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曾經被毀滅(第十章)

第十章:毀滅人類的大洪水


【明慧網2000年12月21日】讀者推薦,僅供參考。

第十章:毀滅人類的大洪水

天地分離時誘發了一場滔天的大洪水,近千米高的海浪呼嘯著撲向地球北半部大陸,吞沒了平原、谷地上的一切生靈。高山在顫抖,陸地在呻吟,只有高原上的牧羊人僥倖活了下來……

第一節 史前大洪水的記載驚人的相似

災難!一場特大災難!地球北半球突然被來歷不明的洪水包圍,近千米高的洪峰,以雷霆萬鈞之勢,咆哮著衝向陸地,吞沒了平原谷地,吞沒了這些地方的所有生靈。高山在波濤中顫抖,陸地在巨變中呻吟。

這是上古神話傳說和早期宗教裏的記載。有人認為它是人類傳訛附會的記憶,也有人認為它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孰是孰非,千百年無定論。讓我們拋開所有的爭議,實事求是地面對這些人類早期的記憶吧!

相傳,炎帝有個小女兒,聰明漂亮,名叫女娃。有一天,也是孩子家一時興起,決定去東海邊玩一玩。軟軟的海浪,細細的沙灘,弄得女娃腳心癢癢的,她咯咯地笑著,盡情在海邊嬉戲著。突然,海面顫抖起來,一個巨大的浪峰像海獸一樣從海底躥出,捲走了岸邊的一切。無情的海浪吞沒了女娃幼小的身軀,使她再也回不到父母的身邊了。而她的靈魂則化作一隻小鳥,花頭、白嘴、紅足,樣子十分可愛,名叫精衛,就住在北方的發鳩山上。她傷心自己年幼短命,她痛恨無情的波濤毀滅了自己五彩的夢幻。因此常常銜來西山的小石子呀、小木棒呀,投到東海裏去,發誓要將大海填平。這就是著名的「精衛填海」的神話。

這段悲壯的神話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晉代大詩人陶淵明在讀完《山海經》中這段神話以後,揮筆寫下「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兩句詩,一種哀悼的情緒躍然紙上。據說,東海曾有誓水處,因為女娃曾淹死在那裏,所以精衛鳥發誓不喝那裏的水,老百姓還親切地稱精衛鳥為「帝女雀」。

對於「精衛填海」的神話,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它反映的是中華民族的一種精神,滄海固然浩大,但精衛填海的意志比滄海還要浩大,它充份體現了神話英雄的戰鬥精神,反映了原始民族不屈不撓的品格,是人類向自然發出的一份宣言。正是從這個角度,千百年來,精衛填海的神話備受人們的喜愛。

類似的神話不僅漢民族有,中國北方的少數民族也有。「薩滿教」是一種原始宗教形式,它的源頭可以追溯到原始氏族時期。北方民族薩滿教有一種特殊的禽鳥崇拜,崇拜的對像就是鷹。神鷹在薩滿教裏是女性的化身。神諭傳講,母鷹給人間帶來了光和火,後因從羽毛裏掉出火,山林烈火不息,神鷹搬土蓋火,死於大海,魂化薩滿。直白的解釋就是:有一女性死於大海後,靈魂化為一隻鷹。基本上與精衛的神話相似。

那麼,精衛填海的神話又是如何起源的呢?幾乎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大家都被精衛感動得魂不守舍,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

我們認為,「精衛填海」的神話,主要反映了人類對大海的憎恨,人們把大海痛恨到恨不能填平的程度。這個解釋雖然與現行的解釋背道而馳,但它更貼近神話的本身。為甚麼遠古的人們如此憎恨大海呢?可以肯定地認為,大海在遙遠的時代曾經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這種災難乃是銘心刻骨的,人類不想讓他的後人記憶它,所以編出了這樣一個神話以警示後人。

英國的民族學家弗雷澤曾指出:在北美洲、中美洲、南美洲的130多個印第安種族中,沒有一個種族沒有以大洪水為主題的神話。事實上,記錄大洪水的並不限於美洲的印第安人,在世界各大陸上生活的民族中幾乎都有關於大洪水的記載。

首先,讓我們來看一看中國有關大洪水的各種神話和傳說吧!

我國西南地區有一則關於伏羲的著名傳說:在很久以前,山裏住著一戶人家,父親操勞著農活,一雙兒女無憂無慮地玩耍。有一天,雷公發了怒,威臨人間,要給人類降下大的災難。天上烏雲滾滾,暴雷一個接著一個,大雨像一條條鞭子,瘋狂抽打著山川。隨著一條金蛇般的閃電和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青面獠牙的雷公手持大斧從天上飛了下來。勇敢的父親毫不畏懼,用虎叉向他叉去,正中雷公腰部,把他叉進了一個大鐵籠子裏。

第二天,父親要到集市上買點香料,臨走囑咐兩個孩子說:「記著,千萬不要給他喝水。」狡猾的雷公用裝病欺騙了善良的小女孩,得到了幾滴水,恢復了神力,掙脫了牢籠。為了感謝小女孩,雷公從嘴裏拔下了一顆牙齒,交給兩個孩子說:「趕快種在土裏,如果有甚麼災難,可以藏在所結的果實當中。」說完飛騰而去。

父親從集市上回來,得知雷公已去,知道大禍就要臨頭,趕快備好木料,連夜趕造木船。兩個孩子把雷公的牙種到土裏,轉眼間就結出了一個巨大的葫蘆。兩個孩子拿來刀鋸,鋸開了葫蘆,挖出裏面的瓤,鑽了進去。這時,傾盆大雨從天而降,地底下也噴出了洪水,大水淹沒了房子,又淹沒了高山,一直淹到神仙住的天門。

天神們害怕大水會最終淹沒天國,所以讓雷公趕快退水。大洪水來得快,退得也快,一下子就退到了海裏,坐著船的父親從空中摔下來給摔死了,只有兩個小孩倖存活下來。哥哥叫伏羲哥,女孩叫伏羲妹。長大以後,他倆結婚做了夫妻,人類這才又重新開始繁衍。這則神話傳說直接記載了大洪水的暴發經過和毀滅整個人類的嚴重後果。

在我國西南少數民族地區,類似這樣的傳說,幾乎哪一個民族都有,而且內容都差不多。如果說,大洪水在這些民族中的記載是因為當地多雨的自然氣候造成的話,那麼北方少雨乾旱地區的大洪水傳說又當如何解釋呢?比如說,蒙古族、滿族等的傳說中就都有關於大洪水的記載,《天宮大戰》中就有洪水造民的記載;《老爺嶺》中也有洪水毀滅人類,僅剩下一個少年被洪水沖到了山坡上,後來因為救了母鹿而與母鹿成婚育子的記載;滿族的婚俗中也有一個傳說,說九天女與漁郎婚配產下後代,而這些子女又在大洪水中統統被淹死了。

當然,中國關於大洪水的記載遠不止這些,漢民族中同樣有大量關於上古大洪水的記載:

《淮南子.覽冥訓》曰:「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蛐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洪興注曰:「凡洪水淵藪自三百仞以上。」
《尚書.堯典》記載說:「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
《山海經.海內經》記載說:「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湮洪水。」
《楚辭.天問》曰:「洪泉極深,何以填之?地方九則,何以墳之?」
《孟子.滕文公》記載說:「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泛濫於天下。」「當堯之時,水逆行,泛濫於中國。蛇龍居之,民無所定,下者為巢,上者為營穴。」

關於大洪水的發生,不但能在神話傳說中找到大量的證據,而且可以在古文字中找到有力的佐證。在甲骨文中,「昔」字寫成「」,下面的三條曲線代表水,上面圓圈中間有一點的圖形代表太陽,在太陽底下到處都是大洪水,看不見高山,也看不見平地,可見當時的洪水有多大。這個字的意思是:從前曾經有過大洪水泛濫的日子,大家不要忘記了。

讓我們再看幾則世界其他民族有關大洪水的記載:

《聖經.創世紀》中這樣寫到:「此事發生在2月17日。這一天,巨大的深淵之源全部沖決,天窗大開,大雨40天40夜澆注到大地上。」諾亞和他的妻子乘坐方舟,在大洪水中漂流了40天以後,擱淺在高山上。為了探知大洪水是否退去,諾亞連續放了三次鴿子,等第三次鴿子銜回橄欖枝後,說明洪水已經退去。

在出土的公元前3500年前的蘇美爾泥版文書中,對大洪水作了如下記載:「早晨,雨越下越大。我親眼看見,夜裏大粒的雨點就密集起來。我抬頭凝視天空,其恐怖程度簡直無法形容……第一天南風以可怕的速度刮著。人們都以為戰爭開始了,爭先恐後地逃到山裏,甚麼人都不顧,拼命逃跑。」

在秘魯印第安人的傳說中,大神巴裏卡卡來到一個正在慶祝節日的村莊,因為他衣衫襤褸,所以沒有人注意他,也沒有人請他吃東西。只有一位年輕、善良的姑娘可憐他,給了他一點酒水。巴裏卡卡為了感激她,就告訴她說,這座村莊在5天以後便要毀滅了,叫她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並囑咐她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於是,巴裏卡卡引來了風暴和洪水,在一夜之間便把整個村莊給毀滅了,大水一直淹沒了高山。巴比倫人的神話說,貝爾神惱怒世人,決定發洪水毀滅人類。伊阿神事前曾吩咐一位在河口的老人選好一隻船,備下所有的東西……大雨下了7天,只有高山露出水面。

一直保留到今天的一種古代墨西哥文書《奇馬爾波波卡繪圖文字書》說:「天接近了地,一天之內,所有的人都滅絕了,山也隱沒在了洪水之中……」」

現在居住在危地馬拉地區的印第安基奇埃族,有一種名叫《波波爾一烏夫》的古文書,書中對災變作了如下描寫:「發生了大洪水……周圍變得一片漆黑,開始下起了黑色的雨。傾盆大雨晝夜不停地下……人們拼命地逃跑……他們爬上了房頂,但房子塌毀了,將他們摔在地上。於是,他們又爬到了樹頂,但樹又把他們搖落下來。人們在洞穴裏找到了避難的地點,但因洞窟塌毀而奪去了人們的生命。人類就這樣徹底滅絕了。」

