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一)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喜馬拉雅山歷來是修煉人很多的地方,人們過著淳樸的生活,人人善歌善舞,除此之外就是崇奉佛法。當時有位修煉者叫密勒日巴。眾佛菩薩都是多生多劫修行的結果,可是密勒日巴卻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與這些佛菩薩相等的功德,後來成為藏密白教的始祖。

一天,密勒日巴在鴨隆地方的中腹崖窟中,宣講大乘妙法。法會中有他的大弟子惹瓊巴,寂光惹巴,雁總惹巴,佛護日巴等登地以上的菩薩,和來賽辦、仙多瑪等女弟子,以及許許多多的男女施主信士;此外還有長壽王空行母,以及證得虹光成就的許多空行母(梵文Dakini,藏文譯為MkhaihGro-ma(空行女)原指女性修無上密宗而得成就者,後來此名詞應用漸廣,凡是女性密宗行者,皆可稱為空行母。空行母在密宗中佔極重要的地位,詮表智慧為一切諸佛之母,亦表事業,為一切諸佛護法及承辦事業。)和瑜伽行者。

在那日前一天晚上,惹瓊巴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似乎到了烏金空行淨土。那是一個多寶琉璃築成的大城,城內全是穿著美麗的天衣,佩著瓔珞的人們和珠寶嚴飾的男女空行。他們雖都向惹瓊巴微笑頷首,但卻無一人與他說話。忽然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女郎親熱地向他招呼道:「師弟,你甚麼時候來的?歡迎!歡迎!」惹瓊巴舉目一看,原來是從前在尼泊爾第布巴上師處一同學法的巴熱瑪。

「你來得真巧,不動如來(五方佛中之東方佛)現在正在此說法,如果你願意聽講,我可以替你去向佛請求。」

惹瓊巴興奮的說道:「我多年以來就想朝見不動如來,今天能夠聽他親自說法,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請你務必替我請求一下。」

巴熱瑪請惹瓊巴吃了一席豐美的酒筵。他倆就一起往法會走來。那是一所宏大壯麗的宮殿。不動如來坐在中央的寶座上,相好莊嚴,非人類所能想像。法會中聽法的神人大眾,如大海一樣的無量無邊。惹瓊巴從未見過這樣廣大殊勝的法會,他看見這種景象,心中真是說不出的快樂和興奮。巴熱瑪對惹瓊巴說道:「師弟!請你等一等,讓我先去替你向世尊請求吧!」過了一會兒,不動如來慈悲地望著惹瓊巴微笑──惹瓊巴知道已經得到了許可,就向如來頂禮,在會中坐下來聽法。

那天,不動如來講的是過去諸佛菩薩的事業和傳記,都是些動人心弦可歌可泣的故事。最後,不動如來又宣講諦落巴、那諾巴和馬爾巴三位上師的生平事蹟。惹瓊巴從未聽過如此詳盡與動人的講述。

要散會的時候,不動如來對大家說道:「一切傳記中最稀有最偉大和最動人的,要算是密勒日巴的傳記,明天你們再來聽我繼續講吧!」

惹瓊巴聽見幾個人私自在談論:「如果還有比這些傳記更稀有更偉大的話,那真是不可思議了!」另一個人說道:「今天我們聽的這些佛菩薩的傳記,他們都是多生多劫以來修行的結果;可是密勒日巴卻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與這些佛菩薩相等的功德,所以更為稀有啊!」又有一個人說:「像這樣稀有的修煉傳記,如果埋沒了,豈不可惜?如果不為眾生的利益來請求世尊講說,豈不是我們做弟子的罪過嗎?所以我們一定要懇切祈禱,請求上師如來講說尊者的傳記才是!」

「尊者密勒日巴現在在甚麼地方啊?」那第一個人問。「密勒尊者嗎?他不在現喜淨土(藏文mNgon.aGh為東方不動佛之淨土。),就在常寂光土(藏文Hog.min,原意「非下」,指普賢王如來之不思議報身淨土)吧。」另一個人說。

