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10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0年11月10日】

【大陸】罪惡的馬三家

據知情人透露:馬三家惡警極其殘酷、邪惡,他們將女學員衣服扒光,用物打擊女學員下體,有的女學員被打得下陰紅腫,幾天不能走路。現在他們採用強制轉化,將剛進去的學員吊著銬起來,腳尖著地,下面放一個盆,學員吃喝拉撒都在這一個盆裏,大便由其他人幫助,不轉化就不放人下來。大連市轉化中心的警察去馬三家學習後回來勸學員,說馬三家很苦,吃的都是發霉變綠的飯,幾十個人關在一個屋裏,用一盆水洗臉,水都變臭了,並且警察對學員說,甚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不上告!他們對不穩定的學員動用酷刑,用電棍電、毆打等手段,強化學員寫保證。釋放學員時,用高額罰款,不交錢不放人。



【大陸】學法交流會遍地開花講清真相向農村輻射

近日,大陸某北方城市大法弟子廣泛開展交流活動,學法交流會遍地開花,儘管公安到處探聽搜捕,但學員們紛紛走出家門交流,交流會少則十幾人,多則上百。大家共同學習《理性》、《嚴肅的教誨》和《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交流體會和洪法經驗,一致表示要珍惜機緣,走好每一步。

交流會後,部份以前沒有走出來的學員相互鼓勵,共同相約到天安門去證實大法,他們放下親情,去掉怕心,做好橫幅,相繼進京;還有大部份學員採取各種形式向世人講清真相。這幾天,他們把宣傳材料貼到省市政府辦公樓及其牆上。在學習《李洪志師父在美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後,很多學員走出本市,到外地、到農村找當地學員共同學法交流,針對不同情況採取措施,不剩死角,力爭使真相家喻戶曉,人人皆知。



【大陸】立交橋、過街天橋掛上了大法橫幅

11月1日,大陸某海濱城市市內立交橋,過街天橋,高速公路等處一夜之間掛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冤」「停止鎮壓法輪功」「還大法清白」等橫幅,有力的打擊了邪惡之徒的囂張氣燄。



【大陸】一夜之間出現數萬份大法標語

2000年10月22日晚,大陸南方某市大法弟子冒雨行動,整個城市的大街小巷、公共場所、電話亭、電線桿、廣告張貼欄、宣傳欄、居民宿舍、廠房生活區、菜市場、電影院、郵政箱及公共汽車站台等處張貼了數萬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小標語。有的學員一人當晚就張貼了600多份。



【大陸】大連警察非法拘捕哺乳期的大法弟子

我於春節去天安門和平請願,被非法關押20來天,在最初的審問當中,他們就知道我的孩子剛5個月還在哺乳期。然而他們還是一步步地將我投至監獄。提審還說:「你孩子這麼小,活該!你就在這呆著吧!」我問提審:「在哺乳期拘我,是不是違法的?」他說:「國家的法律對法輪功是特殊對待的!」

被釋放後,還經常被傳喚扣留在派出所過夜,每次都是一,兩天。7.20日深夜,我們又被傳喚到派出所過夜兩天,結果家中被盜,我們要求派出所給予解決,至今未得到結果。

8月21日晚10點左右,派出所又一次到我家傳喚我。當時只有我和孩子在家。這時,我兒子剛過1歲生日。由於他們的糾纏,孩子無人照看,從床上摔到地上,幾近窒息,而後嚇得哇哇大哭,哭聲在院外很遠都能聽得見。見此情景,民警也不知所措,而且他們在得知我愛人身體在消業,無力照顧孩子,只有我才能看孩子後,就打電話請示他們領導。他們領導竟說:「讓大人抱著孩子一起來。」就這樣我被迫抱著孩子被帶到派出所,我剛滿週歲的兒子也在派出所過了一夜。而第二天他們根本不管我的孩子,孩子只是在早晨喝了我愛人送來的一點奶和一女民警給的兩塊小餅乾,直到下午5點多,也沒吃一點東西,沒喝一口水,警察都說:「小孩餓得直吃手。」

在這當中,他們還打電話讓別人來把我的孩子接走,孩子哭得昏了過去,這就是這一天中他們在我兒子身上做的事。而後在5點多鐘,警察強行把孩子送到了我的娘家,據說孩子又哭得死去活來。我又一次被關進了拘留所。