瑪雅聖書記載:「這是毀滅性的大破壞……一場大洪災……人們都淹死在從天而降的黏糊糊的大雨中。」

印度有一則傳說,有一個名叫摩奴的苦行僧在恆河沐浴時,無意當中救下一條正被大魚追吃的小魚,他將這條小魚救回家,放到水池中養大,又送回恆河裏。小魚告訴他,今夏洪水泛濫,將毀滅一切生物,讓摩奴做好準備,到洪水泛濫時,小魚又拖著摩奴的大船到安全的地方。此後摩奴的子孫繁衍成了印度人的始祖,而《摩奴法典》一書也由他傳了下來。

……

以上這些記載遠不是各民族洪水記載的全部,正與中國的情況一樣,世界上只要是一個古老的民族,在他們的神話傳說中幾乎都有關於洪水的記載。當我們仔細分析這些記載的時候,我們常常被它們的敘述形式、故事構成、主人公的結局等驚人的一致性震驚。驚駭之餘,我們不禁懷疑:這些民族在編寫本民族的神話時,肯定打過電話或發過電傳。那情形有點滑稽:一個中原地區的原始人,懷裏抱著一些野獸的前腫骨,上面刻滿了文字。他興沖沖走進一座半地下的圓形房子裏,拿起一個石頭做成像電話樣的東西,「哈羅!是南美洲的瑪雅人嗎?我們部落經過商量,決定編一個關於大洪水毀滅人類的神話,故事的梗概大約是這樣的。」說著他舉起了一片片甲骨,照本宣科起來。美洲的瑪雅人說:「親愛的,這真是一個好主意,就這樣辦吧!你再與澳大利亞那邊聯繫聯繫。拜拜!」這可能嗎?

然而,不是可能與不可能的問題,現在我們讀到的關於大洪水的神話,就是出自這樣一個全世界認可的樣本,不信嗎?我們來仔細分析一下:

首先,逃脫大洪水的人都受到了神的啟示。在中國的神話裏,伏羲兄妹是受到了雷公的警示以後,才乘葫蘆逃生的;《聖經》中的諾亞是得到了上帝的警告,才造了一艘大船;印度的鳥神依休努同樣向人們提出了大洪水將要降臨的警告;在緬甸的《編年史》中,一位穿黑色衣服的僧人,向人們發出近期有災變的警告;秘魯印第安人也是由於大神巴裏卡卡的提示,才倖免種族滅絕;巴比倫的敘事詩中,也有神對人類發出警告的記載;在太平洋諸島中,也存在著很多這樣的傳說,即出現了一位不知從哪裏來的使者,向人們發出了災難即將降臨的警告。

其次,逃脫大洪水的人無一例外都是坐船一類的東西,而且人們探知大洪水退去的方式也很相似。《聖經》中的諾亞,為了知道洪水是否結束,經常從方舟向外放鴿子,他一共放飛了三次,當鴿子嘴裏銜回了橄欖枝,說明洪水已經退去;比《聖經》更古老的蘇美爾洪水傳說中,同樣用方舟逃得性命,為了探知大洪水是否退去,他也向船外放飛鳥;在印度尼西亞群島、中美洲、北美洲的印第安人中間所流傳的大洪水傳說中,主人公也採取了與《聖經》中的諾亞或蘇美爾傳說中的主人公完全相同的行動,逃脫了洪水,到洪水退下去時,鳥銜著樹枝回來了。

第三,關於大洪水的結果--少數人倖免於難的記載也完全相同,而且絕大多數是一男一女。《聖經》中是諾亞和他的妻子,墨西哥是娜塔夫婦,維爾斯傳說中是丟埃伊溫和埃伊巍奇,希臘是德卡裏奧恩夫婦,愛爾蘭敘事詩中是比特和比蘭,加拿大印第安族的是埃特希,印度神話裏是瑪努,加裏曼丹是特勞烏,巴斯克人的神話中是祖先夫婦,中國是伏羲兄妹,等等。

第四,關於大洪水的水位描述,全世界也有共同性,絕大多數民族的神話傳說中都說大洪水淹沒了高山。

第五,關於大洪水持續的時間,全世界也有極大的相似性,這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大約在120天左右。

從以上的記載來看,記述大洪水的地區幾乎遍及世界各大洲,涉及到了許多民族,甚至是全部的民族。面對如此廣泛,如此相似的記載,你敢說世界關於大洪水的傳說都是杜撰出來的嗎?

我們肯定人類曾經有過一次大洪水的記載,並非僅僅依據上述的神話和地區性的傳說,在地質考古方面,我們同樣能夠得到許多證據。

第二節 大洪水的地質證據

如果地球曾經發生過一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不管它持續多麼長的時間,必定會在地質層上留下痕跡,否則,這些神話和傳說中的記載,就沒有確切地證據來證明它們的真實性。

本世紀以來,地質學家陸續在世界各大洲,發現了一些確信是大洪水留下的痕跡,我們應該感謝這些地質學家,他們的辛勤工作為我們的假設提供了科學的證據。

1922年,英國考古學家倫德納.伍利爵士,開始對巴格達與波斯灣之間的美索不達米亞沙漠地帶進行考察挖掘,結果發現了蘇美爾古國吾珥城的遺址,並發現了該城的王族墓葬。正是在這個墓穴之下,伍利和他的助手們發現了整整有2米多厚的乾淨黏土沉積層。在這層沉積層之上是吾珥工族的墓穴,其中有各種陪葬品,如頭盔、樂器、刀劍,還有各種工藝品和刻在泥土書板上的歷史記載。

這層厚達2米的乾淨黏土是從哪裏來的呢?經過對黏土的分析研究後表明,這層乾淨的黏土屬於洪水沉積後的淤土。由此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在人類用泥板記載歷史之前,這一帶曾經發生過一場巨大的洪水,這場洪水足以摧毀整個蘇美爾文明。

本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兩條美國海洋考察船對墨西哥灣海底進行鑽探考察,他們從海底鑽出了幾條細長的沉積泥芯,這等於截取了海底的一些地層剖面,其沉積泥芯所代表的地質時間有1億多年。也就是說,這些沉積剖面中記錄了墨西哥灣海底1億年以來的沉積情況,由沉積泥芯的特點可以推測當時海水的含鹽度和地球氣候的變化情況。

當地質學家研究這些沉積泥芯的時候,竟意外發現,在大約距今1萬多年的沉積層中,存在大量有孔蟲甲殼。有孔蟲是一種微小的單細胞浮游生物,其甲殼中氧同位素含量的比例可以代表其生活時期海水的鹽度。科學家通過對沉積層中有孔蟲的甲殼分析,證明在這些有孔蟲生活的年代裏,墨西哥灣海水中的鹽度很低。這一情況表明,當時有大量淡水湧入墨西哥灣,稀釋了大洋中的海水。那麼這些淡水又是從何而來呢?科學家們一致認為,這突如其來的淡水就是史前那場大洪水。

本世紀以來,在中國的華南地區、德國、法國及北美地區,各國地質學家都不約而同地發現了一層海底濁流沉積物。科學家肯定地認為:這是由一場巨大的海嘯造成的,而且是全球範圍內的大海嘯,時間大至在距今1萬--3萬年之間。大家一定會注意到,上述的幾個地點都在地球北半部,因此可以肯定地認為,這場海嘯僅僅發生在北半部。我們認為,科學界發現的海嘯遺蹟正是神話中大洪水的最直接證據。

不可否認,目前人類在大陸上找到的大洪水的痕跡和證明並不多,造成這一情況有以下兩個原因:一是,從歷史記載的文獻來看,大洪水持續的時間並不長,雖然各民族的神話記載不相同,但可以確定,這場大洪水大約僅維持了40天,然後就徹底退去,從水位高漲到洪水退去前後約120天。這樣短的時間,雖然對於人類而言足夠毀滅一次,但對地球地質而言,還不足以造成明顯的痕跡;二是,大洪水距今已有1萬多年,歲月的流逝已經將本來就不明顯的痕跡統統給抹去了。

因此,我們不能期盼地質學家、考古學家、古生物學家把一大堆證據材料都擺在你面前。所以,以上來自上古神話和有限的地質考古證據已經足夠說明問題:在1萬多年以前,地球上確實發生過一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

第三節 是洪水還是洪災

現在雖然從地質考古、神話研究中我們基本可以肯定地說:在我們這次文明之前,地球上確實發生過一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然而,世界各民族關於史前洪水的神話記錄都比較混亂,根本無法確定洪水發生的真正時間,甚至連洪水暴發的次數也不能最後明確。

首先,讓我們來分析一下關於大洪水發生的不同時間記載。綜合世界大洪水的記載,洪水發生大約有以下幾個時間:

1.《聖經》中記載的大洪水發生在公元前5000年前;
2.蘇美爾人的泥版文書卻宣稱大洪水發生在公元前3500年前;
3.中國的上古神話基本上沒有確切的時間,都是以神名來表示大致的歷史時期,有的記載說大洪水發生在女媧時期,也有的記載說大洪水泛濫於堯帝時期;
4.美洲印第安民族的神話裏,雖然有大洪水的記載,但絕大多數沒有涉及到時間問題;
5.人們甚至發現有公元350年的大洪水記載。
6.根據現在的地質考古資料,這場大洪水大體發生在距今15000年前後。

如此一來,關於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就被湮滅到紛亂的記載之中,人們對大洪水的諸多疑問也從這裏開始,因為這些記載很容易給人這樣一種印象:大洪水好像不止發生過一次,應該有許多次。有的人就主張說,人類曾經被大洪水毀滅過許多次。

然而,以上時間雖然混亂,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大致確定一下範圍的。大家知道,中華文明起源於大約公元前4500年左右,因為我們已經有了甲骨文,從那以後,中國的歷史記載基本上是世界最完整的。雖然目前我們對甲骨文的理解還存在許多問題,但就當前的研究水平來說,我們沒有在甲骨文中發現關於大洪水的記載。也就是說,在公元前4500年左右以後,人類沒有面臨過毀滅性的大洪水。因此上述公元前3500年或公元350年的洪水記載可以排除。

