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禁區,豁然開朗

佳木斯勞教所部份大法弟子衝出魔窟

【明慧網2000年11月8日】據佳木斯有關人員透露,11月3日,正值黑龍江省有關部門召開慶功會鼓勵佳木斯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轉化、並給勞教所獎金20000元的當天,大法弟子10餘名同時走出魔窟。

大法學員賈永發因寫上訪信說明法輪功真相被判勞教一年,一年到期了勞教所卻不放人。賈永發多次詢問勞教所領導並要求上訴。勞教所領導說:是在執行司法部21號、42號文件有關被勞教法輪功學員不轉化不放的條文。在賈永發本人向檢察院與有關部門申訴無效情況下,與功友們一同走出勞教所。



大法弟子衝出魔窟記

2000年11月13日晚,我們決定離開勞教所這個魔窟,同時也是功友賈永發到期不放後的一天。晚十點,突然停電,當班幹警領我們開飯。飯後大家上廁所,到處漆黑一片。這時幾個功友向大門跑去,大門是敞開的,無人看守。後面管教驚呆了,之後大喊:幹甚麼去,快回來!

可聲音離我們越來越遠,我們已跑得無影無蹤了。整個離開過程沒有任何過激行為,沒和幹警發生任何衝突,完全是在幹警目視下離開現場的。我們離去的速度,任何一個常人無法理解。他們說:「太神了」。

當天陰天,四週漆黑,幾米之外不見人影。兩名幹警追出,虛張聲勢後又回去了,取電筒進行尋找。

據說,中央羅幹已來到佳木斯,要對佳市的弟子下手,進行更殘酷的迫害。因此事,管教及所長要受處分,市領導也可能烏紗帽不保,這就是那些為邪惡的主子賣命關押好人的走卒的下場。提請各位領導和打手們注意:罷官停職是你們可能有的最好的下場,你們助紂為虐的惡報還不只這些呢!羅幹已經是死定的鬼了,為了不再給你們自己加罪,勸你們還是離羅鬼遠些為好。

在佳木斯勞教所的經歷

早在看守所裏便聽說,寧願判刑三年也不勞教一年。這話,現在進了佳木斯勞教所才知這裏是邪惡勢力的黑窩、人間地獄。

一進勞教所管理科,進入視線的便是兇神惡煞的管教,女管教也是如此。在填表時,一個女功友回答慢了點,女管教立即伸出一個手指用力在她太陽穴上一戳說:「傻瓜!」不久,我被分到集訓隊,在那,我們都被剃成了光頭。這裏住宿環境惡劣,有的功友兩人一床,有的功友在擁擠的水泥地上睡。隊裏還剝奪了我們上食堂吃飯的權力。其他刑事犯的權力我們許多都沒有。一日兩頓飯時間相隔12小時,每頓菜是一盆湯,湯底盡是泥沙,發糕是黑黃色,時常有一股發霉的氣味。一天,管教將上百名男女功友趕進操場,叫她們劈胯,幾乎一個人前身挨著另一個人後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受凍。當時氣溫在零度左右。

零下20多度的大冷天,管教大發魔性,讓兩名法輪功學員光著上身在室外凍了20多分鐘,並往他們身上澆涼水。由於我們法輪功學員將一些虐待我們的事曝光,檢察院來人了解情況,其實他們已同勞教所管理科串通好了,他們走後,管理科人員便將說真話的人一頓暴打,有的踢飛撞在牆上,有的嘴被踢豁,有的打倒在地----此類事不想多舉,其它不公正的待遇就更多了。

我們幾乎每天參加重體力勞動(建築),有時中午沒吃飯下午還要出工幹活,勞動後回到宿舍不讓靠床的邊,都在地下碼坐。這一切都在刑事犯罪分子看管下實施,不但不供給生活必須品還常讓學員拿錢為他們做事。這種無本錢的勞動力已勝過當年的包身工,學員成了他們賺錢的機器。學員經常在陰森的面孔和罵聲中度日。不放棄修煉的學員,都沒有接見家人的權力。法輪功學員不「悔過」的,就被囚禁,食宿大小便不准出屋,目前有的被囚禁7個多月了。

近期另有法輪功學員被從各中隊集中起來組成轉化大隊,對我們進行嚴管,打算強制「轉化」我們。我們一到一起,便互相關心,愛護,用真,善,忍衡量自己。但大隊管教硬要把我們隔離開。一名學員到期了,勞教所不放人,當找到趙所長要求按期釋放時所長說「去,去,去」根本不理。當問到郭政委時說:「不悔過怎麼行?」當問到姚所長時答:「我不主管這事,可以給你反映一下」。當問到四把手時(主管法輪功的)答:「上邊有文件,不悔過不放」。當問到陳隊長時說:「加期,上邊有五條規定」學員說:「這文件可以讓我們看看嗎?」答:「你算個啥呀,不放!你絕食也好,自殺也好,逃跑也好,隨便!」學員說:「你能負責嗎?」答:「我能負責」等等。

對於眾多不公正的待遇以前我是消積承受,認為這一切都在考驗自己是否堅定。現在我明白了,師父說:「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現在我明白了,天體在正法,我們修煉者人人都是大法的一分子,我們遇到一切不正的,都要正法,不允許邪惡的存在。於是我要求吃三頓飯,也不碼在地上了。對我們學法煉功破壞時,我們就罷工。在工友被凍,澆水,所裏不管地情況下,功友們集體絕食表示抗議----但我們記住師父的話,一切都用善的。

11月3日功友到期不放,這件事引起了我們的思考,我們都是被強行扣上違法帽子的好人,我們為甚麼還留在這裏哪?師父的經文《理性》提醒了我們,我們悟到我們應走出這個邪惡的地方,因為我們是好人是被冤屈的,我們不該留在這裏,應走出去證實法。於是我們十幾人在四名管教眼皮底下一同走出勞教所。匯入助師世間行的正法行列中。

大法弟子
2000年11月6日



佳木斯勞教所領導:

我們是怎麼走出勞教所的,特向你們講清。

自我們法輪功學員被無理關到勞教所後,本著真,善,忍的標準做事,任何勞動,我們都認真負責地幹好。你們對我們打罵,虐待,我們都用大善大忍之心去承受。你們把我們扒光衣服放在零下20多度室外受凍長達20多分鐘,你們剝奪我們的接見家人的權力,一日兩餐相隔12小時。我們幹的是重體力勞動,喝的是牛馬都不吃的鹽水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法輪功學員以所為家,積極主動幹好一年的建築工程,從機械修理到技術開支為勞教所節省了多少經費。我們用善來感化你們,可你們竟為一己私利,不分正邪,為江賊賣命,到期也不放我們,你們的所做所為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這次我們離開勞教所,是你們逼迫,虐待,造成的。另外,我希望你們對勞教所的其他法輪功人員要講人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怎樣對待大法與大法弟子,也是在決定你們自己未來生命的位置。

法輪功學員
2000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