【大陸】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警察褻瀆法輪大法女學員

今年10月6日,湖北省法輪大法女學員郝梅(化名)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向世人說明真相,被警察抓捕,分到石景山區看守所關押。因郝梅不說出自己從何地而來,不說出姓名,被警察毒打,用冰塊冰,但她都忍受過去了,不向警察屈服。警察見如何殘酷折磨都折磨不倒大法學員,就採用下流的流氓手段,一名男警察伸手到這名女大法學員的身體上去摸。當時由於她不堪受辱,淚水流出,而沒能看清那個警察的警號,回到牢房裏,難言的屈辱,使這位堅強的大法女學員淚流不止。



【大陸】濟南獄中弟子遭非人迫害

山東省濟南市歷城看守所現關押有近200名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國慶前後去北京上訪被抓回的學員。我在看守所期間,聽犯人講,有一位年輕的女學員因為不寫保證書,被看守所警察帶上手銬及腳鐐,連續趟鐐近20個小時,磨的腳骨鮮血直流,獄中的犯人都被感動的直說:太偉大了,太了不起了。不知獄警們聽到有何感想。

最近幾天天冷了,家屬要給在看守所的學員送棉被,結果遭到獄警的拒絕,並且拒絕屬探視學員。

山東省濟南市女子勞教所,凡是法輪功學員,一律拒絕家屬探視,說是正在等待上級之指示,不知江澤民羅幹這次又要犯下甚麼罪惡。

山東省濟南市的各個區,正在舉辦所謂的「法輪功學習轉化班」。不管是否曾經寫過保證書,都被以各種理由騙到派出所,後強行拉倒各學習轉化班。到學習轉化班後,又強行讓家屬交一萬元學費,家屬不交的強制讓所在單位交,每三個月為一期,無法轉化的再繼續辦下一期。

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的「法輪功學習轉化班」,地址在濟南市郭店鎮的山東省競技學校的賓館內。10月27日學員到後,因為有學員絕食一直沒有開班。部份學員絕食6天後,學習班的領導都無動於衷,直到有學員出現胸悶等各種症狀後才用車將其中的5名學員拉倒濟南市歷下區醫院強行治療,治療2天後,因為這5名學員拒絕治療並繼續絕食,才辦理了休學,由家屬領回了家。希望學員充份認識到邪惡,並用各種方式抵制邪惡,消滅邪惡。



【大陸】國內某論壇壇赫然出現大法真相消息

10月下旬,國內某網站的某論壇赫然出現一條消息:「據說南京市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將被送灌雲(江蘇北部一貧困地區)進行思想改造。他們中絕大多數是中青年知識分子。」此貼不久就被刪除──國內網上極少能見到「法輪功」三個字,即使出現,也立即被刪。

某大法弟子,女,博士,副教授,某高校某系系主任(後因煉功被罷免),某市人民代表。國慶期間去天安門廣場,呼喊「法輪大法好」時被抓,先被秘密送某地「轉化思想」,因帶頭與上百名同「案」學員堅持煉功,被宣布「拘留」。其親友欲探訪,公安機關拒絕告訴她的下落。



【大陸】武昌青菱看守所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罪行種種

看守所理應是刑事罪犯羈押場所,可武漢市公安局武昌青菱看守所卻有幾十名無辜的大法修煉者被關押在犯人中,遭受著飢餓,寒冷及各種肉體殘害。如二樓23號囚室中被關押長達數月的葉劍峰,曾因絕食,被插管強行灌食,咽喉被弄破、發炎,並以觸犯監規為名加帶腳鐐,現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但堅修大法之心忠貞不逾。上月已下達起訴書,將被判處3-7年徒刑。辭別功友之時淡淡一笑:「後會有期,天上見!」

我在進京上訪途中遭截並被抓送至刑拘,途中一派出所所長說:「老X,今天你一直申述法輪功之習煉者都是好人,可我們也沒說過你們壞,是政府,XX黨,江澤民說你們在和他作對、邪。我只好送你去轉化」。一進看守所,副所長朱向東以我不懂監規為由,暗示外勞犯人對我頭部及左臉部就是兩耳光,致使左耳一直耳鳴。後至囚室進行所謂「清醒」,就是將數盆冷水從頭部慢慢下淋,頭和背貼牆,使頸部上仰,所淋之水隔絕了鼻與嘴的呼吸,吸的全是水,還有人問話,並強行數數,從一數到七百,數的快,吸的水就多。幾盆水淋完,胃已全被嗆飽了水。左耳也灌進了水,第三天化膿,耳根腫起,嘴不能張,無法進食。號霸卻說:「政府鎮壓法輪功與我們無關,但進了號子,就必須嚴守監規,一不准絕食,二不准煉功。否則,七十二種折磨辦法任憑我用。」