我們今天都說是堯帝時發生的大洪水,這個說法來源於《淮南子》,但是,《淮南子》畢竟是漢代成書的,時間已經很晚了,在具體考證洪水時間上,我們應該用比它更早的文獻資料,那就是《山海經》。《山海經.海內經》明確說:「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湮洪水。」此處的「帝」自然是黃帝,而不是其他人。因此大洪水當發生在黃帝之時,而非堯帝之時。上文我們已經說到,共工和黃帝是同時間的人,而有的書就記載說「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這更加說明,大洪水發生在黃帝時期。

那麼黃帝又是甚麼時候的人呢?《竹書紀年》說:「自黃帝至禹三十徽’,大禹是夏朝的開國君主,夏朝開始於距今4500年以前,如果一世按30年來計算,則黃帝時代就距今5500年左右。還有的史書中將黃帝視為農業的發明之神,而中國的農業出現,據考古計算,當始於距今7000多年以前。而且,古史中黃帝的時代只是一個約數,他所代表的時期很可能遠大於我們的推測。

這樣一來,我們就把大洪水的發生時間推到了距今7000多年以前。在以上六種時間當中,最接近我們推論時間的就是15000年前,也就是說,毀滅人類的大洪水發生在距今15000年以前。這個時間與一些地質考古成果很接近。

在不能確定年代的多次洪水中,我們發現,就其性質來說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其勢可以淹沒整個高山,像《聖經》中記載的大洪水;一類是給人類帶來巨大損失的洪災,它發生在人類可以躲避,甚至治理的範圍之內,像中國堯帝時的大洪水。由此我們推測,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只有一次。而且只能有一次,它發生在距今15000年左右。

我們這個判斷是以人類文明進化為其依據的。試想,從╴上一次毀滅性的大洪水到現在,人類已有1萬多年的發展歷史,才發展成現在這樣的文明,如果這其中發生過多次毀滅性的大洪水,可能人類目前還處在原始社會時期。因為雖然這代文明加起來不足6000年,但孕育文明則需要更長的時間。或許有人會說:古史記載的多次大洪水都發生在15000年以前。那麼請問,我們連最近一次大洪水的情況都無法確定,而在這以前的大洪水又何由考之?因此我們才推測:在往昔的15000年裏,毀滅人類的大洪水有一次,而且只能有一次。

那麼,為甚麼上古神話傳說中又有多次大洪水的記載呢?我們認為,這是人類文明史前口述歷史階段造成的必然結果。自然環境總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洪澇災難不論在甚麼時期都是不可避免的,比如說長江水繫,大約每60年就將有一次特大的洪澇災害。古代人在漫長的歲月中肯定經歷過無數次這樣的災害,因此他們在口傳歷史的過程中,將自己經歷的特大洪澇災害加入本氏族的古老傳說當中,一代一代傳下去,在漫長的歷史演變中,後人已經分不清哪些是原始的,哪些是新加入進來的,更加搞不清哪一次洪水是哪個年代的,不得不將同類歸並,形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神話傳說,因此混亂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世界各民族這些混亂的傳說,就一定會發現,所謂的大洪水有許多都是較大的洪澇災害,與毀滅人類的大洪水根本就是兩回事。例如,在希臘的敘事詩中,對洪水這樣寫到:「有的人在土丘上避難,有的人坐著小船,最後,竟在最近剛耕過的土地上劃開了船槳,還有的人從榆樹頂上捉魚……。」這則記載中的洪水水位並不高,連土丘和大樹頂都沒有被淹沒。在古代伊朗人的經典《讚繼.阿維斯塔》中記載說:大洪水時期,甚麼地方的水都有一人多深。這與《聖經》中淹沒高山的洪水和中國「懷山襄陵」的洪水根本就是兩碼事,只能看成是一次較大的洪澇災害而已。

中國的上古神話裏有多次關於大洪水的記載,但仔細考證的話,絕大多數屬於洪災的範圍。比如說,發生在堯時的大洪水實際只有半樹高,大約有3米左右吧,人們「下者為巢,上者營窟」就能躲避這次洪水,因此充其量只是一次較大的自然災害。再比如說,發生在大禹時代的洪水,也是一次規模較大、持續時間較長的洪災,因為它發生在人類可以治理的範圍之內,這本身就說明,它根本不是遠古時代那次毀滅人類的大洪水。

但我們必須清楚,並非所有關於堯帝時期大洪水的記載都是洪災,古人由於口傳歷史的失誤,將毀滅人類的大洪水與後來發生的較大洪災混淆在一起,這樣,在記載堯帝洪水的文獻中,有一些記載就屬於人類劫難的那次大洪水,像《尚書.堯典》所記錄的大洪水,就是毀滅人類的大洪水。

根據以上的法則,我們逐條去考證上古時期有關大洪水的記載後發現,雖然以大洪水為主題的神話幾乎遍及世界各大洲,但真正屬於毀滅人類的大洪水的神話並不多,許多都是混合的產物。以劫難發生以後極少數人倖存下來為標準去劃分,記載這次大洪水的有以下一些地區:歐洲、墨西哥、加拿大、印度、加裏曼丹、埃及、希臘、中國。如果大家稍微留意的話,就會發現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以上這些國家和地區幾乎都在赤道以北,現在還沒有確切發現赤道以南地區存在大洪水的記載。在危地馬拉和巴西西部雖然有人類在洪水中毀滅的記載,但這些地區的人類並非滅絕於洪水,大多數是因高山崩塌造成的。因此,我們基本可以肯定,這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主要發生在赤道以北的地區,具體原因我們在以後要詳細談到。

第四節 大洪水的水位高度

當我們確定了毀滅人類大洪水暴發的真實性以後,接下來的首要問題是:甚麼才是毀滅人類的大洪水?也就是說,大洪水的水位究竟有多高呢?

儘管《聖經》說洪水淹沒了高山,中國的古籍也說洪水「懷山襄陵」,但這個說法很籠統,讓人形不成一個具體的概念。多少米的洪水算洪災,多少米的洪水算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呢?可惜的是,古代神話中不可能給我們一個具體的數值,其他文獻也不會直接告訴我們大洪水的水位究竟有多少米。

但是,根據其他一些記載和傳說,我們還是可以推測當時大洪水的水位高度。比如說,在《山海經》、《淮南子》等書中,就透露給了我們一些重要的信息,由此我們可以推測當時洪水的高度。

《山海經.海內經》說:當年發生大洪水的時候,天上的神仙都看著不管,任憑洪水在地下肆虐,任憑可憐的人類在波濤中掙扎。有一個名叫「鯀」的神,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偷了上帝的一件寶貝來拯救人類。說起鯀偷去的寶貝可是大有名堂,它叫「息壤」,這東西見風就生長,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四個變八個……無休無止。哪裏有洪水,只要投下去一點點,馬上就會長成一座土山,擋住洪水。這樣的寶貝上帝當然看守很嚴。鯀拿著「息壤」剛剛到了地下,上帝就發現了,派火神祝融追了下來,在羽郊這個地方追上了鯀,並把他殘酷殺害了。鯀「出師未捷身先死」,真是可惜,但他的精神卻被人類永遠銘記。

那麼羽郊在甚麼地方呢?實際上羽郊就是羽山之郊,它在現在山西的雁門北部。鯀拿著剛剛偷來的「息壤」,首先就來到雁門,他來這裏肯定是為了治水,這是無可爭辯的。那麼,這是否可以證明,當時的洪水上線就在雁門呢?按邏輯上講,應該是這麼回事,否則鯀來雁門幹甚麼呢?

有一個確切的地點就好具體化了。雁門在山西的北部,平均海拔在1000米左右,經查,雁門的北部沒有甚麼大山,屬於恒山山脈的末端,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山峰,海拔不會超過1500米(因為恒山的最高峰饅頭山海拔僅有2426米)。因此我們推測,鯀死的地方,海拔不會超過1400米,大約在1100--1400米之間。根據我們的資料,這個高度就是當時洪水的最上限。在山西龍門山有一個叫禹門口的地方,它與大禹有關,估計也與洪水有關,它在地形圖上的標高是1122米,與雁門幾乎處於同一個海拔高度之上。

除了以上這一個合乎情理的推測以外,我們還有一些其他的材料來證明當時大洪水的水位高度。

《漢唐地理書抄》記:「宜都上絕岩壁立數百丈,有一火燼插其岩間,望可長數尺。傳雲,堯洪水,人油船此旁,囗餘,故日插灶。」《藝文類聚》又記:「宜都夷陵縣西八十里有高筐山。古老相傳,堯時大水,此山不沒,如筐篚,因以名。」這兩條材料說明,史前的那場大洪水曾在宜都留下過一些痕跡。宜都在今天湖北宜昌附近的枝城,它屬於巫山山脈,地圖上的標高大約是海拔1200米左右。而宜昌以東,就是廣大的江漢平原。

《太平御覽》卷七六九引《郡國志》記載:「濟州有浮山。故老相傳雲,堯時大雨,此山浮水上。時有人攬船於岩石間,今猶有斷鐵鎖。」

《太平御覽》卷五二引《永嘉志》記載:「永嘉南岸有帖石,乃堯之神人以破石椎將入惡溪,道次,置之溪側,遙望有似張帆,今俗號為張帆溪。與天台山相接。」

綜合以上這些記載,我們推測,史前大洪水的水位在1100米左右,它幾乎淹沒了整個東南沿海,中原的河北、河南、山西一部、陝西一部,也浸泡在洪水中,中南地區的湖北、湖南、廣西和西南部的貴州等地區也被洪水淹沒。

關於大洪水的水位高度,我們還可以找到其他一些資料:

浙江省仙居縣境內有一山,名叫韋羌山,山上有一危崖名蝌蚪崖,距離地面大約200米,鳥獸絕足跡。但正是在這處崖面上發現有人工刻製的奇怪文字,俗稱蝌蚪文,至今無人能識。這片碑文寬50米,高40米,蝌蚪一樣的文字突出崖面5釐米,每個字直徑在7--12釐米之間,每個蝌蚪文相距15釐米,排列十分整齊,外崖壁上有許多形如日、月、蟲和海洋生物的圖形。

