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十)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喜馬拉雅山歷來是修煉人很多的地方,人們過著淳樸的生活,人人善歌善舞,除此之外就是崇奉佛法。當時有位修煉者叫密勒日巴。眾佛菩薩都是多生多劫修行的結果,可是密勒日巴卻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與這些佛菩薩相等的功德,後來成為藏密白教的始祖。

(接前文)

「那時候,伯父在家鄉已過世了。他死了以後,姑母生出了真誠的懺悔心,帶了一大批東西到布林找我來了。她把帶不動的東西寄放在村莊上,撿她背得動的都帶著上山來。琵達在外面看見是姑母來了,立刻告訴我說:「哥哥啊!姑母來了!她害得我們好苦,死也不要見她啊!」說完就跑出去,跑到山窟的崖前把吊橋拉起來。

姑母走到橋邊叫道:「姪女啊!請你莫要把橋拉起來,這是你的姑母來了!」

琵達聽了說道:「就是因為你來了,所以我才把橋拉起來的!」

「姑母說道:「姪女呀!這也難怪你,我現在實在悔恨以前的錯待你們,所以特意來向你們道歉,希望與你們兄妹相會的,如果你實在不要見我,至少也請你告訴你的哥哥說我來了。」

「這時我也走到崖邊坐下來,姑母看見我,就向我禮拜,再三地懇求我見她。我暗想:我如果不見她,就不是一個學佛的人了,但是最好我要先讓她懺悔懺悔,就對她說道:「我已經與一切的親戚斷絕了關係,特別是與伯父姑母斷絕了關係,以前你們給了我們那些痛苦,以後在我修行乞食的時候,你們仍不饒我,又給了我許多痛苦,我是決定與你們斷絕關係了!」

「姑母聽完,放聲大哭,向我頂禮數次,流淚說道:「姪兒啊!你說的話一點也不錯,請你寬恕我,我如今是真心真意地來求懺悔了。我心中非常難過,不能捨棄親族的愛心,所以才來會你們兄妹的。無論如何請你們要接見我,否則我就決定在你們的面前自殺了。」

「我於心不忍,就前去要把吊橋放下來。但是琵達在我的耳邊悄悄地細聲叫我不要會她,又說了許多不要會她的理由。我說:「通常與破戒的人在一處飲水都要發生障礙,可是現在這回事,與佛法上的所謂破戒無關,我是一個修行人,無論如何是應該會她的!」我就把吊橋放下,等姑母過來,為姑母廣說因果之法。

「姑母的心起了徹底的改變,皈依了佛法。從此以後依教修行,成為一個非常好的瑜伽行者,獲得了解脫。」

尊者說完以後,希哇俄行者就啟稟尊者道:「您老人家在求法依師的時候,對於上師那樣的虔誠信從,忍耐受苦;得法以後,在山中那樣的精進修行,無論從哪一方面看來,都不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我們都不敢再修這個法了,可是解脫不了煩惱輪迴,應該怎樣辦才好呢?」說完竟大聲痛哭起來。

尊者說:「你不要失望,我告訴你,只要你常常想到輪迴和三惡道(畜生、餓鬼、地獄三道眾生,缺乏智慧思判力,恆常為苦惱所逼,無由解脫,所以叫做「三惡道」。)的痛苦,那麼你的精進心和求法心就會自然生起的,凡是有心的人,聽了「因果法」既能相信,一定也能做到像我這樣精進修持的,如果對於佛法不能生起極深的信仰,僅了解一些道理,是沒有用處的。因為這樣就很難不為八風所動,所以學佛,第一要相信因果,那些對因果報應都不相信的人,嘴裏雖然談論些與聖理二量(註﹕即「聖教量」及「理量」。前者是佛陀的訓示,後者是根據理性所推出的結論)相合的空性,可是實際上也不過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甚麼真實的價值。因為空性這件事,非常微妙,難解難信;如果對空性能生起決定的信解,那便一定可體會到空性並不離開因果,即因果而顯空性。因此對因果的取捨和去惡行善,一定格外注意,比一般人尤為謹慎,所以一切法的根本就是相信因果,努力行善去惡,這是學佛最要緊的事。

「我最初並不懂得空性,但是對於因果卻有堅定的信心;知道自己作了大惡業,將來會墮惡趣,所以心生恐怖,因此對上師的虔誠信服和修行的刻苦精進,都自然而然的辦到了。你們也應該同我一樣,獨自住在山中修持真言乘(即密乘或密宗)。如果能這樣做,我保證你們一定能夠解脫成就的!」

