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陸弟子國慶節的護法經歷

【明慧網2000年10月7日】2000年10月1日上午9點多,我像許多弟子一樣在天安門廣場以身護法。廣場上一輛輛抓滿了大法弟子的公交車緩緩開走,「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車內大法弟子的高喊聲震撼了整個蒼穹,弟子們探出頭流著熱淚向人群揮手,告誡他們回去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不要錯過機緣。我被兩三個警察硬拖進車裏,他們一邊推車上玻璃一邊惡狠狠的說:「夾死你們!」(因為弟子的頭或胳膊伸在車外向人群高喊)。路上學員們推開車窗向路邊的群眾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車上的武警急了,他們死命地推著窗子,想把它關上,學員們則用力推著另一邊不讓他們關,同時周圍的學員向他們洪法,告訴他們大法的真象,告訴他們有50多位學員被江澤民等惡徒迫害死,數萬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關押、毆打、抄家、罰款、開除,聽著聽著,漸漸地武警鬆開了雙手......。這樣我們高喊聲從未間斷過,群眾都知道我們是因為煉法輪功被抓,直到車子被開進前門分局。

我們昂首闊步走進分局大院,一進院子就聽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和熱烈的鼓掌聲,我只覺得眼前一片朦朧,向先到同修們揮手致敬。當警察拿著攝像機對著我們攝像時,弟子們高舉著師父書中的法像、「法輪大法好」的大條幅、印著「真、善、忍」的黃色大背心,並齊聲喊:「法輪大法好」、「和平解決法輪功問題」,有的學員淚流滿面,場面真是激動人心。

這時,有一個30多歲的女人站出來高喊,「我們要見江總書記」。我一聽不對勁。後來,警察開始把我們押到別的地方,學員不去,他們就暴力拖拽,學員們挽在一起不被它們拖走。這時後面有一個西裝革履的高個男子大喊「往前衝」,並使勁往前推,人群隨著一起往前湧,警察趁機錄像。我發覺不對,回頭看了他一眼,從眼神中看出了他的心虛。我馬上向後邊喊,「大家冷靜下來,要理智一些。」學員們都冷靜下來。我們開始懷疑這兩個人,果然我們被押到北京密雲縣行政拘留所的大院時不見了它們的蹤影,後來聽別的功友說它們從後門走了,原來是兩個混入學員中的特務,伺機搗亂,陷害學員。剛才大家激動時,很容易被情帶動,險些被魔鑽了空子。因此我們想到:大法弟子應時時刻刻按照高標準要求自己,即使做最神聖的事,也不能摻雜半點人的情在裏邊,應始終保持慈悲和理智。

我們在拘留所被編了號,共80多人。警察讓我們把錢都交出來,我帶了準備為大法做事的錢,不想叫他們搜刮走,就問,「這錢還給嗎?」 「給呀」,警察說。我問:「聽說警察不是趁機斂財嗎?」他直言不諱的說:「這不是在北京嗎?」

被編好號的弟子三三兩兩的被帶到各個派出所審問,不說姓名的就往死裏打。審問我的警察聚精會神地看著我給他的《江澤民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我也正好向他講明江是如何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的事實。他感到很震驚,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已經打死了52名大法弟子。晚上我們又被押回密雲拘留所,大家互相交流體會。在獄中有一位60多歲的老大娘在廣場打橫幅時被警察猛踹左胳膊,不能動彈,但她依然微笑著告訴我們打橫幅時的一瞬間,完全沒有自我的那種美妙正覺;還有一位弟子曾在當地縣拘留所絕食證實大法,第9天時,所長沉不住氣了,他親眼看到大法弟子9天不吃飯還能活的奇蹟,就問:「你們為甚麼不吃飯?你們吃的是不是高能量物質?」弟子們回答:「對」。他們悟到無私無畏的道理,只有修得無私無我,才能做到為了追求真理而無所畏懼。在那裏他們用生命開創了學法煉功環境後,有學員用天目看到牆上出現了一個個的喜字,知道是師父在鼓勵他們,他們淚流滿面,叫著「師父」。

晚上聽到隔壁警察大吼大叫的聲音和弟子的慘叫聲,後來才知道,學員們煉功被警察暴打,其中一惡警一腳猛踹在一女學員頭上,她身子一栽,頭重重撞到牆上,當場休克過去。警察嚇壞了,心虛地倒打一耙:「你非得讓我失點德嗎?」

第二天,我被押到當地駐京辦事處。在駐京辦我向看押我的警察講述大法學員受迫害的情況,他很願意聽,當講到江澤民的殘暴與邪惡時,從我們身邊走過去一北京警察瞪了我們一眼,辦事處的警察急忙拍了一下我的頭小聲說:「你看這是在哪兒呀?」

後來我進一步悟到「被抓不是目的」(《理性〉》),證實大法才是當前最重要的。於是,10月2日下午,我就從駐京辦的樓口,在十幾個便衣的眼皮子底下堂堂正正地走了出去,又回到天安門,回到了功友身邊......

大陸學員
20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