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26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0年12月26日】 善良的人們開始覺醒

大陸某市鋪天蓋地的大法真相資料的流傳,使一些有良知的常人開始清醒。據可靠消息,該市一家報紙剛剛拒絕了刊登一篇反對大法的文章,他們說出的理由是:「我們現在搞不清誰對誰錯。」



四川遂寧大法弟子蘇瓊華被毆打致死

最近,四川遂寧大法弟子蘇瓊華被迫害致死,請善良的人給予關注。

蘇瓊華,女,30多歲。12月18日上午11時,遂寧市船山鄉派出所及國安大隊的數十個公安無理強行對大法弟子蘇瓊華抄家,蘇群華對他們的無理要求予以拒絕,拒不給邪惡開門。這樣一群公安就把其家團團圍住,並切斷家裏的水源,這樣圍困持續到20日。期間蘇瓊華多次站在窗台前,面對公安和圍觀群眾講述大法的真實情況並質問公安的無理抄家。20日下午6點30分,因其家住頂樓(6樓),兩個公安便從樓頂翻下來,打碎落地窗戶進入屋內,進去後對蘇瓊華拳打腳踢,毆打中將她從6樓的窗戶中打出。

蘇瓊華從樓上摔下來後當場死亡。這殘酷的一幕被當時在場的許多圍觀群眾目睹,任何人想要否認事實,掩蓋真相都是徒勞的。希望當地有關部門嚴懲兇手。

蘇瓊華死後留下一個12歲的女兒,無人照看。希望善良的人予以關注。

遂寧市政府:0825-2310655
遂寧市公安局:0825-2224933
遂寧市船山鄉政府:0825-2223987
遂寧市船山鄉派出所:0825-2623782



十二月二十五日天安門廣場目擊記

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在天安門廣場上,人群聚集在國旗附近。一個警察扯住一個女士的手袋,這個女士不斷地說:「我只是在逛街……」警察不由分說地吩咐「叫車來!」一旁待命的警車疾速地駛入,四、五個警察把她推上車,後面的便衣和警察又從人群中拉出兩個人來推上警車。忽然,人們聽到一個男聲高喊:「法輪大法好!」只見警察往一個大法弟子圍過去。人群的後面,一穿米色呢大衣的女士掏出傳單撒開來,遊客們注意到了,立刻有幾個便衣衝過來抓住她。另一個弟子邊喊口號邊打開橫幅,當幾個警察上來時,他為保衛橫幅,被打倒在地。

不一會兒就有幾批法輪大法弟子打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的紅色的和黃色的橫幅,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多數弟子不與公安配合,抵制其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最終都被強行帶上警車。

公安不僅邪惡地迫害大法弟子,還粗暴地驅散圍觀群眾,完全撕裂了江澤民政府在國際社會上竭力扮演的現代文明社會的假面具。

上面是筆者親眼所見。一個小時以後,筆者還看到,七輛滿載著被捕的大法弟子的依維柯麵包車,前有警車鳴笛開道,後有整車的警察押後,在德外大街駛過。



馬三家邪惡之徒仍在作惡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是邪惡勢力的黑窩,他們對於來自不同地區在當地難以轉化的大法弟子(包括不少北京送來的不能被轉化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不轉化天天蹲著,不讓睡覺,拿電棍電,打罵成了家常便飯,對他們進行強行洗腦,強行轉化,長時間的體罰,對他們進行長時期的無休止的消耗式的折磨,強迫他們放棄修煉,不轉化不罷休。

為此,馬三家就成了江澤民、羅幹推崇的黑典型。北京某部門的有關人員經常到馬三家來,馬三家由一個連工資都開不出來的勞教所,從99年7.22以後竟然富了起來,解聘人員重新上崗,馬三家對大法弟子兇狠殘暴全國聞名。然而雙手沾滿大法弟子鮮血的女所長蘇靜、副所長邵力前不久剛從北京頒獎回來,其中蘇靜獎勵了5萬元人民幣,邵力獎勵了3萬元人民幣。

另外明年北京、遼寧、瀋陽還要給馬三家撥款蓋5棟樓房,準備要建轉化大法弟子的基地,不知道他們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道路上還要走多遠,法正人間為時不遠,他們必須為自己所作的一切償還造下的所有的業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不被邪惡帶走