於是藏頓巴普提惹昨就啟稟尊者說道:「上師啊!您一定是大金剛持的化身,為了度眾生才化現人世,示現這樣一個希有的事蹟,否則最少也是無量劫來修行佛道,已經登了不退轉地的一個大菩薩!你為了法,不惜身命地去修行,所作所為,處處表現出你是一位非凡的菩薩。像尊者這樣的苦行和忍耐,在我們這些凡夫弟子來說,不用說做不到,連想都不敢想!就是想要學,身體也受不了。所以上師您老人家一定是佛菩薩的化身,我們雖然不能像您那樣的修行,但是也都知道凡能夠見到上師及聞法的眾生,都能解脫輪迴,這是一定無疑的。能否請您告訴我們,您究竟是那一個佛菩薩的化身?」

尊者答道:「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誰的化身,最可能的恐怕還是三惡道的化身吧!你們以我為金剛持,當然會得到加持,可是你們以為我是化身,這對於我固然是淨信,然而對於法卻成了無比的大邪見!這是因為你們對於佛法的偉大果利不了解的緣故。譬如像我原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凡夫,而且前半生還作了大惡業;為了相信因果業報,決心拋棄了今世的一切,一心修行,現在離開成佛的階段也可說是不太遙遠了。尤其是遇見一位條件具足的上師,能夠受到他的攝受。得到真言捷徑的心要口訣,和不為言詮所染,澈見本來面目的指示灌頂,依法修持,所以即身成佛是決無疑義的。如果此生只是造作惡業和五無間罪,那麼命終以後,一定馬上就會墮入無間地獄的,這就是不信因果和沒有精進修行的結果。如果由內心的深處,對因果的道理生起堅決的信心,怖畏惡道的苦痛和希求無上的佛果,那麼人人都可以和我一樣對上師有絕對的虔誠,在修行時有最大的努力和覺證。這是任何人都能夠辦到的。你所說的甚麼佛菩薩的化身,完全是因為對密宗未能確切了解。你們應該多讀古德們的傳記,思維輪迴之理,要常常記取人身難得,和壽命無常的話去努力修行!我曾不顧名聞和衣食發大勇猛,忍大痛苦,獨自住在無人的山中修行,因而獲得覺受和證解的功德。希望你們也學我一樣去好好修行。」

惹瓊說道:「尊者!您的這些事業,實在是希有難得,令人驚嘆佩服。可是你所說的都是些可悲可泣的事,現在請您老人家講一些令人高興的事好嗎?」

尊者說:「令人高興的事麼?那也許是由精進而得來的成果,超度一切人與非人(「非人」,藏文是Mis ma yin,意思是凡非人類的一切精靈。阿修羅及其他的鬼神都統稱非人)和弘揚佛法的事蹟吧!

惹瓊巴問道:「你是先超度人的呢?還是先超度非人的呢?」

尊者說:「起初有許多非人來向我挑戰,我就降伏他們,以後又超度了他們。以後又超度了許多人類的徒弟。最後長壽王神女來顯示神通向我挑戰,我又超度了她。我的教法在非人中,長壽王神女將為繼承光大者;在人類中則烏巴頓巴(即岡波巴大師。)將為弘揚光大者。」

色問惹巴就請問尊者道:「尊者!您主要的修行地方是那其貢雪山和曲巴兩處,除此之外,您還在其他甚麼地方修行過呢?」

尊者說:「我修行的地方有尼泊爾的約莫貢惹和六大出名山窟,六小隱名山窟,和六個秘密山窟,連同另外兩處一共是二十處山窟。另外尚有四個出名的大山洞,有四個不出名的山洞,還有其他各處山間有緣會的小洞。在這些地方修行的結果,我已經證到「無有可修的法,無有能修的人」的境界。現在我已沒有甚麼可修的了。」

惹瓊巴說:「尊者法性盡地的無緣大悲,使我們徒眾得到了無顛倒的正見和堅固的信心,我們心中非常的快樂,真是感謝您老人家。現在為了利益未來的眾生,可否請您告訴我們外內密各處修行勝地的名稱?」