關於蝌蚪崖的來歷誰也不清楚,民間曾傳說,這裏原來是一片水鄉澤國,當年大禹治水時來到這裏,在此崖上刻下了蝌蚪文。也就是說,它應該與大洪水有關。

在貴州省安順市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內也有一處「神秘天書」之稱的紅岩碑,上面刻有令人無法辨認的文字。在曬甲山西,有一片暗紅色的懸崖峭壁遙立半天,北側岩面上,有30多處令人不解的奇怪文字,其中最大一處寬10米,高6米,上面有40多個怪形圖案。歷史上許多學者,包括郭沫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專家,都來此地考察過「天書」。當地有一句關於紅岩碑的民謠,聽起來就好像甚麼咒語一般:「紅岩對白岩,金銀十八招,誰人識得破,雷打聲去招稱來。」

目前對紅岩碑有種種說法,有人說這是禹碑,也有人說是殷高宗記功碑,還有的人說是外星人寫下的。但從民謠中「雷打聲去招稱來」一語中,我們推測它可能與蝌蚪崖差不多,也與洪水有關。

在南岳衡山七十二峰之一的岣嶁峰上,同樣刻有77個古文字,書法怪僻難辨,號稱岣螻碑。晉朝時第一次被發現,但直到宋代才有拓本藏於岳麓書院。1958年,有關部門將拓本寄給郭沫若,郭沫若在回信中稱此文字「秘不可究」。關於此碑的來歷,目前最流行的說法是大禹紀功碑,看來也與大洪水有關連。衡山在地形圖上,它的最高峰標高1290米。

實際上,只要你打開中國的地形圖,將這幾處地點的海拔高度作一個對比的話,北起雁門、龍門山,經宜昌、枝城到衡山,這些地點都處於中國地形圖上的第一個台階邊緣,標高都在1000-2000米之間,這個台階往東往南,就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海拔都在500米左右。這個台階的西部,就是中國的第二個台階,海拔高度基本都在2000米以上。難道你不覺得這種安排很奇怪嗎?古人手裏面應該沒有一本地形圖。;他們不可能將洪水的所有證據都排列在中國的第一個台階邊緣,也不可能將所有的證據都安排在幾乎同一個海拔高度上(見圖十一)。


(圖十一)

因此,我們可以斷言,仙居蝌蚪崖、安順紅岩碑、衡山岣嶁碑、巴東文字等都是關於大洪水暴發的記載,這幾處地點的選擇是為了告訴後人,當時的洪水水位高度究竟有多少。

由此可見,發生在人類文明史以前的那次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其洪峰的高度大約為1000多米,世界最發達、人口最密集的地區基本上被洪水淹沒,人類遭受了一次真正的滅頂之災,絕大多數人喪生在洪水中。

當人們懷著悲痛的心情承認人類自身曾經被洪水毀滅過一次的現實後,不禁會提出這樣的疑問:這場大洪水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第五節 大洪水成因的歷史疑問

人類在早期記載大洪水的時候,就曾悲憤地追問:這是為甚麼啊?人類並沒有過錯,為甚麼要降下如此大難毀滅人類?然而,蒼天並不會回答這樣愚蠢的問題,天底下實際沒有對與錯,如果用人類的道德眼光去責問老天,那就更是錯上加錯。幾千年的文明最終會告訴人類,自然永遠是人類的上帝。

當然,在初遭毀滅的人類那裏,討個公道是再自然不過的想法了,於是,人們在記載下災難的同時,也記載下了對洪水發生的尋問。直覺告訴人們,「懷山襄陵」的洪水並非是自然發生的災害,背後肯定有一種超越自然的力量在起作用,於是人們首先想到了神。

我們先離開一會話題,談一談對「超自然」一詞的認識。「超自然」是一個很舊很舊的哲學詞彙,而且是個貶義詞,更是一個惹不得的詞彙,如果誰要是惹了它那麻煩可就大了,被指著後脊梁骨臭罵一通那是輕的。實際上,根本就沒有「超自然」一說,都是哲學家生生創造出來的。只要是現實中發生的,或者說只要在一定的時間與空間裏發生的,都應該屬於自然的範疇,不可能有超越自然的現象存在。

再者,這個自然有多大呢!難道人類的認識已經包含了整個自然了嗎?比如說,最新發現的「類星體」,它比太陽小得多,但是它的亮度卻是太陽的幾萬倍,或者十幾萬倍,而且它的紅移速度竟然接近光速,目前所有的物理學定律都失去了作用。那麼,你說它是超自然嗎?因此,那些熟練使用「超自然」一詞而另有所圖的先生們,在他們的腦海裏,所謂的「自然」就是他們胸中的點墨,凡是他們暫時沒有理解的,都可以用「超自然」一詞來搪塞。決不能認為,我們所認識到的自然就是自然的全部。因此,在目前「超自然」一詞完全可以換成另外一詞--「超經驗」或「超認識」。比如,一隻小鳥在空中與一架飛機相遇,小鳥大吃一驚:這麼大的鐵傢伙為甚麼可以飛起來,而且跑得這麼快,聲音這麼大?小鳥不理解,回去問它們的爺爺,爺爺說:「你們今天遇到了超自然現象。」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引進一些我們目前尚不明白的理論,承認一些在我們認識以外的力量(但不是虛無的神力),也許是更加明智之舉。

好啦!再讓我們回到大洪水的話題上吧。

在世界上所有關於大洪水的記載當中,幾乎都把人類得罪神靈作為洪水來源的解釋。比如,《聖經.創世紀》說:「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極大,就後悔造人在地上。耶和華說,我要將所有的人和走獸,並昆蟲和天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我要使洪水泛濫在地上,毀滅天下地上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無一不死。」一句話,大洪水暴發的原因是人得罪了神,於是小心眼兒的神就用洪水來懲罰人類。中國伏羲的傳說裏,大洪水是因為伏羲父親得罪了雷公,本質上還是人得罪了神。

當然,由不同文化背景構成的神話傳說,對大洪水原因追尋的答案不可能都是相同的。在中國的神話裏,對大洪水暴發的原因,提出了另外一種解釋,說是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因為爭權奪利而發生了戰爭,戰敗的水神咽不下這口惡氣,一頭向支撐天地的大柱子--不周山撞去,結果造成天地分離,在天崩地陷中產生了大洪水。猶太人對大洪水另有高論,他們認為是「主改變了星座中兩個星辰的位置」而導致了大洪水的泛濫。

不論神也好,星辰也好,天地分離也好,它們都代表著天空,看來大洪水的暴發與天空有關,這也是世界大洪水神話相同的一個內容,只是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表示罷了。

人類追尋大洪水暴發原因的腳步,並沒有受到上述神話的限制,科學技術的發展,使人們可以跳出神話劃定的圈子,從不同的方面,應用不同的技術,重新審視這場與人類命運休戚相關的洪水成因。到目前為止,人們一共提出了三種關於大洪水的假設,即外來撞擊說、地球火山說、星球異動說。

1608年,荷蘭眼鏡匠利帕希發明了望遠鏡。1609年,伽利略製成了世界上第一架天文望遠鏡。當人們第一次將天文望遠境對準月球的時候,人們震驚地發現,月球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坑,有的直徑幾十公里,有的直徑幾百公里。後來的研究告訴人們,那些坑是外來巨型隕石撞擊月面後留下的傷疤,稱為環形山。從那以後,人們對隕石撞擊的危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地球在宇宙中相當的幸運,至少在6000多年的時間裏,還沒有發生過一次百萬噸隕石撞擊的事件,天空中雖然不時有小的隕石從天而降,但造成的危害都不大。最為嚴重的一次是中國甘肅省慶陽縣的隕石撞擊事件,那是在1490年4月4日發生的。當時正逢清明時節,一顆小的隕石撞擊到上墳的人群中,據地方志記載「擊死人以萬數」。但這顆隕石在所有的天文事件當中,只能算一個小不點。1984年,一顆滾動的小行星從距地球72萬公里處呼嘯而過,將全世界的天文學家都嚇出了一身冷汗,據計算,這顆小行星將在2015年再一次接近地球,那時很有可能會一頭撞上地球。

天空中不時滾動的不速之客,啟發了大洪水的研究者,從而提出了外來撞擊說。持此觀點的研究者認為,史前大洪水是由一顆巨大的隕石撞擊地球造成的。的確,地球上曾經發現過不少巨型隕石坑,南極洲的威爾克斯蘭德隕石坑,直徑240公里;中國內蒙古與河北交界處的多倫隕石坑,直徑170公里;俄羅斯西伯利亞的波皮蓋隕石坑,直徑100公里以上。據有關報導,美國科學家新近在捷克發現了一個直徑320公里的巨型隕石坑,算得上是地球隕石坑中的老大。但以上這些隕石坑都十分古老,最年輕的也在幾千萬年以前,距離大洪水的時間太遠,根本拉不到一起。

1969年,美國一批地質學家和地理學家在阿拉斯加荒漠地區考察時,發現了一個直徑12.4公里的圓形地貌,地面下陷,最深處可達500米。據地質抽樣化驗表明,這一帶地區的岩石中含有大量的鎳,而且當地的磁場也不正常,科學家懷疑這是一個隕石坑。1972年,美國的「大地衛星1號」人造衛星送回了這一地區的圖片資料,使隕石坑的懷疑得到了證實。1976年,又一次的空中考古活動證實了人們的懷疑。據測定,這個隕石坑的年齡12000年,十分接近大洪水暴發的時間。因此,不少人認為,正是這顆隕石的撞擊,造成了史前大洪水的泛濫。

科學家一致估計,跌落在阿拉斯加的這顆隕石大約直徑600米,撞擊釋放出來的能量相當於幾十億噸TNT炸藥爆炸的能量,等於同時引爆了1000顆百萬噸級的原子彈。這個能量足以使地殼開始在軟流層上漂移,或者加速正在漂移的速度。同時,轟擊釋放出來的巨大熱量,熔化了數千平方公里的冰層,提前結束了第四紀冰川期,熔化後的冰水造成了記載中的大洪水。

以上這個解釋十分粗糙,漏洞太多。首先,這麼一顆隕石的撞擊不可能造成地殼的巨大變動。其次,撞擊導致第四紀冰川結束的看法也過於牽強。隕石的撞擊一般發生在瞬間,釋放出來的熱量短促而強烈,根本不會使大面積的冰川溶解。同時,冰川深解雖然可以使海平面明顯上升,但現代海洋學家告訴我們,這個過程是緩慢的,往往要持續幾千年,一次性轟擊是不可能造成海平面大幅度上升的。

