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在北京的外地同修談起

【明慧網2000年10月30日】

【大陸消息】外地在京弟子為堅持證實大法住進下水道

幾位來自山東的大法弟子在京無處容身,就到下水道中居住,住到第四天,有人掀開井蓋發現了他們,大家只好離開。出來10分鐘後,大雨瓢潑而下,下水道很快被淹了。據悉,他們現已在北京弟子的幫助下有了住處。

【大陸消息】有十幾個外地大法弟子在北京租房,房東得知他們是大法弟子後說:「你們是大法弟子,我掩護你們!」一天,學員們送材料,房東就牽著狗站在胡同口為他們放哨。



從國慶節前夕至今已將近一個月了,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拘押,其中外地弟子所佔比例是極大的。這一個月裏我所接觸、認識、交流、共事的外地同修數以百計,深深地被他們感動,不由地對他們那顆為大法放下一切的心肅然起敬。

有的弟子堅持在北京已一個多月了,已記不清有幾次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有的在廣場舉橫幅、撒傳單被打倒在地,爬起來就衝了出來;有的是被抓後跑了出來;有的弟子不甘願輕易被抓,一直想方設法在京城的各個地方發材料。遺憾的是那些沒能跟其他同修聯繫上的,既沒材料發,又不甘心被輕易抓走,陸陸續續帶著遺憾離開了北京。

目前,天體中邪惡勢力賴以支撐的邪惡物質因素已經被消滅殆盡,僅存的一點點已經不夠覆蓋全國,不夠覆蓋全北京,而只能覆蓋天安門那一小片地區。就像一塊面積有限的爛蓋布,要想扯去蓋別的地區,就連天安門也顧不上了,所以它們只能死守天安門,死守自己那一兩個所謂的「典型」。很多學員認識到:北京是邪惡勢力的神經中樞,更是現在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最佳地點之一。沒有魔難就沒有法修,既然能放下一切來到北京證實大法,自然應該「不虛此行」。

在天安門廣場高喊一聲「法輪大法好!」就招來了數不清的拳打腳踢,並且被投進拘留所受盡酷刑,甚至被勞教。這是人所能看到的,但其更深層次的意義和深遠的影響,卻不是人們知其表面就能理解的。在站出來的那一刻,心裏特別純淨,除了證實大法,已把一切包括生死都放下了,哪怕僅僅是一秒鐘,也已經成為我們修成的那部份了;在我們站出來的同時,另外空間的邪魔卻已經不攻自敗了,因為修煉人為了大法和眾生連死都不怕,還有甚麼可以借來恐嚇他們的呢?證實法,維護法,坦然面對魔難,這就是在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建立覺者的威德。

至今還有不少學員不能理解中國大陸出現的這種現狀,心想:一個如來都能輕易揮揮手將地球上的邪惡除盡,為甚麼偉大的主佛卻要我們吃這麼多苦、受這麼多罪?試想,如果我們都是你好我也好的,學員的真實心性如何得到檢驗和驗證?「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的宏願何時實現、如何實現?不就是在這法正乾坤的歷史關頭嗎?少數學員還在等大趨勢的改變,等待著法正人間的那一刻。其實,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真相大顯,在等待中走過這段歷史的學員,回頭看一看自己哪裏會有甚麼威德呢?法正乾坤的過程中真修弟子都在無私地付出,「嚴肅的教誨」已經把「正法修煉」的問題都講明了,而自己悟到了甚麼、做到了甚麼?同化於法的大法粒子為大法的需要而付出是不會講條件的。在正法時期得了法而不願出來證實法的學員,無異於否認了自己作為大法粒子的資格,那麼恐怕真的將因此而失去原本可能在新宇宙中得到的一切了。邪惡勢力再兇惡、猖狂,也不過落得為大法所用。當神不允許它們那樣存在時,它們也就不會存在了。時不待人,但願更多的學員能在真相大顯之前走出人來證實大法。

在京的外地同修們是可敬的,因為他們放下了自我,在設法為正法的需要而付出。只要走出來證實大法,大方向就是對的,越是險惡的環境越能考驗我們,越能幫助我們去各種執著心。有的外地同修文化程度不高,有的對法理不能說的很明白,但他們的心非常純淨,能為大法放下一切的心像金子般閃閃發光。然而他們的處境(食宿、安全、資料來源,對地理環境的了解,等等),有許多需要北京弟子伸出援助之手的地方。

我們正在大量地印刷材料,提供給來自各地的同修,希望有更多的同修幫助分發和設法聯繫與領取資料。

讓大法真相傳遍北京,讓大法的聲音在天安門廣場不斷,讓全國人民都看到真相材料。

以上個人體悟,與同修們切磋。

大陸弟子
2000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