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深圳市南山區公安分局的「轉化」黑幕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6日】 今年5、6月以來,深圳市南山區公安分局突然發難,對南山區大法弟子不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濫抓、濫關、濫判勞教,喪心病狂地對學員進行肉體上的摧殘、人格上的侮辱和心靈上的迫害。不僅如此,他們還用種種方法粉飾罪惡,騙取「榮譽」,在廣東省推出所謂的「南山經驗」,利用新聞媒體發表所謂的「學員反悔」,用來欺騙、愚弄不了解真相的群眾。這些醜行令廣大煉功群眾不齒,大家知道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不會太久了。

一、亂抓亂捕,瘋狂鎮壓

進入6月,南山區公安分局就開始策劃了對南山大法弟子的大規模的抓捕。6月12日下午5時,在南頭一甲街學員詹先家中,將詹先、周志蓉、詹欽、劉喜峰、張曉東、鐘平、鄔海勇等7人抓走,帶到南頭派出所關押。詹先被行政拘留,後又改為刑事拘留,因拒絕寫反悔材料,直到9月12日才被釋放,其間被非法關押達91天。鄔海勇也被送往南山看守所拘留。鐘平被送回福田,判勞教三年。詹欽被非法遣送。後又擴大抓捕範圍,去看望這些學員的江西籍學員張意珍、河南籍學員徐謝恰被非法遣送。

6月16日,在南山區華僑城光僑街12棟304房間的學員家中,全副武裝的公安人員將黎富林、王進鋒、趙衍科、王小環、胡靜、鐘揚等7人抓走。王進鋒、趙衍科、王小環、胡靜四人被送往南山看守所非法拘留,鐘揚被送往寶安看守所拘留。7月1日,非法關押期滿,沙河派出所又逼迫王小環、胡靜等人搬離該轄區,沒收他們的深圳特區暫住證,想強行送往收容遣送站。後因學員拒絕簽字,據理力爭,他們無奈放人。7月2日下午,王小環正在搬家準備搬離南山時,又被帶回沙河派出所,7月4日第二次無故被送往南山看守所刑事拘留,到9月4日才釋放,前後被非法關押達80多天。

6月20日,住在華僑城的馬玉芳、曾映霞正在給托兒所的學生上課時被抓,非法關進南山看守所。
6月20日,住在華僑城的葉燕輝在自己的家中被抓,關押在南山看守所,9月12日獲釋,非法關押達83天。
6月21日,家住南油附近的沈小鳳在家被抓,關在南山看守所,8月24日獲釋,非法關押64天。
6月25日,深圳市蕖華實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何賓、人事部經理溫豔被抓,關進南山看守所。
6月25日,李樹強在家休息期間,被公安機關帶走,關進蛇口看守所。非法關押達45天。其妻趙李力,同時被抓,兩天後獲釋,6月30日深夜,公安人員強行撬門入室,被關押在蛇口看守所進行強制性思想轉化,非法關押50多天。
6月25日,周世宇在家休息時被抓,關在蛇口看守所,後轉入南山看守所刑事拘留。其妻李江同時被抓,非法關押兩天釋放。7月13日,在朋友家中被強制帶走,送南山看守所刑事拘留。強迫其思想轉化,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6月30日,葉微在半島花園的家中被抓,關蛇口看守所。
6月30日,張麗潔在太子山莊家中被抓,關蛇口看守所。
呂朝暉,深圳市能達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因6月7日進京上訪被關押在南山看守所,因拒絕寫悔過書,治安拘留15日之後轉為刑事拘留。
余開平,6月底在上班時被抓,關在南山看守所強制進行思想轉化,9月釋放,非法關押押70多天。
7月3日,南山區醫院退休醫生周志蓉在私人診所上班時被抓,8月20日獲釋,非法關押48天。
7月3日,南山區珠光小學退休教師白簫英,在家休息時被抓,8月9日獲釋,非法關押達40多天。
7月6日,南山區珠光小學教師趙燕妮,準備去北京接兒子回深圳過暑假,臨行前被抓,送南山看守所拘留15天。
7月21日,住在南山區大陸莊園的職業畫家唐海明,正在給學生上課時被抓,被送進南山看守所,由行政拘留轉為刑事拘留。10月3日,公安又到他家,以查暫住證為名欲將其帶走,他拿出合法的暫住證,公安人員一把奪過,扔進下水道,把他當作「三無」人員強制送往寶安十八區的收容遣送站,有家不能歸,被迫四處流浪。
7月21日,家住南山區桃源村的研究生張曉東,被抓到珠光派出所,非法關押24小時。
7月21日,家住南山區桃源村的劉強,在某幼兒園上班的工作崗位上被抓,非法關押20多天。
7月21日,家住南山區桃源村的張美興,被強制在派出所思想轉化3天,獲釋。9月,又被抓入派出所寫保證,後送南山看守所拘留15天。
7月21日,住在南山區大陸莊園的張慶豐,公安到其家中抓人,他逃往外地倖免。
……
非法抓人,非法拘禁,南山區公安分局這些執法者竟可以隨意犯法,誰給他們這樣的權利!法律成了兒戲,被肆意踐踏,公民的人身權利蕩然無存。「寧肯錯抓一千,絕不漏網一個」,這是二十年代白色恐怖時期的至理名言,今天卻又被重現南山大地,這不能不說是人類文明歷史的一大「進步」。

