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夜闖我家,老伴無辜被勞教

——濰坊一位內退工人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7日】 我叫張建科,是山東濰坊柴油機廠內退工人,老伴王臻是濰柴正式退休工人,今年57歲。

10月26日下午,廠裏兩次來人對老伴說:「領導叫你到廠裏去談話。」由於以前很多次的教訓,老伴不想因為煉法輪功的事再被無辜扣押,就沒有去。晚上7點左右,又來人說:「這幾天你們不要上北京,因為你們弄得我們也不得安寧……」等等,接著又開來了一輛雙排車,就停在我們家門口。

第二天27號,我們出門被強行阻攔,說:「廠裏有指示,這幾天不准你們出門,過了30號再說。」我說:「我已經被開除了,廠裏沒有這個權利了吧!」他們卻說:「這是廠裏的指示,你們也不要難為我們……」說完便把我連拖帶拉強行拉回家。

晚上9點左右,看我們的人說要喝水,老伴就給他沖上茶,又給他一把暖瓶,9點半左右,我和老伴摟著小孫女(才兩歲半)躺下了,他們又來給我們送暖瓶,這樣我又給他們開了門。結果就在我一開門的時候,四、五個不明身份的人一下就竄了進來,隨即廠保衛部的崔寶樂部長和王海賓科長,還有幾個叫不上名的人也跟了進來,這時有兩個人反扭住我的雙臂強行把我按在外間的沙發上,並叫著我的名字說:「張建科,你要老老實實的!」我抬頭一看是奎文分局濰洲路派出所的王所長和姜所長,其他隨從的人對我老伴說:「王臻,穿上衣服跟我們走一趟,了解了解情況,」老伴說:「深更半夜的,你們這是幹甚麼?」小孫女被嚇得哭了起來。他們這些濫用職權的所謂執法人員早已失去了人性,說:「少囉嗦,抓緊時間!」接著又把小孫女從我老伴懷裏拉出來塞給了我。這時,兒媳婦拉開窗戶一看,院子裏牆上也站上了人。

老伴就這樣被強行帶走後,我才被鬆開,我跑到街上一看,周圍站滿了圍觀的群眾,當時我只穿了一褲頭和秋衣。我大聲質問:「我們犯甚麼法了?!做甚麼壞事了?!你們這樣闖入民宅隨便抓人,你們這麼做和強盜、土匪有甚麼兩樣?!你們才是目無黨紀國法,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邪,我們邪在哪裏,而你們的行為說明了甚麼,真正執法犯法的是誰?」後來廠裏的人勸我說:「算了吧,張師傅,你說給誰聽,人家公安局的人都走了,不是我們騙你開了門,人家就破門而入了,你不知道,警察早就把你們家包圍了……。」

第二天早上八點,我到濰洲路派出所給老伴送衣服,問他們為甚麼抓人,姜所長說:「不為甚麼,願意抓就抓,願意放就放。」我說你們無視黨紀國法,他們便把我趕了出來。下午我又去問,姜所長說送看守所了。我又到看守所問了問說沒在那裏,到治安拘留所也沒有人,沒辦法我來回跑了30多里路又到了派出所問姜所長,他說:「我不告訴你,我又不煉法輪功,不講真善忍,可以不說實話。」就這樣,老伴一直沒有下落。

最後,我們自己查實,老伴已被送往山東濟南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