還有的人認為,是一顆巨大的隕石轟擊海洋,造成了滔天的海嘯淹沒了陸地。我們承認這種可能是存在的,我們也理解這種假設很難找到證據,但我們還是要指出,這種假設是不嚴密的。一顆隕石落入海洋,會造成一定範圍內的海浸事件,但絕對不可能造成全球性的海浸。比如說,一顆巨型隕石落入太平洋,它可能會造成太平洋沿岸地區的海浸,但海水絕不可能越過美洲大陸造成大西洋沿岸的海浸。再說,這種解釋也不能說明為甚麼大洪水都發生在赤道以北地區的問題。

法國科學家古維爾,對隕石撞擊海洋形成洪水的情形,曾經這樣描述道:「當巨大的隕石轟擊海洋後,高達數百米的巨浪,猶如一個個山頭,以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席捲陸地,毀滅那裏的一切生靈。」描寫的確很精彩,可惜並不是事實。

火山爆發,一直在地球諸多自然災害中佔有重要地位。公元前79年,維蘇威火山突然爆發,在一夜之間徹底毀滅了古羅馬的龐培城,所有的居民在睡夢中被埋葬在厚厚的火山灰下,油畫《龐培城的毀滅》生動再現了龐培城的不幸經歷。火山爆發的雄壯景觀和釋放出來的巨大能量,使人們想到了人類史前的那場大洪水,形成地球火山說,認為洪水是由地球火山爆發引起的。

1956年,加蘭諾帕勒斯教授偶然在希臘附近的桑托林群島的一個叫塞拉的小島上,發現了一個被厚達30米的火山灰覆蓋的古城遺址。1962年,美國和希臘組成了聯合科學考察團,對桑托林群島海岸進行了考察,結果挖掘出一座古城廢墟,它與公元前79年被火山爆發掩埋的羅馬古城--龐培城遺址極為相似。根據其他證據,科學家基本可以斷定:在很久以前,這裏曾經發生過一次巨大的火山爆發,被稱為桑托林火山。據說,桑托林火山的噴發很可能是地球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噴發,其火山灰覆蓋了整個群島及附近的廣大地區,面積大約有20萬平方公里。

但是在桑托林群島上根本沒有這樣一座火山存在,所以科學家估計,桑托林火山原來很可能是一個小島,但巨大的噴發將小島地下的物質噴發殆盡,當噴發停止後,成為空殼的火山陷入海平面以下300-500米。陷落的火山口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引起了前所未見的海嘯。漩渦中心的海浪高達1.2公里,滔天巨浪以每小時320公里的速度呼嘯而去,前鋒形成無數堵30多米高的水牆,所到之處一片汪洋。滔天的巨浪,很快摧毀了附近的克里特島沿岸,3個小時便吞沒了北非的尼羅河三角洲,接著又淹沒了1000公里以外的敘利亞古港烏加裏特。他們認為,桑托林火山正是史前大洪水的罪魁禍首。

然而。桑托林群島在地中海。地中海是一個被歐、亞、非三塊大陸環繞的內海,即便桑托林火山曾經形成過可怕的海嘯,但滔天的巨浪再高,也不會越過亞洲大陸淹到中國來,更不可能越過整個西班牙,穿過大西洋,淹到美洲的秘魯和墨西哥。再說,桑托林火山據碳-14測定,它爆發於距今3500年左右,比地質學上證明大洪水幾乎晚了近萬年。而且公元前500年左右,人類的文明已經相當發達了,不可能沒有明確的記載。因此,可以肯定地認為,桑托林火山爆發引起的巨大海嘯,絕對不是史前那次毀滅人類的大洪水。

越是深入研究,人們也就越發地感覺到,地球史前大洪水的原因很可能不在地球的內部,不論是地震、火山爆發、異常氣候變化,都不可能引起一場全球性的大洪水,除非地球發生了難以想像的巨大抖動,巨大的慣性力使海水侵入陸地。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人類恐怕早已不存在了。

所以,人們漸漸把追尋大洪水成因的目光投向地球以外,因為只有星際間的相互作用,才有能力引發一場如此浩大的洪水。在這種背景下,維利考夫斯基提出了金星異動說。

早在1939年,維利考夫斯基就開始悉心研究古代史,以便從中尋找事實來證實自己的推測。他認為,古代史的進程曾受到一系列宇宙災變的影響。他對牛頓關於太陽系一經形成就像鐘錶一樣準確無誤地運行的理論提出了疑問,對達爾文的進化理論也頗不以為然。他們通過對古史文稿詳細地研究得出結論:太陽系曾經發生過大分化大災變,地球的公轉軌道曾受到強烈的干擾。他認為,大約在4000多年以前,太陽系的巨人木星(質量相當於320個地球)發生了破裂性震盪,將大量物質拋人空間,這些被拋人空間的物質朝著太陽所在的方向呼嘯而去,形成了原始狀態的金星。當金星穿過地球軌道時,由於兩顆行星靠得大近,引起引力錯位,地軸發生了嚴重的偏移。這種能量巨大的騷擾,使地殼發生了一系列重大的變化,導致了大洪水的暴發。

維利考夫斯基的這套假設,目前很少有人認可,也許金星的形成果然如此,這有待日後的天文學加以證明。我們只是想謹慎地指出:維利考夫斯基金星形成造成地球大洪水的假說時間被定在4000多年以前,這與地質學發現的洪水證據不能吻合。

以上所有關於洪水的解釋都不能令人信服,這證明:現代科學在這個問題上鑽進了死胡同。怎麼辦?我們不能等遙遠未來的人給我們提出一套新的假設,這不符合人類求知的精神。唯一的辦法就是利用現有資料去探求事實真相。在現代科學不能提供新的證據和理論的情況下,人類唯一最直接的資料就是那些長期被人蔑視的神話和傳說。事實上,這些資料從形成的時間上講,是洪水過後的第一手資料,古人在編製這些神話的時候沒有想欺騙自己,更沒有想欺騙後人的意思。因此我們相信,在這些神話中雖然有被思維認識水平扭曲的成分,但也包含著我們未知的事實真相。

在研究中國上古神話的時候我們發現,中國神話中關於洪水發生的記載,與世界各民族的記載均不相同,大洪水並不是孤零零發生的,它屬於一個極有邏輯、極有條理.連續不斷的事件中的一個組成部份。從敘事的態度看,中國神話的重點並非在講述每一位神千姿百態的表現,而是在重點講述一個完整的事件,神的各種活動只是為了解釋這個事件發生的各種原因,這與西方的神話是根本不同的。

具體地說,中國神話敘述的事件中心是圍繞天與地的關係展開的,整個神話的結構如下:天地不分-->神造人-->神與神之間的戰爭-->天柱崩、天穿一洞-->大洪水-->天地分離-->女媧補天-->十日並出。除最後一項「十日並出」與前項看不出邏輯關係以外,其他各項都有極強的內在邏輯關係。這種表現的方法與特點,與世界其他民族的神話不太相同,它甚至不符合神話形成的一般規則。

因此,我們認為,中國神話的內涵遠比世界任何一種神話都豐富,它很可能記載的是一件真實的事件,重點在於「天地分離」。然而,正如我們以上看到的,所謂「天地分離」實際上就是月球和地球的分離,古代人所說的天地關係,指的就是月球和地球的相互關係,中國的神話就是從這種關係的變動中演變出來的,因此也以這種變動的過程為核心。

將大洪水的發生,放在地球和月球一系列變動的事件當中,可以圓滿解決大洪水的諸多疑問。比如,大洪水為甚麼發生在赤道以北的地區?大洪水為甚麼時間十分短促?南半球為甚麼沒有發生洪水的記載?等等。

「天地分離」--月球和地球發生分離,是大洪水暴發的真正原因,這就是我們的假設,我們的觀點。

第六節 地--月分離是大洪水的真正原因

在解釋這場人類大劫難之前,我們必須搞清楚這場洪水的幾個特點。綜合現有資料,大洪水發生的過程有以下特點。

1.這場大洪水主要發生在地球赤道以北的大陸,所有記載洪水的民族都生活在北半球,越往南水位越低,有些地方甚至出現海洋退潮現象。

2.這場洪水雖然來勢兇猛,但持續的時間不算長。據《聖經》記載說,洪水持續高漲了40天,「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水勢比山高過十五肘,山嶺都淹沒了」。40天後,洪水開始退去,到第150天時,洪水完全退盡,陸地露出來了。古巴比倫的《季爾加米土史詩》是世界上記載大洪水最完整的資料,據說,這部史詩是根據在大洪水中倖免於難的西納比斯親口述說的經歷寫成的。詩中記載,大洪水一共持續高漲了12天,然後開始退去,到第129天徹底退完。中國的洪水傳說中沒有具體的時間,但洪水退去極快卻是事實,使伏羲父親坐的船一下子就從空中跌了下來。

3.據中國《淮南子.天文訓》記載,這場大洪水是從中國的東南方向退去的,「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大洪水究竟從何而來呢?這場大洪水範圍十分廣泛,幾乎北半球都被洪水淹沒,這麼大的水量來得十分奇怪。我們認為,能在短時間淹沒大陸高山的水,決不是來自降雨,雖然許多關於大洪水的記載中都提到了天降大雨這個情節,但這決不是導致大洪水的原因,只能看作在大洪水發生時的異常天氣變化。

那麼,洪水來自何方呢?洪水來自大海,大洪水是海浸事件!《孟子.滕文公》記載說:「當堯之時,水逆行。」大家知道,條條溪流歸大海,由於中國的地形西高東低,因此中國的河流也基本上是東西走向。「水逆行」明確地說明,由於受到東南方向強大的壓力,河水形成倒灌。而中國的東南方就是大海。因此,這是海水撲向陸地形成的反常現象。「精衛填海」的故事,也是在暗示我們,大海曾經給人類帶來過巨大的災難,所以人們才那樣痛恨大海。這難道不是在說史前那次大洪水嗎?

