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北京大娘的護法故事

【明慧網2000年12月30日】一位年近六旬的北京大娘,為人和氣,不善言辭,家庭婦女,沒有多少文化。1997年得法。99年4.25以前每天早晨5點手提錄音機去煉功點為大家播放煉功音樂,風雨無阻。4.25當天,大娘和功友們一起去中南海上訪。4.25以後,這位沒有甚麼文化的大娘堅定地表示:「要一個心眼兒跟著師父回家。」7月20日,大娘去中南海上訪,在西四被抓,被送到石景山體育館,當天夜裏12點才被放回家。

由於大法在人間蒙難,2000年4月,大娘一個人換乘幾次車前往天安門廣場,煉功、證實大法,被抓,並被拘留將近一個月。

2000年十.一前夕,邪惡勢力瘋狂抓捕大法弟子,大娘又隻身前往天安門廣場,沒有告訴親人自己的行蹤。在廣場上,她看到警察和便衣流氓殘暴毆打大法弟子,大娘挺身而出:「有理講理,為甚麼隨便抓人、打人?!」被便衣連推帶搡地拖進警車。

上車後,由於大家不報姓名,人人都被編了號。問其姓名,大娘答:「無名。」問家庭住址,答:「無家。」問:「你沒丈夫、沒孩子、從來沒結過婚?」答:「沒有。」問:「給你介紹一個?」答:「不用。」一輛輛滿載大法弟子的大客車駛向通州看守所。

在通州看守所,所長、管教支使牢頭毆打大法弟子,眼見一名女弟子被打倒,仰面朝天摔在地上,大娘和其他功友一起胳膊挽著胳膊衝了上去,對著牢頭大聲背誦師父經文,把牢頭嚇得渾身哆嗦,連連後退,大法的力量和學員們的正念窒息住了邪惡。

被押50多天,儘管受到各種折磨,大娘心中有師在,有法在,頑強地挺了過來。到第50天,通州看守所出動大客車,把大法弟子弄到車上,威脅說:「再不報姓名,把你們統統送去新疆、送去大西北!」可是大法弟子們心中「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大客車開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停了下來,見實在問不出姓名,警察粗暴地驅趕大法弟子下車,還罵大娘是「老頑固」。大娘被趕下來,一個勁地笑著對他們說:「謝謝,謝謝!」一打聽,才知道此地是廊坊,離北京約百公里。在功友們的幫助下,這位從未出過遠門的大娘終於回到了北京。到京後,大娘心想:不知功友們怎樣了?又來到天安門,結果被一個一手推自行車,一手舉玫瑰花的便衣(多麼可笑又拙劣的化妝術!)攔住,追問大娘是否是大法弟子,大娘避而不答。狡猾的便衣突然逼迫她:「那你說法輪功是XX。」大娘實事求是地告訴他:「法輪功不是XX。」又被抓進天安門廣場派出所。現已獲釋。

儘管修煉沒有榜樣,但是我們聽了這位大娘捨身護法的故事後,還是感動得流下淚來。

(大陸弟子供稿,2000年12月19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