23號囚室的號霸(號霸實質上是看守長指定的)刑事犯劉波曾折磨過55歲絕食的大法弟子。手段狠毒:用牙刷把將嘴強行撬開,門牙都被撬落,然後將一死鴨的硬嘴插入該學員的咽喉部,使其鴨頭部撐開嘴,直起脖子,再插上管子,強行灌食。這種喪盡天良的手段,令人髮指,他卻津津樂道。

30號姓柳的號霸曾對我說(凡號霸均有串號的自由):「政府、江氏太壞,我無權、無勢,學不了。你們法輪功太好,我也學不了。等政府不鎮壓、不迫害你們了,肯定學的人會更多」。

目前此看守所仍關押著很多弟子,有的已批逮捕,將被送勞改、勞教等。每天都在承受著難以想像的魔難。如:家裏送去的食品、寒衣,都被扣下,沒有棉被的就睡冷板(本人親歷過)。號霸成天威逼學員向家裏寫信送衣、被、食品、錢、香煙等,不從就打。我經常聽號霸講一些學員被折磨、毆打的消息。

進號後完全失去了聯繫,所見所聞有限。

我們呼籲有良知的人們儘快覺醒起來,揭露江氏的罪行;給予在關押學員的支持、幫助。

大陸大法弟子 2000.11.7



【大陸】10月12日西城法院非法判決9名弟子的詳情

10月12日被西城法院判刑的9名大法弟子名單如下:

姓名 年齡(歲) 地址及受教育程度/職務 刑期
密筱平 44 湖北武漢 8年
梁朝暉 31 山東青島 7年
楊吉亮 北京 5年
楊海志 遼寧瀋陽 5年
李潔 29 北京大學畢業 5年
胡國平 北京 曾留學日本 3年
劉靜航 59 北京 在中科院從事遙感工程研究 3年
李淑英 北京 中學教師 3年

還有一位學員姓名不詳。
註﹕姓名是根據口音記錄的。



【大陸】大連姚家監獄已關押大法學員2000名

大連市消息:椐公安內部人士透露,他們最近接到文件,將法輪功定為反動組織,並且要加大打擊力度。最近上訪的學員不論進京幾次,都將被勞動教養。據悉,大連姚家監獄已關押大法學員2000名,他們中有上訪被抓回來的;有的因一直表示要堅修大法,當地公安怕他進京,無任何原因從家中抓走的;也有發材料被抓的,這些學員很多都將面臨教養的嚴峻考驗。

大連市金州區公安局最近一反常態,對進京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想從他們身上挖出當地講真相發傳單的學員及傳單、電腦的來源。金州區公安局惡警刑警大隊副大隊長孫世學,帶領手下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拳打腳踢,並且動用酷刑,把學員「大」字形用手銬吊起來,腳尖剛著地。有的學員被吊了3個多小時,手銬都陷到肉裏去了。而且刑警隊領導帶頭領人到當地學員家中抄家,手拿搜查令,把學員家翻了個底朝天。他們的行為嚴重侵犯了大法學員的公民的基本權利,他們頭戴警徽知法犯法。

我們希望自己還認為自己是人民警察的警察們善待大法弟子,因為他們都是你們的家鄉父老、善良的老百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家鄉人在看著你們,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將被記錄在案,等到真相大白之日,惡人必將被送上人民的審判台!望好自為之!



