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正法修煉的系列文章回顧

【明慧網2000年10月28日】有關正法修煉的系列文章回顧

【目錄】

  1. 整理思緒隨筆(2000/3/11)

  2. 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堅定實修(2000/3/23)

  3. 突破個人修煉的思想框框(2000/4/5)

  4. 珍惜當前修煉環境,不斷突破觀念束縛(2000/4/9

  5. 把個人融於整體中修煉, 改造大環境,為世人得法鋪平道路(2000/5/3)

  6. 走出來,向廣大人民講明真相(2000/5/3)

  7. 走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實大法(2000/8/9)

  8. 用大法給與我們的理智,智慧和慈悲向人們講清真象(2000/8/15)

  9. 正法修煉的走向圓滿(2000/9/25)

  10. 嚴肅的教誨 --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2000/9/26)

  11. 也談對法正乾坤中的修煉的看法(2000/9/27)

  12. 看揭露江澤民文章的感想(2000/9/27)

  13. 我對「參與政治」看法(2000/10/6)




整理思緒隨筆

一些問題在腦子裏轉了有些時候了,同一個問題的答案常常會變,問題的內容和數量也在變。一直把這當成個人修煉中的一部份,加上每天很忙,就更無心把這類想法寫出來。可有一天聽到一些學員議論幾篇文章如何有道理,包括近來出現的兩篇假經文,我心裏打了個「咯登」,不由想坐下來靜靜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也為了方便和大家探討。能寫多少算多少吧,順其自然。

一、護法和安定實修

這個問題比較大,近來的假經文都在這裏做文章。安定實修是修煉的必需,修自己的心也是對的,我們是修煉中的人,正法的事是師父在做,但在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個人修煉和護法是甚麼關係呢?

目前我個人的理解是,修煉的人在任何環境和歷史條件下都得修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和層次,這甚至可以說是正常修煉時期修煉的最大內涵。複雜的是,我們這批修煉者生活在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宇宙中一切舊的要被正過來,不能同化的即將被淘汰,新的一切正在被開創。因此我們修煉中的一些形式、過程和內涵不一定(甚至肯定)是將來正常修煉時期或者說後人的和平修煉時期所沒有的,比如進京上訪為大法說明真實情況、天安門廣場煉功請願、在美國或者加拿大國會門前靜坐請願、爭取聯合國和世界人權組織的支持、辦因特網交流傳播大法信息、為大法正名而坐牢等等。這些過程中的東西在今後和平時期的正常修煉中恐怕是沒有的,但這並不等於說在當前的正法時期有這些內涵和形式就是錯的。恰恰相反,正法是一個非常特殊而偉大的歷史關頭,作為這個時期的修煉者,我們有我們特殊的福分--師父親自傳法指導修煉,同時我們也有著我們特殊的歷史責任--在人間配合師父正法,憑著自己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和赤誠之心盡一切努力做順應正法天象的護法弘法之事。師父講過,「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我就想,維護大法應該是覺者的本性吧,我們修成的那一面已經完全覺悟了,而我們要完全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現在面對大法在人間遭到取締和破壞,我們真正的本性能無動於衷、袖手旁觀嗎?

至於說護法中如何修煉自己,那該怎麼修就怎麼修,人和人不一樣,但只要是弟子就都是師父在管的,因此在任何場所遇到任何事情都會被安排著修煉心性、提高層次。至於有人說因為自己在做甚麼甚麼事時感到提高了很多,就反過來證明自己做的那件事一定是師父安排的,我想這個邏輯可不一定成立。舉個極限的反例,邪魔猖狂破壞大法,卻反過來被師父用以弘揚大法、幫助弟子提高,而且的確起到了弘揚大法並使學員提高層次的作用,能說邪魔的猖狂破壞是師父安排的嗎?