尊者說:「有名的外山窟有六個,就是:
護馬白崖窟  明雀只馬窟   飲哇著馬窟
惹馬菩提窟   將潘郎卡窟   著甲多結窟

不著名的內山窟有:
結巴尼馬窟  庫虛問巴窟  謝普去薪窟
白則多鹽窟  則巴剛替窟  瓊龍慶給窟

秘密的山洞有六處:
甲照郎卡窟  到碰生給窟  白普麻母窟
來普白馬窟  龍哥盧多窟  著甲多結窟

其他二處是:
結普尼馬窟  播它郎卡窟

四大著名的山洞是:
雅龍的著巴普  來喜的多肚
亭日的哲借普 的色的真處普

不出名的四個山洞是:
咱地的剛楚窟  絨地的俄薩窟
惹那的則俄窟  古通的播絨窟

在上面說的這些山窟中修行,可以得到順緣和傳承的加持。你們應該到這些地方去修行。」

尊者說完了他的故事,參加法會的會眾,對佛法都生起了信仰和厭世出離及慈悲的心,大家都對世間八法極生厭離,虔誠慕樂正法。

尊者的大弟子們,都向尊者發願:願意斷捨世欲,終生精進修法,作利益眾生的事業。天神諸弟子也都發願維護佛法。世俗的聽眾中,有很多上根的人,都皈依了尊者作為弟子,如法修行終於成為得證實相境界的瑜伽行者。中根的人,都願以月計或以年計來專門修法。下根的人,也決定終身不做惡事,常做善業。參與聞法的大眾都得到了究竟的利益。



以上是尊者自述的傳記,由他的弟子們所記錄的。尊者一生的事蹟,如果詳細敘說,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是非人的神鬼向尊者的挑戰和尊者降伏超度他們的事蹟,第二是對諸具有善根大弟子的化度和成功的事蹟,第三是對一般弟子及普通世人說法及其他應化的事蹟。

第一,關於化度非人的事蹟,大致說來:
尊者在紅崖谷降伏魔王畢那牙嗄,而說六種憶念上師法。此後尊者依馬爾巴上師囑,赴那其貢修行。在那其貢雪山調伏了許多山神,在當地說了那其去宋法要。次年,尊者往那其雪山中窟,說眾所聞名之雪山大歌集。此後又依上師囑,往芒地德燃山及尼泊爾之約母雪山。繼乃回至貢通飲哇崖,說魔母歌集。然後往德燃山惹馬菩提窟降伏女神,說降神歌要。又先後往展利虛空窟,及生嗄那森林獅虎窟。調伏人與非人,為數極眾。既而尊者返回西藏,常住深山之中,以修行示現而度眾生;在西藏貢通某山窟中,說鴿詩集。

第二,尊者化度諸大弟子的事蹟,可略述如次:
尊者居白崖金剛窟,廣利眾生。其時金剛瑜伽母為尊者授記諸弟子之緣起,得空行耳傳口授之弟子惹瓊巴金剛稱特別授記。尊者往貢通普利崖時,遇心子惹瓊巴。後來惹瓊巴赴印度治病,返後與尊者同住雍普光明窟(此山窟不在所授記之三十個山窟之內,密勒歌集(Mila Grubum)中曾提到)。尊者復於惹馬菩提窟遇惹馬佛護。於鴨龍著窟為昔已皈依之弟子覺放釋迦古那授灌頂及口訣而化度之。於雄打各遇罷打馬,於歸途中遇色問惹巴,於上喜熱遇只貢巴,於冬惹良遇惹巴寂光,於劍龍遇俄蹤惹巴;後來又到那其雪山修行,空行母囑尊者往的色,途中遇當巴甲普。於哥鳥各遇卡瓊惹巴,於貢市遇打馬綱去。復上行至的色,以神通法降伏那若般瓊。下歸至白崖金剛窟遇若郡惹巴。時空行母又囑另往一處所,發現了密洞麻母窟,尊者住了數日,遇一牧羊童子,其名為樂則惹巴,他日後得了大成就。於來普蓮花崖遇謝貢惹巴,他以善妙飲食供養尊者。於覺羅成遇惹瓊媽,於蒙尼香遇豈惹巴。因此尊者之名傳揚十方。又因度母授記,故尊者度可可馬國王;自後國王時時供養尊者。旋惹瓊巴與謝貢惹巴迎師返那其雪山多念元窟此二山窟不在所授記之三十個山窟之內,密勒歌集中曾提到。次年住郡龍窟。再赴曲巴為長壽女次第演說長壽女王歌集。於亭日遇惹巴多傑自在。後來尊者住在鴨龍著普時,印度的打馬菩提前來參見。以此種種因緣尊者名益大顯。有一個博學善辯的喇嘛與尊者興辯,尊者以神通將他折服,說惹瓊巴的補歌集。於著普遇梅貢惹巴。於鴨龍遇薩來俄。尊者赴著馬托顯時,適值惹瓊巴自印度回來,尊者去迎接他,說牛角歌及野驢歌。接著又到曲巴,遇達波領貢惹巴。又於亭日吉祥快樂坡遇釋迦文佛於悲華經中所授記的大士,心子最勝士夫密行比丘,大菩薩月光童子,為利益眾生事業的緣故,投生人世,示醫師相,稱做抑未達波那結(意為達被無比良醫,即岡波巴大師)。

