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大法弟子孫明毫等人被送進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明慧網2000年10月31日】 孫明毫:煙台式青少年宮美術教師。自政府去年開始鎮壓大法開始,於10.27開始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為大法陳訴冤情。然後,又由被單位非法關押至今年1月14日,再次出來證實大法,被公安帶回本地拘留15天。到了今年2月15日,單位還要關押,他開始絕食抗議。到了20日,單位把他強行送進了煙台市心理康復中心(萊陽)6療室當作精神病患者進行藥物摧殘。把和他一起上訪的另一位女學員孫香淑也關進了2療室。

在精神病院,他們拒絕服用藥物,醫院就強行將他們用繃帶把四肢捆綁在床上,從鼻子內強行插管灌藥,藥片從3片增加到5片、7片。當達到7片時,他渾身痛苦的無法形容。此時,不准家屬探望。3月10日左右,招遠金礦的孫彥勝被送到和他一個療室。他的單位背著家屬,說是辦學習班,把他騙入精神病院。單位領導在找不到正當理由情況下,為了達到把他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他的目的,居然無恥地拉關係,通過請精神病院的院長和6療室的主任吃飯商量如何把他送入精神病院,而醫院院長宮玉柱和6療室主任丁元林明知此事的真相,僅僅為了一頓口腹之私慾,居然泯滅良知,把一個好端端的正常人送進精神病院去迫害,使孫彥勝及其家人從此墜入地獄般的苦難深淵中。

孫明毫和孫彥勝兩人強烈要求院方放人,聲明自己沒有病,要求見家屬。主任說:要不是你們沒有病,早就把你們綁在床上了。23日,孫明毫再次向院方強烈要求出院,聲明自己沒有病,自己沒有錯,抗議院方的做法。表達了要用生命證實自己是清白的,然後一頭撞在牆上。醫院不管他的傷勢,把他的四肢用繃帶捆在床上,頭和肩膀用床單捆上。他隨後開始絕食,孫彥勝問主任為甚麼綁他。主任不答反問他:你是不是也不吃飯,他說:是。然後他們就開始把他也綁在了床上,對他們強行插管、灌食、注射藥物。為了向他體內注射藥物,都把針頭打彎了。第三天,孫明毫昏迷了一天一夜,5天內都被綁在床上。直到家屬和單位來人才釋放,還要求家屬及本人保證不再進京上訪。

在醫院被摧殘的過程中,醫生不停地說:只要簽字保證不上北京,立刻放人。這說明地方政府和院方在明知大法弟子是正常人的情況下,還在沒有人性地採用法西斯式的做法迫害大法弟子,是蓄意的、是極其邪惡的,根本就不是人的行為,他們逃脫不了正義和歷史的審判。

孫明毫被送進精神病院時,興隆街派出所也派人送他進去。而此事是得到煙台少年宮上級主管機關、團市委的批准的。他共被關了28天,孫淑香被關40餘天。

其中二療室關有7個女弟子
三療室有5個弟子
知道姓名的有:孫玉華、季燕、翟緒芬、宋輝、王克倫。

其中,孫玉華是煙台原警備區司令員的夫人。自去年政府鎮壓法輪功以來,因向中央寫信反映情況,其丈夫警備區司令員竟被一撤到底,成為普通百姓。孫玉華本人也被送進精神病院遭受迫害。這種封建式、文革式的、株連九族的做法早已為人所不齒,沒想到在文明時代的今天競又被江澤民搬出來鎮壓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和親朋好友,把上億的人當敵人打,其結果必然是自決於人民和正義,為善良和正義人事所唾棄,自己把自己擺到了邪惡的位置,讓世人唾罵;自己把自己埋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