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市大法弟子整體走出來講真相及受到的迫害

【明慧網2000年12月22日】 湖南省岳陽市錢糧湖農場的大法弟子在2000年10月底,11月初開展了一次整體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象的活動。活動開展得轟轟烈烈,所造成的震動遍及各分場、鄉鎮。以世人接觸到大法真象後的反應看,這次活動極大地起到窒息邪惡,證實大法的作用。

最為突出的是講清真象的範圍廣,按人口數計算,比例相當大。該農場人口不足6萬,9月到10月底,大法弟子已向世人發放真象材料萬餘份。這一次的幾天內,再發放了近萬份資料,張貼數超過1000張,形成了一種鋪天蓋地的正面洪法勢頭,給善良的老百姓創造了一個「敢怒敢言」的良性環境。統一張貼後的第二天早晨,學員們上街看到,所有標語,真象材料都完好無損,處處有人駐足圍看,時至上午9點多,才有人開始費力地撕真象材料。

一路上都可以聽到老百姓在議論。有的說:「法輪功怎麼這麼勇敢!不是說沒人煉了嘛?看來電視裏全是瞎吹。」有的說:「法輪功真了不起!這麼壓都壓不住,我想法輪功肯定是好的。」有些則說得更深刻:「我不清楚法輪功,但僅憑他們遭受迫害酷刑後,不用暴力,只是貼出文章把他們的故事告訴其他人,這種寬容、這種胸懷就足以讓我震撼,這種人不能不讓我佩服!」

這次活動後,邪惡勢力瘋狂地表現了他們的愚蠢和凶殘。在接下來的兩週內,陸陸續續共約30人被關。大多數遭到慘無人道的毒刑。但所有的弟子都守住了心性,順利通過生死關。他們主要受到3種酷刑:兩腕被繩子捆住,吊起來用皮鞭打;五花大綁坐水牢,水淹到嘴邊長達數小時;燒紅鐵器烙胸腹。

以下是在這次考驗中走過來的同修的自述:

我叫XXX,60歲,是退休幹部。11月17日上午10時許,我家突然闖進四五個幹警,我認識其中一個是錢糧湖派出所所長曹國華。一個較矮小的胖子向我宣布,要在我家抄查有關法輪功的書籍等物品。幾個人把我家抄了個底朝天,抄不出東西。胖子要幹警將妻子和我帶到派出所,並分開審問。審問的目的是讓我們承認11月4日晚到層山街貼關於揭露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罪行的傳單。我不承認。它們三個商量,審問的一個年輕的說:「在前面不好搞。」便將我帶到後面牢房的一間房子裏,胖子用繩索捆住我雙手,吊起在門框上。地上有一隻電爐,燒得通紅。胖子將一把鏍絲刀放到電爐上燒,待到烤紅後,拿起來問我,「說不說?」我不說,它撩開我的衣服,將燒紅的鏍絲刀往我身上摁。從小腹到兩脅,到背上,不停地烙。鏍絲刀涼了又去燒紅,再烙。就這樣,不知被烙了多久,烙了多少次。

剛被吊起來時,我質問它們:「你們用刑逼供,這是執法犯法!」胖子回答:「犯法?這裏誰看見了。你去告狀吧,告到哪裏也告不進的,告狀無門!」後來,實在逼不出來,才匆匆地搞了一個審問筆錄了事。

這還不算,又威脅我妻子,回家拿一千元錢來贖人,否則第二天送我去岳陽市。妻子怕我再受苦,回去想方設法湊了一千元,給了後才放我。拿錢時連收條都不打。

回家後,妻子幫我數了一下,全身有四十多處燙傷。我的傷左鄰右舍都看了,他們可以作證。當天同牢房的人告訴我,在我之前已有大法弟子被抓來,使用了這樣的酷刑。在我之後聽說他們還在使用。

其實,邪惡勢力表現得越凶殘,越預示著它們離末日已近了。

錢糧湖派出所 730-4727368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21日整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