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網2000年10月28日】 「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緣歸聖果」)2000年十月二十一日是我永遠難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我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第一次見到了至尊至聖的師尊!

* * * * *

過情關

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九日在台灣得法的,一九九九年八月赴美留學。在修煉之前,我最放不下的就是情,因此,在情方面的考驗特別多。九八年七月,我與先生公證結婚,並擬共同赴美,婚後三天,考驗就來了。先生突然告訴我,他不知道,結婚的決定是否正確,他對我們的婚姻產生了懷疑,也對是否與我一起出國猶豫了。這對當時的我而言,就如晴天霹靂一樣。雖然本性的一面知道在過關,但是人的一面被情泡著,時常以淚洗面。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師父還說:「它是超出常人這個層次的東西,所以對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麼要求呢?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轉法輪》)我努力向內找,發現了許多自己的不是,也不斷地向先生致歉,但總覺得人的思想太多,沒有做到正確對待修煉中的一切狀態。有一次甚至忍不住向好朋友訴起苦來,其實這已經是向外去找,「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去掉最後的執著」)了。先生最後還是與我來了美國。這一關,就算跌跌撞撞、勉勉強強的過來了。

2000年六月的一個下午,我在睡夢中被電話鈴聲叫醒,朦朦朧朧中聽到答錄機中傳來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她留了一個電話留言給先生,說要跟先生結束關係。我不敢置信的重新聽了一次留言,睡意全消,但也馬上悟到,這是一個關,我必須把它過好,不能讓自己泡在兩年前那個狀態中。我拿起師父的經文「真修」,反覆背誦,「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師父也說了:「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我悟到了是自己做得不好,平時多專注於學業及學法煉功,忽略了先生,沒有做到一個好妻子,才有今天這一難。兩天後,我平平靜靜地跟先生討論這件事情,先生未意料到我已聽到那通留言,大吃一驚,不知所措地向我道歉,我告訴他,我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因為我是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相反的,我還要為我對他的忽略表示歉意,他聽到這更吃驚了。我知道,是大法的威力改變了我,若在修煉前,遇到這樣的事,我肯定會用常人的方式去對待,「為情者自尋煩惱」(《洪吟》「做人」)。但是修煉之後,我知道必須「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時時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能坦然放下。這一關就這樣過了。

不執於世間得失

我在美國所攻讀的學位為經濟學博士學位,繫裏的環境十分競爭,要求也比其他科系的博士生多。特別是一、二年級的學生,被要求通過四個資格考試,完成繁多的必修科目,大多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讀書學習,孜孜不倦。剛來美國時,的確讓我覺得壓力很大,學季式(quarter)節奏快速的學習生活也讓我覺得頗不適應。但是我想,我是個煉功人,這不正是一個修煉心性最好的環境嗎?師父說:「…你要能夠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貴,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轉法輪》)。多吃點苦不正是好事嗎?我過去在常人中養成的得失心,顯示心,歡喜心,怕心,自卑心,緊張,...等等執著心,不正好在這個環境中給去掉嗎?就這樣,我度過了功課最繁重的第一年,而且出人意料地順利通過許多學生要連考兩次才能通過的兩個必修科目資格考試。師父說:「我在講法中講過,如一個學生只要把學習學好就自然會上到大學去、執著於大學本身而學習不好是上不了大學的道理,...」(「去掉最後的執著」)現在回想起來,在那種艱苦的環境中,自己並沒有像其他同學執著著一定要通過考試,只是覺得自己要像個大法弟子,把本份的學習工作做好,也許這就是無求而自得吧!

雖然通過了兩個大考,另一個考驗卻接踵而來:我赫然發現,第三個學季所修的總體經濟學成績未達標準,經詢問後被告知,我必須在二年級時重修一次。好面子的執著心讓我難受不已,從小到大從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啊!尤其二年級時是要跟一年級的學弟、妹一起修課,他們會用什樣異樣的眼光看我,多丟臉啊!但是我知道,每一關每一難的背後都有該去的怕心和執著心,我必須提高心性,以法為師,擴大自己心的容量,過好這一關。師父說:「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轉法輪》),做為一個煉功人,我不能把這些事放在心上。好面子的心一放下,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那個難也不那高了!第二年,我順利修完了這個科目,也順利通過兩個選修科目的資格考試。回想過去兩年,在大大小小的過關中,修去了許多怕心和執著心。我確確實實感到大法在熔煉著自己,和大法無比的威力。

修煉與洪法

來美的第一年因課業繁重,多在家學法煉功,未能多參與洪法活動,現在想起來覺得非常慚愧。第二年與校園內的幾個同修建立了一個固定的煉功點,同修們並積極爭取申請了一個大法的學生社團,推展校園內的洪法活動。邪惡勢力在人間對大法弟子迫害之後,洛杉磯當地的同修多次到中國領事館和平請願,並編輯中英文真象報導的報紙、在華人報紙上刊登大法專欄、到超市門口發報紙...盡所能向世人講清真相。一開始因不善開車,我帶著大法的真象報導在住家的附近挨家挨戶的發,張貼中英文材料於公告欄上,或到鄰近的醫院、餐廳、商店爭取放置大法材料。隨著師父正法的進程,明慧網上的標題由「當前,向廣大人民講明法輪功的真相是國內國外每一個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師世間行"」到「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理性」),我意識到,自己應該有所提高。有一天,先生說,他想買一部二手車給我,讓我自己練習開車上下學。當時只覺得家裏的經濟並不寬裕,似乎不需要,並沒有悟到是師父在點我。另一方面,自己的怕心太重,不敢在交通狀況複雜的洛杉磯地區開車,也是一個主要的執著。後來我認識到,這也是修煉,那個怕心不也得去嗎?師父在《轉法輪》中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轉法輪》)修成羅漢的人一害怕都得掉下來的。更重要的是,若能自己開車,能做的事就更多了,可以到更遠的地方洪法了。我欣然接受先生的意見,決定克服萬難學習開車。一回生、二回熟,壯著膽子開了幾回後,就自在多了。十、一中國國慶之前,同修通知我因中國領事要到環球影城附近舉行晚宴,洛杉磯的功友在環球影城門口申請了一個燭光守夜的洪法活動,希望我開車載幾個同修一同前往。想到必須上高速公路,路線並不熟稔,怕心又冒出來了;但正念隨之而出:「我是大法弟子,這點事難不倒我,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我必須做到。」,帶著這樣的正念,我平安地抵達洪法地點,並將功友平安送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望著夜空,心裏不斷地向師父說謝謝,謝謝師父讓我順利完成這次的任務。我也期許自己要更加精進,全身心地洪法,真正地「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嚴肅的教誨」--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

