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護法記

【明慧網2000年12月30日】12月5日上午11點多,石家莊市中學教師、大法弟子劉豐母女和另外幾名同修到北京依法上訪,可在極少數邪惡之徒的控制下,上訪的正常渠道被堵死,為了讓所有受矇蔽的世人了解我們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都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大家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來到天安門廣場打開橫幅,她打開橫幅一邊跑一邊喊「法輪大法好」。

便衣像瘋了一樣衝上去打人搶東西,把人摔倒在地上後用腳踩住好幾個女大法弟子的臉,狠命地打。當時廣場上遊人很多,也有一些外國遊客,有的外國遊客因拍照,被做賊心虛的便衣把相機踩碎了。兩個便衣架著劉豐把她拖到警車上,劉豐大喊著「法輪大法好」。她的女兒,一個12歲的小姑娘──劉小雪,提著裝有食品的書包,也被公安抓住隨即也帶到了警車上。轉了兩個公安局最後把她們關到一個派出所。

這個派出所共收了6名大法弟子,都是女的,兩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兩個中年婦女,兩個老太太。送去之後就提審,大法弟子都不說姓名、地址。當提審劉小雪時,該所所長和另外幾名警察,威脅孩子:「你再不說姓名,把你和大狼狗關在一起,」這位小弟子毫無懼色。警察又威脅她:「你還不說,把你和隔壁犯了毒癮正在嗥嗥叫的犯人關在一起。」孩子還是沒有說。

提審劉豐時,警察問:「警察對你們施行暴力了沒有?」
劉豐回答:「打人了」,當時她臉上還留著警察在天安門踩的腳印。
警察問:「在哪兒打的?」
劉豐說:「在天安門廣場。」
警察說:「那很正常,警察在逮捕犯人時,可以實行暴力這不犯法。」
劉豐說:「我們沒有犯法,不是犯人」。
警察說:「我不跟你辯論這些,我只是執行公務。」
當他讓劉豐簽字時,劉豐堅持申辯自己沒有犯法。警察說:「你愛寫甚麼寫甚麼,這跟我們沒有關係。」

當大家都被提審過一遍以後,警察沒得到他們想知道的信息。他們把大法弟子關進一個鐵籠子裏,該所所長對大家說:「你們不說姓名,就把你們和艾滋病病人關在一起,」不一會兒,這個沒有人性的所長把一個吸毒的艾滋病病人(男性)推進了這個都是女弟子的鐵籠子裏。後來在一次提審中,警察用狡猾的辦法套出了孩子的話,並於凌晨三、四點鐘把劉豐送進了河北駐京辦。去了之後就給戴上了手銬,還翻包搜身,劉豐帶在身上的450元錢都被搜走了。警察說:「抓你們的費用都得你們自己出。」貪心的警察還把小姑娘衣服兜裏的糖果也拿走了,把孩子書包裏的餅乾和巧克力也全部拿走。他們把小姑娘銬上之後,孩子突然想起了在學校裏學的法律常識:不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不得判刑和拘留。況且孩子認為自己拿著一書包餅乾和巧克力在天安門走走也不犯法,於是給媽媽說了。當時正好警察吃完中午飯往回走,劉豐跟警察交涉,結果兩個警察用拳頭猛擊劉豐的頭和臉。其餘的警察都在圍觀。而且他們不但不聽,還把劉豐和她12歲的女兒銬在露天裏一個僻靜的地方,銬到欄杆上之後,警察還發瘋似地打劉豐,他們打一巴掌,劉豐就喊一句「法輪大法好」,他們打了好長時間才住手。那天北京的天氣很冷。他們把劉豐母女用手銬銬得很緊,整整一個下午,當單位來車接時,解開手銬,劉豐的兩個手腕上嵌進兩道深深的血痕。孩子的手變得僵硬,失去了知覺。

當劉豐被接回當地的彭後街派出所後,孩子被放回家上學,劉豐被關押了一星期後,又被以「帶頭絕食」的罪名送往新樂關押。

劉小雪回校上學(石家莊市某小學六年級學生)後,她自己編的畫報,參加學校的比賽獲了獎,當時有5名獲獎的,除給一個「小小創作家」的稱號外,還有獲獎的證書。而惟獨沒有給劉小雪。同班的大隊委員找到老師,老師理都沒理。劉小雪找到老師說「既然不給我證書,把我的畫報還給我好了。」可是老師說,「你的畫報編得很好,但你去北京就是犯了錯誤,畫報先留到學校保存吧。」

另:當時在駐京辦還有三名女弟子,聽她們講,她們在一個派出所被脫得只剩下一件秋衣秋褲,警察對著他們吹電扇,真是殘忍至極。

在北京的派出所,還有一個13歲的東北小姑娘,在火車上打橫幅時,警察上去就打她的臉。

大陸弟子整理

(此文中所用弟子的姓名均為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