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中國科學院造謠揭批的幾個內幕

【明慧網2000年12月5日】 作為中國科學院的一名員工,本來想過過安穩日子,不介入「是非」。可如今好多老百姓都說:「現在給法輪功造的謠越來越離譜了!」特別是經人介紹看著了「明慧網」,看到了善良的人遭受著非人的摧殘,中國的大獨裁者操縱政權,欺騙著每一個中國人。我實在不能對邪惡沉默、繼續麻痺自己的良心了。這裏耽誤諸位一點時間,說說有關中科院的幾個造謠的內幕。

1. 關於「盜用中科院名義弘揚大法」

今年5月11日左右,因為中科院煉法輪功的學者寫的一篇弘揚法輪功的文章:「不是迷信,而是博大精深的科學」,在國外媒體上發表了,新聞聯播鄭重造謠說這篇文章是「盜用中科院名義寫的」。想想就知道:文責自負,作者是哪個單位就盜用那個單位名義了?一聽,就知道造謠實在沒詞了,露馬腳也得編一句,政治任務歷來這樣。

我看過那篇文章,可以說是中科院十來個學術領域的法輪功學員智慧的結晶吧,其中嚴謹的科學態度和實事,跟那幫信口雌黃批判法輪功的漫罵文章真是鮮明的對比。不信你就想法去看。

奇怪,怎麼一直不見中科院大法弟子出來正名呢?在揭批法輪功的報告會上,他們幾乎沒有默許的,一個個挺身而出;是這次謠言水平太低,不值一提?原來他們基本都坐牢了。他們受的迫害太大了,有被判刑的、有被準備判刑的,有好幾個被勞教的,還有準備找茬給勞教的,還有好幾十被拘留的。尤其是那幫碩士、博士生,別說停學,沒坐過牢的都少見,而且大部份幾進幾出,可是沒有一個背叛師門。

中科院的這些法輪功學員,多少員工都背後對他們挑大拇指:不是因為你們以前就做得好,那一般人努力也能做到,是因為你們做到了一般人根本做不到的境界,敢為真理獻身!

2.關於羅幹的連襟何XX

科學院基本都知道何的掌故。他是中宣部出來的。文革時,他用大學的物理知識為政治效力,老到了政治稻草。確實他比「政治家」懂科學,所以他們叫他「科學家」 ,紅旗雜誌社給他弄了個院士,而科技界知道他是「政客學者」。他能搞到經費,別人用經費搞出成果他就可以去『署名』。一個知底細的×長就說過:「甚麼院士,哪篇文章他看得懂?!」

真正的學者,誰願意被政治利用啊?政治家也就只能用這個「院士」當大棒了。

何XX揭批法輪功的報告,絕大部份時間用來批判別的東西,表白他數年來「打
假」的成績(學術上「無學」、「無術」,只能搞這個了)。何揭批法輪功的幾段話,還是根據新聞聯播的「謠言」來的,畢竟他比政客「有頭腦」,知道越編越不好收場,騙子早晚身敗名裂。

3.關於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給李先生做的能量測定

高能所原來有個學者(不便提名字)專門給氣功師做這種測定,不但當時高能所職工都知道,科學院很多人也知道。電視上高能所一個領導說:「高能所從沒有人給氣功師做過測定。」真是「高明」,即完成了政治任務,又告訴知情人:「本人公開行騙乃身不由己,大家別信我的!」

最初,科學院有人還用黑紙密封的膠片,讓李先生摸了一下,就曝光出了手印。還有人用鉛板防護的膠片重複這種實驗,也曝光出李先生清晰的手印。一個實驗者就因為這個「奇蹟」,煉上了法輪功,聽說現在根本騙不動他。

在這裏,借明慧的寶地對政府的「公務員」們,說說老百姓的想法。人人心裏有
桿秤,對於那些堅定的「法輪功」,我們打心裏佩服他們!專門欺壓善良的人,你們心裏有愧嗎?這次鎮壓法輪功比政府機關的腐敗還不得人心,鬧得可比文革兇,都黑到歐美去了。文革平反後,那些緊跟運動的人,一輩子都叫人瞧不起!(當然還有被處決的)誰願意生活在鄙視之中?良心上的債,永遠還不清。大核心強權獨裁,現在中央反對者過半。歷來獨裁者倒台,他的黨羽甚麼下場?反之,而那些深明大義的、借用職務保護好人的「政府人員」,可大不一樣了。「天理昭彰,其道好還。善惡之報,如影形隨。」

最後借網上的一篇古風,勸諫給所有的「公務員」。

古訓明今

勸人莫把虧心為,古往今來放過誰?
趙高亂秦碎屍死,秦檜死黨終灰灰。
陰霾遮天怎長久?風暴劫後彩虹垂。
風波亭上忠魂淚,身教後人鑑岳飛。


一名不願隨波逐流的中科院員工
2000年1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