惹瓊巴聽了心中想道:「尊者現在明明是在西藏,為甚麼說在常寂光土呢?但無論如何,他們這些話分明是對我說的,我應該向尊者請求講說尊者的自傳才對。」正想到這兒,熱巴瑪親熱地拉著他的手輕輕的搖著說道:「師弟,你懂得了嗎」這時,惹瓊巴心中更為明白,卻猛烈由夢中驚醒了。那時天已快亮,惹瓊巴心裏十分歡喜,想道:「到烏金剎土去聽不動如來說法,雖為可貴,但是與上師在一起,乃更為可貴,更為稀有。這次,到烏金剎土去聽法,是上師加持的力量。那裏的人說尊者在常寂光土或現喜淨土,我們卻以為尊者是在西藏。其實,上師的身,口,意,與十方諸佛等無差別,功德事業,不可思議。我一向以為尊者只在西藏,與我們沒有甚麼不同,一樣的過著人的生活;那裏知道尊者早已成佛,法身遍滿宇宙,報化身變化更是不可思議。我們自己的業障深重,所以見聖人亦如見凡夫,真是誣蔑了聖者!昨晚的夢,不是一個尋常的夢,是巴熱瑪和其他空行叫我向尊者請法的暗示,我一定要向上師請求!」想到這裏,心中生起了無比的信心,就合掌當胸,至誠的祈求上師。

忽然間,光明一現,烏金剎土的莊嚴景象又呈現在目前。幾個美麗絕頂、衣飾華麗的空行母,鮮明耀目的走到惹瓊巴的面前。其中一個空行母說道:「明天要講密勒日巴傳了,我們一同去聽吧!」

「請法的人是那一個呢?」又一個空行母問。

另一個空行母一面睇視向惹瓊巴微笑示意,一面說道:「那當然是尊者的大弟子啦!」其他幾個空行母也都向惹瓊巴凝睇微笑,她們都說:「請求尊者說自傳,是自利利他的事。我們不但十分想聽尊者的傳記,同時也要幫著祈求尊者,請他垂賜慈悲講述給我們聽;以後我們還要守護弘揚這個經傳,利益未來的有情!」說完她們便消逝不見了。

惹瓊巴再醒來時,天已大亮。他想:「這明明是長壽王空行母鼓勵我去向尊者請求的表示啊!」因此這天惹瓊巴便欣喜地來到至尊密勒日巴上師的面前,參加法會,於頂禮問安完畢後,跪在尊者的前面,合掌當胸,向尊者請求道:「上師老人家啊!過去無量諸佛,為度眾生的原故,示現十二種事業,以種種不可思議的方便廣度眾生。他們的希有傳記,流傳於世,令一切有情蒙益,佛法增盛。現在的諦落巴,那諾巴,馬爾巴等具大成就的上師,也都自說傳記,廣利有情,使徒眾們都能成就無上佛道。現在也請上師您老人家慈悲,為我們徒眾及未來有情,講一講您的身世和一生經過的事蹟吧。」

密勒日巴尊者聽了,安祥地說道:「惹瓊巴,我的事情你已經知道得很多了;但你既然問我,我就回答你。

「我的祖繫是瓊波,宗性是覺賽,我最初習黑業,後來行白業(「黑業」即惡業或惡的行為,「白業」即善業或善的行為。),現在,白業黑業都不做了;一切有為的作業已盡,將來甚麼事也不做了。這些事情,如果詳細說來,有許多是要令人痛哭的,也有許多是令人歡笑的。說來話太長,可以不必講了吧!讓我這個老頭子閒散地休息休息。」

「上師!」惹瓊巴跪在地上不起來,繼續懇請:

「您老人家最初怎樣精進的修善法,怎樣的求佛法,又怎樣修行,才達到現在「法性盡地」(指修行了之最高最後的境界)的境界而澈證實相?請您詳細的為我們說一說。您的祖繫瓊波,宗姓覺賽,但是您的姓卻為甚麼會變成密勒呢?您為甚麼先做惡業,後來又修善法?那些令人可哭可笑的種種事蹟,都請您告訴我們。這不僅是我一個人的請求,所有金剛兄弟(即金剛乘的同道。)和施主們也都渴望一聽,請您慈悲吧!」