2000年12月8日,大連市一名大法弟子在家中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一個不熟悉的聲音問她:「某某人在家嗎?……」她一聽,覺得很奇怪,因為很少有外人知道她的名字,她放下電話走到陽台往下看,見一輛警車停在樓下,不一會,就聽到有人敲門,她沒有給開門,她想,上一次警察到她家調查發真相資料的事,她機智靈活的回答,沒有被抓走,這一次肯定是又來作惡,她就想決不配合他們。不管警察怎麼敲門,她就不給開門。這時,門外的惡警氣急敗壞地開始撬門,門很快被撬開一道縫,這位學員當時很著急,因為她家住在四樓上,簡直無路可走,唯一的出路就是陽台,她想死也不被邪惡帶走,於是從四樓陽台上一躍而下。這位學員已年過半百,落地後,腰和腳都不會動了。落地時的巨響驚動了正在樓下倉房裏的鄰居,鄰居跑出來驚訝的上前問她是怎麼回事,她讓鄰居把她扶到倉房,向鄰居講述大法真相及自己的遭遇。鄰居非常理解,馬上上樓去對正在賣力撬門的惡警們說:「她們學大法的都是好人,她不在家。」惡警們見學員的鄰居出來說話,恐怕是知道自己正在做見不得人的非法勾當,便停止了撬門,離開了這位學員的家。現在這位學員身體很快恢復了正常,離家在外,繼續履行自己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



北京天安門廣場有"土匪"

星期天,我走進天安門廣場,突然看見一個武警攔住了我前面兩位正在行走的女性,隨即過來兩名衣著邋遢的男子對這兩名行人進行盤問,而後又要強行搜查她們隨身的小包。"土匪?"我心中升起一個疑問。以前看古代小說中描寫"剪徑"總是這樣的:"月黑風高之夜,荒郊無人之地",難道在這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天子門前之地也有如此土匪行徑?這時我的左前方又有兩名衣著同樣邋遢的男子,拖著一個女子,快速地跑,那名被拖在地上的女子大聲地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離他們不遠處有幾個警察若無其事地站著。(目擊者:一心,2000年10月於北京)



西南某市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功友越來越多

西南某市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功友越來越多,最近就有70多人因到北京而護法被抓,向世人散發傳單的就不計其數。當然,師父也一直在看護著我們:有兩位功友租房印資料,9日的新經文剛印完運走,就被發現了。那天早上,他正要走近出租房,就發現有警察在門口,於是從容離去,並抓緊時間將未發完的經文散完、通知功友不要再去。現在他們可能到北京去證實大法了,那是他們很久的心願。



第一軍醫大學林國雄被監禁近一年半

林國雄,25歲,1997年畢業於廣州市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由於各方面表現優異,被留在學校網絡中心工作。由於堅持學法、護法,從1999年7月份至今將近一年半時間,被關禁在廣西貴港市191醫院(軍隊精神病院)軍醫科。校方先是考慮讓他轉業,後又要他復員,結果又「不放心」,就把他關押起來,不讓他與外界有任何接觸,並不斷採取各種方法做思想轉化工作。191醫院郵政編碼:537100,電話:0775-4216065轉88660(軍醫科);第一軍醫大學郵政編碼:510515,網絡中心電話:020-85148060。



山東臨清弟子鄭潔多次被抓

鄭潔,女,三十九歲,原臨清國棉廠職工,為維護使自己身心昇華,受益匪淺的法輪大法,在江氏一夥非法把法輪大法定為邪教後,因進京上訪和在外煉功,多次被抓。九九年十月份被山東臨清公安非法關押達54天,在押期間不畏惡人淫威,以修煉人的大善大忍之心對待世人,堅持真理,並向眾人洪法。今年十月份,又因到北京證實大法,要求和平解決法輪功問題,先被北京順義看守所非法拘留3天,後被山東臨清公安帶回臨清看守所。,被關押累計達四十多天。在押期間,臨清公安刑警隊王斌及隊長在提審時進行殘忍的毆打和電擊達四個多小時,還說:「讓你精神信仰,我讓你肉體死亡。」無論惡人多麼邪惡都無法動搖大法弟子對真、善、忍偉大真理的堅定信念。