二、迫害法輪功,禍及百姓

受害的何只是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親人,南山區公安分局對公民人身權利的侵害正在向社會擴散,許多無辜的群眾被牽連,社會秩序受到嚴重的破壞。

深圳市蕖華實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何賓女士(中華慈善總會創始人之一),於6月25日被抓前後,公安人員多次到其公司調查,威脅員工,並調查公司的開戶銀行,想查封其銀行帳戶。某天深夜,全副武裝的公安人員為避人耳目,把所有值班保安帶走問話2小時,整個大樓完全處於無人看管狀態。該公司人事部經理溫豔,前去公安機關交涉放人,公安人員說,既然你送上門來了,就不要回去了,先關半個月再說。被一起強制送往南山看守所。公司內人心惶惶,正常生產秩序被破壞。

6月20日,馬麗芳、曾映霞在自己開辦的托兒所正在組織學生們吃飯、休息,公安人員威脅說這個地方已經被公安機關所控制,強制通知學生家長把學生接走,二人被送進南山看守所拘留,托兒所被查封,無辜的孩子失學。

7月19日,畫家唐海明正在給學生們上美術課,公安人員當著學生的面把他帶走,關進南山看守所,從此,畫家失業,學生失學。

9月29日、30日,公安人員想抓劉喜峰夫婦,二人攜子外逃,公安沒抓到人,就想強行入室搜捕,因沒有合法的手續,房東(出租房子的主人)拒絕提供鑰匙,惱羞成怒的公安人員強行把房東帶入派出所,並把該棟樓房的所有住戶老老少少40多人統統帶到南頭城治安辦,盤問到半夜才放人,這些住戶回來後紛紛退房搬家逃竄,整棟樓幾乎搬空,房東經濟損失慘重。

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這些所謂的社會秩序的維護者,竟然不顧政府執法部門的顏面,用近乎無賴的手段粗暴的對待人民群眾。他們不管公司是否營業,員工是否失業,學生是否失學,想抓就抓,想查封就查封。從這些事實中,不難得出結論,破壞正常的社會秩序的,正是這些執法犯法的公安人員;真正擾亂社會治安、破壞社會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的,就是強行鎮壓政策的江澤民。

三、摧殘老幼婦孺,不顧人倫天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古訓。然而南山區公安分局竟不顧最起碼的人倫、人道,在打擊、鎮壓法輪功學員時,經常造成老人無所養,孩子無人照管這樣的悲慘局面,甚至對沒出世的嬰孩都狠下毒手,令人髮指。

南山直升機場的某學員夫婦,於7月3日分別在單位和家中被抓。學員的父母已經六、七十歲的高齡,無法承受打擊幾次暈倒,生命時刻處於危險之中。公安人員不顧及這些,把老人的生命安全作為一個迫使其接受「思想轉化」的一個砝碼,要麼寫出「悔過書」,回家照顧年邁的老人,照顧上中學的兒子,要麼就坐牢、判勞教。

南山農業銀行的傅秀雲,因進京上訪被開除公職,判勞教二年。她兩年前就與丈夫離異,隻身帶著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男孩失去了唯一的法定監護人,開始逐漸的逃學、厭學,過早的流入社會,公安人員竟威脅說,再不寫悔過書,你的孩子就不可救藥了。在這些公安執法人員看起來,孩子也可以成為他們強行轉化的一張王牌。

家住蛇口的李尉軍、王少娜夫婦,今年2月進京上訪的途中被抓回,丈夫被關進蛇口看守所,妻子因懷有6個月的身孕無法坐牢,便從派出所被強行送往醫院做了墮胎手術!父母煉功,孩子遭殃,可憐那沒有出世的嬰兒!!!