「你們既然這樣請求,我也沒有甚麼可秘密的,我就對你們講吧!」尊者微笑著慢慢地說:「我的祖宗瓊波族,世居衛地北方的大草原。祖父叫覺賽,是一個紅教喇嘛的兒子,他是得到本尊加持的真言行者,具有真言咒術的大威力。有一年,他到後藏去朝山,行到藏地北方的郡波洗地方時,恰巧該地患鬼瘟。因為他的真言威力極大,平滅了許多鬼瘟,信仰的人越來越多,當地的人就要求覺賽喇嘛長住在他們那裏。他於是就住了下來,最後竟在那裏落籍了。

「又一年,該地來了一個大力鬼到處作怪害人。有一家人,平素是最不信仰覺賽喇嘛的;這個大力鬼就在這一家興妖作怪,牛馬死的死,跑的跑,人也個個害病,白日見鬼,種種不祥的怪事,天天出現。無論請甚麼醫生來治病,病都好不了。請甚麼喇嘛來降妖,不但妖降不住,作法的反都被這個大力鬼弄得狼狽不堪。最後在毫無辦法的時候,有一個朋友就對那家人說道:

「「唉!你們還是去找一找覺賽喇嘛罷!別人是不中用的!」

「那家人就說:「只要能把瘡治好,狗油也只得用了!唉!好罷,就去請他來罷。」

「於是就派人去請覺賽喇嘛來。

「覺賽喇嘛還沒有走到這家人的帳篷時,遠遠的就看見大力鬼了。大力鬼一見覺賽,拔腿就跑,覺賽喇嘛,神威頓發,高聲叫道:

「「大力鬼,我瓊波覺賽專門喝鬼魔的血,抽鬼怪的筋,有本事站住,不要跑!」

說著向大力鬼飛奔趕來。大力鬼一見,嚇得混身顫抖,大聲叫道:「可怕啊!可怕!密勒!密勒!」(密勒為藏文譯音,意思是看見巨人時畏懼的表情)

「覺賽跑到大力鬼面前,大力鬼縮作一團,動也不敢動,顫巍巍的說道:

「「喇嘛啊!你所去的地方,我沒有敢去啊!這個地方,你從不來,所以我才敢來的,請您饒命!」

「覺賽喇嘛就命大力鬼發誓從此不再害人。大力鬼只得對覺賽喇嘛起誓。喇嘛就把他放了。

「以後這個大力鬼附在另一個人身上說道:

「「密勒!密勒!這個人好厲害喲!我一輩子都沒有這樣的害怕過,好厲害啊!密勒!密勒!」

「因此,覺賽喇嘛的名氣就更大了,大家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密勒喇嘛,以為虔誠信仰的意思。漸漸的密勒就變成為他這一家的宗姓了。密勒喇嘛的稱號,就這樣的出了名。

「瓊波覺賽的獨子有兩個兒子,長子叫密勒多頓生給,生給又有一個獨子,叫做金剛獅子。

「卻說金剛獅子,生性極好賭博,尤其喜歡擲骰子。他賭術極精,每擲必贏。

「有一年,一個流浪江湖的大騙子,來到郡波洗這地方。他的賭術精絕,以賭博為生,贏了很錢。聽說金剛獅子愛賭博,便約他擲骰子。

「第一天,那賭徒為了要試探金剛獅子的技巧,只是下了小小的賭注,而且故意輸給金剛獅子。第二天,這騙子施展身手,很輕易的就將金剛獅子的賭注贏了。金剛獅子從未如此慘敗過,心裏非常不服,就約那騙子再賭,對騙子說:「明天我一定要贏回我所輸的本錢!你敢和我再賭嗎?」

「「當然!」騙子毫不在乎地回答。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騙子不知是故意還是運氣不好,接連三日,都輸給了金剛獅子。

「於是騙子向金剛獅子提出了最後決定性的挑戰:

「「金剛獅子!這些日子我天天輸,明天我想我們雙方均將全部財產,牛,馬,田地,羊毛,財物及衣服首飾等都用來作賭注,請村人做證,簽立合同,作一次最後的較量,輸贏都不許反悔,不知你是否同意和我見一個最後的高下?」