同時,還有十多名大法弟子因堅持自己信仰的大法以絕食來抗議當地公安的非法行為,被強行灌食,當學員不服從這種行為反抗時,醫生不忍下手插管,怕出危險,但刑警隊人員說,我來插。兇惡的將進食管猛插進學員的鼻中,導致口鼻血流不止。為保護同修,抗議公安的暴行,七名大法弟子聯名寫下遺書,正言不許灌食,否則,我們都將以自己的生命保護同修的安全、制止惡人的行為,後來這些大法弟子被直接送勞教。

國慶節後,臨清公安將學過法輪功的人(包括動作都未曾學會的人)都找出來,叫他們罵老師,不罵就被抓走。

到目前為止,已有約六十人被勞教,其中不乏六七十歲的老人。

另,臨清公安的無恥惡言:

  1.當大法弟子向某公安幹警介紹法輪大法叫人向善做人的道理時卻說:「人們都不違法了,我們吃甚麼?」

  2.某隊長說:「中央說殺人放火對,我們就支持殺人放火,我們雖然知道法輪功教人向善,國家不讓煉,我們就堅決反對。」當學員質問他還有無正義感時,他說:「我們是國家的機器。」

  3.在眾多工作人員和犯人的目睹之下,那個王斌隊長做出一些下流的行為,當學員告訴他做人的道理時,他卻出一些無恥下流之言不堪入耳。



長春近日部份被抓學員名單

長春南湖湖西煉功點學員王國安因進京上訪在唐山被抓回判勞教2年;孫麗軍因開法會聯繫進京客車被抓判刑2年,家中有12歲孩子和年邁母親無人照料;南湖游泳區學員張海紅因參加法會被抓,現刑拘鐵北拘留所;南湖湖西煉功點學員張秀蘭、小姜發真相資料被抓判勞教2年;二道區八道街煉功點學員朱廣濤因聯繫法會被抓。



成都警察的惡劣行徑

成都市鹽市口(市中心)街道辦事處電話: 028-6673143

成都市鹽市口(市中心)街道辦事處甘當江澤民邪惡之徒的走卒,召集轄區內所有自行車停放點的守車人及其他人員要求他們發現散發資料的大法學員立即報告、抓捕(中國的法律可沒有給他們這樣的權利),並且為「防止」大法學員往自行車車兜裏散發資料,規定任何人不准散發宣傳資料,後果由守車人員自負,這些守車人大都是下崗待業/失業人員、無力尋找其他就業機會的人員,這些規定讓他們怨聲載道。

功友王實林(音),男,30餘歲,99年被送到資陽大堰勞教所非法關押壹年,期滿後放回,2000年12月22日被成都惡警非法拘捕(現關在蓮花村看守所),惡警又打電話到功友家謊稱功友被車撞了,昏迷不醒,現在XX醫院,當他妻子(大法弟子)抱著幾個月大的小孩趕到醫院門口,被早已等候在那的便衣抓到派出所,將她吊起來拷問,結果一無所獲,只得將其放回。



燕山分局:北京又一人間地獄

房山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電話:10-69313025
公安局燕山分局 電話:10-69342232,10-69342427

北京房山區燕山分局刑警大隊惡警李征,凶殘伙同其他人毒打關押於此的大法弟子,致使一女弟子雙耳失聰,雙眼紅腫,連當地接人的都說,人都打成這樣了,我們不能要。另外該分局某警對某拒不說出姓名的弟子叫囂:「再不說把你衣服扒光放到男號去。」在該處關押的弟子均遭毒打,12月以來只有個別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弟子被放出。

http://www.btd.com/jbfw.htm

北京市各區、縣舉報服務電話:

北京市人民政府舉報中心 10-63848720
東城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4014660
西城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6034215
宣武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3536302
崇文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7112363
朝陽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5094413
海澱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2564455-196
豐台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3812127
石景山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8863357
門頭溝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843635
房山區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313025
大興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610-9243711-3506
通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547269
順義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441403
昌平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742946
平谷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961304
懷柔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623596
密雲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942822
延慶縣人民政府舉報站 10-69102419

