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紅軍致全院師生及各界人士的公開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給全院師生及各界人士的公開信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各位朋友:

你們看到此信的時候,我可能已在獄中了,但我無怨無悔。當前真理正受到踐踏,正法在遭到破壞,真相在受到矇蔽,我,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作為一名人民教師有責任站起來,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不是邪教,政府取締法輪功是錯誤的。7.20以來,鋪天蓋地的輿論攻勢,只能欺騙那些不明真相的而又不願思考的世人。我修煉了五年法輪大法,讀過所有的法輪大法的書,李洪志從沒有講過地球要爆炸,不許人吃藥等話,這些所謂法輪大法的罪狀,完全是編造出來的,至於斂財之說,更是荒唐。只要李洪志老師願意,我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甘願將自己所有的一切的都貢獻給他,可是他不要。所有的宣傳都是讓人痛恨李洪志老師,痛恨法輪大法,為了達到此目的,不擇手段地捏造、歪曲真相,這是個怎樣的社會啊!至於說有人死亡,那醫院裏會不會死人呢?而且那些人不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去做,煉了幾個動作就能是法輪大法弟子嗎?如果把這些人都歸結為煉法輪功煉的,那麼我是不是也可以把所有貪污腐敗罪犯說成入黨入的呢?退一步說,即使那1400人是因為煉法輪功而死,那麼我們來看一看這些數字吧,我是研究生命科學的,知道人類的平均年死亡率為千分之十三,那麼按照政府所公布的法輪功學員二百一十萬計算(實際上這只是法輪功學員數字的零頭),每年應該死亡2.7萬人,從九二年至今七年應死亡18.9萬人。1400這個死亡人數不應該是法輪功的罪狀,而應該是人類醫學的奇蹟啊!就算死亡1400人的數字是真實的,年死亡率也只有千分之零點一,比正常死亡率低130倍,而且,法輪功學員,大部份是老年人,為甚麼就不公布一下有多少在死亡邊緣徘徊,因煉法輪功而獲得新生的人數呢?

法輪大法教我們做個好人,做個更好的人,這錯了嗎?沒錯!教人做好人是邪嗎?不是!如果教人做好人都是邪的,那麼,世間的甚麼是正呢?敬請各位不帶觀念地去讀一下《轉法輪》,是不是像政府宣傳的那樣。人云亦云是我們知識分子的恥辱。

各位朋友,你們是幸運的,你們親眼見證了千古奇冤降臨在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弟子身上,我相信你們也會見證這奇冤的昭雪。我必須告訴你們,政府這次錯誤所給中華民族和人類造成的災難,遠勝於中世紀歐洲的宗教裁判。

有人說法輪功學員上訪是在與政府抵抗。不,我們過去沒有反對過政府、現在沒有反對過政府、將來永遠也不會反對政府,恰恰相反,我們上訪是相信政府的表現,我們是在用善心,用我們所受的苦難來喚醒政府領導人的理智,不要把好人當作壞人打,「人民政府」如果失去了「人民」,那是甚麼的政府呢?我們沒有過激的行動,更沒有暴力,我們只是在請求政府改正錯誤的決定。我們深知我們的中國共產黨是個偉大的黨,有勇氣承認錯誤和糾正錯誤,就像古人說的那樣,聖人之過如日月之蝕,人皆見之,能改,人皆仰之。如果政府一天不改正,那麼,上訪就一天也不會停止。連殺人、放火的真正罪犯都有申訴的權力,而要做好人的法輪大法弟子卻沒有上訪的權力。沒有人來組織,也不用人來組織,因為,我們是昇華了的覺悟了的人,都會自覺地去做該做的事。煉法輪功的人是很多的,這些從心底想做好人的人決定不會威脅到政府,反而,是政府最有力的基石。

有人對我不理解,說國家培養一個碩士要花很多錢,我這樣就是對不起國家。不是,國家培養我是要讓我成為一名敢於堅持真理的人,而不是一個順風倒的奴才。那些在壓力面前竟然能夠把這麼好的宇宙大法出賣的人、「反戈一擊」的人,我敢說,當我們的黨、我們的國家有難時,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出賣黨和國家。去換取他們眼前的安逸、利益。我的行為才是符合我黨教育的宗旨啊。

有人不理解我為甚麼毅然離開還在蹣跚學步的孩子,而把自己投進監獄,有人說我自私,為了自己的圓滿而不顧別人的痛苦。這種認識是錯誤的啊。試想一下,如果國家有難,我是在家照顧孩子呢?還是赴國難呢?李洪志老師教導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現在,正是法難當頭,真理受到踐踏的時候,我不去維護宇宙真理才是真正的自私啊。是的,我可以在家裏,正常上班、讀書、煉功,不去上訪。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兒子長大了問我:爸爸,當真理受到踐踏,正法被說成邪教的時候,你在甚麼地方?我怎麼告訴他,爸爸在苟且偷生?所以,我站起來去維護宇宙的真理,指出政府的錯誤,才是真正的為他負責、為社會負責、為政府負責、為人類負責。

我是學生命科學的,我不斷地在思考著一個問題,生命的意義是甚麼?人生的意義是甚麼?每個個體都有從生到死的過程,每個物種也都有從產生到消亡的過程。那麼,人生的意義在那裏呢?是吃好、住好、穿好、玩好嗎?不是。在這一世間,人、生命的意義應該是為真理而存在,如果不能為真理而存在,那麼我、生命的意義就是為真理而獻身。前人曾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今天為了宇宙的真理,自由又算得了甚麼呢?如果法輪大法不平反,我寧願把牢底坐穿。同時,我知道與我有同樣信念的大法弟子千千萬萬。

我相信你們及各界人士會支持我及廣大法輪大法弟子的鄭重要求:1.撤消對李洪志老師的通緝令;2.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大法弟子;3.合法出版《轉法輪》及其他大法書籍,不要讓焚書坑儒的悲劇重演;4.還法輪大法清白;5.給法輪大法弟子公正的修煉環境。

在此,我還想對「野保97班」的同學說,我愛你們,尊重你們,但由於政府的錯誤決定,我可能無法伴隨你們度過這四年的大學生活了。你們可能對法輪大法還不了解,對你們班主任的行為還不太理解,但你們知道一點,你們的老師是個好人,並且,還要做一個更好的人。你們明白了這一點,就足以使我心安了。

又及,我們學院的領導多次找我談話,目的是讓我放棄我的信仰,他們所說的都是新聞媒介中那些「罪狀」,都不成立。因此沒能說服我,事實上,也沒有任何人,任何社會力量能夠動搖我的信仰。但他們已經盡到了他們的職責,希望不要因我而受牽連。

以上所述,辭不盡意,請原諒!

雲南法輪大法弟子:楊紅軍2000年2月10日

附註﹕楊紅軍已於2000年2月17日從北京押解回雲南昆明盤龍一看守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