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不是賭注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8日】 打破個人修煉框框,步入正法洪流,我的頭腦在漸漸清晰。清醒之後的我,面對師尊、面對大法、面對著維護大法而捨生忘死的功友,內心感到無地自容。

在一次法會上,一位連自己姓名都沒有的86歲老大娘,用她純樸的語言說出來:"我不知道咋悟,反正師父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這就是證法。"還有一位7、8歲的小功友,在他的母親猛醒之後,他天天急著要同他的母親一同到北京證實法,當他的母親因做大法的工作暫時還不能走的情況下,孩子說:"我可不能再等了,我得走了。"這時一個不相識的同修來了,孩子就這樣帶著他對法的一顆童心,跟這位阿姨上了北京。被警察押送回家後,我問他:孩子,你有甚麼感受嗎?怕不怕?他說:沒啥感受呀,我不怕。還有一位功友,她三次到北京,三次在車上截回,三次拘留。她為自己不能來到北京、不能站在天安門前打上橫幅而遺憾。她認為是自己的心對法不純,而沒有實現自己的願望,她內心發願:一定在天安門前打上橫幅。功友們都勞教了,唯有她不知道為甚麼放了。回來後她不僅僅想到自己,怎麼走完這一步,還想到了大家,一個個功友地找,一個個地跟功友學法切磋。很快,她再一次帶著30幾位同修來到了北京,她在人民大會堂前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她打出了橫幅,和同修們共同喊出:法輪大法好!這聲音迴盪在天安門廣場的上空,這聲音震撼著整個宇宙,也震撼著我的內心,她再一次回來了,去喚醒同修,一位又一位。。。

80幾位功友已經被打死了,上萬名弟子在承受苦難,而我還在等甚麼?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已經沒有選擇了,已經沒有悟了,因為師父已經講明了,因為功友們已經用他們的生命與鮮血鋪好了一條路,考試卷答案都出來了,只是照抄,可我還在想甚麼時候抄好,還在用自己的心去看天象,用人心去等整體,看結果,表面上看我用理智,我在權衡,我重實效,而實質上掩蓋著內心深處的骯髒,用商人的投機心理對待大法,和師父討價還價,一天天地貪戀著人間,一步步地權衡自己在法中的得失,而沒有想到我自己應該怎麼做,沒有把自己擺在一個粒子的位置上,常人有一句話:蠟炬成灰淚始幹。師父說:一個生命不在於他的結果,而在於他的整個過程(不是原話),如果那結果都擺在那了,那還是修了嗎?就在看不到結果中,才能看人心純不純、正不正。在人中看整體是形式,在另一境界中看整體是人心,最純正的心在人世間體現出佛法的莊嚴與神聖。師父說:我決不要一個不合格的弟子。在這嚴肅的時刻,我們不能在法中下賭注,明知道必須走完最後一步,明知道這最後一步是甚麼,放下生死的考驗是甚麼,無私無我的境界在哪裏,那麼我們為甚麼還不能……還不能……?!

「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看到師父為弟子受難、大法在人間受誣陷、80幾位功友被打死,我們的心能那麼安穩嗎?功友們已經紛紛踏上了進京證實法的征程,我們也決不能在人中停留,放下自我乃至常人的一切,生命是法給予的,生命也一定在正法中輝煌。我知道師父在天安門前等待著我們,我一定要在天安門前拜見師父,向整個宇宙發出吶喊:法輪大法好!我再不會看別人,再不會去用骯髒的心理去揣度天象,因為即使天像變了,如果觀念橫著,也決不會看到真正的天象,而所能看到的只能是人間的假象。我曾問自己,平時說得多麼好、平時看了多少書、煉了多少功,那麼法與師父需要你時,你在哪兒?人需要我不如法需要我,我幹甚麼來了----助師世間行!一切基點站在法上,一切為正法讓路。因為沒有大法,就沒有一切,珍惜大法就是珍惜生命,慈悲眾生。甚麼是慈悲,我理解鏟除魔根就是慈悲、衛護大法就是慈悲,是對所有生命的真正慈悲。"正悟為上士之慧因",我們一定要在法中正悟,不要在人中停留,不要給自己的觀念找藉口,衝出來,融於法中,在天安門前交上一份完整的答卷,遺憾已經很多了,再不要留下甚麼了,走完最後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