沈小鳳,丈夫在香港工作,隻身帶一個四歲的女兒。6月21日,在一個朋友家中被抓,四歲的孩子和大人一樣被關在派出所兩天兩夜,後又回到南山區的派出所關了3天,最後,他們強行把母子分開,母親被送進監獄,孩子仍然留在派出所,居委會和派出所竟然聯繫想把孩子送進民政部門的孤兒院,後因孩子的父親從香港趕回,孩子才倖免於被送進孤兒院。就這樣,這個四歲的女童在派出所前後竟被關押了7天之久。
在這種殘酷的打壓,瘋狂的濫抓、濫關、濫判中,多少家庭離散,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多少老人失去了自己的兒女,人們在呼喚著良知,更在呼喚著人倫及人道!

四、現代化的「白宮館」,新時代的「渣滓洞」

對小說《紅岩》了解的人,自然會知道那裏是實施法西斯暴行的地方。南山看守所就是南山區公安分局殘酷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場所。

首先,他們把你從家中或工作崗位上抓到派出所,先關上一天,問你思想是否轉化。轉化者,寫出悔過,放人;堅持煉功者行政拘留15天。這期間,他們大張旗鼓的組織單位的領導、同事到監獄去作思想轉化工作,一方面所謂「挽救」,一方面用公職、房子、孩子上學、判勞教等威脅,強迫進行思想轉化。

到15天時,寫悔過者可以放人,堅持煉功者只要還說一個「煉」字,刑事拘留一個月至半年,女的從蛇口看守所轉到南山看守所,開始穿囚服;男的剃光頭,穿囚服、進大牢。這期間,他們嚇唬你的親人,說是要判刑判勞教,搞的你家裏雞飛狗跳,老人要你沒人養,夫妻要你離散,孩子要你流落街頭……讓家裏人來監獄裏尋死覓活的鬧。政保科的一位何姓科長對一個教師的丈夫吼:「離婚,她再不寫悔過書你就提出離婚!」

它們就是這樣在追隨江澤民:政治上把你搞滅,經濟上把你搞垮,人際關係給你搞臭,這還不算,再加上讓犯人來整治你……不轉化學員被判勞教。比如7月13日,對王曉東、傅秀雲等堅定的學員判勞動教養兩年。

說南山看守所是現代化的「白宮館」、「渣滓洞」,意思是解放前的酷刑,加上文化大革命時期「群眾鬥群眾」兩種的方法的有機結合。

1、 大批判──文革遺風。南山區公安分局採用批鬥會的方式,折磨學員。
2、 潑水法。這是女倉管教李燕芝的惡毒發明。那就是在寒冷的冬天,把法輪功學員拉進廁所,一盆一盆的澆冷水,不許換衣服,不許上床,只能睡地板或廁所。

這是南山看守所的基礎刑罰,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領教過。

3、 坐名字法。惡警李燕芝的這項發明,就是用一張紙寫上法輪功創始人的名字,放在地上,強迫學員坐在上面,如果不坐,就由五六個人抬起學員,硬按著坐在上面,學員還是不從,則拳打腳踢。更有甚者,還把紙塞入女學員的內褲,極盡侮辱之能事。
4. 株連法。只要某一個人不吃飯,罰全倉所有犯人都不許吃飯,去年十二月,學員張玉萍絕食6天,李管教竟然罰全倉犯人一天兩頓不許吃飯。餓昏了頭的犯人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洩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瘋狂毆打虐待學員,達到了挑動群眾鬥群眾的目的。今年六七月份,李管教就是用這種方法挑動一倉全體犯人對學員王曉東的「全面專政」,最後迫害至瘋的。對那些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則罰她們吃白飯──只准吃米飯,不准吃菜。對那些同情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則懲罰她們不許買東西。7月初,一倉犯人ΧΧΧ(此人現在仍在南山看守所羈押,不便真名)因拒絕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被罰停止購買商品三個星期。
5、 鞭打法。
6、 廁所聞味法。
7. 用拖鞋打耳光法。