上引公元前3500年前的蘇美爾泥版文書,它在記述大洪水的時候,有這樣一個情節,「第一天,南風以可怕的速度刮著」。從地圖上我們知道,蘇美爾人生活的地區就是現在的中東地區,它的南面也是大海。這個情節也在告訴我們,大洪水來自南面的大海。當洪水發生時,滔滔的海水撲向北方大陸,幾百米高的浪頭象一道道水牆,壓迫著空氣,形成一股可怕的南風,所以記載中才說「南風以可怕的速度刮著」。

那麼,大洪水又是怎麼發生的呢?

索菲亞天文台台長埃斯.鮑奈夫認為,如果一顆小行星(其直徑770公里,約是月亮的1/5),從地球半徑6倍的距離(37800公里)的地方通過,地球將因此發生比普通漲潮大10倍力量的洶湧波濤,海水會向小行星通過的方向集中。

根據我們以上所有的分析,我們認為大洪水是這樣發生的:當被擊毀了反引力裝置的月球宇宙飛船,從現在的西北方向(以前的正北方向),緩慢離去的時候,月球本身強大的引力,加上分離時產生的巨大拉力,使南半球的海水以排山倒海之勢湧向地球北半部,幾百米高的浪頭一個連著一個,以每小時幾百公里的速度,呼嘯著撲向北方大陸,吞沒了平原,吞沒了谷地,吞沒了這些地方的所有生靈。在短短十幾天的時間裏,北方的海水上漲了1000多米,大陸上一片汪洋。在波濤中,一些高山的頂端孤露出水面,看上去像一個個小島。高山在海浸中顫抖,陸地在巨變中呻吟。

就中國的情況而言,凡是海拔在1100米以下的地區,統統淹沒在洪水之中,山東、河北、河南、山西、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地的絕大部份都被洪水淹沒,這真是一場慘絕人寰的大悲劇。

隨著月球的引力影響越來越小(月球越升越高,距離地球也越來越遠),也隨著地軸向現在的位置擺動時產生的巨大慣性力,使北浸的海水隨慣性力的方向,漸漸向東南退去,故古史記載「地不滿東南,故水潦塵埃歸焉」。地軸又經過一系列小的波動後,停留在現在的位置上。這就是大洪水來得快,退去也快的原因。

第七節 倖存的人類

我們提出了一個關於人類大劫難--大洪水成因的全新假說:由於地球與月球的分離,導致了一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世界上一直流傳到我們這個時代的一些神話,有許多神話就把月亮看成是宇宙災變的罪魁禍首。例如,芬蘭的故事詩(卡列瓦拉)和南美洲的各種傳說,都認為宇宙大災變的原因在月亮上,這與我們的假設不謀而合。可悲的是,這場宇宙巨變並非出於自然原因,而是由人為因素造成的。

我們不應該指責那些創造了我們的月球人,儘管他們製造了這場給人類帶來滅頂之災的洪水,因為他們也是迫於無奈,在生存的面前是沒有道理好講的。相反,我們還要感謝那些創造了我們生命的「神」,是他們的警告,使許多人逃脫了這場滅頂之災,才使我們人類得以延續下來。

在巴比倫的敘事詩中,談到水神埃亞向科希斯特勞斯的國王發出有關洪水將要到來的警告,他說:「烏巴爾的兒子特烏特啊!拆了自己的房子造船吧!不要考慮自己的財產,如果生命得救,請為這件事高興吧,別忘了在船上裝上各種動物。」在阿基斯台卡的古寫本中,神也這樣說:「停止用龍舌蘭造酒吧!再挖空大杉樹的樹幹造一個獨木舟,到特索斯頓特裏(古月名)這月,洪水滔天時,請進到這個獨木舟中!」

《聖經》裏記載說:「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上帝就對諾亞說:‘……用你的哥斐木造一隻方舟,分一間一間的造,裏外抹上松香。方舟的造法是這樣的,要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方舟上邊要留透光處,高一肘。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層。我要使洪水泛濫在地上,毀滅天下。’」

在太平洋諸島,也存在著很多這樣的傳說,即出現了一位不知從哪裏來的使徒,向人們發出了災變即將降臨的警告。根據傳說,凡是聽了使徒的話,而建造了木筏子的人都得救了。緬甸的《編年史》中記載說,從最高僧院來了一位黑衣使者,「他穿著黑色的衣服,出現在人們集中的地方,在全國到處周遊,以悲痛的聲音,向人們發出近期內即將發生災禍的警告。」

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大洪水畢竟是無情的,在它肆虐陸地的時候,吞沒了人類辛辛苦苦建造起來的家園,吞沒了大家的親人和朋友。從感情上講,人們不可能輕易接受這樣的事實。所以,在洪水過後的神話中,人們產生了對神的敵視情緒,把他們說成是想把人類斬盡殺絕的劊子手。比如,住在墨西哥的阿斯台卡人傳說,一位名叫奇特拉卡凡的神,向名叫那塔的人發出了關於勢必降臨的大災變的警告,並告訴他建造一隻方舟逃命。大洪水果然來臨了,地上的人都死光了,而那塔和他的妻子卻逃脫了滅絕。當洪水退去後,那塔和他妻子開始點火燒魚。燒魚的香氣四處擴散,陣陣飄到天上。諸神判斷一定有甚麼人活了下來。他們生氣地叫嚷:「誰點火了吧!為甚麼這樣煙氣沖天?」憤怒的諸神,想徹底滅絕人類。但奇特拉卡凡卻請求其他神幫助逃得性命的人,這樣人類才沒有被滅絕。

大家知道,《聖經》中的神話是經過漫長的歷史發展演變形成的,它直接發源於古巴比倫的神話。在古巴比倫的神話中也記載說,當抽水過後,倖存的人們開始點火做飯,諸神聞到燒烤動物的香氣,「象蒼蠅一樣集合在一起」,議論紛紛,諸神知道肯定有人逃脫了洪水,他們也像墨西哥的諸神那樣感到十分憤怒,想徹底殺死逃脫性命的人。這時,曾向人們發出洪水來臨警告的水神埃亞,極力調解諸神的憤怒,人類才倖免於斷子絕孫。

從這幾則神話中,我們可以看出,人類對於製造洪水的諸神懷有極大的敵視情緒,這是一種悲憤的怨恨,神不再是人們頌揚的對像,不再是善良的象徵,而是一群想滅絕人類、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人類真是多災多難,在神與神的戰爭中,人類曾經被無辜殃及,許多城市和居民點被化為灰燼,緊接著又是一場滔天的洪水,人類沒有在這一系列的災難中滅絕,已屬不幸中的萬幸。

那麼究竟是哪些人活了下來?看一看我們這一代文明的分布特點,大家就清楚了。現在世界上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不發達國家,它們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幾乎都在大平原,或者谷地,或者沿海岸線等地。這是歷史的選擇。我們的祖先往往會在上述地點建立居民點,因為這裏有豐富的水源和肥沃的土地,地勢平坦,眾多的河流使大家便於交通。那麼,上古的人類在同樣的自然環境下,也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目前,世界上發現的上一代文明遺蹟,一般都具有以上的地理特點,像中國、印度、埃及、古巴比倫等。在這些地區,聚集的人口越來越多,各方面的發展也相對來說快一些,文明的程度也比較高。

但也有一些民族或部落,他們散居在高原或山區等自然條件惡劣的地方。由於這些地方的自然條件差,交通不便,相互之間的往來很困難,相應的,他們的發展速度也就十分緩慢,處於一種很原始的狀態中,根本無法與平原和谷地的文明相比。

但是歷史證明,這些生活在高原或山區的人們是對的,他們是幸運的。北浸的巨浪首先吞沒了文明發達的平原和谷地,那裏的人類和他們的文化統統在洪水中消失了。而那些高山和高原上十分落後的牧羊人卻倖存了下來。看一看世界上少數人倖存的神話吧!他們無一例外都是逃到高山上才倖存了下來。我們相信,這類神話要告訴我們的是:在那場洪水中,惟有高山或高原上的人有機會倖存下來。

據記載,雅典的立法者梭倫在古埃及訪問時,遇到埃及的一位大祭司,他告訴梭倫說:「大災變殺死了全部住在海邊和河邊的人,而安然活下來的,都是住在山裏粗野、無文化的放羊人和放牛人。」

大洪水過後,從高山上走下來了牧羊人。可惜的是,由於他們自身發展就十分落後,根本沒有能力將上一次文明接續下來。人類的文明中斷了、萎縮了。這些原始人在記憶的深處保留了一些上次文明的靈光,當他們從高山走到平原,將記憶中的那點靈性記載下來,這便成了我們今天誰也讀不懂的東西。然而,他們是整個事件的目擊者,是大洪水的見證人。於是,他們將看到的、聽到的東西,以神話的形式記載下來,一代一代傳下來,又經過幾千年歷史歲月的風風雨雨,經過無數人的不斷加工、改造,最後形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各種神話和傳說。

如果我們仔細去研究今天保存下來的神話,在剔除傳訛附會的成分以後,我們依然可以嗅到很濃、很濃的大山氣息。從神話裏我們發現,離開了大山幾乎就沒有神話,神話中的絕大多數神仙都住在山上,他們都是山神。中國《山海經》中記錄的神話最多,但這本書記載的基本上都是大山或高原。《山海經》可以看成三部份,一是山經;二是海經;三是大荒經。山經指的是高山,這沒有疑問;大荒經指的是高原和戈壁,這也沒有疑問,其中根本沒有記載平原和谷地。這究竟是為甚麼呢?

大家知道,中國的文明應該起源於大平原,在祖先的神話裏根本不應該有那樣多的高山和戈壁,因為我們的祖先沒有在高山和戈壁生活的經歷。然而,事實卻是,我們的祖先在所有神話裏,都大談而特談他們本不熟悉的高山和戈壁,真是奇怪得很。由此,我們只能認為,這是從高山來到平原的人們,對他們早年生存地點有著一份極為深厚的感情,在他們口傳歷史事件的時候,不知不覺將這種感情帶入神話當中。我們之所以強調神話原型的重要意義,其理由就在這裏,這其中有我們人類已經丟失或早已淡忘的記憶。

第八節 文化和習俗中的洪水證據

滄海桑田

人類的記憶可以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淡忘,人類的感情也可以隨著環境的變遷而冷漠,但是,人類的文化卻不可以漠視過去的歷史,它總是在不經意之間,將淡忘或冷漠的東西注入在人們的生活中,你可以不去感覺它,但你無權阻止它默默地述說。

在中國,有一句著名的成語--滄海桑田。據考證,這條成語出自《神仙傳》。有一個叫麻姑的仙女,就是那個獻壽桃的麻姑,她見到仙人王平後,說了這麼一番話:「接待以來,又川東海三為桑田。向到蓬萊,又水淺於往日會時略半耳,豈將復為陵陸乎?」這就是「滄海桑田」成語的來歷。它的本意指大海變為農田,農田又變為大海,現多用來比喻世事變化很大。

人們從來沒有問一問這個成語究竟是怎麼來的,它僅僅是出於一個所謂神仙之口嗎?即使是神仙之言,那也是人們告訴神仙的。如果有人說,這一個成語是出自中國人的想像,那才是天大的怪事,有誰能把天地間變化的事件也想像得像這樣一清二楚呢?