又於曲巴俄馬瓊住時,化度昔日敵視尊者之羅頓比丘。於結普太陽窟遇折頓吉祥光。諸比丘中,因裏果普汝對尊者禮拜的緣故,以致大眾也都皈依了正法。

空行母曾授記:尊者之弟子中有二十五人得大成就。其中如心弟子八人;如子弟子十三人;如女弟子四人。其化度之經過,具載於大歌集中。

第三,關於尊者其他應化等事蹟。歌傳中所記載,與內密諸山窟中,遇諸如心弟子的時間,稍有出入之處。其中有答比丘問及答弟子問等歌頌,與岡波巴同住時說降伏笨教歌頌。於鴨龍有灌頂及開光等歌頌,及咱馬謝多與來色歌頌,又說無懼樂死歌。後與惹瓊巴赴那其時說降魔歌及除憂歌。後又說讓頂郎普歌。後由諸弟子迎請住於鴨龍普著,尊者受惹瓊巴請,自說傳記。空行獅王佛母為緣助,使印度大成就者當巴桑結與尊者於貢通相遇。在來醒說死法悲鉤歌及報母恩歌。對咱馬雅等鴨龍人說死別歌。於去俄說頂日那傑雍日歌。於曲巴說人中後世歌,真言問答歌。為了令諸弟子雀躍歡喜,更示現諸神通事蹟。

尊者以種種方便轉大法輪,以不可思議方便,令無量上、中、下根有緣眾生成熟解脫。上根者得大成就,中根者成其道,下根者也發菩提心,行菩薩行。於無根諸人也廣播善法種子習氣,令得人天快樂。悲心廣大與虛空等,光耀佛法如旭日升天;使無量眾生,除惡道苦,脫輪迴縛;於無量痛苦生死海中,作大救護,為大依怙,其恩德事業誠不可思議也。

尊者經過了無量利生的事業,最後在亭日地方,遇到一位名叫操普博士的行者。操普愛財如命,可是因為他是學者,亭日地方的老百姓很恭敬他;每逢有宴會的時候,總是讓他坐在上首。在他見到尊者後,表面上表示恭敬信仰,實際是內懷妒忌。屢次在眾人集會之前,故意向尊者提出許多難題,想使尊者當堂出醜,但總未成功。

在木虎年秋季第一日,亭日村民召集了一個大宴會,請尊者坐在最上首,操普博士坐在第二位上。

操普博士在會眾之前向尊者頂禮,心裏想尊者一定會還他的禮的。但是尊者一向的習慣,除了對上師頂禮之外,決不向任何人頂禮,所以就沒有回操普博士的禮。操普博士因而很不平,心中暗想:我這樣博學多才的學者,向他這樣一個毫無學問的人頂禮,他居然不回禮,高坐上首,昂然不動,真是豈有此理,非要報復一下不可!於是就拿了一本因明的論典,放在尊者的面前說:「請你把這本書逐字講解,解答疑問,同時發揮所見,並加評述!」

尊者說:「論典的語義,你也許都能逐句講解,但是真正的意義,是克服世間八法的慾望和降伏我執,以輪迴涅槃一味而清淨法執。除此之外,那些教人如何問如何答的論辯之學,根本沒有甚麼大用處,所以我沒有學過,更是不懂;如果亦曾學過,或是曾經了解過,現在也早已忘記了。

操普博士說:「像你們這樣專門修行的人,當然是用這一套話來回答;但是我們講學理的,依著邏輯的道理來思辯,則你所說的話,全不合佛法的大義。我因為你是一個好人,才向你頂禮的……。」嘴裏嘮嘮叨叨地還在講。

施主大眾聽了,大不滿意。大家一致說道:「博士!無論你知道多少佛法教理,像你這樣的人遍地皆是,塞滿了世界都裝不滿尊者一根毛孔!你還是不要做聲,安份的做做我們的上席;想法子去增加你的財產好了,不要再在法會上出醜了!」

他聽了勃然大怒,但是怯於眾怒難犯,就是大鬧一場也無勝算。只得怒氣沖沖地硬忍下去。嘴裏雖是默默無言,心中卻好不懊惱,暗自盤算道:「這一個無知識的密勒日巴,行為瘋狂,口說夢話;以虛言妄語來欺騙大眾,賺他們的供養,為佛法丟臉!像我這樣有學問有聲望有財產的博士,在法的一方面看來,大家看我卻比狗還不如,真是豈有此理!這非想個辦法不可!」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