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魔窟--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裏的惡行

【明慧網2000年12月26日】 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又稱「藥教」所,因這裏關押的絕大部份是吸毒人員。從99年11月開始陸續有大法學員被送到這裏關押,至今已有170多人。這裏有6個中隊,5中隊是封閉式的入所集訓隊,新到人員要在這裏「調教」規矩了才分下各中隊。大法學員為了爭取煉功的環境受盡折磨:被拳打、腳踢、警棍電、荊條抽、在地上拖,甚至臭鞋、帶血的衛生巾往嘴裏塞,遭受如此種種滅絕人性的非人折磨。

下到各中隊以後,對大法學員的虐待依然進行著:在吃飯排隊時要求蹲下,功友們就開始集體煉功,由幾十個男警察組成的護衛隊在隊長楊XX的帶領下拿著警棍、手銬衝過來就電、就打,打完了還要求必須吃飯,不准絕食,絕食就懲罰,這樣每天吃三頓飯,挨三頓打。

3中隊的周功友在中隊打坐煉功,惡警指使吸毒犯將她丟進糞坑,又叫人端來裝著污物的便盆往她身上倒。

賴功友在送進勞教所前腿已被樂山某看守所的惡警打斷(樂山大佛聞名世界,可這裏的警察卻如此殘忍),由於勞教所環境惡劣,腿傷至今未癒,走路使不上勁。

蘇功友坐在地上休息,被惡警看見,過來一掌,將她推倒,抓住頭髮拖出幾米,銬在樹上十幾個小時。

2中隊的湯功友在中隊小院打坐,被民管會(從犯人中挑選的協助警察工作,大都性情暴躁)的吸毒犯抓住頭髮往房間裏拖,被警察看見制止。

6中隊的王功友,也因打坐被民管會看見,衝過來用手裏的鐵鍬使勁打,被其他中隊的彝族犯人看見高喊:別打啦,她們是好人。惡警怕事情鬧大這才制止。

2中隊的張功友也因煉功被民管會的犯人毆打。

6月20日又成立了7中隊──法輪功中隊。勞教所吳所長帶幾十人到各中隊,由護衛隊的男警察親自動手搜查法輪功資料,功友稍有反對,護衛隊的男警察拿起電警棍、手銬就打,同時護衛隊也進駐7中隊,規定:不准煉功,不准學法,自己背也不行。還強迫學員每天學「揭批」的內部資料(共三本),裏面的文章卻惡毒地落上功友的名字,包括李昌的名字。但是邪惡也深知它們的醜惡伎倆是見不得光的,這些內部資料一律不准帶出勞教所。同時要求功友寫悔過書等,不寫就下操(不停地走或前後左右轉,有功友一週就走壞了一雙鞋)、「坐軍姿」,「坐軍姿」要求:雙腳裏八字形,雙腿弄攏,挺胸收腹。臉上不許有任何表情,汗不准擦,蚊子叮咬不許動,同時強迫功友大量喝水,但卻不准上廁所,坐姿稍有偏差或要求上廁所,拳頭、腳、電棍夾雜著辱罵就來了,還8、9天不許洗澡(室外氣溫高達攝氏40度以上,皮膚被曬傷,衣褲被汗水滲透又幹,乾了又濕)。每天從早上6時左右坐到晚上10時以後,許多功友身上長滿了紅疙瘩。屁股上長了膿瘡,自己想法把瘡挑破擠出膿,好了之後留下一個個黑疤。有功友早上早起煉功,被發現罰作下蹲,開始100個,後來200個,300個,400個,500個,到最後無限制地作。功友拒絕體罰,被惡警打倒在地,又叫民管會的拖到花台上曬。在這裏挨電棍是家常便飯,許多學員臉上、身上傷痕累累。

7中隊成立時功友為爭取修煉環境集體煉功,惡警又用電棍電,誰知電卻往惡警身上跑,以後它們用電棍時都帶上放電帽。一次7中隊張隊長把剛裝新電池的電棍開到最大電學員,卻沒有任何反映,它卻魔性大發,直接用電棍抽打學員,它一人就打斷了幾根電棍。

李功友因煉功被拖到小房間裏,惡警派民管會的犯人把功友的衣褲扒了,按在桌子上四、五個人用荊條輪流抽打,同時還不准功友哭、喊、叫,功友被打得血肉模糊,直到它們都打累了才停。在7月得高溫,強迫渾身是傷的功友穿上長衣、長褲蓋住傷,並不准告訴任何人。勞教所的醫生來看到都忍不住直流淚。遊功友也因煉功遭到同樣的毆打,而且是用手銬吊著。惡警們對拒絕寫悔過書的功友除了身心的摧殘外,還從日常生活上虐待,規定每天早上從開門、洗漱、上廁所必須在半分鐘內完成,7、8個人只發一小盆水用來洗漱、衝便盆,甚至上完廁所都不准洗手。然後就是「坐軍姿」、下操。

7月16-18日,邪惡的馬三家有四個到了楠木寺。後來功友們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有20多位功友醒悟了,否定了自己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重新回到了正法修煉中。

直接參與虐待大法學員的惡警:
7中隊:前任及現任李隊長、張隊長
護衛隊:楊隊長
勞教所電話:科長辦公室:5212608
7中隊:5212600

(大陸弟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