通過近百年的科學研究,我們現在已經知道,「滄海桑田」在地球自然演化的過程中曾經出現過許多次,但地球的自然演變過程極其緩慢,幾千萬年未必有大的變化,幾萬年對於地球而言,真是一眨眼的工夫,但對人類而言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自從人類出現以後,我們根本看不到地球的這種自然演變。但是「滄海桑田」這個成語太準確了,準確到讓人難以想像。

所以我們認為,「滄海桑田」成語的源頭,肯定與大海浸事件有關。住在高原和山區地帶倖存下來的人們,在短短的時間裏,他們看到了巨大的海浪以雷霆萬鈞之勢吞沒了平原和高山的情況,也看到了海水向東南方向退去,露出了陸地和山脈的情形,所以才能把看到的這個全過程用一句極其準確的語言來表達,這就是「滄海桑田」。這是大洪水發生過的又一有力的文化證據,它進一步說明大洪水是按照我們猜想的方式發生的。

泰山祭天

泰山在中國文化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幾千年來圍繞泰山,文人墨客寫下了不少千古流芳的奇文妙句。從泰山腳下一路上去,到處可見各種摩崖碑刻,據說這一壞習俗最早發端於秦始皇,他在東巡泰山時,在泰山上刻下了石鼓文,為自己歌功頌德,後世的無聊文人也就紛紛效仿起來。但為甚麼泰山在中國文化裏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呢?誰也說不清楚,很可能來自一種古老的習俗--泰山祭天。

中國人崇拜虛無的天帝,這種崇拜形成了中國歷史上一個很古老的宗教儀式--祭天,也叫做封禪。據《史記.封禪書》記載,早在黃帝時就有人立廟祭拜天帝,關於這個說法現在有爭議,但這條資料至少說明祭天的宗教儀式十分古老。一般來講,祭天的地點都選擇在地勢較高的地方,平常都在山頂,如果沒有山,就用土築起一個壇,以象徵高的意思。古時祭天有三種形式:廟祭--在天帝廟裏拜祭;郊祭--每年兩次在城郊拜祭;封禪大典--泰山拜祭。泰山封禪是祭天的最高儀式。

但為甚麼要選擇在泰山祭天呢?。這個問題幾乎沒有學者真正涉及,現在學術界裏的解釋十分抽象。首先,是因為泰山高。泰山位於山東省泰安地區,海拔1524米,是山東全境海拔最高的山,也是中原地區瀕臨大海最近的一座高山。它氣勢雄偉,故古人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說法。正因為它高,所以古人才選擇泰山來祭天。其次,因為泰山在東面。太陽屬陽,乃萬物之君,在哲學內涵上代表著新生,象徵著生命,因此,太陽升起的東方也就具有了與太陽相同的本質。同樣的,東方的泰山由於每天迎接日出,它自然也會與太陽的哲學本質相一致。客觀地說,以上這種解釋大約只有學者才會明白,普通人是看不懂的,因為它太抽象,主觀的成分又很大。

中國是一個等級森嚴的國家,宗教祭典也分出了許多等級,哪些人可以祭哪些項目,都在禮典中寫得一清二楚。祭「天」,這是天子的專利,任何人都不能染指,否則一定會有人指責你居心不良,想篡奪皇位,那是要滅九族的。雖然西周以後,由於周天子的地位衰落,代之而起的各方諸侯篡奪了周天子的祭天權,但那時的諸侯也與皇帝差不多了。

關於泰山祭天,有很古老的傳說,《太平御覽》卷六八三引《漢宮儀》說:「孔子稱封泰山、禪梁父,可得而數,七十有二。」但究竟是哪72家卻不甚清楚,戰國時的管仲從無懷氏數到周成王,也僅僅數出了12家,10家在大禹以前,2家在大禹之後,截至的時間是西周初年。那麼,其他60家泰山祭天的很可能發生在春秋戰國時期。

可是大家知道,春秋戰國諸侯林立,戰亂不休,泰山又處於春秋五霸之一的齊國境內,怎麼可能發生60次諸侯親自到泰山拜祭的事情呢?為甚麼史書從未有過因封祭泰山而導致戰爭的記載呢?對此,史學界爭議頗多,至今意見無法統一,但多數人以「絕對不可能」徹底否定古史中的記載。這是很不公平的,也毫無道理。我們不能一碰到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懷疑上古記載的真實性,如果總是以這種方法疑古論古,那麼我們就成了古史的創造者,何必再去研究呢?因此,我們的討論必須站在承認古史記載的基礎上;從多方面考慮、假設,找出不合理背後的合理性,這才是科學研究的態度吧!

春秋戰國時期,各國諸侯寧肯冒著生命危險跑到泰山親自拜祭,肯定有他們不可不去的理由。從各種資料和角度來分析,我們懷疑上古在泰山拜祭的很可能並不是「天」,而是水。

當地月分離時,引發了一起水位高達1000多米的大海浸事件,中國沿海和中原的許多地區統統淪為波濤洶湧的大海。當洪水向東南退去後,很可能山東半島泰山以東的地區還浸泡在海水中。《淮南子.本經訓》記:「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繹史》卷五引《歸藏》雲:「蚩尤登九淖以伐空桑。」空桑就是現在的山東曲阜地區,正與泰山處於同一條緯線上。從高山上走下來的牧羊人們,他們追隨大海退去的蹤跡來到泰山,面對汪洋大海,為了祈禱洪水早日退去,這些來自山區的居民,很自然地在泰山舉行了他們的祈禱儀式。這種儀式一代一代傳了下去。

然而,隨著歲月的流失,幾千年過去了,已經習慣於平原生活的牧羊人後代們,他們對抽水的印象越來越淡,泰山祭拜的內容也發生了變化,以至後來的人根本不知道先人們在泰山拜祭甚麼,只知道這種祭典十分重要。因此不知不覺把這一隆重的祭典與祭拜最高天神--天帝相互聯繫起來,使泰山祭拜從祭水演變成了祭「天」。由於泰山封祭已經成為社會上的一種共識,所以即使在諸侯林立、戰亂不休的年代,大家也都墨守著祖先的成規,齊國不加干涉,各諸侯國也不隨意生事,一切都在莊嚴、肅穆的氣氛下進行,這才有春秋戰國60家諸侯封祭泰山的可能。

泰山祭祀是祭水而不是祭天,這在中國的其他文化中也有充份的證據,比如說,泰山是地獄的觀念就與此有關。

我們中國人現在知道的所謂地獄觀念,像閻羅王、地藏菩薩、十八層地獄、牛頭馬面、東河橋、生死輪迴等等,都不是本地貨,它們是隨佛教一起從印度進口的,嚴格地說,它們是印度的地獄體系。可也許大家並不知道,中國自己也曾經有過地獄體系,那就是泰山府君繫,地獄的大本營就在泰山。

《三國志.魏書.烏桓傳》裴注雲:烏桓「貴兵死,斂屍有棺,始死則哭,葬則歌舞相送……並取亡者所乘馬、衣服、生時服飾,皆燒以送之。特屬累犬,使護死者神靈歸乎赤山。赤山在遼東西北數千里,如中國人以死之魂歸泰山也。」魏晉時人張華所著《博物志》卷一雲:「泰山,天帝孫,主召人魂魄。」

泰山為甚麼會成為中國人的地獄呢?老實說,我們現在僅僅知道關於泰山地獄的思想大約起源於東漢,東漢以前的資料連個影子都見不著,甚至沒有一點線索來說明這種習俗的由來。

另一方面,泰山祭「天」與泰山是地獄,這兩種思想是相互矛盾的,把兩種矛盾的東西搞在一起,我們只能把它說成是一種巧合。也就是說,這兩種東西裏面肯定有一種是錯誤的,但究竟哪個是錯誤的呢?

我們認為,泰山祭水與泰山祭鬼是同一個內容的兩個方面。大洪水吞沒了許多平原地帶的人類,洪水的倖存者們,跟隨洪水退去的方向來到泰山,或者說,在大洪水發生時,只有泰山附近的人類因為登上泰山而活了下來。這個時候人們會幹甚麼呢?他們會在泰山上舉行祭祀死去親人的活動,寄託自己的哀思。我們認為,這就是泰山地獄思想的起源,也是後代將祭天與祭鬼合而為一的理由。

第九節 消失的大陸

地月分離時的強大引力以及地軸在向現在的位置擺動時產生的巨大慣性力,使地殼在這一巨變中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特異變動,地震、火山活動十分頻繁,而且規模巨大,這又加劇了地殼的移動。一方面,大陸架上許多陸地和海洋中的島嶼滑向大海沉沒了;另一方面,由於地殼的變動,在不少地方又出現了新的「造山運動」。

在《歷史上的巨人之謎》一節裏,我們曾經引過《列子.湯問》關於五座仙山的記載,岱輿、員嶠兩座仙山就是在「大人」的搗亂下漂到北海沉沒的,而大人我們也曾說到過他們,他們實際上就是那場叛亂的積極參加者。這大約是中國最早關於陸地沉沒的記載。這個事實也說明,海陸的巨大變遷發生在地月分離事件的前後,與我們詮釋神話的思路與推測完全相符。

巧的是,西方也有關於大陸沉沒的記載,那就是大西洲的沉沒。在世界上,一說起史前海陸的變遷,沒有人不知道大西洲的,因為西方的學者早已將這個問題炒得沸沸揚揚,似乎給人們一種印象,人類史前歷史是以西方為中心發生的。許多學者一說起歷史學的西方中心論,就有看法,但如果問他「你曾做過甚麼?」他肯定無可奉告。直到現在,當中國一出現甚麼新思想的時候,就會有那麼一些人跳出來,搖頭晃腦地指責說:「這個問題西方人早已經說過了。」難道你就不會說:「我們中國曾經怎麼怎麼說」,或者「我曾經怎麼怎麼說」。一個國家要富強,不但要在物質上站起來,而且要在精神上站起來。

實際上,關於人類早期的歷史,現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比中國的資料更全面,比如說,像大洪水的事件,一說就是《聖經》,而中國的《山海經》、《淮南子》與《尚書》等等的記載往往用來給《聖經》作注,這是本末倒置。就從成書的時間來說,中國的記載也比《聖經》裏的記載早了好幾百年。再比如說,關於大陸消失的記載,柏拉圖寫下的時間也不比中國記載更早,為甚麼一說起這個問題我們總是要首先提「大西洲」呢?

