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市世回堯鎮南堯村踐踏法律、迫害大法弟子惡行錄

【明慧網2000年12月28日】2000年1月,煙台市世回堯鎮南堯村的9名大法弟子因集體煉功被抓,其中4人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另5人被村裏非法關押。5人為證實大法,絕食五天,村委書記林裕明與副書記姬長虹卻毫無人性的說:不吃是不餓。1月的天氣正是最冷的時候,林裕明與姬長虹卻不給學員床鋪並對學員罰站,學員暈倒了也置之不理。

被拘留的4名學員放回後,又遭到村子裏的非法拘禁。這9名學員被隔離關押在南堯小學的一座教學樓上。北風夾著雪花,從殘缺不全的窗口飄進屋裏,地上滴水成冰;大法弟子們卻只准吃涼饅頭、方便麵,睡在水泥地上,沒有鋪蓋;甚至連已懷孕的學員修毅紅也遭同樣對待。就這樣把他們非法關押4個多月,叫家人交3000-6000元,不交錢不放人;並逼迫學員寫保證書和燒大法書以示悔過。

10.1以後,南堯村又有5名學員去北京上訪,又遭到村子裏的非法拘禁。片警劉建軍以判刑來恐嚇學員,讓學員誣陷輔導員,說是輔導員組織他們進京上訪的。恐嚇學員不成,它又以「開除工職、判其母刑」來恐嚇學員的兒女,妄圖達到惡毒誣陷輔導員的目的。除1人以死抗爭獲釋外,至今還有4名學員仍在被關押之中。

另:南堯村學員趙偉及趙××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分別被判刑1~2年。

惡人名錄:
林裕明 手機:13805358127
姬長虹 手機:13806389527

地址:山東省煙台市世回堯鎮南堯村
郵編:264000


山東省煙台市福山區迫害大法學員的新罪證

打壓法輪功一年多來,廣大法輪功學員為了把自己學法受益的親身體會告訴各級政府和黎民百姓,懷著真心善意,忍著被抓被打、拘留罰款、解除公職、勞教判刑甚至折磨致死的酷刑,前仆後繼,捨生忘死,有的去北京上訪,有的向社會散發說明事實真相的文字材料,為的是甚麼呢?一是為了讓政府還大法的公道,使學員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二是為了揭露一小撮人中敗類造謠生事、打壓法輪功的事實真相,喚醒那些尚有人心良知但一段時間以來卻被欺世謊言矇騙了的黎民百姓,使他們返出人的善念,從而在即將結束的「法正乾坤」的莊嚴時刻,擺放好自己的位置。請大家想一想,這是等閒之事嗎?這是像某些人所說的甚麼參與政治嗎?絕對不是!說白了,是大法在救渡世人哪!!!然而,人類卻迷而不醒,多麼可悲可憐哪?!難怪一些不明就裏的好心人說:「大法是好,叫人做好人,那你們就在家裏學法煉功不行嗎?何必非要去北京叫他們抓起來呢?」好心的人們,請大家想一想,如果一開始就沒有打壓法輪功這一說,還有甚麼到北京去反映事實真相的問題嗎?如果那幾個個別的國家領導人能聽一聽億萬學員的心聲,會出現廣大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嗎?不是因為不讓說話也無處說話的情況下,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人們才去天安門廣場拉橫幅以表達心聲嗎?好心的人們,你們知道嗎?那些瘋狂地褻瀆大法的邪惡生命和人中敗類,它們不僅在自焚著自己,也在瘋狂地矇騙愚弄著你們那顆善良的心啊!使你們對大法產生誤解以至怨恨,把你們也拖向了毀滅的邊緣啊,而你們卻迷而不悟,這不可悲嗎?......怎麼辦呢?必須讓事實真相、讓那些醜惡的、見不得人的敗類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使正邪分明,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正由於此,所以大法弟子心懷「真、善、忍」,「助師世間行」,為了宇宙的真理不被歪曲,也為了救渡世人而不惜付出個人的一切。

然而就是這些放棄個人一切,為求人間善果而捨生忘死的大法弟子,卻在受著人間惡人的摧殘,多麼不公平啊!就連這個不足三十萬人口的小小福山區,被打壓折磨的大法弟子就不下三百人次。以下僅就發生在城區的幾例,請大家略見一斑。

一、張貝珍(化名),女37歲,福山鎮人,學法4年了。自去年12月至今年10月,在不到一年時間內,被摧殘4次之多。

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就因為她在廠子裏說了句真話:「法輪大法好,教人怎樣做好人。」結果就被抓到鎮政府,非法拘留17天。還非法向她索要了2000元錢。

