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好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在大陸歷盡八個月獄煉歸來的澳洲大法弟子章翠英,微笑著從登機口向我們走來,沒有一件行李,沒有一分錢,唯有身上那件白T恤上描粗了的詩句道出了她的心:

為了一句公道話           法輪大法是正法
為此坐牢八個月           歷經艱險討公道
頭可斷,血可流           浩氣丹心留獄中
中國鎮壓「法輪功」         將成為千古罪人!

自去年7.20以來小章便以她那純樸的覺悟選擇了「助師正法」的艱難道路,開始是風雨無阻地每天頂著烈日炎炎的太陽靜坐在領館門前,後來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小章幾次回中國護法,與大陸弟子的幾十場交流無高談闊論動聽的語言,只有自己的行動和幾句樸實感召的話:師父被誹謗、大法遭踐踏,還等待甚麼?這還用悟嗎?快走出來,咱們要證實大法!

一次在關押時,半夜她想找機會逃走,於是她從三樓跳下安然無恙,從看門警衛的眼皮底下走出了拘留所,正巧一輛出租路過此處,使她迅速離去。那時無人聽到師父講「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的法理,而她覺悟的本性已知怎樣做了。在今年三月她欲向兩會遞交請願信時被捕入獄,她艱難地熬過了八個月的鐵窗生涯,她生、死、榮、辱全放下,無論在哪裏都堅韌不拔地證實大法。

一、牢房裏

她要求看大法的書,為此她絕食了50多天,民是以食為天的,這種難以忍受的痛苦,加上管教、犯人的百般折磨和獄中暗無天日的惡劣環境,使她身體非常虛弱,由豐滿健壯變成了皮包骨,頭髮一把一把地掉,身上起了斑狀紅腫疹塊,就這樣她每天還不能睡在床上只能睡在潮濕的水泥地上。在獄中歷經艱難最後她終於秘密得到了師父的最新經文《心自明》和《走向圓滿》此時的她百感交集,淚流滿面,這對於身陷囹圄的弟子用久旱逢甘雨表達此時的心情都顯得是無足輕重,人間的語言真是低能。

以前在獄中她都是夜裏起來煉功,一天她悟到這麼大的法為甚麼不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於是她堂堂正正地白天在攝相機下煉功,為此遭到警察和被唆使的犯人的毒打,打得她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還被戴上腳鐐,且還威脅她說:你再煉就給你戴上手鐐、腳鐐把你掛在窗戶上。小章說:法輪功使我從一個幾乎癱在床上的類風濕病人,恢復了健康。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煉功又不影響別人,為甚麼不能煉?管教聽罷瘋狂大叫:我叫所長去,看在所長面前你還敢煉?小章堅定地回答:「煉!別說一個所長,就是江澤民站在這裏我也煉!」這一帶有蔑視而又斬釘截鐵的回答,氣得管教直發瘋,她歇斯底里地喊道:「就這一句話,判你三年!」小章從容地說:「那我就在這裏煉功三年!」任何威脅恐嚇在「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的小章面前都顯得是那樣蒼白無力。

監獄裏每月評先進有一項規定是背監規,小章想:「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一個大法弟子,又不是犯人,背甚麼監規,要背就背「論語」。同牢犯人以小章不背監規不能評先進為由折磨她,但她始終就是不背,可一個月下來,牢房裏照樣評為先進,小章說:你看我不背,你們能評上先進,我要背了你們就評不上了。犯人們怎知玄妙何在,只是再也不找小章背監規的麻煩了。

在獄中小章除了與邪惡作鬥爭外,還以大善、大忍的慈悲精神去感召周圍的人。管教、犯人打她,她無怨無恨,一個犯人因寒冷而病危,她就把自己的被子給病人蓋上,而自己凍著。監獄中管教說要她們勞動改造,而小章認為她不是罪犯,不應受任何懲罰,所以她拒絕做工。而當牢房由此作出新規定:每人限額。小章想若這樣自己不做別人就得多做出自己那份,於是小章也開始做工,每天做到晚上10點,凌晨3點起來再做,每天比限額多做一倍,白天還堅持煉功洪法,周圍的人都感到法輪功學員真好!處處想著別人。

儘管小章做工但她不甘心就這樣消極承受,於是她寫信給聯合國控制訴獄中做工七天,每天十幾個小時的強制性勞動。他們生產的產品都是雕花、牙籤、聖誕燈泡、手鏈、項鏈等類似出口產品,邪惡就怕真相曝光,當他們發現小章的信後就不給小章筆,小章想:無法向丈夫、女兒傾寫自己的話語可以,但一定要尋求表達證實大法心願的途徑。刷牙時牙膏濺到深色衣服上留下的痕跡啟示了她。於是她就用牙膏在衣服上寫字,待外面來人視察牢房時她就穿上寫有「法輪大法好,修煉真善忍,頭斷血可流,大法不能丟」的獄衣,這首表達她內心世界的詩句,使還有善心的視察人員看到後發出默許的微笑,也有的人看後嚴厲地質問管教。這真是對監獄管教的莫大諷刺,管教知後暴跳如雷,而小章卻平緩如鏡地說:你們無理判我八個月,我只不過是說句話嘛。氣急敗壞的管教們不容分說流氓地扒下她身上僅有的一件上衣。字是看不見了,但小章的智慧是對江澤民盲從們的敲擊,相信小章的浩然正氣會震撼那發出微笑的視察人員。