得見師尊

2000年十月二十一日是我永遠難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我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第一次見得了至尊至聖的師尊!當同修們通知我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將在舊金山舉行法會時,學校已經開學了,我雖然非常地想參加,但繫裏的老師希望我在討論會上作發表演示,必須做一些準備工作,因此,有些為難。法會前一週,我的腦子嗡了一響:「我是美國西部的大法弟子,美國西部的法會當然得參加,更何況在師父正法的這個特殊歷史時期,這個法會具有特殊的歷史意義,無論如何我得去!」,於是我取消了發表,匆促地訂了十月二十日晚上的機票。當天晚上七點多到了機場後,赫然發現班機取消了,若要等候,必須等到十一點多才有班機可搭,先生當下氣急敗壞,責備我為了省錢買了便宜的機票,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並要我馬上跟他回家,別去法會了。我靜靜地向他認錯,但表示非去法會不可。無奈之下,他揮了揮手,讓我進了登機門。我坐在候機室裏想著先生說的話:「為什不取消別人的飛機,單單取消你的飛機呢?」的確,一定是我有甚麼執著心,這下真得好好悟一悟了。半夜時分,我終於抵達了舊金山。

十月二十一日一早,到著名的聯合廣場集體煉功後,就去開法會了。上午的法會在九點開始,大會首先介紹了美西灣區九個地方政府給予師父及大法的榮譽狀,整個過程莊嚴隆重,所有的弟子都極受鼓舞。緊接著是學員發言。中午休息時,與同修交流,同修跟我提到在前幾次法會上見到師父的感受,讓我十分羨慕,雖然我得法的時間不算短,但從沒見過師尊,我心想著,不知道什時候才能有這樣的福氣呀!

下午的法會在一點鐘開始,三點多鐘有一個十五分鐘的中場休息,但五分鐘不到,大會就廣播學員儘快入座,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進入會場坐好,詢問身邊的同修:「怎麼回事呀!」「好像是師父要來了」「真的嗎?」,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果然,大會主持人面帶笑容的宣布:「讓我們歡迎偉大的師父!」當師父走進會場時,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掉下來,全場學員起立鼓掌,久久不止,好多好多學員都哭了,大家驚喜交加。師父一聲「久違了!」,大家的淚水更止不住了。師父在近三十分鐘氣勢磅的演講中,談了許多在正法進程中學員們應清醒認識的事情。當師父說到:「師父謝謝你們。」時,我的心裏很慚愧,覺得自己一點都不配聽到師父的這句話。師父在《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話)》談到:「我也不會說甚麼感激的話,因為你們都是我的弟子,沒有師父給弟子說感激話的,所以我也就不說。」那天聽到師父說:「師父謝謝你們!」,我真覺得讓師父的慈悲溶化得無地自容,只有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會向弟子們說謝謝呀!當師父離去之後,心裏那份「終於見到師父」的激動仍久久不能平復。另一方面,看到師父紅光滿面,精神飽滿,從頭至尾都笑容滿面,心裏也有說不出的高興。

第二天,參加了早上的洪法和汽車遊行活動後,就啟程回洛杉磯了。有趣的是,我的班機又被取消了!我悟到了自己應該利用等候候補機位的時間向世人洪法,遂拿出包包裏的中英文報紙在人潮洶湧的候機室裏發了起來。當我發完時,坐下來稍作休息,沒想到廣播中突然傳來增加班次的消息,我匆匆忙忙跑到櫃台,順利劃到機位,就這樣結束了難忘的西部法會行程。回到洛杉磯機場後,看到中國人,我就將僅剩的中文報紙發給他們。最後拿到報紙的是一位老奶奶,她一看到報紙封面十一國慶一名手無寸鐵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學員被便衣警察用皮鞋踩著臉的照片就說:「這那有甚麼人權啊!太不應該了!」我真是為她感到高興!當她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在為自己重新擺放位置了呀!就如明慧編輯部所說的:「人們在同情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遭遇時,在仰慕和敬重大法弟子為真理勇於付出的偉大精神和行動時,在做出支持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舉動時,在更多地建立對大法本身的正確認識時,當投身修煉時,當認識到法輪大法好也幫助其他人得法或與大法結緣時,他們就已經在為他們自己生命的未來奠定良好基礎了。而從大法弟子的角度來看,那才是大法需要的證實大法的效果。」我希望自己能作得更好!

最後僅以師尊的「心明」一詩與同修共勉:

為師弘法度眾生,
四海取經法船蹬,
十惡毒世傳大法,
轉動法輪乾坤正。

* * * *

以上是個人的修煉體會,若有不妥之處,還請同修不吝指正。合十。

(台灣留美大法弟子,10/25/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