【大陸】提高警惕,識別特務

大連開發區哈爾濱路派出所,利用特務打入學員內部進行破壞。一特務以做大法工作叫學員走出來為藉口,四處和學員接觸,打探傳單來源及上網情況,並用惡毒手段親自上學員家送傳單及新經文,然後讓派出所去抄家來陷害學員,並和派出所設計打傳呼讓學員出來到某處進行抓捕,然後到學員家抄家。目前已有一些堅定的大法學員被抓。

據說一個做資料的學員這次可能被判7年刑。現在這一特務天天到派出所上班,並打算把魔爪伸到其他地區。而且目前大連開發區另一特務也跳出來「做學員轉化工作」,望廣大學員提高警惕,不要被邪惡鑽了空子。



【大陸】北京弟子梁明華被判勞教5年

梁明華男43歲原北京市第二客運分公司服務隊長

因去年參加公開審判在路途中被拘留1次,後因在家門口晨煉被第二次拘留,之後被單位下崗。他愛人因他煉法輪功,向法院起訴離婚,法院判離婚。只給本人1萬元。並判房屋歸女方。梁明華在經濟拮据的情況下,從今年6月開始租房住。在7.20時,片警一再找他,還威逼房東不租給法輪功學員住房,這樣房東又叫梁明華搬家。7月27日,梁明華到天安門廣場拉了橫幅。這次去後被判5年勞教。現在是在天堂河還是團河,地址不詳。因那裏不准大法弟子看望,他的親人(包括父母,兄弟)怕受牽連也沒看過他,具體受迫害情況不詳。



【北美】上海警察迫害大法弟子

昨晚和在上海的父親通電話,被告知前日公安局來人,未出示搜查證就抄家,然後要把我母親帶走去問話(我母親是大法弟子,近日在各處發傳單,做講清真象的工作)。父親說有話就在這裏問,公安說不行,強行把我母親帶走了。第二天父親去公安局找人,公安局的人矢口否認,說沒這回事。

請明慧轉告上海的功友,不要輕易被邪惡帶走。如果公安強行帶人,可以呼喊左鄰右舍,揭露邪惡;家裏人要堅持去要人,給邪惡施加壓力。



【大陸】湖南省岳陽市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介紹

1. 劉禮陽(化名),女,47歲。2000年7月17日,幾名幹警至劉家要將其拘留,沒有解釋原因。劉請求等待2小時,將女兒安頓好再跟他們走,遭無理拒絕。劉夫一直在外地工作,後來,劉13歲的女兒獨自生活40餘天。幾名幹警提著劉的腳倒拖了兩層樓,然後才允其自己行走,但反銬雙手。當天被送至岳陽市第一看守所。

7月19日,被幾名幹警提審,其中岳陽市公安局有一姓李的(1.8米的大個子)和政保幹部劉X,君山公安分局的有一姓趙,一姓李及一姓余的。主要追問經文來源。未有結果,市局李姓警察(1.8米的大個子)扯住曹的頭髮往後狠命拽,致使後頸痛了約一個星期,還扇了曹幾耳光。見曹不屈服,分局李、趙拿約1寸厚的木板打曹約半小時。後市局李又踩曹腳趾。當時,李穿皮鞋,曹穿涼鞋,李高1米8幾,曹只1米5幾。其間,劉和余兩人在旁大聲呵罵助威。

分局李和趙又逼劉跪下,推劉前身貼牆,然後兩人拖腳,膝蓋至腳被水泥牆磨破,擦出數道血痕,可見血珠,但未流出來。再又拿木板打劉半小時。當時劉僅穿短衣褲,木板直接打在身體上。

看守所女管教張主任曾過來勸阻,說「不准打人」,仍打。

最後,分局趙和李一手抓膝,一手抓腳踝向後折,終於迫劉跪下。使劉腰痛一個星期。身體多處青腫。三個月後仍可見多處傷疤。挨打後一個星期腿腫得太厲害了,人幾乎不能下蹲。

其間曾有多名管教經過,未出面勸阻。

後劉艱難地貼牆站立,幾乎暈過去,迷迷糊糊時被人抓著手在筆錄上簽了字。曹出來後,見到走廊上很多等待見客的男犯人。他們對公安竟然如此惡毒毆打一名婦女感到非常驚訝,更令他們震驚的是,只聽見木板打在身體上的聲音,卻聽不到喊叫。進號房後,女犯們很氣憤,同時也都佩服法輪功的意志,忍耐力。

