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老鐵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在北京時與老鐵(化名)相識。老鐵一家三口都修煉法輪大法,他是當地的站長,4.25時就來到北京護法。因為老鐵是當地的負責人,一早就被監視起來,但他還是想辦法擺脫掉了尾巴,買了飛機票,當他乘坐的飛機起飛時,被發現了,於是當地竟然派出一架飛機跟著,想要截住他。但老鐵仍然順利地下機,出了閘口,向北京市內走去。在路上,他一連遇到了九輛警車,每一輛警車都停下來問他去哪裏,他堂堂正正地告訴警察:「去北京。」警察問他去北京甚麼地方,他回答:「府右街。」(中南海所在地),警察又問他去府右街幹甚麼,他說:「參加婚禮。」警察一聽笑了,對他說:「哥們,我這關你過了,可我告訴你,後面還有。」就這樣,老鐵一連過了九關,最後他到達了中南海上訪,被送到北京豐台體育館,由駐京辦接回,押送回當地。

老鐵被當地監獄非法關押。放出來後,主動與功友們交流、學法。一日,老鐵外出辦事,當地公安局的一些警察來到他家,要抓老鐵,當時老鐵的妻子在家,於是公安守在他家,等著老鐵回來。老鐵的妻子機智地從後窗出來,在路上遇到老鐵,告訴老鐵不能回家。正好孩子放學路過,於是老鐵決定家不要了,一家三口都去北京護法。就這樣,老鐵又到了北京。

老鐵出走的消息功友們知道了,也紛紛踏上了北上護法的行列。老鐵雖然已到達北京,但心裏仍牽掛著沒有走出來的功友,他經常打電話回去,希望待在家裏的功友能走出人來。許多的功友都走出來了,特別是老鐵負責的輔導站,那裏的大法弟子不但全部走出來證實大法、說明真相,還帶動了其他地區的學員走出來,於是,老鐵被當成了當地公安違法通緝的對像。老鐵經常去車站接功友,有時一天接幾次,為功友們安排住的地方,老鐵已身無分文。那時全國各地都有大批弟子進京護法,有能力的弟子經常資助老鐵,老鐵把功友們資助的費用全部用到接待各地弟子、安排住宿。由於費用不足,大家一天只吃兩頓飯,老鐵總是等到所有的功友吃完後,自己最後才吃。老鐵經常去天安門廣場,遇到沒地方住的功友,老鐵就把他們帶回來,和大家住在一起。由於人多屋裏住不下了,於是年輕的功友主動住到野外去,把地方讓給年紀大的功友。當時北京到處搜查大法弟子,如發現出租屋留宿大法弟子,屋主會被罰得很重。而且出租屋經常有便衣、保安搜查,在這種情況下,老鐵仍冒著風險為功友們租房子,告訴屋主自己是大法弟子,並向屋主弘法,屋主很受感動,把房子租給了老鐵,並告訴老鐵如果有保安來檢查,會及時通知老鐵他們避開檢查。老鐵家鄉的警察帶著通緝令也來到北京,他們的目地就是要抓住老鐵。他們在駐京辦毆打被抓的弟子,逼他們說出老鐵的下落,得到的僅僅只有三個字:「不知道。」老鐵對大法非常的堅定,有一次一位功友為了防止警察搜身,把老師的經文藏在襪子裏,被老鐵看見了,非常心痛地對他說:「那是老師的法啊,你怎麼能放在那?你給我吧,我幫你保存。」這位功友聽了後,非常慚愧,馬上把心擺正。一天,一個便衣突然闖了進來,當時屋裏只有老鐵等幾個功友,這個便衣大聲問:「你們是幹甚麼的?」老鐵站起來也大聲問這個便衣:「你是幹甚麼的?」這個便衣一看老鐵的架式,以為碰到自己人了,就趕緊走了。

還有一次,老鐵在天安門廣場,大老遠一個警察指著老鐵問:「你幹甚麼來了?」老鐵雙手插腰,堂堂正正地大聲回答:「我護法來了。」沒想到這警察一聽,轉身走了。

老鐵和功友們一起給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寫了一封信,信中敘述了在中國發生的嚴重侵犯大法弟子人權和大法弟子所遭受迫害的事實。這封信被其他弟子翻譯成英文後寄出。

十月中旬,江澤民擅自把法輪功說成「X教」,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都走向國家信訪辦,老鐵也是其中的一員。當時的看守所關滿了大法弟子,每天都有各地的警察前來認人。老鐵被抓後,被當地的警察認出押回刑事拘留,後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四年。老鐵的妻子被放出來後,身份證被當地公安局沒收,當地公安甚至暗中不許地方單位雇用大法弟子。娘兒倆的生活很困難。在一次集體煉功中,老鐵的妻子再次被非法抓捕並刑事拘留,家中只剩一個無人照料的孩子,可就連孩子也未能倖免,因不肯放棄修煉大法,年幼的孩子也被學校開除。可就連孩子的行蹤公安都要放在視線之內。老鐵在最艱難的時候為大法做了許多的工作,許多功友曾在夢中夢見老鐵,都禁不住哭醒了。在常人中,老鐵一無所有。但他那顆無私無我、為大法捨盡一切的心,閃閃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