有人說,大家來歷不同,先天的境界和現在修煉所達到的層次不同,所以有人需要站出來護法弘法,有人則需要關起門來在家安定實修。怎麼說呢?可能有這樣的因素,也可能沒有。不過有一點相當肯定:在大法弘傳人間的這個時刻、在師父親自傳法帶弟子的這個時候、在整個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關頭,有膽量下到人間有福分直接聆聽師父教誨有機會為大法做貢獻的生命少之又少。一億也好,兩億也好,在人間算是個大數字,可和宇宙中存在的高級生命的數目比起來,可能不僅僅是鳳毛麟角能形容的珍貴稀少吧。「一夢萬年終靠岸」,下來後人間漫長的歷史歲月都捱過去了才等到今天,個人修煉中那通向圓滿的關鍵性一步能否邁出、「發心度眾生」的誓言能否最終兌現,從何判斷呢?

二、鎮壓和鎮壓的持續

正法修煉從來都要經歷魔難,大法的傳出更是如此。但是,魔難是為了樹立正法和正法修煉者的威德,為了考驗修煉者的正信。從這個意義上我理解出現大的魔難可以稱作必然。但是今天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鎮壓已經超出了我理解的那個必然:發生在中國的鎮壓已經不僅是百般阻撓修煉者保持正信,而且是企圖利用小人的淫威和專政的暴虐從肉體上消滅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這難道還不邪得致極嗎?不是邪魔的猖狂嗎?不是宇宙舊勢力拒絕同化大法的最後頑抗嗎?雖然這些也被用來使學員修煉提高,但壓在學員身上的魔難,不像單純是學員個人的業力所致。況且,這鎮壓的矛頭直指大法和師父,而不是因為哪個或哪幾個學員修煉中有漏。因此,我得出的認識是:這種鎮壓難免不是傳法和正法的安排,而是死抱著舊宇宙規律不放的那些生命一意孤行造成的。

如此,作為政府決策者,制定鎮壓大法的政策就是為邪魔充當打手、直接阻礙宇宙正法和正法修煉,其罪業比山高比海深,死有餘辜;作為基層幹部和公安執法人員,堅決執行鎮壓政策,甚至不遺餘力地擴大事態、趁火打劫,這就是喪失做人基本的善念和良心,助紂為虐,也在破壞這常人社會賴以維持社會穩定和秩序的法律,強迫民眾棄善從惡、加速敗壞社會道德。這樣的個人,其生命也必將承擔因積極參與迫害正法修煉者所造下的一切罪業。那麼作為修煉者呢,消極忍受鎮壓、甚至多少無意中配合鎮壓者的鎮壓行為,是不是有可能人為地滋養了邪魔、助長了舊勢力的氣燄呢?

宇宙法理給常人社會也規定了行為規範。師父講過,現在的社會上,「人的自私、貪婪、愚昧、無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織在一起,無知地造就著自己將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著社會。」(《精進要旨》「再造人類」)姑息和縱容可以有多種形式。上級不約束作惡的下級是一種,為保護自身或小集體的既得利益在大是大非面前拋棄大的原則而做壁上觀是一種,做東郭先生也是一種。殊不知一種社會現象形成後總是反過來作用於社會上的每一個人的。幾十年前中國大陸的學雷鋒熱潮中,曾形成過拾金不昧、先人後己、大公無私的社會思想,結果社會上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走在路上素不相識的人之間互相幫助,敬老愛幼蔚然成風,男女老少無不受益。現在常人社會盛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類座右銘,結果呢?這裏不想具體描述,但對正法鎮壓的姑息和縱容萬萬不可行,因為這裏關係到社會上所有的你我他。

「大覺心更明,得法世間行。悠悠數千載,緣到法已成。」(《洪吟》,「緣」)真修者的生命已在不知不覺中得到了永恆,人世間寶貴的生命對我們都失去了對人的意義,那我們還能失去甚麼呢?殘酷的鎮壓還能憑甚麼擋住我們跟師父回家的路呢?