二、法庭上

宣判小章被判刑八個月。她以署名為愛國華僑身份給江澤民的信中寫道:十年前我移民澳洲,十年後我冒著生命危險歷經艱難回到祖國,只是為了說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然而為此被關押了四個月監獄,失去自由二百五十多天,受盡苦難……今天中國大陸無故鎮壓法輪功,明天將成為歷史的千古罪人,我出於對祖國的熱愛真誠地希望中國政府能儘快停止對我們的鎮壓,還法輪大法清白……。她用自己為了上訪而遭到的不公對待來控訴對大法的不公,因為她深知她與大法是緊緊聯在一起的。

她在給廣東省中級人民法院審判長牛南征的信中寫道:

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
坐牢八個月,有冤向誰訴,
請您告訴我,真理哪去了?
中國啊中國,正邪都不分,
究竟怎麼了?何時才醒悟?

話語中透出她要在故土中尋求正義,她渴望自己的祖國天理猶存,她在用自己的生命來使沉睡的故鄉醒悟。

在上訴的法庭上,當審判長宣布維持原判,要她在裁定書上簽字時,她義正辭嚴地說,我無罪,我拒絕簽字,大義凜然地小章使得自知理虧的法官不得不在判決書上寫道:章翠英無罪。這樣小章才簽了字。

三、遞解出境

本來人的一生在歷史的長河中都是極其短暫的瞬間,但當失去自由,每天面對的是威脅和恐怖,遭受的酷刑和凌辱,感受到的是孤獨和寂寞時,八個月的鐵窗生涯顯得如此的緩慢冗長,真是度日如年,終於要告別暗無天日的監獄要結束痛苦了,但小章想到在中國千百萬大法弟子為了堅持正義還在受苦受難,我自由了我要用我的遭遇為大法遭到的不公鳴冤,在公共場所吶喊是不可能的,寫出來又沒有筆,正想著一位男犯人不知怎的從外邊扔進了一支圓珠筆,真是天賞良機,於是小章居然在管教和犯人24小時的嚴格看管的眼皮底下,在自己的內衣上寫下了:

為了一句公道話           法輪大法是正法
為此坐牢八個月           歷經艱險討公道
頭可斷,血可流          浩氣丹心留獄中
中國鎮壓「法輪功」       將成為千古罪人!

為了醒目她反覆地加寬塗描著每一個字。

十幾個警察把小章遞解出境,在機場的候機室裏,小章故意把外衣脫去,露出了她寫有詩句的T恤,警察們驚看得目瞪口呆。明明小章被押出牢房時幾個警察對她換的每一件衣服都進行了嚴格檢查,無理沒收了她兩件寫字的衣服,還在她身上搜了又搜,最後搜得乾淨的連一片紙屑都沒有,這才放心地把她押出監獄,這麼多警察竟無人發現小章居然穿了一件他們最怕曝光的衣服。天知曉,這是十幾個警察的疏忽?還是神奇?無論怎樣眾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像在牢房裏一樣可以強行扒掉她這僅有的一件上衣,但欲強迫小章自己在公共場所脫掉不可能,勒令小章穿上外衣蓋住她又不肯,此時的警察十分尷尬,而小章卻神采奕奕地站在一旁讓無可奈何的警察拍照、攝像,走過的乘客無不觀看,正義的人們發出暗暗佩服的微笑,善念猶存的人們投來同情的目光,就連有的警察也發出惻隱之心,問到:就這一句話,坐牢八個月?話裏充滿了對當局的不滿,國內對法輪功的鎮壓使人惶恐不安,一提法輪功就色變,可小章況敢站在警察林立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向世人展示真相,使邪惡之徒看了喪膽。

四、回到澳洲

小章從廣州中轉馬來西亞到了悉尼,因為警察沒收了她所有的財物,這樣小章行程萬里身無分文,更沒有一件行李。10月30日澳洲領事最後一次去獄中探望小章,中國公安明明答應及時告知準確離境航班,由於邪惡就怕曝光在媒體面前,所以江澤民的奴才們以不實消息欺騙澳洲領館,使小章下飛機後不見任何接機人影,於是在悉尼機場她不得不向人討了40仙令給丈夫打了一個電話,當無目標等候在機場的學員們看到久別的小章身穿別緻的T恤,微笑走來時無不為之而落淚。

她捧起學員們獻上的鮮花,向大家致謝,其實我們應該感謝的是她。

回到家裏,她不顧旅途的疲勞,先看師父的新經文,然後一些學員趕到她家去交流,大家都想聽聽她八個月經歷及她的想法,然而她卻說:監獄裏的經歷我會講,但請你們告訴我,大法需要我現在幹甚麼?從她那裏大家無不感到「無私無我」的境界,回來後她不知疲倦地利用一切機會用自己八個月的遭遇向媒體政府揭露真相,去證實大法,只要一有空,就又繼續靜坐在領館前和平請願,以實際行動揭露真相,證實大法。

你能看到她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她對幫助同情大法學員的善良人表現出感謝之心,她在獄中用在垃圾桶裏撿來的筆給澳洲駐廣州領事的致謝信中寫道:

您們一次次的探望,使我忘卻寂寞的痛苦;
您們一次次的安慰,使我消除了牢獄之苦;
您們一次次的關懷,使我振奮起來;
您們一次次的努力,使我有了自由的一天。
我真摯地感謝您們!

回來後她帶著這封不尋常的信及一些資料到外交部去對他們表示感謝,外交部的官員們聽了她的遭遇都落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