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肇星在維吉尼亞大學誹謗法輪功和西方媒體

|

【明慧網2000年12月3日】 11月27日,江澤民在海外的幫兇、中國駐美大使李肇星在維吉尼亞大學發表了半個小時的所謂演說。正如他在以往歷次類似場合的演講,李肇星重複不斷地談到兩個問題:台灣問題和法輪功問題。在法輪功問題上,大使一貫由以下幾點進行誹謗攻擊:(1)法輪功是XX,正統宗教崇拜的是歷史人物,而法輪功崇拜的是活人;(2)1400例;(3)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都不喜歡法輪功,美國只有少數人被矇騙。

大使發言結束後的自由提問時間裏,一位法輪功學員首先簡要就大使的污衊作了澄清,緊接著問道:第一,江澤民政府如何解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第二,為甚麼如此害怕真相的傳播,瘋狂搜捕學員,如美國綠卡持有者滕春燕回國時被抓及受秘密審判?

李大使對學員的問題避而不答,拐彎抹角地表示:關於鎮壓的報導,西方媒體不見得是可信的。而且他矢口否認滕春燕受審。然而在會後另一學員上前與之交談時,李大使卻又聲稱自己根本不知道滕春燕的事情。李大使前後不一,給了自己一記響亮的耳光。更難以自圓其說的是,滕春燕一事驚動了美國各級政府,海外法輪功學員在各地的中國大使館及領館前展開了聲勢浩大的聲援行動,要求釋放滕春燕。身為中國駐美外交官,李大使居然對此一無所知,這種藉口也未必太蒼白無力了。

很多與會者向學員們發出會心的微笑。會後,一些聽眾熱情地走上前來對學員表達他們的關切與同情,說:「你們敢於站出來說話,真好!」其實,我們的在場與提問,對邪惡本身就是一種震懾和抑制。近來江澤民邪惡勢力向海外蔓延,誹謗、攻擊甚至對海外學員進行人身傷害,製造各種各樣的威脅、恐嚇,妄圖阻止真相的傳播。對邪惡的縱容是對正的因素的傷害。作為大法的一粒子,我們應站在法的基點上,更清醒地、更大智慧地看待一切,從本質上認識、窒息邪惡,主動地消除邪惡、維護正的因素,並在此中修我們的大善大忍,而不是被邪惡牽著走。

李肇星回答問題時還在繼續造謠,學員想插入說話,李大使卻心虛發慌、藉口時間有限而請另一位聽眾提問。會後一位聽眾對學員說:「這種情況下,你們就應該繼續站出來與他(李肇星)直對,不能讓他欺騙、傷害更多的人。」另一美國法律界人士提出:「如果他們(江澤民的海外勢力)在公開場合造謠誹謗、人身攻擊,你們可以把他們的講話錄音,收集證據、對其進行起訴。」

作為一國的外交官,李肇星在如此不惜代價、煞費苦心地四處替江澤民政府散播謊言,實在可笑亦可悲。在美國,個人信仰是合法且受人尊重的。李肇星不顧身份不分場合地隨意攻擊不僅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各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各國的法律體系(因為法輪功在各國是合法的)以及媒體。這裏我們警告李肇星,如此執迷不悟地追隨江澤民害人,下次難免被人控告誹謗罪。歷史是無情的,天理昭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為人為官皆須憑良心、講道德。否則報應一到悔之晚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