北京市公安局舉報服務電話

刑偵處 10-65245143
治安處 10-62368284
東城分局 10-64042244
西城分局 10-66012350
崇文分局 10-67117844
宣武分局 10-63033059
朝陽分局 10-65523553 10-65522666
海澱分局 10-62567220
豐台分局 10-63811568
石景山分局 10-68663609
門頭溝分局 10-69840147 10-69857047
房山分局 10-69314319
燕山分局 10-69342232 10-69342427
通縣縣局 10-69553965
昌平縣局 10-69744444 10-69742041
大興縣局 10-69243071
順義縣局 10-69440212
平谷縣局 10-69962646 10-69962726
密雲縣局 10-69941350
懷柔縣局 10-69644013
延慶縣局 10-69101821 10-69142710



河北省辛集市政府:迫害大法的急先鋒

河北省辛集市政府是迫害大法的急先鋒,已有眾多大法弟子遭到正式逮捕或被勞教,以下為部份名單:

正式逮捕:
張博玉、徐亮、 張凱、張忠、蔡恆軍(三年,已轉保定);
鄭建軍(四年,已轉豐南)、劉新喬(六年);
桂柔 (音,四年)、劉條、賈杏芬、劉卜強、耿文強;
裴俊卿、 戴士龍、燕永(音)、劉運表、王增華、韓杏芬;
被勞教: 鄭懷志、王健熊、崔成、李志慧、 張睛、陶光、玉蘭。

河北辛集市惡人惡行錄(續)

責任單位:辛集市建設街派出所
打人兇手:史建軍
指導員:趙鋒警員:馮軍等
電話:0311--3221469

學員孔令彬,杏轉(音)「十一期間」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回後,建設街派出所將兩學員別銬在粗樹上,特意選粗的樹,手抱不過來,硬抻著把手銬起來,在這種情況下,又暴打了孔令彬一多小時。杏轉於10月3日轉至和睦井精神病院,繼續迫害至今,(精神病院電話:0311----3371011)孔令彬至今還被拘押在所在單位中醫院。

學員李志永。「十一期間」進京證實大法,未出火車站就被出所攔截,10月2日早被押回辛集市後,又被到建設街派出所,從早上8點到11點被罰頭頂牆蹲著,3日下午,派出所藉口有人指認李為通知進京的「組織者」將李永志帶到二樓一間房子裏,先是打耳光。因李志永堅持說法輪大法好,被帶上背銬,四個人用狼牙棒輪番暴打,同時用兩根電棍,電其頭、手、眼、嘴,李倒地後四個人同時上來有的拎背銬,有的狠踢學員的肚子。李被折磨的人事不省,摸不著脈也測不到血壓,它們忙叫來救護車,這時李志永雙腿已被打成黑紫色,鼻子、嘴被打破,血流了一地,渾身上下都是血,派出所怕人看見,擦乾了地上的血跡,給他洗了臉,學員醒來後,便拒絕了打針輸液,後在派出所的床上躺了五天,10月9日至23日,被辛集市看守所拘留,釋放時辛集市公安局政保科逼其家人交保證金2000元,辛集鎮政府又罰款5000元,由於李志永的妻子、母親都是大法弟子,三人已累計被罰款20000多元。

部份電話:
辛集市委辦公室:0311--32221
市政府辦公室:0311--3222871
市政法委辦公室:0311--3221650(書記劉存柱)
市公安局總機:0311--322107,0311--3223241,0311--3221203
局長辦公室:0311--3223330(局長李雙造)
辛集市看守所:0311--3221676
商場街派出所:0311--3222414
商業城派出所:0311--3225321
(副所長;謝銀海)其它兇手請善良人士給以提供

商業城派出所對接回的進京上訪群眾先照像,再寫經過,然後抄家,對於「不配合」或「不交待」的,便嚴刑拷打,用電棍電嘴,打嘴巴,積極將學員送看守所,拘留釋放前都得交保證金2000元,2000年10月21日將一批學員送至商業城城管大隊車庫關押,進行所謂「辦轉化學習班」逼學員寫保證、罵師父,11月5日釋放前,又勒索保證金1000元,商業城管委會開了一張白條,上寫(今收到xxx交來保證金1000元,批准人:張佔鋒經手人:耿榮軍。)

