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期時代的衣服遠比以前想像的先進

【明慧網2000年2月16日】香檳,伊利諾州──考古學家們發現了打扮整齊的冰期婦女在儀式典禮上所穿戴的服飾。可是,她的全副裝備,包括附件,和Wilma Flintstone所穿的一點兒也不像。或換一種說法,我們的任何一種對「石器時代裝束」的固有概念都是不對的。(註﹕Wilma Flintstone是美國人所熟悉的卡通人物Fred Flintstone的妻子,他們的造型是披著獸皮,住在山洞裏的原始人。Flintstone意為燧石、打火石。)

  實際上,至少一些冰期婦女的服飾中包括帽子或束發發網,腰帶和裙子,束胸帶(束雙乳的寬帶)、手鐲還有項鏈──都是用植物纖維織成的種類繁多的布,從雙股線、三股或多股線的編織物到平織的。橫跨歐亞大陸,編織物的風格各異,其中最精美的「不僅僅足以同新石器時代的相媲美,甚至可以同後來的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產物相比,或事實上,同我們今天生產的薄棉布和亞麻織物相提並論。」上面的一段話引自Olga Soffer,James Adovasio和David Hyland合寫的論文,這篇論文將要在《當代人類學》上發表。

  冰期夏季時裝的證據是由Soffer從在捷克共和國發現的細小黏土碎片上的80個編織物印痕一點一點拼出來的。考古學家們寫到,這些印痕是「世界上最早的編織物生產的證據,它反映出的技術卻和迄今為止的後期技術相關聯」。Soffer是伊利諾大學的人類學教授,她是研究舊石器時代晚期人類生活方式的先鋒。當把這些織物印痕和那個被稱為「維娜斯」的,據考證距今約25,000年的Gravettian時代的小雕像上的服飾表現相比較,Soffer說「使我們大吃一驚的是我們在顯微鏡下觀察到的黏土碎片上的痕跡與一些‘裸體女人’(指雕像)身上所刻畫的服飾精確吻合。」她同時指出有極大的可能就是這些冰期的女裁縫雕刻了這些小雕像以炫耀她們精巧細緻的編織、打褶和盤繞的技能。

  在B.V.婦女服飾研究方面領先的Soffer說到,她喜歡用B.V.這個詞(Before Vogue時尚之前的,這裏指史前的),這個發現與其它證據一起「使我們的祖先從我們所想像的味道難聞的獸皮中脫身而出,轉而穿上了精美的紡織品──至少在天氣暖和的幾個月當中」。Soffer進一步論述到,新的研究結果給我們提供了新的思路,使我們得以重新審視祖先。直到今天我們還一直持有「對我們遙遠過去的單調想像」,她接著說到,那就是獸皮獸毛包裹著的「舉著長矛勇敢地追逐猛馬像的男人」。但這只是人群中少部份人的活動,Soffer問到「婦女和孩子在哪裏?老人和病弱的人在哪裏?他們在幹甚麼?除了圍坐一起羨慕他們的英雄之外一定會有很多很多活動的。」

  的確,新的分析揭示了一些婦女在更新世晚期在社會中的角色和她們所起的作用。考古學家推測,生產這些精美服裝的婦女大概會享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她們所穿戴的物品被認為具有極高的價值。

  考古是Soffer的第二職業。她說,在她「再生」之前,「在服裝業長大,曾為連鎖百貨公司做時裝促銷。FDS和Abraham & Strauss教會了她所知道的一切。」她邊說邊擠了一下眼睛。(2000年2月15日明慧網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