2000年6月,和廣大學員的心情一樣,她出於對大法的熱愛,抱著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無比信任,在家境非常困難的情況下,湊了幾個路費錢,滿懷希望地進京上訪。結果招來了三番五次滅頂之災。先是被抓進拘留所非法拘留18天,在此期間,張為了證實大法是正確的,就絕食抗議打壓法輪功。絕食8天後,那些作惡的人也知道點人命關天的道理,所以就採取了強行灌食的辦法,在場的有王志福、張醫生等,更令人氣憤的是由於人手不足,又特意從牢房裏招來了犯人「幫忙」,就像對牲畜一樣,按著手,把著腳,撬著嘴,扳著牙,七手八腳地摧殘人,慘狀使人目不忍睹!絕食18天後,人已經折磨的不成人樣了,他們仍然不肯罷休,轉交到鎮政府繼續加以迫害。在這裏,一個堂堂的鎮黨委書記朱相平竟對這個絕食18天的弱女子,又打又罵地鬧騰了一場,最後逼交「罰款」,實在沒錢交了,就逼交房產證,才肯放人。請大家想一想,這是人之所為嗎?

2000年7月14日,張的身體剛要開始好轉,在家忙農活時,鎮政府又派人到張家抓人了,名曰辦學習班。張要去找孩子(孩子小,無人照看)時,趙部長和一個穿警服的人強行把她拖上了車,押送到臨時設的「收容所」。張為了證實大法好,再次絕食以示抗議,6天後,鎮領導帶來五六個人,綁著她的腳,把著她的手,按著她的頭,又開始了強行灌食的伎倆,真是天理不容啊!即使這麼一大群窮凶惡極的人對付一個身體虛弱的婦女,也沒灌的成。一招不成,又來一招,還是好幾個人強按著,找人給她強行打針......幾天後為了進一步的摧殘她,鎮政府又把她及當時一塊受折磨的大法學員趙XX、呂XX、張XX等轉交給拘留所了。張仍在繼續絕食抗議,打手們還是故伎重演,就繼續對她強行灌食,就這樣折騰來折騰去,22天後,這個原來身體健壯的農村婦女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了。

十月二十六日,鎮政府王翠珍、趙植松等又來張家帶人了。張的小孩嚇得大哭起來,又要失去媽媽了,小孩能不害怕嗎?圍觀的鄰居實在看不下去了,七嘴八舌都在說:你們看看這孩子哭得多可憐,你們就不講點人性嗎?這些人根本不聽勸說,又是強制的把她往車上拖,為了保護自己,更為了可憐的孩子,張拼命的把著車門不上,僵持了一段時間後,趙植松忽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反不反黨?」張說:「我從來也不反黨。」氣氛稍有緩和後,就準備到家裏再說說,張先走進屋裏,趁他們進院時,反手把門插上,手拿著剪刀說:「非要出人命不可嗎?你們這樣強行抓人,就是侵犯人權,踐踏法律!」趙植松說:「沒辦法,這是共產黨叫幹的。」接著又問了一句:「反不反黨?」張回答:「從來都不反黨,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不會反黨、反政府的!」趙說:「你說得是真話嗎?」張回答:「當然是真話。」這樣,他們才離去了。

第二天傍晚,張不在家,後來聽鄰居說他們又來騷擾過。

二.王意新(化名),女34歲,某廠職工,學法4年了。

2000年5月21日,出於對大法的熱愛,對政府的信任而去北京上訪,希望還大法以公道。結果遭到治安拘留15天。完了還不解氣,直到同年十月,付衛東、孫元國等人又把她押送拘留所,用犯人才能使用的手銬,把她一隻手銬在窗上,一隻手銬在鐵椅子上,胳膊被水平拉直,身體無法直立,歷盡體罰煎熬,受盡威嚇逼供,連續折磨了兩天,甚麼罪行也找不出來,就這樣,沒有任何罪證,更沒有法律依據的就把人判了個刑事拘留一個月,真是泱泱世界大國,堂堂共產黨的天下,對一個依法上訪的國家公民,天天都在做好人的人,施出這種毫無道理的伎倆,令人為國家而羞愧,為民族而寒心!

凡此種種,數不勝數。大法學員雪青(化名)無緣無故的被公安抓去,先是罰站三天三夜,後又被非法拘留了半個月,再接著被辦了一個多月的所謂轉化學習班。大法學員李鐘(化名)只因把當地某些摧殘大法弟子做了一些壞事的人給曝了一下光,結果就把她吊起來折磨了三天三夜,後來又被押送到煙台看守所拘留二十多天,最後又被判勞教三年。等等等等,數不清,說不完......

人的道德在哪裏?!人的法律是甚麼?!不是沒有,而是被那些敗壞了的惡人踐踏了。能永遠這樣下去嗎?當然是不會的。人不治天治,早晚會有報應的。只是希望那些本來還有良知但被真正的壞人矇蔽了、利用了的人們,請你趕快醒醒吧,只要返出你的正念來,或許還有救,否則的話,就完了,真的要完了。但是,人中的敗類是註定要毀滅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宇宙大法是絕對公正的。

煙台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