國人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詩《諸世紀》的書,裏面有一些涉及到過去那一年中的事情,但我發現那的的確確已經被改變了!

回想起來以前有過不少這方面的書。歷史上的很多先知和預言家們都談到了過去那一年,人類將要面臨甚麼,神安排的劫難一個挨著一個,直到把人類徹底消滅,將地球完全摧毀。但諾氏預言的的確確也講到了如果有「誰誰誰」到世間來,「甚麼甚麼」事情出現,還有「天使人類」等等,他的預言將告終,新的歷史紀元將不按照他所預見的進程去發展了。最讓我觸動的是,他預言的人類出現甚麼事情的幾個時間點,恰恰和當今最大的修煉者群體遇到之事相吻合!

看到這,我好像明白了。是大法弟子們挺身而出,捍衛著宇宙大法在人間的體現,前仆後繼承受過來,真正地創造了歷史!正像師父講過的:一個常人要想為別人承受點甚麼,兩個人的業力加在一起會使這個人很快死掉;而一個很高境界的修煉者,一個偉大的覺者要為人承受點甚麼,那是輕而易舉的事(大意)。大法弟子的確是在更高的境界中,為著宇宙的真理挺身而出。

這讓我聯想到一些問題。其實這還僅僅是表現在常人社會中,我們眼睛看得見的空間中就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改變,那麼在我們還看不到的空間中呢?大法像一爐鋼水,熔盡一切,舊的宇宙已是蒼穹盡空,新的宇宙正蓬勃而生。更進一步地聯想:大法像一爐鋼水,甚或更為排山倒海,勢不可擋,熔盡的不止是人類這層很小的空間敗壞的東西,而是宇宙中一切不符合「真善忍」大法的東西。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將被無情地淘汰掉,同化大法的將被淨化得更加純潔、美好、絢爛,並且在新的宇宙中永存不滅。那麼我就在想,假如一個正法之前的神,當他的世界面臨這樣的選擇時,他是維護大法同化大法呢?還是維護他舊有世界的特性呢?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同的選擇下當然會作出完全不同的事,因此產生的後果也會相差很遠吧。

有學員講了一個假幣的例子。如果人拿到的確認是假幣,他要是上交了,報案或者立即銷毀了,那麼假幣的危害就到此為止,受害的僅僅是一個人;但他要是想:我不能吃虧,或是順水推舟,聽之任之了,趁著黑又塞出去了,那麼自己倒是沒吃虧,可危害的就是整個社會,其中也包括自己。其實,人類社會敗壞到今天這一步上來,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人人不都想頭上有一片「青天」嗎?可誰都不想「頂起一片青天」,天長日久大家都如此自私麻木才使人類和社會到了今天這一步,那又能怨誰呢?如果人人都能各盡其能,各司其職,人人大公無私、為他人著想,那社會又怎能不真正美好、真正長久啊!何況我們作為大法中的一員,更該盡自己的責任,我們維護的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大法啊,我想這才是最慈悲的心!

回到修煉中,我想,在如今這種情況下,大法在人間被詆毀,遭受踐踏,而我們修煉中的人有維護大法的願望,這一念絕不是人的境界。我想這不是一般的事情,不同於一般的修煉,而是覺者本性的問題,是個更大的基點的問題,超越了個人修煉的範疇,是更根子上的問題。當然一個修煉的人在維護大法的過程中肯定會體現出來修煉的狀態、護法和修煉同時並進。表現出該去的執著心是正常的,重要的是時時處處把自己當做修煉的人,在護法中不斷自覺地提高心性。正如經文《再認識》指出的那樣:「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同時,維護常人社會的形式也不是小事兒,也是維護大法在這一層次中的表現。但到底是站在常人中維護常人社會呢,還是能夠放下一切執著,站在神的一面,維護、圓融大法的法理在人間一層的體現,我覺得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再者,我覺得維護大法的修煉形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維護大法的內涵。我們修的是佛法,絕不會重常人的形式,但維護大法的內涵也得有所表現,這種內涵的表現和重形式、求圓滿的那種表現是截然不同的。表面上差不多,其實我覺得還是差得很遠。「內涵」不能等同於具體的「行為規範」。「真善忍」的內涵能夠限定在哪一種形式之中呢?善,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的無形的力量,是能夠使罵人的人張不開口,打人的人舉不起手。這種東西在修煉者是修心性修出來的。

我理解「大道無形」,既是不重形式,又可以說是不拘於任何形式。只要是恰如其分地能夠弘揚大法的內涵,任何形式都可以,一切形式為大法所用,怎麼用都行。基點是大法的內涵。師父一再講,「這麼大的法任何常人中的形式都不配。」我想倒不是不應該維護大法的形式,而是不應該流於形式。形式無法改變人心。同時也不能走入任何一個極端,認為有形式的都不能要了。修煉中的「形式」和常人中固化的形式內涵也是不同的。其實在如何理解輔導站的作用和存在意義問題上,在如何理解師父規定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修煉形式的問題上,也都需要「取中」這一法理的指導。

再有,過去我覺得自己經常會陷入到是非中去,在人的境界中跟人論是非。後來我發現「基點」上根本不一樣,而涉及到「基點」這方面的問題是很難求同的。因為在是非之中恰恰看的是人心。在常人看來是具體的是非,是具體的鬥爭,在修煉人看是甚麼?大有法理、有天象,小有不同的境界、有修煉的機制,思路完全不同。說到一些具體的事情上的誰是誰非,後來我覺得這個不是靠說能夠說得清楚的。假如我真的能夠具備一切的神通,可以知道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它的因緣關係,一切的過去和未來,那麼我會跟人去說嗎?絕不會的!常人境界中的人也聽不懂。給一個有緣的人講一句「法輪大法」,他生命的永遠都會受益,真是一件大好事;而給一個不相信的人硬講,可能還會招來一頓罵,對方倒不一定罵我,而很可能是罵大法,從而至少對方造下天大的罪業。所以凡是牽扯到是非,我覺得儘量點到為止的好,千萬不可陷在其中。

再多說一點,常人就是常人社會,就是有相生相剋的理,就是應該有人不信,有人反對,這才是人類社會。要沒有人反對,誰都煉,誰一聽到甚麼就立刻能夠站在修煉人的基點去理解,那人就不叫做人了,這層的法就全變了。

我是這樣悟的,宇宙「真善忍」的大法創造了一切不同層次的法理,創造了不同境界的生命,和不同境界生命的生存方式,大法衡量著一切。不同的生命都將恰如其分地存在於自己所在境界的生存方式之中。不同的生命對大法不同的理解,所證悟到的法理也就定下了他的境界,是大法絕對的標準衡量的這一切!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有不同標準法的要求,衡量和制約著這一層的生命!是絕對公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體會,也都是走過來的路,回過頭來再說老話了,個人見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