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正念 窒息邪惡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30日】2000年4月22日晚,我到達了北京。和幾個同修一起,找了個旅館住下,準備23號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

23日凌晨,我被叫起來打坐,打坐中我悟道:這個大法造就了我,我就應該有為大法而捨盡的信念,怎麼捨盡呢?就是將自己熔化到大法中去,溶於法中。

早上,我們就到了天安門。那時天安門前正好清場,霧濛濛的陰氣將天安門整個罩起來了。我們往金水橋走,我邊走邊想:你們這些邪惡的勢力,不管你層次多高,只要你阻擋師父正法,你們就應該被淘汰,我是大法弟子,我今天助師來了,今天我往這一站,我就頂天立地,高大無比,你們誰也動不了我。這時我們已經到了金水橋,坦然的抱起輪來。警察來了笑著問我:「你在幹甚麼呢?」我也笑著說:「我在煉法輪功」。我邊說邊想:我來是證實法的,不是讓你們抓的,我是修煉人,你們抓不著我我就走了。我準備明天再出去證實法,明天不抓我,後天我再去,我樂呵呵又回到旅館。24號我就找地方做橫幅,準備25號去天安門。

25號早上,我懷揣著我做的橫幅「真、善、忍」往天安門去,心想:我已經為大法而捨盡了,還有甚麼做不到的呢?我今天打這橫幅有特殊意義,這「真、善、忍」是屬於師父的,不能落在這些被魔利用的人手中,我今天就要與橫幅同在,誰也拿不走他,誰也拿不動他。我們八個人商量一下,就進到故宮,將橫幅打開,一邊念著《新生》《劫後》,一邊打著橫幅往外走。我想:這個空間打開的是橫幅,另外空間就是消除邪魔的正氣。我們往外走了一百多米,後面的警察就上來了一大幫,他們邊打邊奪,我們八個人就抓著橫幅不放手,有的同修眼鏡、手錶、鞋都打掉了也不管,都用生命護著「真、善、忍」。他們將我們一起拖到一間屋裏,我就將橫幅捲起來,貼身放在胸前用衣服蓋住了,腦子裏只有一念:我與橫幅同在。一個警察大吼:「橫幅呢?」我樂呵呵的,心一點兒沒動,我想:你乾吼,這「真善忍」不屬於你,你們誰也拿不動。我這一想,他們誰也不問了。

他們將我送到了北京昌平監獄,按他們的習慣,進牢號前先搜身,可是我們先進去之後,我將橫幅從衣服裏拿出來放在包裏,他們才開始搜身(這些邪惡的東西連褲頭都反覆捏反覆找)。我想:師父在保護我,師父就看我的心。裝橫幅的包,他們輪著翻了幾次都沒看到橫幅。

在牢裏的第三天上午,他們就把我們一個個的叫出去,叫到我的時候,我問護士:「你們要幹甚麼?」她們說:「給你們加營養」。我說:「大法弟子不缺營養!」她們說:「那就躺下將你捆在床上,灌!」我悟到:只要你有堅如磐石的那顆心,他瞅著你都害怕。我是修煉人,甚麼難都能過,甚麼關都能闖。她們開始給我灌,我心裏背《威德》。灌完了,她們問我:「你有甚麼要說的」?我笑了笑:「我謝謝你們」。我是從內心謝她們,因為我覺得她們很可憐。我親眼看到眼淚從她們的眼裏流了出來,她問我:「你年紀輕輕為甚麼不吃飯呢?」我笑著說:「我沒不吃呀,我一直吃飯。」後來,她們把我扶起來出去和其他灌過的同修站在一起,這些護士對著警察氣憤地說:「你們這是幹甚麼呀?他們都是好人!」她們氣呼呼地拿著灌食用的器具走了。警察問我:「你為甚麼這樣死心塌地?」我說:「因為我堅持真理!」他們叫著師父的名字說:「真了不起,有這麼一幫弟子,我們敗了。」然後,他拿來一卷衛生紙,遞給我,讓我擦擦,我擦完後給他,他說:「不要了,你拿去吧。」就走了。我心裏一陣酸楚,我想起了師父說的:「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我淚如泉湧,我在牢號裏,沒有紙用,師父都知道,我做得太少太少……。

下午它們又將我叫出去,用車拉著我們四個去了很遠的地方。我坐在車裏,心裏很坦然,我想:又要拉出去用甚麼刑?今天,不管你們怎樣對待我,我都會坦然而過。我絕對不會給師父丟臉,我要讓你們這些邪惡勢力敗得心服口服。

車停下來了,我從玻璃向外看,門邊牌子上掛著神經病醫院。我看到牆上用紅字寫著第一考場,我全明白了,這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告訴弟子:有師在,有法在,不要怕。我更堅定了我闖關的決心。他們惡狠狠的將我領到一間瘋人很多的房間,將我捆在一張鐵床上,然後警察和護士都過來了,有個護士指著我的鼻子,惡狠狠的說:「我扎你的人中。」我笑著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兌現神的誓約,我當初下來時發過誓,要用生命護法,我滿身這八十多斤,今天就豁出去了。我不富,沒有別的東西供養師父,我發誓,我用一顆修乾淨的心供養師父。今天人已經躺在這裏了,就隨你們便了。然後,她用針一邊扎一邊笑一邊說:「你們快看,她的臉變顏色了,你看她多難受…」我瞅著他們只是背師父的《新生》。它們給我扎了三個針(人中、手、腳心)然後就接上電源開始過,我心一點不動,思想裏只有師父的話。過了十來分鐘後,它們問我:「你還煉不煉功?」我笑著,堅定地說:「煉!」

我覺得這一年多來的這個環境,這才是真正的修煉環境,我就是在這個環境中成熟起來的,這十幾個月的反復修煉,我覺得就修這一念:正念!

這一年多來,當地公安局就想找藉口將我判勞教,我就是發出正念,我不是怕,我是神,是師父的弟子,我修煉的路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誰說了也不算,它們沒有這個能力,沒有這個本事給我安排,我就在外面講清真象,證實法,助師世間行。前幾天,外地的同修背著一千五百份假經文來找我,我想我是大法粒子,我就要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我有一個正念之場,任何邪惡的東西都打不進來,只有它們在我面前退卻,它們可干擾不了我。我應該識正邪,得真經。我悟道:只有自己真正同化了正的,才能分辨邪的。我和這同修一起將這些假經文燒了,我覺得那些邪的不好的東西全滅掉了。

師父說:「現在的大法老弟子應該是真正的能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而不是在學法了,是學法的同時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為大法做甚麼就是在給自己做甚麼一樣。這就是經過這次魔難走過來的弟子此時的真正狀態。」(明慧編輯部文章《嚴肅的教誨》)我悟到:我們已經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們就有正念,我們在發正念時做的事,不受常人的約束。比如:有一天晚上我們出去到最邪惡的地方掛橫幅,貼材料,我就發了一念:「我們要窒息邪惡,清除邪惡,今天晚上他們誰也看不見我們,誰也抓不著我們,將那些邪惡都堵在家裏出不來。那天晚上,我們全市的同修一塊行動,一個也沒抓著。

我沒有文化,想把自己悟的寫出來和同修們切磋一下,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幫助修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