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要求嚴懲指使和打死王斌的兇手

【明慧網2000年11月29日】 大慶大法弟子王斌被活活打死的真相以被世界各大報刊及新聞媒體曝光,此案已在當地法院起訴,但因中國有個暴君江氏,正義不能伸張,兇手不能嚴懲,所以我們大慶數萬名大法弟子將委託書、控告信、事實經過、必要的證據全權委託法輪大法佛學會(美國)代為聘請敢於伸張正義之律師向國際人權組織及有關法律機構控告殺人兇手馮喜及其指使者江澤民.

現將委託書、控告信、事實經過、.證據等一一列出,詳情如下:

一、委託書

我們全權委託法輪大法佛學會(美國)代為聘請敢於伸張正義之律師向國際人權組織及有關法律機構控告殺害王斌的兇手馮喜及指使者江澤民。順致謝意!

委託人:中國大慶市數萬名大法弟子
2000年11月23日

二、控告信

尊敬的世界人權組織有關部門及官員:

我們黑龍江省大慶市數萬名大法弟子,懷著無比正義之情給你們寫控告信,並向貴組織提出申訴。

法輪功學員王斌是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工程師,德才兼備、幹群關係甚好、有口皆碑,只因王斌修煉法輪功處以勞動教養。在勞教所裏只因王斌不寫保證,管教人員馮喜指使刑事犯人毒打王斌,將王斌殘害致死。(詳情見調查材料另在此聲明一下,以前關於王斌的上網材料有關年齡、單位、電話、傷情有出入的地方,在此更正一下,以這次資料為準。)

一年多來,中國執法機構在江澤民指使授意下,無視《國際人權組織公約》,踐踏人權,誣陷迫害功德無量的李洪志大師及其廣大法輪功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令人髮指,罄竹難書。王斌的死是江澤民殘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鐵證。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大陸已有七十多人被迫害致死。大慶就有四人,有李寶水、崔曉娟、張鐵燕、王斌。我們強烈要求嚴懲兇手、追查責任者.,殺人償命。我們大慶一年多來有近二千人進京上訪,有數萬人走出來講清真相,被勞教有一百多人,被關進拘留所、看守所千餘人。被辦班(軟禁)、高額罰款、開除公職、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無家可歸有很多人。被關進看守所的有年邁七十高齡的老人、有二十歲的年輕人、有孕婦、有盲人、進京上訪的還有一些幾歲、十幾歲的孩子。有八十一歲的老人。可是我們邁出家門,上告無門,等待我們的是無情的「鐵門」。在國內哪裏是伸張正義的地方?在我們無助的情況下才打擾世界人權組織有關部門的官員,請你們代我們伸張正義,為死者討回公道,並追究江澤民法律責任,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們將按真、善、忍的準則接受並配合貴組織的調查審理。

中國黑龍江省大慶市數萬名大法弟子
2000年11月23日

三、大慶大法弟子王斌被毒打致死的經過及真相

王斌,男、出生於1957年8月22日,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軟件工程師。他的一項科技成果曾獲得國家科技二等獎和三等獎。在自己的研究領域做出了突出的貢獻。連續三屆當選研究院職工代表。

這樣一個優秀的工程師只因1999年12月15日因發起大慶二百餘名大法弟子在「法輪大法好」的大旗上簽名,就被關進看守所一百多天,釋放後僅14天,2000年4月12日僅僅因與大法弟子十人在一起吃餃子,被過分敏感的公安以串聯罪名拘押45天。被釋放後僅7天,於6月3日準備進京上訪,剛到火車站就被抓回,8月3日被判處一年勞教,9月5日到勞教員馮喜所在的二大隊,因堅決不寫保證書,教導員馮喜對犯人說:「教訓教訓他」。在馮喜的指使下,犯人們對王斌大打出手,慘不忍睹,當時就把王斌的鎖骨打折,肋骨打折十幾根,整個小便打成鐵青色,右側淋巴打成游離狀,頸部右側動脈血管被打斷,手上有煙頭燙傷,腳上有皮鞋踩傷,把王斌打得呼吸困難時,通訊員向馮喜報告兩次說人已經不行了,他毫不理睬,繼續叫犯人給他悠閒自得地按摩。並說:「昏過去沒事,放在窗戶那涼涼。」
在王斌被打時,當班的幹警魯乃耕、文強(脫崗)。魯乃耕在王斌被打時趴在窗戶看兩次沒管。當第二天送到醫院時值班的醫生是大慶市人民醫院醫生李季彪,他說:「送來的太晚了。」醫療本上的記錄是:心跳沒有、脈搏沒有、血壓為零。後來醫療本一直沒交給家屬,並且當時馮喜為了掩蓋真相和逃脫罪責,對護士說是自殺,真是沒人性的傢伙,真該千刀萬剮。

王斌已經被害致死快兩個月了,此案還在緩慢的調查中,王斌的屍體現在大慶人民醫院太平間裏,可是王斌的心臟、大腦已沒有了。是兩名法醫王春彪、齊井福把它們送到大慶市龍南醫院做生理解剖後扔掉了。如此的職業道德,如此的不負責任。此事已引起家人的極大憤慨和世人的震怒!

