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魔性 ◎師父評語

  認識的非常好。在對於思想業力的反映上和邪惡勢力給我們所製造的破壞,我們向人講清真相,都是在採取主動清除魔而不是縱容和消極承受,但思想和行為一定要用善的。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我的思想現在明白了,能夠分清正、邪是不夠的。能夠認識到我們是正的,把我們和邪惡分開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意識到邪惡不應存在,我們必須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滅邪惡……當這種決心生起時,我的思想變得像鑽石一樣堅固,我真覺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

不久前我一直持著這樣一種態度,只要我們不被邪惡帶著走,只要我們可以忍受邪惡及其惡劣影響,那便可以了。只要我能堅持正念,我就不需要理會那些邪惡。這種侷限的認識反映到我的修煉中,同時也在我對正法過程及中國現狀的理解中反映出來。

我以為我們只要能認清在中國的惡勢力是邪的,知道我們是對的,說明真象,暴露惡勢力的邪惡行為,那便可以了。我用平靜的心接受邪惡的存在,認為這是忍的表現,卻不知在這種認識的背後隱藏的是我消極的、不正確的態度。在我心裏,我不能邁出那一步,說出和相信邪惡應該被消滅,邪惡不應存在。

我也遇到許多思想業──我以為這是考驗我的堅定,給我機會加強自己的主意識。我接受了這種思想業的襲擊,努力用平靜的心把自己和它分開,知道它們不是我,認為如果我能把自己和它分開,那就可以了,師父就會把它消滅掉。但是這些業力不斷湧回來。事實上,我對目前正法的理解用的是對待思想業一樣的消極態度。

不知怎麼,我擔心積極主動的消滅邪惡是一種過激行為,不夠善。我對不願傷害任何生靈這一點兒有個錯誤認識,那就是認為想主動消滅業力和邪惡就不夠忍和善,因為它們也是生命的形式。

李老師在「道法」一文中說:‘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

通過和他人交流,閱讀明慧上的文章,閱讀老師最近的經文,我的理解改變了。

我的思想現在明白了,能夠分清正、邪是不夠的。能夠認識到我們是正的,把我們和邪惡分開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意識到邪惡不應存在,我們必須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滅邪惡。當思想業來時,我不再像以前那樣簡單的消極承受,知道它不是我,等著師父把它消滅掉。現在我鼓起自己所有的決心全力的消滅它,知道它不該存在,知道消極的允許它存在是我魔性的表現。

以前我要消滅邪惡的決心被自己各種消極錯誤的理解障礙著。現在決心沒被阻礙。我驚訝於自己消滅邪惡的願望背後的徹底的決心和力量。當這種決心生起時,我的思想變得像鑽石一樣堅固,我真覺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現在我對「神的憤怒」這句話有了更深的理解。這不是人的生氣,不容忍,報復,復仇等等,而是公正、高尚的去除所有違背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從而不再值得在宇宙中生存的一切。

這種理解的轉變也反映在我對目前正法的進程及我們在正法中的作用的理解中。我們必須不允許舊的、消極的認識在我們頭腦中造成裂縫。用我們消極的態度允許邪惡繼續存在。消極去看待邪惡就是同意它,縱容它。如果我們用甚麼藉口認為邪惡應該存在和有必要存在,那麼它就會在我們的思想和宇宙中存在。我們不僅應對自己增強佛性、消除魔性的修煉負責,我們也要對在消除宇宙中的魔性的進程中自己應盡的一部份力量負責。這不正是正法的過程麼?

我們必須主動積極的消除所有反對大法的邪惡勢力,不管是在我們自身或身外──不是為了自己修煉的進步,而是慈悲眾生。

(英國西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