鎮壓的持續。原因恐怕也很複雜。我個人能想到的有,大法的慈悲對頑抗中的舊勢力也可能一再給機會,就像「和時間的對話」中師父還想再等我們一等那樣;還可能有很多學員應該圓滿卻一再錯過考驗,師父也在一次次安排補考的機緣,雖然這樣決定性的機緣很難促成而且不可能無限地給下去。

「宇宙之浩瀚 天體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
物質之微非人所能窺測
人體之窮奧非人知其表面一學之渺
生命之龐雜將永遠是人類永恆之迷」
(《精進要旨》「穹」)

正法之天命是何等艱鉅複雜,不是我一個在常人中修煉的渺小生命所能猜度,但我無法認同鎮壓的升級與持續完全歸咎於學員缺乏對大法更深內涵的理解和修煉中有漏這樣的結論。至少,當我們真正用修煉者的善心甚至慈悲看修煉者群體時,恐怕看到的多是他人的光彩和自己的不足。

三、「大道無形」和師父規定的修煉形式

師父給規定的修煉形式在「取締」開始前早已圓滿地傳給我們了。我想雖然當前大陸學員在那樣嚴厲的鎮壓環境中暫時無法做到,但今後和平時期的正常修煉還是要按照師父指的路走,「看錄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和我們今天所開的這樣的法會,這是我給你們留下來的大法修煉的唯一形式」,創造一個共同精進的實修環境。我們的輔導站也好、佛學會也好,在實質上和任何常人的組織機構都不可同日而語。修煉人不是靠「組織」更不靠金錢和利益而是靠「心法」與修煉回升的願望自我約束的。這不是大道無形的表現嗎?這些我們修煉人心中都明白。

法輪功修煉現在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在常人中修,要求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狀態。那麼在社會上學的人多了,大家自願組織起來,形成輔導站、佛學會就很自然。這是修煉人在常人社會中的自願組合,與學法輪功就必須或等於參加甚麼組織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輔導員也好、佛學會成員也好,在其他學員的自願配合下主動承擔起學員之間以及學員與社會之間的義務協調工作,積極組織大家進行集體學法、煉功和弘法活動。在事實上,眾多輔導員、站長們的無私奉獻為方便更多的人得法和已得法的人更好地堅持修煉起到了非常可貴的作用。特別是去年7月22日以來,成千上萬的大陸學員無私無畏百折不撓地堅持上訪、進京請願,各個社會領域和社會各階層的廣大法輪功修煉者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環境中也默默地做了大量艱苦細緻的弘法護法工作;與此同時,海外各地輔導站、佛學會學員的努力和眾多海外學員的付出相得益彰,為國際社會更多的善良民眾了解法輪功、了解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的遭遇,對爭取國際人權組織和各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支持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然而近來聽到一些人討論關於對「大道無形」這個法的理解時,好像因為過去和現在都看到個別輔導員、站長、佛學會成員(特別是大陸的)在修煉中遇到關卡、做了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事、或在一些問題上和自己認識有分歧,就斷言輔導站、佛學會都是有形的,不應該繼續存在,而現在鎮壓政策中對我們輔導站或者說修煉環境的破壞反倒成了這種論點的依據。我想起前兩天讀到的一篇觀點文章,文中提到對「大道無形」的認識走到極端,就和禪宗的思想方法不謀而合了。記得當時讀到這裏不禁啞然失笑。今天更進一步想,是啊,鎮壓的大前提是錯的,那麼從「鎮壓有理」的大前提下得出的推理和判斷會怎樣呢?修煉人有過,輔導員也難免,善意給他們指出問題是對他們負責也是對大法負責,但輕言否定師父傳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就是另外的原則問題了,含混不得。

還有幾個方面的問題,如4.25和平請願的實質和歷史作用以及上訪問題等等。因時間和篇幅關係,今天只能整理到此,有機緣以後再敘。都是個人到現在為止的認識,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美國學員 2000年3月11日




