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大法弟子高獻民


【明慧網2000年11月16日】我在北京遇到高獻民時,他是廣州市暨南大學教生物的老師。老高一米八幾的個子,但人卻文質彬彬的。當時許多弟子雲集北京護法,老高也是其中之一。

在和老高交流時得知,他是家中的獨子,他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一個能幹的妻子,有一個小女兒。他的父親開了一個公司,並希望交給老高經營。但老高毅然放下了這一切,隻身赴北京護法。

在北京時,老高經常拿出自己的錢給功友們買棉被、鋪墊和食物。有一位功友要回湖南,想讓走不出來的弟子走出來,大家知道這位功友沒有足夠的費用,因為當時許多弟子都拮据,老高拿出幾百元錢給這位功友,鼓勵這位功友多讓一些走不出來的弟子走出來。後來老高自己也回了一趟廣州,他說他要去做工作,要讓廣州的弟子走出來。大家都不敢肯定他能否再回到北京,但老高的回答很堅定,他一定會再回來。兩個星期後,老高又回來了,並帶動了許多弟子走出來。

由於其他原因我去了另外的地方,也失去了與老高的聯繫。後來和老高一起的功友告訴我,就在邪惡之徒要把大法定為邪教的前一天,老高和其他功友們悟到必須挺身而出,制止邪惡。於是他們十幾個凌晨五點來鐘就走了出來,決定去天安門。巡邏的保安發現了他們並報了警,他們沒走多遠,就被110警車截住了。老高第一個被拉上車,還有幾個弟子也被拉上車,其他弟子迅速散開,警察一看急了,趕緊去追,車裏只剩一名武警在看守老高他們。當時老高看到左右兩邊的車門靈機一動,左手一下把左邊的車門拉開,對功友說「這邊走」,於是幾個功友跳下車走了,那位武警過了一會兒回過神兒來,趕緊過來把車門關上,把槍拴拉得「劈叭」響,指著老高他們說「誰敢再跑?」老高根本不理他,右手一下把右邊的車門拉開,說「這邊走」,於是功友們都跳下車走了。那位武警一下傻眼了,一把抓住老高的衣服,說「你跑不了」,老高對他笑瞇瞇地說:「我沒想跑」。就這樣老高被關進了北京的一個看守所,警察審問他時,老高的回答機智而幽默,警察審得累得不行,卻生不出氣來。在監號裏,老高向犯人們洪法,告訴他們關於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犯人們很佩服他對大法的堅定,竟然用「大法」來稱呼他。後來老高被送到駐京辦,被廣州的警察接回後又關了十五天。老高被放出來後,經常與功友們交流,把自己的體會和收穫講給大家,鼓勵走不出人的弟子走出人來。

記得那一天我剛從牢裏放出來,從一位功友那裏得知老高在廣州的看守所裏被迫害致死,我心裏充滿悲憤。邪惡勢力的總代表江澤民及其爪牙又欠下了一筆血債。這位功友告訴我老高是因為在廣州的一個公園裏和朋友們聊天,被扣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刑事拘留,在看守所裏老高用絕食來抗議公安局的這種非法行為,被強行灌濃鹽水,而且一次給老高灌了兩斤鹽,鹽都沒有化開,像稠粥一樣就殘忍地灌進去。老高當場休克,看守所將人送到醫院時人已經不行了,這才通知老高的家屬。按法律規定,老高死因不明,法醫對老高遺體解剖時家屬可以在場看結果,但老高的家屬卻被告知不可以在場,自然也看不到解剖的結果。看守所對外說老高死於心臟病,但所有認識老高的人都能作證老高從來沒有心臟病。

一個好人就這樣走了,走得那樣匆忙,走得無聲無息,但他證實大法的足跡卻閃閃發光!正告那些積極協助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江澤民被送上歷史審判台的日子已經很近很近了,執迷不悟且繼續助紂為虐者必將為自己的惡行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