這幾種方法都是南山看守所常用的懲治法輪功學員的方法。很多學員都領教過。

8、 針刺法。犯人用作手工用的細針,刺法輪功學員的肉體,叫「透透氣」。王曉東就因受不過此刑而被迫自殺。
9、 腳鐐懲治法。

***王曉東被迫害致瘋的真相***

南山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方法之多,手段之殘忍下流,令人髮指,罄竹難書,這個法西斯暴行的黑窩,歷史總會有那麼一天,把它的罪惡昭示於世人。讓我們看看它們是怎樣把一個樂觀、活潑、健康向上的青年女教師,迫害致瘋的真相。

王曉東,女,深圳市南山區外語學校教師,因進京上訪被開除公職。4月29日進南山看守所,7月13日因判勞教2年,送往三水婦女勞教所,8月中旬由佛山市法醫專家小組確診為監獄型精神病,無行為能力症。從進監獄到確診為精神病,前後不到100天。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

王曉東入獄以後,因抗議對她的非法關押,她曾多次絕食、拒絕穿囚衣等,遭到監獄的多方面迫害。後來,她把自己在獄中受到迫害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受虐待的事實,寫信向上級領導機關以及人民檢察院反映,南山看守所所長王楚榮違反監獄法規,不但不向上轉達,還把此材料給李燕芝管教看過,於是,一場瘋狂的打擊報復開始了。她們先把王曉東從6倉調到1倉,因為這個監倉虐待犯人是出名的。調到1倉不久,因王曉東絕食,就罰全體犯人集體挨餓一天,一下子就挑起了全體犯人對王的敵對、憤怒情緒,從此以後,王曉東稍有一點不如她們意的地方,就任意毆打、凌辱。每天都遭到各種花樣懲罰。所長王楚榮、李管教覺得王不聽話,應該從嚴管制,多次召集「四人小組」開會,研究處置王的具體事宜。她們給王曉東無限期的加戴35公斤重的腳鐐,幾乎相當於她的體重。專門抽調兩名犯人24小時看管,每小時記錄一次言行,犯人故意把不屬於王說的話強加於她。她們表面上說這些措施可以防止法輪功學員自殺,實際上。她們恰恰在把人一步一步的逼上絕路。

按照公安部1991年頒布的《看守所使用器械的通知》,女犯原則上不帶腳鐐,必須要戴的也不能超過5公斤,一般不能超過4天,除死刑待決犯外,不得超過15天。顯然,無限期的加戴如此超規格的腳鐐,是用於懲罰的目的,迫使別人就範。此時的王曉東已經骨瘦如柴,身體虛弱得幾乎難以站立,根本無力行走,每天由兩個犯人架著胳膊拖來拖去,腳腕處的兩個環已經深深的卡進肌肉,致使肌肉潰爛,每天鮮血淋漓,白花花的骨頭有時直接接觸到鐵環,鑽心地疼痛。就是這樣,王楚榮等仍然不予以解除,肌肉潰爛進一步加劇,以致到三水勞教所幾個月以後,腿部、腳部高度浮腫持續幾個月不消,久治不癒。三水勞教所的幹警無不搖頭嘆息,從沒見過有人會把腳鐐戴到這種地步,聞所未聞。

因無力行走,上廁所時由兩個犯人架著拖來拖去,有時往廁所一扔,就不理了,只好在廁所裏睡一夜,有犯人上廁所,就扯著頭髮拖出來,過後又塞回去,日復一日。哪一個如果表示出對王的同情,便會遭到嚴厲的懲罰。一個作過財會的犯人只說了一句同情的話,李管教就罰她三個星期不許購買商品。

更為慘烈的是,一天下午,一名受李管教唆使的犯人(牢裏四人領導小組成員之一,負責安排值日的女犯)用作手工的細針,一針一針的刺在王曉東的腳背、小腿上,腳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滿了針眼,都冒著血,王忍著痛,不敢喊,一喊就會招來拖鞋打臉。喊也沒用。折磨持續了近一個小時,當時很多犯人都看到了。