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堅定實修

關於目前的修煉,我想談一下我自己的認識。

首先我認為我們應站在法上去認清我們目前的修煉環境,認識到我們是在法正乾坤,法正人心這個大的天象變化下在修煉。當正法之事進入三界,進入人類社會這一層的時候,每一個人(我們大法修煉者也在其中)都在隨著這種大的天象變化在動,大法的弘傳,觸動了某些人那根錯了位的神經,在魔性的帶動下,理智不清地幹出了一系列對大法干擾的事情來。所有人的一舉一念,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應該承認,這些人的干擾與破壞,的確給我們整個修煉的表面形式造成了很大的麻煩,但法的內涵他們卻動不了一點。在目前的情形之下,我們大法修煉者有真正得到了提高的,有認識模糊不清的,也有走向反面的。在這種「真真假假重在悟」的複雜修煉環境中,一批又一批的學員脫穎而出,成為大法的精英,自覺做起了大法的工作,為弘揚大法,維護大法做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與此同時,許多大法弟子為了維護大法,放下了一切,以一個純淨的心態前仆後繼的踏上了上訪之路。他們在上訪,請願過程中的許多英勇的事蹟,偉大的思想和行為,必將在宇宙的歷史上留下輝煌的記載,也必將成為大覺者們在他們的世界中向他的弟子講述的動人的修煉故事。這些偉大的思想和行為,直接同化了宇宙中法正乾坤的天象,是偉大的修煉。

這一切正說明了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偉大,也正是那些瘋狂鎮壓者始料不及的,許許多多的政府官員,人民大眾,都逐漸對大法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和認識。大法弟子正在用自己高境界的言行在感染著世人。大法的法理扎根於人心,這也是那些人始料不及的,人們對廣播,電視中講的那些已懷疑和厭倦。

我們應該看到:在這種天象變化下,了解大法的人越來越多了(特別是國外),大法在世界範圍內得到了進一步的弘揚,負的一面正在逐步退卻,因為高層空間已經正過來了,他們已經沒有根了,天象變化不會因人的不承認而終止,逆天而行自取其咎,猛然回頭本不算晚,可人偏要死撐面子一意孤行,可他們的表現只不過是背水一戰,等到「兆劫已過宙宇明」的時候,他們就該去他們應該去的地方了。

這一切說明,師父的大法沒有白傳,正法的天象在繼續,在深入的展開,在這種情形之下,把握好自己是最重要的。

關於大法的工作

有人認為輔導站已經被取締了,現在不需要做甚麼工作的想法我認為是不對的。首先,取締之說,那是常人幹的,大法並沒有取締甚麼,別人說取締,我們也跟著說取締,那我們的基點不是站在了人那兒去了嗎,他說大法不好,我們是不是也要跟著說不好?老師在法中曾提到,「每個天國裏面有一個如來主持著他的天國。」那在常人社會這一層,大法的工作是不是也應該有人來做。當然,我倒不是要把輔導站的旗號拉出來,過去的工作方式在現在這種特殊情形下也需要改變一下。但工作總得有人去做,不然有人在無意中破壞著法也無人去過問,也是不行的。在這裏,我只是想說,凡是真修弟子,都應該主動去做大法的工作,保持大法的修煉形式,一是集體學法,二是集體煉功,三是法會,當然不是原來那種大規模和經常性的。這樣可以營造一個修煉的環境,使功友們都能在大法中修煉,儘量不拉下一個弟子。這也是「助師世間行」。

關於安定實修

安定實修,有的功友可能理解的不太準確,他們認為安定就是甚麼都不過問,心安理得;實修,就是關上門學法煉功,或者找個地方去獨修,清修(這本就是在大法中另搞一套)。我認為安定實修首先要心中有法墊底,其心才能安定,任何時候對師父對大法都堅定相信,才能安定地在大法中修煉。實修就是不逃避現實,在現實生活中,在各種心性的考驗中,在摔摔打打中提高和昇華著自己,這才是實修。離開社會現實,那有轉化業力,提高心性的環境,如何能理解法在更高境界的法理。離開現實,迴避矛盾,把自己關在屋子裏提高,一時空想,還覺得自己不錯,等著法正過來,自己就圓滿,這就是自心生魔,不去實修,又如何圓滿?當大法被破壞你無動於衷,師父被污衊,你無動於衷,在正法的天象下你也無動於衷?實際上是在放任魔對大法的破壞,還覺得自己修得好。想舒舒服服的長功而不付出,在正法修煉中歷來沒有。

關於說真話

有人在被職能部門的訊(審)問中,把知道的事一點不剩的全盤說出,還說是「真、善、忍」,這種認識應該提高一下。職能部門是在貫徹上級的指示,以鎮壓大法弟子為目的。我們把所知道的都說出去,實際上是配合了職能部門對大法的鎮壓。在這特殊的時期,我們的真是對師父的真,對大法的真,對功友的真,對自己修煉負責的真。如果要對那些人真,就對他們弘法,講大法的真實情況。如果提供線索,讓他們鎮壓大法弟子,就等於把他們推向火炕,我們也沒有真正做到真。「真、善、忍」在不同的境界有不同的內涵,在特殊的時間,地點會有不同的對像,待正法之事一定,那又有不同的內涵。