10月27日為了防止學員向世人講清真象,凡是沾過法輪功邊的人全都被關押強制辦班。其中有一名群眾信基督教,當地基督教會便幫助前去要人,因無人理睬,教會憤然,準備找到宗教事務機關投訴,當地不得不放這名群眾,簡直是「寧可錯關一個,也不放過一個!」。據悉,這批群眾多數人又被敲詐1000元所謂保證金。



江西省新建縣消息:

新建縣石崗鎮法輪功修煉者羅運南,51歲。於2000年10月26號第一次到北京證實大法,被地方公安局抓獲。在此之前因煉功關押3次。這次他被當地公安局判勞教2年。他妻子葛金蓮,45歲,被判勞教2年。已服刑1年。羅運南的小女兒羅珊,20歲,今年國慶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被新建縣公安局政保科判勞教3年。現關押在所謂被轉化的法輪功練習者那裏強制轉化。羅運南的女兒羅豔萍和羅萍,葛金蓮的妹妹葛滿珍於今年10月份進北京證實大法,後關押新建看守所,因她們絕食被放出。



廣東大法兩弟子被轉下落不明

12月19日,兩名廣東大法弟子在韶關向群眾發真相資料時被當地公安逮捕,拘留在韶關市北江區公安分局。兩名弟子都不說姓名。其中一名次日被送往韶關某拘留所(具體去向不明)。為制止邪惡勢力在拘留所迫害該學員,請善良的人們關注他們的境遇,並請知情者揭露罪惡。



鄉間神跡

河北省晉州市的大法弟子楊真蓮(化名),是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因為上訪挨過公安打手多少打,恐怕已經很難記得清了。今年4月份她老伴兒病危,村幹部把她從晉州看守所保釋出來。她對人們說,這十八天挨耳光,一天下來挨多少數都數不過來。它們還用碗口粗的木棒立著砸腳面,砸一下腳腫得就站不住了……十八天共要了她400元伙食費,每天吃空心窩頭鹽水煮白菜,還不讓喝水。有一次她隔著牆洞從男牢要了幾滴水,又被打個半死。後來她發現家人送錢給它們就不打了,原來想要錢就打人,給錢少了,打得更狠。這回家人上下打點保釋她花去了一萬多元。那時人們見到她,看她頭髮都快掉光了,渾身是傷。她說她挨打的時候像打皮球,只聽見啪啪,並不覺得疼。

奇蹟就出現在她那次回來。照料病人之餘她想學法。過去看書做針線離不了老花鏡,這次她突然發現《轉法輪》的每個字都金光閃閃,十分清晰。她想這可能是大法顯現給我看的,不一定是我的老花眼好了。可做針線活時發現自己真的不用戴鏡子了。她像孩子一樣歡呼起來,流著眼淚雙手合十感謝恩師。

那次回來不長時間她老伴就去世了。處理完老伴後事,她又去了北京,被抓後至今仍然關在牢獄裏。



更多的上海學員走出來

在南方最大的城市上海,大法學員於2000年12月8日凌晨在市區各大馬路及街區用紅色噴漆噴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標語。有一位學員噴完一條標語後,回頭看到旁邊停著兩輛警車,他舉起噴漆在兩輛警車上噴上了「法輪大法好」,警示公安們不要再鎮壓法輪大法學員了。



警惕放鉤:

有些學員離家出走一段日子後,覺得家裏沒有甚麼大的動靜,又回家了。公安馬上來找人談話,但是並未抓人或威脅,於是我們有些學員就放鬆了,以為沒事了。其實有的公安目的在於放鉤抓住在外的其他大法弟子。現在全國各地離家出走的大法學員越來越多:有的是從魔掌裏逃出來的、有的是為了避免被抓、有的是為了更有效地做洪法工作──向世人說明真相,救度世人。



上海大法弟子李偉紅(譯音)於2000年10月底從吊銬中掙脫,從公安的魔掌裏逃出,在外繼續向世人說明真相。於11月中旬在浙江溫州被捕;安徽合肥大法弟子小許(譯音)與另一弟子於10月在網吧被捕,他們從公安口袋裏掏出鑰匙打開兩人的手銬,逃出,又於11月中旬與合肥弟子張新虹(譯音)在溫州同時被捕。現在不知他們被關押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