2. 張寶勤(化名),男,59歲。今年8月15日下午,3名幹警,未說任何原因,將張強行帶至公安局。

幹警劉X卡住老人咽喉將頭往牆上狠狠的撞,打老人眼睛一拳。然後把張關查在一房裏,房內有一待判的殺人犯。晚飯後將張帶至一招待所二樓。

在招待所,幹警魏X,(1米8幾的個子,30多歲)用小臂粗的木棒打張嘴18下,幹警劉X專打致命處,一拳打向咽喉,一拳打胸,一拳打眼,又用腳踹咽喉。欲強迫張跪,張不跪。

魏就用木棒打全身。老闆娘進來勸阻,說公道話,才准張坐下休息。老闆娘又端一杯茶給張。等老闆娘走開,魏繼續狠命打張,張念「生無所求,死不惜留」,魏竟瘋狂叫囂,要打得張求生不能,求死不能。魏打累了,又叫一年輕人進來輪換,但來人不忍下手,未打。

這種毆打,從19點持續到24點,中間只是打累了休息,休息完後接著打。至少有2小時直接打人。

16日凌晨將張送回警務區。上午8點提審,魏假惺惺地說:「我想關你就關你,想打你就打你,但看到你家裏比較困難,年紀又大,現在放你回去。」然後通知張所在單位保衛幹事接張,幹事不肯來。後單位書記開車來接,同車來的還有單位的老幹部,看到張全身青腫,傷痕累累,多處滲血,都不敢相信這是警察所為。

第二天,張到文家灣鎮二分場機關大樓找政法委書記還錢(張被關一晚,但未吃飯,稱要10元伙食費,還扯斷皮帶,張向書記借20元交伙食費,買皮帶),走至大樓前,

被群眾問及傷勢原因時,張說明了因煉法輪功無故受迫害的事實真相,幾位群眾都深表同情,對喪失人性的警察表示憤慨。

3. 四名大法弟子3月中旬,四人被關在岳陽市臨湘看守所。18日或19日(不詳),四人因看《轉法輪》,被五、六名幹警毆打約1個小時。管教對她們拳打腳踢,逼迫她們跪下未遂。用約1釐米厚的竹篾板狠命抽打,郭、彭被打倒在地,口鼻流血。四人都體無全膚,傷痕累累,布滿血痕。兩名幹警反拉郭手,踩著她膝蓋,使郭跪下。大法書被搶走燒掉。四人於是絕食五、六天,後幹警允許一家屬送書進來。

4. 侮辱人格的遊街示眾

四名性格溫和,與世無爭的女弟子,年齡從28歲到50歲不等,因曾進京上訪,被拘留過,釋放13天後,即今年4月26日,一幹警誘騙四人說到派出所談話,十幾分鐘後就可回來。結果被非法關押至5月1日。

5月1日上午,四人被粗麻繩五花大綁,胸前插一塊木牌,寫著「法輪功頑固分子」。她們乘的車前後各一輛警車,最後有一輛新聞採訪車。從上午至下午,幾乎遊遍整個當地各鄉鎮、分場。整個過程被錄了像,留下了邪惡妄圖辱滅正義的罪證。

5. 黃為(化名),女,43歲,於壘(化名),女,47歲。2000年3月中旬,二人一同進京上訪,被抓回後,關在收容所。絕食7天後收容所所長劉鳳章騙說到辦公室談話,將兩人強行拉上車(手被拉傷),送至精神病院,強行藥物注射,與三名精神病人關在一起。

2000年4月10日再次上訪,抓回後關在收容所。一天,黃的丈夫來探視,騙說黃的丈夫接其回家。上車後才知上當,再次被送精神病院。現二人被判勞教。

6. 陳琳(化名),女,22歲,農民。2000年3月上訪,被拘留2個多月。要罰款6000元,因家裏無錢無物,公安竟到其已另立門戶的哥哥家抄電視機、電冰箱等電器。鄰居們感到憤怒,其中一位說:你們不是要錢嗎?要多少,我出。最後,鄰居出了三千元,她母親打了三千元借條了事。

7. 賴英(化名),女,52歲,99年12月上訪,抓回後關押在看守所,後轉收容所長達4個月之久,被罰款二千元,抄家時搬走了家中所有電器。

部份做惡人名錄:

岳陽市第一看守所黃再忠教導員、周曉山副教導員、談健吾副主任科員,市檢察院駐看守所周檢察員。

劣跡:2000年2月1日、2日,因禁止大法學員在看守所學法、煉功,對八名大法女弟子大打出手,共人身攻擊數小時,八名大法弟子遍體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