「金剛獅子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

「第二天,村中的人驗證了雙方的賭注,圍視著他們,他們倆緊張地擲著骰子。終局時,金剛獅子輸得一無所有。

「在這種情形之下,金剛獅子只得離開家鄉族人到外面去流浪了。他的父親多頓生給就帶了他來到芒地貢通間的嘉俄澤地方,在那裏落了籍。多頓生給精咒術,能降妖,又善治病,他就藉以謀生,收入頗為不錯。金剛獅子也從此改邪歸正,斷絕賭博的惡習,一心一意的做生意。冬天,把羊毛運到南方去賣;夏天,到北方大牧場上去買牛羊;此外又來往於貢通及芒地之間,經營一些小本生意。辛勞的結果,居然又積聚了許多資產。

「金剛獅子後來與當地一個美麗的女孩結了婚,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叫密勒蔣採。(密勒蔣採即密勒日巴尊者的父親)

「這時多頓生給已經很老,因病去世了。金剛獅子多年的辛勞,逐漸富有起來。他用大量的金錢換得一塊三角形的肥美沃田,並且因為那塊地是三角形的,就命名為俄馬三角田。此外他還在近處買了一幢大房子。

「密勒蔣採到了二十歲的時候,與白莊嚴母結了婚(白莊嚴母即密勒日巴尊者的母親)。白莊嚴母是當地一位富豪的女兒,聰敏能幹。一家人就在富裕美滿的環境下,過著快樂的日子。

「過了一些時光,他們在俄馬三角田的旁邊,又造了一幢三層樓的大房子,房側又建有一大庫房及廚房。正像這塊三角形的田因形得名一般,由於這房子有四根大柱子和八支大樑,便稱它為「四柱八梁屋」。

「這時,密勒多頓生給的親戚們,在家鄉聽說金剛獅子在嘉俄澤非常富有,非常幸運,於是密勒蔣採的堂兄雍重蔣採和他的妹妹瓊察巴正也都遷居到嘉俄澤來了。密勒蔣採對於自己的親戚,非常愛護,竭力的幫助他們;借給他們錢,教他們怎樣做生意。沒有多少時候,他們也變得富有了。

「光陰過得很快,過了幾年,白莊嚴母懷了孕。這時密勒蔣採卻正從南方辦了大批的貨物,到北方草原大牧場上做買賣去了。

「這年秋天八月二十五(水龍年即公元前一零五二年)吉日,我的母親白莊嚴母生下了我。母親立刻差人送信給父親密勒蔣採,信上說:「「余已生一男兒,汝應速歸,為渠取名並準備歡宴親朋,秋收日期亦近,盼汝立回。」

「送信人很快地就把信送到了。同時送信人又詳細地把新生小孩和家中的情形陳述一番,催促我父親早日回去替我取名字和慶祝。父親心中異常喜悅,笑著說道:「好極了!好極了!小孩的名字已經取好,我們密勒一家,一代總是只生一個兒子的,我聽見生了個男孩,真是高興極了,就叫他做聞喜吧!」

「於是,父親就匆忙地結束了買賣趕回家來,替我取名聞喜。日後我長大了,喜歡唱歌,聽過我唱歌的人,無人不愛我的聲音,所以大家都說:「聞喜,聽見了就高興,這個名字取得真是恰到好處啊!」

「我四歲的那一年,母親又生了一妹妹。母親先前說過,如果是個男孩,就取名為貢莫,如果是女孩就叫琵達。因為生的是女孩,所以就取名為琵達。我還記得,妹妹和我小的時候,穿的都是最好的綢緞;頭髮上總是滿帶著珠寶的飾物;家中出入的人,都是有錢有勢的;佣人也是一大群。

「這時嘉俄澤的鄉人私自常說:「這些遠方來的流浪漢,現在這樣闊氣,外面的馬牛,田宅,裏面的糧食財富,吃不完,穿不盡,真是走運啊!」大家對我們都羨慕而又妒忌。可是,好景不常,這樣美滿的生活過得不久,父親密勒蔣採就去世了。」

惹瓊巴又問道:

「上師!您的父親去世以後,您是不是受過很大的痛苦?聽說您的遭遇的最困苦的,您能夠講給我們聽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