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亥俄州學員大學洪法小記


【明慧網2000年11月5日】 星期六在俄州德頓市有一個洪法班。有學員提議可以同時結合該市的其它的洪法活動。於是大家分好工便分別上路了。有兩個學員與從辛辛那提市趕來的幾個學員去參加洪法班。另外兩個學員去德頓市的中國餐館發報紙。我們三個去該市最大的超市發洪法資料。超市前人流不斷,多數人都是很禮貌地接了我們發的英文報紙傳單。我開始有所顧忌,我想也許有些人只是出於禮貌接了大法資料,過後會隨手扔掉。但是過後又想,哪怕他看一眼報紙,甚至只是看到法輪功三個字,也是值得的。在這茫茫人海中,有多少人還從未有機會聽聞大法?想到這兒,我更加積極主動起來,一有機會便和接資料的人介紹大法。當我正和一位女士交談的時候,從身邊匆匆走過的一位小伙子突然停下來認真聽我們的談話。我立即遞給他一份報紙並向他簡單地介紹了大法。他迫不及待地問我在哪兒可以學,我告訴他下午一點鐘在該市主圖書館有一個洪法班。當時已經十二點多了。他看了一下表說他要趕去便匆匆地走了。後來得知他確實趕去了洪法班並很快學會了五套動作。在發資料的過程中,還碰到其它一些感興趣的人和我談了很長時間。

一點半左右我們去了附近的一所大學。我們首先找到了該校學生比較集中的活動娛樂中心,在免費報架和專門放報紙的地方擺放了一些中英文的大法報紙;在免費的廣告欄上張貼了大法簡介和國內迫害簡介。後來我們陸續去了該校幾乎所有的教學樓以同樣的方式擺放報紙和張貼簡介。我們在這過程中也及時地向遇見的一些中國人洪法講真相。在路上遇見了一對中國夫婦。在詢問過他們是否會講漢語後,我遞給那位女士一份中文報紙並跟她說希望她能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她說她聽說過法輪功並很高興地接受了報紙。開始滿臉微笑的丈夫突然臉色大變,開始說一些攻擊大法的話。我們心平氣和地向他解釋,但他的情緒還是很激動。他的妻子對我說她的丈夫是個心地善良但很固執的人,由於不真正了解這件事情才會這樣。她還告訴我她回去會勸她丈夫和她一起看我們的報紙。我心中不禁一陣感慨,在惡毒的謠言攻擊中,仍然有像這位妻子一樣清醒的人。心中又不禁一陣心酸:雖然如此,可還是有很多人由於深受謠言的毒害在無知中造業。有多少人在等待著我們去解救啊?我的淚又來了。在幾所教學樓裏我們遇見了幾位中國教授,他們都很高興地接受了我們的報紙。在一次上電梯時遇到一位中國學生,我立即上前給她一份報紙並說希望她能了解一下法輪功真相,她拒絕了。我平時洪法遇到這種情況時都會再問一次,可這回卻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她旁邊還有別人。就在我猶豫的一瞬間她走了。我非常懊悔,恨自己一念之差讓這個人失去了一次了解真相的機會,不知她是否還會有機會?在過後的分分秒秒中我心中始終很沉重,不停地自責:是由於自己的執著心在傷害了別人呀!在我們就要離開這座教學樓時,同行的一位學員透過玻璃窗看到圖書館裏有一個中國學生,我便進去給他報紙。誰知他很感興趣,認真地聽我講。我們談了有十幾分鐘。最後他說其實很多在海外的華人都不相信國內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當我走出圖書館見到我同行的兩位學員時,他們告訴我就在他們等我的時候,又遇到了剛才不要我報紙的那個中國學生,他們又一次遞給她報紙。這回她接受了並和這兩位學員談了一會兒。聽完後我的淚又要來了,心中只是念著:師父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