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大法,我願粉身碎骨」

深切懷念我的丈夫,昔日同修鄒松濤


鄒松濤,在青島大法弟子中是個廣為人知的名字,他一邊完成著碩士學業,一邊把自己的家提供給大法弟子學法,走街串巷,洪揚著至善至純的大法,他是從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24歲生日那天開始修煉的,真是上士聞道,一修到底。他說:「我不是輔導員,可我就是想為大法做工作。」於是,在煉功點上,他主動為大家糾正動作,教新學員煉功,買書,運書,放錄像,到農村偏遠山區洪法,他以溫和,口才好、博學得到大家的認可,慢慢的成了一名沒有人任命的義務輔導員,他從得法一個月就開始向周圍人洪法,那時就悟到:「慈悲眾生」,讓眾生受益於大法,我也是通過他的幫助,走上大法修煉的大道。

松濤,你可記得嗎?再過幾天就是我們登記結婚兩週年的日子了,你一定記得登記處一位大姐說:「鬆濤、雲鶴,你們的名字真相一副對聯。」那個時候我們是多麼美滿幸福的兩個大法修煉者,我為在人間找到知己而深深的感謝上蒼,感謝師父。這一點,今天我也沒有改變,知音難求,哪怕只有短短的兩年,勝似千年,在生活中,你是一個對妻子體貼入微的好丈夫,到了結婚紀念日,或我的生日,你都會送我賀卡或鮮花,記得一張賀卡寫著:鶴要展翅高飛。你鼓勵我精進,共同圓滿。現在你為甚麼不等我了?我需要你,松濤!你是一個公認的大好人,大善人,從不傷害任何人,對任何人都善良的人,怎麼就這麼走了?你先我圓滿而去,你能告訴我你在哪個天國世界?在這個人間雖然你只走了短短的28年歷程,可是你從小正直,無私,長大了成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你的一生可謂平凡而偉大。七月份勞教前十幾天,是我們在人世間最後共同度過的日子。記得7月18日下午,你要騎摩托車到公司接我,因為會遇到同事,你特地換了襯衣長褲,就是那麼憨厚老實,純純正正,我還因為你騎了快車而生氣,現在,所有的遺憾都沒有機會補償了。我一直盼望著你能重獲自由回家來,孩子出生時,你在監獄中忍受拷打,我還等你給孩子過一週歲生日啊,可現在你卻再也不能了,這是怎樣的生活啊!一年中飽嘗了生離,現在又是死別!我怎麼也不相信,一個鮮活的,紅潤的,活生生的人變成了一具屍體!你的面容,好像睡著了,火化時穿的那麼簡樸,一張薄毯子裹了裹,他們就急著把你抬走了!

松濤,你終於解脫了!你再也不用被跟蹤,被竊聽,被傳訊,被非法拘禁,被拘留,被打罵,被勞教,你終於獲得了真正的自由!你用生命捍衛了大法!你總愛說「早日回家」,現在終於如願以償。有一次你出去煉功,我很擔心,你說了一句「為了大法,我願粉身碎骨」。你兌現了你的誓言,我是多麼不捨得你走,可你還是去了!人的生命就這麼無聲無息,我為眾生的麻木不仁而痛心!善良的人們啊,大法弟子是用生命、血淚證實真理給你們啊!

松濤,天國世界是怎樣的美好?在人間飽受地獄般的煎熬,換得怎樣的甘甜啊!我把你的骨灰放在你生前用過的寫字檯上,對著八個月的女兒說:「乖孩子,去親親爸爸吧。」女兒就爬過去在骨灰盒上親了一口,她好乖,可她被奪走了爸爸,她不該承受這些,她還不滿一歲啊!人生所有的苦樂,在一年中都吃盡了,結婚,有了孩子,你被抓,被打,我在北京被打,你被勞教,我失去工作,然後失去丈夫!可我會堅強地走過歷史的這一頁。

松濤,再見了,你會在天上看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

松濤,再見了,我們一定會在天國再次相見。

妻 張雲鶴 2000年11月

另:友人看見11月4日一串碩大漂亮的佛珠自我家窗外一直垂到樓下,我知道這是告訴我松濤已在佛國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