在王斌被害在致死的一個月裏,馮喜卻逍遙法外,不上班,在家溜達玩。最近才被抓起來關在大慶市大同區看守所內。按規定馮喜在在押期間是不准親人探視的,可是在他被抓第三、四天時,他的小姘頭楊紅圓(原來他們倆都是二大隊的管教,因合伙貪污學員的錢財,後來把楊調到一大隊)、及同事孫偉、馬春豔三人一同去大同看守所看望,並且馮喜的小姘頭楊紅圓不顧廉恥,兩人抱頭痛哭,他們各自都是有家庭的人,竟幹出此等見不得人的事,真是一對行屍走肉。怎配得上頭頂上的國徽和那套警服。馮喜平時在值班時經常和犯人們一起打麻將,在玩中他能很順利地「贏」到犯人們很多錢,他是一個吃喝嫖賭、五毒俱全、道德敗壞的衣冠禽獸。在王斌剛進勞教所不久,大約9月8日晚十點多鐘,他就給王斌的妻子王天佑打騷擾電話說:「哪天晚上做好飯菜,準備好酒,給我打電話,我自己來,你要親自陪我,把我陪好,每週你才可以見到王斌一次,否則不行。」王天佑說:「我們大法弟子不會喝酒,我找別人陪你吧。」他說;「不行,必須你親自陪,不能找別人……」後來王看他糾纏不休,就說:「我家的電話已被公安部門給監控了。」馮喜這才罷休。

馮喜是指使犯人打死王斌的惡毒兇手,他已經違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條。(內容:監獄、拘留所、看守所等監管機構的監管人員對被監管人進行毆打、或者體罰、虐待、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傷殘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第二百三十二條規定,定罪,從重處罰。第二百三十四條內容:「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或者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事實經過、非常清楚,家有家規,國有國法。誰都知道在大陸法輪功的案件是千古奇冤,可是還沒有一個打贏官司的,連死者的兩個器官(心臟、大腦)和醫療本(診斷書)都很隨便地給弄沒了,我們還能相信甚麼呢?

最近美聯社給王斌單位打電話,詢問此事時,該單位的領導給職工開會,告訴大家「如果誰來詢問王斌的事就說不知道。」王斌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們對王斌生前的人品是有口皆碑的,對王斌的死也深感不平並幫助出面解決過,那為甚麼他們如此對待美聯社呢?為甚麼那兩個法醫工作那麼大意呢?為甚麼馮喜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幹出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呢?只因中國有個正邪不分的暴君。現在王斌的屍體還在大慶人民醫院的太平間裏,我們大慶所有的大法弟子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來到此處給以幫助。

現在王斌曾關的勞教所越來越邪惡,那裏的大法弟子承受了很多很多……勞教所的工作人員執法犯法,不允許家人探視,並採取及其邪惡的措施進行強行轉化,大法弟子們用絕食表示抗議,再次希望正義之士來此。

若大的中國曾是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禮儀之邦。可是現在竟被暴君江澤氏一人搞的是失落文明的地方,是正邪不分、黑白顛倒的地方。現在大法弟子冒死向世人講清真相,他又給升格定為反革命並說和中央政府作對。暴君!請撕下你的遮羞布,你的大魔臉不早已在地球上現了原形了嗎?你還想愚弄世人幾時呢?一個泱泱大國被你搞得黨無寧日,國無寧日。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有的警察說:「最近大慶又竄進來一個打砸搶集團,幾天就殺了十幾人,全市搞得人心慌慌,我們黑天白日忙碌著,正事、大事抓不過來,上面還老下令叫我們天天看著法輪功學員,人家就要求練練功,幹嗎老整人家,這一年可把我們累苦了。」這就是江澤民在國際上厚顏無恥地自吹「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中國怎能有如此昏君禍害中華,、真是國恥大辱!真是到了天地共討,人神憤怒的時候了。到揪出大魔頭江澤民、揪出他們爪牙的時候了。

大慶數萬名大法弟子希望世界人權組織能替我們這些在水深火熱中的大法弟子伸張正義。因為你們是這個地球上正義的象徵。真理的代表!

在11月20日,一夜之間全大慶市的大街小巷掛滿了「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等大小條幅。現在大慶到處是搜捕的警車,又有一些大法弟子被陸續抓了起來,但是為真理和正義我們一定要吶喊!也許我們看不到黎明的曙光,即將在黑暗中消失,但是作為大法中的每一個真正粒子,為了「助師世間行」捨盡人間的一切,包括本體,我們還有甚麼捨不下的呢?

黎明前的黑暗一定會過去的!正義永存!真理萬歲!

王斌家電話:0459-6305199

大慶數萬名大法弟子
2000年1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