中國要想置身於世界民族之林,樹立信心似乎比發展經濟更重要,不要忘記,甲午海戰時,中國艦隊無論從武器裝備還是軍艦噸位、數量都比日本要大得多,可我們還是失敗了。我們為甚麼失敗?就因為我們怕洋人,仗還沒有打,但在心理上我們就已經輸了。好,我們還是來談一談大西洲的問題吧!

有關大西洲最早的記載見於古希臘的思想家柏拉圖,他生活的年代大約在公元前350年左右,與中國孔子生活的年代差不多。根據柏拉圖的記述,埃及大祭司曾於公元前590年,對到埃及訪問的雅典立法者梭倫說,在遙遠的過去,有一個名叫「大西洲」的島國,其面積大約有2000萬平方公里(疑是20萬或200萬平方公里之誤),大致位於赫爾克里士柱石以外的區域,其上居住著有史以來最聰明、最高貴的種族--阿特蘭蒂斯王國。大約在梭倫訪問埃及前9000多年以前,由於發生了強烈的地震和大洪水,一天一夜的大暴雨將這一優秀的民族統統毀滅,阿特蘭蒂斯王國的全部國土,也在這場災難中沉入海底徹底消失了。希臘人只不過是這個聰明而高貴種族的後裔。柏拉圖根據這個傳說,認為它應該在直布羅陀海峽以外的大西洋中,「大西洲」由此而得名,正好直布羅陀海峽在古代又稱為赫爾克里士柱石。按照柏拉圖記述的時間推算,大西洲沉沒的時間大約在距今14000年左右,與我們關於大洪水暴發時間的推測基本上是一致的。

幾千年來,尋找大西洲的人蜂擁大西洋,企圖真的在哪一個地方找到遠古時代沉沒在大洋中的大西洲的殘垣斷壁。但是,幾千年過去了,人類除了一望無際的浩浩波濤以外,連大西洲的影子都沒有找到。

如此一來,對於大西洲的傳聞,大家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認為,大西洲根本就不存在,那都是柏拉圖等人編出來騙人的東西;一種意見認為,大西洲確實存在,而且就在大西洋,只是我們沒有找到罷了。反正沒有實物證據,哪一種意見都不能肯定地說對與錯。

然而,我們在世界各地的神話傳說中發現了許多類似的記載,比如說像中國《列子.湯問》的記載,都是記載關於在大災難中有陸地沉沒的事件。因此,我們決不能將這類的記載一棍子打死,它肯定有存在的理由。從記載的地點來看,我們很懷疑大西洲的事實,地球上不可能有那樣多的陸地在同一事件中沉沒,大約是當時確實有這麼一個事實,但是各民族在轉述的時候將它多樣化了。

18世紀的時候,有一個名叫查奇華德的英國人長住印度,當時他還是個兒童,在一座破敗不堪的寺院中,他無意之中發現了一些泥片,這些泥片就是著名的「那加爾書板」,上面有許多古怪的文字。據寺院主持講,這些泥片是很古老的東西,此寺院代代相傳保護著它們,上面的文字只有相延的主持才能解讀。因為查奇華德家與此寺院乃是世交,也是出於好奇,他從主持那裏學會了這些古怪的文字,上面記述的內容如下:在印度東南面的大洋上,曾經存在一個名叫「姆大陸」的地方,但是在大洪水發生的時期,姆大陸在一夜之間沉沒了。現在的印度人就是「姆大陸」的子孫。那麼,這個所謂的「姆大陸」是真是假呢?

19世紀末,墨西哥礦物學家威廉.奈本在墨西哥城附近發現了一個在地表下10米左右的古城遺址,有鐵、金、銅、銀等金屬。據探查,這個古城是大約12000年前被毀滅的。同時,在墨西哥城北8公里左右地點的地下,人們挖出了2600多塊石碑,其中第684號的碑文是這樣的:「這個神殿是按照夜以繼日守護我們的神的代表、我們的君王--拉姆的旨意,修建在姆大陸移民地,用以祝福來自西部陸地--太陽帝國的使者的。」這裏所說的「姆大陸」,就是印度「那加爾書板」中的姆大陸。

在英國大英博物館記錄瑪雅傳說的托洛亞諾古寫本中,也有這樣的記載:「刊六年,十一牟魯枯,沙枯月發生可怕的地震,粘土丘國姆大陸成了它的犧牲品……這件事發生後的八千零六十年,才寫成這本書。」文中「刊」估計是國王的名字,「牟魯枯」估計是日期,「沙枯」估計是月份。

在尤卡坦半島烏斯馬爾的烏斯馬爾寺院牆壁上刻著這樣的碑文:「這座建築物是為了紀念姆,即西部大陸,靈魂大陸神聖的神秘發生的地點而建築的。」

埃及的《死亡書》中也有關於大陸沉沒的圖形記載(見圖十二),大意是:一塊大洋中的陸地,有一天,火從海洋中噴出,大陸在突然到來的災難中沉沒到了海裏。


(圖十二)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也時常發現關於大陸沉沒的證據。

1772年,荷蘭遠征軍雅可布.羅格溫率領的艦隊駛進了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這個小島後來被定名為「復活節島」。島上的古老傳說激起了人們極大的好奇心:首領發現他的土地正在慢慢地沉入海中,於是便將所有的臣民召集起來,乘上能夠遠涉大洋的船。當他們航行到天涯時,只找到了一個叫毛利的小島,而他們所在的大陸卻沉到了海底。

人們相信這是又一塊陸地沉沒的記載,人們想像,在浩瀚的太平洋可能存在已經消失的大陸,並稱之為「太平洲」。歐洲人雖然沒有在太平洋中找到沉沒的大陸--「太平洲」,不過他們發現,太平洋上數百座大大小小的島嶼,雖然相距都十分遙遠,但島上的居民卻有著共同的文化和語言、習俗等。動物學家和植物學家也發現,這些眾多島嶼上的動物和植物分布基本上差不多,它們在遠古以前肯定存在著某種聯繫。有的人因此推斷說,在很久以前,這裏曾經是一片大陸,後來海洋淹沒了大陸,現在太平洋中的島嶼,就是當時大陸的山峰。從目前來看,我們還找不到支持這一假設的證據,但請相信,隨著科學的進步,人們一定能夠在太平洋的海底找到許多有趣的東西。

不論以上陸地沉沒的記載是否屬實,近幾十年來,人類在海底大陸架上確實發現了不少水下古城遺址或海底建築物,發現的地點有:大洋洲、美國、古巴、墨西哥、直布羅陀海峽等。在中國的東海、黃海、渤海中,人們也發現海底有不少古河道的遺蹟。這些事實都無可辯駁地指出,在很久以前,的確有一些陸地在巨變中沉到了海底,那上面有人,也有文明。

地球和月球分離時還誘發了大地震、火山噴發等一系列災難,造成地殼的嚴重扭曲,一些地方出現了新的地貌。居住在夏爾羅得.阿馬利群島(丹麥領屬西印度群島)的印第安人中間流傳著一則古老的神話說,大災變前,這裏的地形不是這樣的,當時一座山也沒有,災變過後,平地上出現了山脈。另一份古文獻《奇馬爾波波卡繪圖文字書》中,也記載著由於噴發了熾熱的熔岩而形成了紅色的山。

在中國,也有許多造山的傳說,比如像南方地區「飛來峰」的傳說等,當然最有名的大約要屬《西遊記》中五行山的來歷。《西遊記》第七回《八卦爐中逃大聖,五行山下定心猿》中寫到:孫悟空在大廷掌管蟠桃園,本來是個不錯的差事,但因王母娘娘沒有請他參加盛會,結果大鬧蟠桃大會,反出了天宮,玉皇大帝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才把他抓了回來。沒成想竟然弄不死這只猴子,惹得這弼馬瘟性起,揮動棒子打將起來,打得眾天兵天將無法招架,打得玉皇大帝不敢出來。正當他洋洋得意一路打將下去的時候,正好碰上玉皇大帝從西天請來的如來佛祖。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猴子竟與如來打起賭來,如果他一個筋斗雲跳出如來的手掌,那麼玉皇的寶座就歸他。結果當然是猴子輸了,正當他要耍賴逃跑的時候,「被佛祖翻掌一撲,把個猴王推出西天門外,將五指化為金、木、水、火、土五座聯山,喚名五行山,輕輕把他壓住。」無論怎麼看,這個故事大約想反映的正是平地起高山的原因。與此相類似的就是「愚公移山」的神話了。

《列子.湯問》記載說:「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陽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懲山北之塞,出人之迂也,聚室而謀曰:‘吾與汝畢力平險,……可乎?’雜然相許。……遂率子孫荷擔者三夫,叩石墾壤,箕畚運於渤海之尾。鄰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遺男,始齔,跳往助之。寒暑易節,始一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北山愚公長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徹,曾不若孀妻弱子。雖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有孫,孫又有子;於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操蛇之神聞之,懼其不已也,告之於帝。帝感其誠,命誇娥氏二子負二山,一厝朔東,一厝雍南。」千百年來,人們只是從中看到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氣勢和精神,而沒有人去想一想這則神話形成的背景。我們認為,「愚公移山」和「滄海桑田」形成的背景是相同的,它反映過去的年代裏地殼曾發生過巨大的變動,這種變動給我們的先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