當天晚上,野蠻的迫害進一步加劇。後半夜一時,兩個看管的犯人為了睡覺,用白天作手工的細線擰成繩,將王的兩手捆死,倒背著壓在身子底下。七十多斤的腳鐐,倒捆的雙手,壓得麻木腫脹,既不能翻身,也不能坐起,稍有做聲則拳腳相加。此時真是求生不能,欲死不得。這種捆綁長達6個半小時,直到第二天早上值班的幹警來巡倉,犯人們才匆忙解開。王曉東向幹警大聲報告自己的受虐情況,幹警哼了一聲走開了。兩個小時後,又一位幹警來巡倉,王手中舉著那個捆了她的繩子向幹警報告,幹警還是置之不理。犯人們哈哈大笑,搶過手中的繩子,威脅說:「你還敢告狀,告訴所長我們都不怕,看今晚怎麼收拾你!」王陷入極度的恐怖中。後來,看守所的老獄醫來巡倉,王又把昨天下午遭受針刺和夜晚被捆綁的事向老獄醫報告了一遍,要求他轉告給所長,老獄醫同情的搖搖頭,走開了。永無期限的腳鐐、日復一日的凌虐、管教的唆使、幹警的縱容,新的更恐怖的威脅,使她失去了任何活路了,下午一時左右,王曉東戴著腳鐐撞牆自殺。

甦醒過來之後,王曉東向值班副所長講述了自己受虐被迫自殺的經過,副所長煞有介事的說:「有這事嗎,我調查一下,一定嚴肅處理。」他所謂的嚴肅處理,就是把一倉所有的犯人每人打三皮鞭,以後不許提及此事。

長時間的野蠻迫害,使王的精神陷入極度崩潰的邊緣,監獄不但不提供任何精神檢查與治療,腳部潰爛也得不到醫治,家屬數次求見被拒絕。7月13日,王被送往三水勞教所時,已經是瘦骨嶙峋,遍體鱗傷,全身肌肉萎縮,雙腳腕潰爛不堪,腿部高度浮腫,目光遲滯,無語言能力,無反應能力。即使這樣,南山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的曾科長,南山看守所的王楚榮所長還要親自駕車到三水去掩飾其罪惡,部署進一步的迫害。一個多月以後,王的家屬才打聽到她的下落,延誤的治療已無可彌補。

兩個多月的時間就把一個健康的人摧殘成這副樣子,這些敗類們還洋洋自得的到處宣說,「思想不轉化怎麼樣?──走火入魔,王曉東就是樣板。」騙子的謊言就是無恥,在監獄裏,他們不允許王曉東煉功,學法,功都沒有煉,怎麼能走火入魔呢。那麼,造謠的目的是甚麼呢?顯然是為了掩蓋血腥與罪惡吧。

五、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南山區公安分局一方面加大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範圍和力度,一方面卻以節節上升的「轉化率」騙取上級的嘉獎。對不明真相的人民群眾,他們採取無恥的欺騙手段,利用報紙等新聞媒體,刊發所謂的法輪功學員的反悔材料,欺騙和愚弄群眾。這些刊登在深圳報紙上的所謂的「悔過書」,都是不實的。它們的卑劣行徑使一些煉功群眾在申訴無門的情況下紛紛走出來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實自己的清白,揭露騙子的陰謀。

葉豔輝,23歲,6月20日在自己的家中休息時被抓,投入監獄,被迫寫出「悔過書」。當她看到自己的悔過書被改頭換面,添油加醋的發表在報紙上(報紙上說的那個「小燕子」)時,忍無可忍,於10月5日進京上訪,證實大法,澄清謠言。在深圳火車站被抓回,至今仍關押在南山看守所內。

呂朝暉,因「悔過書」被加工篡改發表在報紙上欺騙群眾,他已經正式向公安機關聲明自己的所謂「悔過書」乃被逼迫所為,宣布作廢,現在,他已被迫流浪在外。

詹先,這個被關押3個月被公安所謂「轉化」的人,出獄後,投入到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洪流之中。

越來越多的南山大法弟子又重新站了起來,他們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向人民講清真相。國慶期間的天安門廣場,有南山大法弟子的身影;深圳的大街小巷,有南山大法弟子散發的傳單,還有一些南山的大法弟子,奔走在全國各地,進行洪法與講清真相,做大法的工作!

騙子的伎倆無論自認為多麼高明,最終無異於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所謂的「南山經驗」,就是濫抓、濫關、濫判、濫施暴行,就是瘋狂的踐踏人權,踐踏法律,讓法西斯暴行在中國大地上重演。如果這竟可以成為先進的經驗來推廣,那麼,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將向何處去呢?

這裏正告那些江澤民那些邪惡的小丑和敗類們,不要認為你們的罪惡可以粉飾,翻開歷史,哪些個法西斯惡徒能逃脫歷史和人民正義的審判?天網恢恢,天理昭昭,你們已經把路走得太絕,生命在層層滅盡中所有的罪惡都要償還,這一天不會太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