我們的修煉處在法正乾坤,法正人心的特殊歷史時期,因此從我們一開始修煉就決定了我們要經歷許許多多的磨難,才能煉這麼大的法,才能在大法中建立自己的威德。也就是說,我們的修煉是和正法的天象聯繫在一起的,那麼我們在修煉中自始至終都有一個如何維護大法,如何同化於法正乾坤這一天象的這麼一個問題,這也是我們能迅速昇華的原因所在。我們是冒著天膽來得法的,應該放下一切來修煉。有人說,常人動了我們,很多人被抓被打,師父為甚麼不保護我們。

我想這種認識又混同於常人了,我們是修煉的人,應該站在高於常人的層次上看問題,站在法上去認識。邪惡是猖狂,但有些情況的確是我們學員自己造成的。例如,被虐待的學員中,有些人在挨打時遲遲不出正念,心中想不起師父和大法,喊媽喊疼,那邪惡就會以此為藉口繼續「考驗」,儘管誰也沒有資格考驗大法和師父的弟子。另外,大家想一想,沒有業力哪來的苦難?當人是為了甚麼,不是返本歸真嗎?當我們「同心來世間」有了這個身體,不就是用他來吃苦嗎?用他來修煉嗎?佛教的修煉還要你放棄這個身體,而我們要你用這個身體來轉化自己生生世世所欠的業力吃一點苦,就不願了嗎?當然,人世間就是迷,在吃苦中,一方面是轉化業力,另一方面也是考驗著對大法的堅定,提高著悟性。就像病業一樣,只不過現在是另一種方式,而且要求更高了。但我們欣喜的看到,無數大法弟子憑著對大法的正信與堅定,坦然承受了常人不能承受的各種精神與肉體的折磨,建立了自己未來的威德。

為了正確認識我們今天所處的環境,我們應遵從師父的教導,多學法,再 「事事對照」的去修,從而才能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悟到大法在更高不同層次的內涵,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轉變常人的思維方式,從本質上徹底把人的思想觀念轉變為佛性,在各種紛紜複雜的修煉環境中不迷不惑,堅定不移地修煉成為正法正覺的真正偉大的覺者。正如師父所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大陸大法弟子
2000.3.23



突破個人修煉的思想框框

在網上看了多少大陸學員遭受殘酷迫害的材料已經記不清了。從趙金華之死到陳子秀之死,十餘位大法弟子的身影就這樣被從人間抹去了,他們憑對法輪大法頑強的正信,用鮮血和生命寫下了堅修大法矢志不渝的輝煌歷史,這樣可歌可泣事蹟的另一面是,他們被生生地剝奪了走完師父為他們安排的那條最好的修煉之路的權利。這不是大法的損失嗎?還有多少同修在遭受酷刑折磨?還有多少同修在面對暴虐者的淫威?毫無節制的瘋狂迫害,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逼迫大法修煉者放棄修煉並且做出反對大法的罪惡之事,以使屈服者難以回頭重修。酷刑的程度不在於學員個人有多少業力和多大的承受能力,酷刑的程度取決於施暴者的興致和被害者是否真正屈服。「惡者生存」--如此黑暗和邪惡,早已超出了正常的相生相剋的理,這是相生相剋幌子下泛濫的邪變,是宇宙中一切不正的東西對「真善忍」大法的瘋狂排斥和抵抗!

