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諸城市法輪功學員的人權遭到肆意踐踏

——致諸城市委市府的一封公開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4日】

市委、市府:

我們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從自己的親身體驗中真正認識到法輪功以宇宙真、善、忍特性為標準,提高修煉者的心性:看淡名利,去掉一切執著,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確實是有利於全人類,有利於全社會的正傳功法。

我們的國家是法治國家,經常提到依法治國,依法辦事。我國憲法對公民的權利和義務也都有明確規定。我們到北京找自己的政府善意的反映真實情況,理應受到法律保護。然而讓我們無法理解的是,我們的合法申訴得到的卻是公安部門的殘酷鎮壓:一年來,大法弟子置個人安危於不顧,冒著生命危險,一次次進京上訪,目的是反映真實情況,使法輪大法得到公正合法的待遇,呼籲善良的人們正確對待法輪功學員。但每次我們都被層層公安關卡截捕,被關進監獄遭受非人的折磨:

一、學員們每次都被搜身、毒打和電擊;有的被用手銬吊起來腳稍著地達數小時;有的被木棍、塑料棍打得全身黑紫,人躺地下不能行動。

二、有的學員頭髮一綹一綹地被揪下來,有時還被撕下成片的頭皮;有的被砸上手銬腳鐐,衣服都無法換,當成死刑犯對待;有的冬天剝掉衣服被銬在只有死刑犯人才坐的鐵椅子上在院子裏冰凍;有的在炎熱的夏天,白天銬在院子的鐵樁上受烈日曝曬和鐵樁的烤烙;晚上銬在草叢裏讓蚊子和毒蟲叮咬。

三、諸城市公安治保大隊副大隊長曹錦輝,經常到各拘留點上去,先喝上酒,再醉醺醺地以提審為名,揪著學員的頭髮掄一圈,緊接著就是一陣耳光。學員的頭髮被成把地揪下來,曹把揪下來的頭髮摔在地下再揪,有時還撕下成片的頭皮。曹錦輝打人甚麼工具都用:電棍、膠皮棍交替使用。他把電棍插在學員的嘴裏,、放到學員的臉上脖子上,被電的人嘴上臉上都鼓起一堆潦泡。有的學員被它打得幾次昏死,有的全身青腫、長時間不能行動。

四、曹錦輝打人打累了後來又培養了一個袁××和一個朱×兩個年輕的作幫手。它常一邊打人一邊惡狠狠地說:「上級說過,對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怎麼做都不過火,叫你們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後來它又改成「傾家蕩產,家破人不亡」。大概是它那些喪失人性的上級改了口所致。由於他們這樣非法實施酷刑,在諸城已經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許多家庭面臨破裂。

山東省公安廳早有明文規定:公安人員在執勤時間一律禁止喝酒。而曹錦輝卻專門喝酒打人。我們所有被抓去的功友,幾乎無一倖免它的毒手。曹作為公安局的中層幹部,從不以理服人,除了毒打就是滿口低級下流難以入耳的污言穢語。

五、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普遍被搜身,連貼身褲頭都不放過,搜出的現金多者千元少者幾十元,一律沒收,還不給開收據。諸城在後來也學會了這個邪惡的辦法。曹錦輝一次在學員張××身上搜出200元沒收了,說是上交財政,到底哪裏去了?天知地知,曹惡徒自己心裏應當明白。

被抓、被拘的學員人人都被罰款,從1千元至上萬元不等都被沒收。單位則採取扣發工資、開除公職等手段。

自去年七月二十二日以來,對法輪大法弟子來講,真是根本無人權可言,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隨意傳喚、審訊、抄家,學員電話被監控,行動受限制,無故被拘禁。這種肆意踐踏人權以及國家憲法的罪惡行徑,促成了多少人以絕食來抗議的普遍現象。

下面舉幾個被殘酷折磨的實例:

1.馬豔芳:陶瓷廠女職工,曾徒步十幾天去北京上訪,被抓回關在廠裏幾個月,受盡各種非人的折磨,在精神身體都很健康的情況下,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並折磨而死。

2.張孟珍:未婚女青年,個體服裝戶,曾三次進京上訪,被抓回關押,其父親受驚嚇而死。張孟珍遭到曹錦輝多次毒打,她據理力爭、善意解釋,卻遭受曹惡徒更加兇狠的折磨。張孟珍被打得死去活來,後來被秘密轉移到山東頭一個山洞裏關押,至今生死不明。

3.中黃曈王××:男,因進京上訪被押回關在大隊養狗的院子裏。大隊支部書記用煙頭燒他手背,至今瘢痕尚存。王還經常被銬打、要他交錢才放人,結果一直被關了四個多月。

4.外貿公司女職工李××、王××因上訪被抓回關在廠裏,在保衛科長王姓惡徒的指揮下,被灌了屎湯子,後來這兩個學員又被吊了起來。現在她們已經被公司開除。

5.外貿公司女職工謝××,因兩次上訪,先後被抓回關押在單位宿舍,大小便都在屋裏,不讓吃飽。公安提審時使用電棍、膠皮棒,連打帶踢,打得謝XX鼻流血臉紅腫。遭到拘留的一個多月中,謝××兩次被無緣無故非法拘禁、抄家,因絕食抗議又被加刑,並被用手銬銬在死刑犯才坐的鐵椅子上,白天太陽曬、晚上蚊子咬,長達七天七夜。其間曾兩次被送到中醫院進行壓食,用一根1米多長的管子從鼻子直搜到胃裏,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單位不但不發工資,還開除了她的公職。

6.曾××:男,邱家莊子人,99年進京上訪,被抓回拘留一個月,寒冷的冬天,他們在地板上潑上水,讓他爬在上面,脫下鞋,用木板子打臉,用銅線拴住手指頭搖動電話機通電。第二次上訪又被帶回關押起來,拳打腳踢,用鞋打臉,耳朵被打得失聰,臉腫起老高。他們還惡狠狠地說:「對煉法輪功的人怎麼處理都不過分,只要打不死就行,去告吧!」為甚麼它們對法輪功這麼仇恨?

7.張××:女,2000年2月10日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公安人員推上警車,送到濰坊辦事處,被脫光衣服搜身,錢全部被沒收。被送回諸城後又被曹錦輝拳打腳踢、撕扯頭髮,被打得鼻青臉腫眼睛出血。後被拘留一個月,罰款5000元。

8.王××:女,62歲,臧家鐵溝人,因上訪被拘留22天,回村又被非法拘禁在一個潮濕的小屋裏,吃喝拉撒都在裏邊;被罰款7000元。

9.王××:男,城關鐵水人,因上訪被抓回拘禁,打得站不起來,身上被打成紫黑色,頭髮被撕去一把,頭上還留下一個明疤,腿腫得脫不下褲子來。

10.崔××:女,新華人,因上訪被抓回,在一天一夜沒吃沒喝的情況下,鎮委李書記一見面就打。下午曹惡棍喝得醉醺醺的,用電棍觸崔的臉,用棒子打她全身,把她臉都電青了,渾身紫黑。它們不讓學員說話,學員就用絕食證實大法是真理。鎮委書記採用壓食的手段,把學員按倒桌子上強行往鼻子裏灌食,學員鼻子裏淌出了許多鮮血。

這樣的例子在我市很多很多,我們也就不一一詳述了。值得一提的是,學員不管受到多少虐待,心中始終無怨無悔,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但願這些真實的例子能讓全市善良人們對法輪功修煉者更加理解、同情、和支持。

諸城大法弟子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