讀著同修們為法遭受迫害的經歷,我想起兒時讀過的一首詩,那是一位慷慨赴死的革命者留下的: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
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
一個聲音高喊著--
爬出來啊!給爾自由!」

這不是也在說著今天的事嗎?那位革命者還說了些甚麼已經從我的記憶中淡忘了,可下面這句還在迴盪:

「我渴望自由,
但我也深知道--
人的軀體怎能從狗的洞子裏爬出?!」

是啊,正法修煉者怎麼能向宇宙中不正的勢力屈服呢?邪惡者看清了這一點,企圖通過不擇手段地從肉體上制服學員來達到破壞傳法度人、阻擋整個宇宙正法進程的目的,而師父的傳法度人是和正法同時進行的,關係到宇宙未來的安排。所以這難不來自學員個人的業力(雖然學員所受的難中有學員自身業力的成分),這難不針對學員個人而來(雖然這裏有學員個人的因緣關係),更不是我們整體修煉中有需要糾正的問題(雖然我們整體修煉中有一些需要被糾正的問題),而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和邪魔對正法的破壞。從去年「4.25」至今,形勢表現出越來越嚴峻。在這樣的嚴峻形勢下,在這樣針鋒相對的正邪鬥爭中,作為一名正法修煉者,我應該如何順應歷史的發展、助師世間行呢?

去年「4.25」以來,隨著鎮壓的升級,邪魔表現出前所未有的猖狂。學法和思考一直在進行,雖然肉身人腦,想做任何一點小事也頗費手足的勞動,但我一直在盡力護法,雖然一時說不清道理,但心中總覺得這是修煉人的本份。在無法料想的複雜事態面前,也會想自己的修煉提高,但更多的是想作為一個修煉人自己還能為大法多做甚麼。也許有人認為這種心態太有為,可這種思路幫助我在幾次大是大非面前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盡心護法中,師父常常給我各種點化和考驗,使我逐漸更好地理解了「真善忍」法理、宇宙正法和大法修煉的真正內涵。這是思路侷限在個人修煉中時所無法發生的效果。

在近一年的護法實踐中,眼光和心胸在護法中也自然而然地開闊起來了,以前很難割捨的執著不知不覺放下了,一種想法越來越清晰:法正乾坤是個特殊的歷史時刻,積極參與正法進程、護法助師才是根本,這是超越個人修煉的,這很可能就是當初我們選擇這個時候得法的真正原因。而在本著強大正念護法助師的過程中,必然會越來越無私無畏(無我),個人修煉自然也就包涵在其中了。順便一提,人稱世間生命最可貴,可對正法修煉者來說,死亡僅僅意味著丟掉肉身,結束在人類這個空間的苦難經歷,走入真正美好、誠善的新世界,那是多麼可喜可賀的事啊!即便在未完成整個修煉過程時為正法獻身,結果也將是在謎的世界中輪迴造業直至業大毀滅所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談何畏懼?死亡的恐怖只是無邊宇宙中一粒小小塵埃中的一粒小小塵埃中一個控制謎中之人的虛幻罷了。超越了這個虛幻,人世間還有甚麼難捨難離?

談到護法,弘法又何嘗不是護法?無論採取甚麼形式,結果讓周圍人認識到大法好,讓世界知道了大法的真實故事,讓有緣人聞法、得法,上訪,讓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部份支持和幫助大法學員爭取天賦人權,用科學和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同修之間互相鼓勵、互相啟發、堅持修煉、共闖逆境,等等,那不也就是護法和順應正法天象之舉了嗎?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和護法的正念,手捧一顆對自己負責、對社會負責、對大法負責的赤誠之心,師父能不安排這樣的弟子提高嗎?

有人說《轉法輪》裏沒有講過上訪,沒有講過辦因特網,沒有這個沒有那個。對此,我的想法很簡單:在當前這樣的形勢下,法正乾坤是第一位的,雖然正法之事是師父在做,但作為弟子應該盡力去配合,不拘形式。堅持修煉是配合,上訪是配合,辦因特網傳播大法正面信息是配合,走訪人權組織和各國政府機構等等都是配合,只要心中裝的是大法而不是帶著強烈的個人觀點認識,不是下意識地掂量著個人得失,都會在這個偉大的歷史關頭起到人間護法神的神聖作用。

有人說很多弟子寫了保證書後其實在家學法煉功從未間斷,也是好事。對此我曾經有過迷惑,以為這是保護修煉者的權宜之計。但護法中我漸漸明白了,在正法進程中這樣對待神聖的大法是罪過:很多人都做了書面保證(雖然絕非本意)並韜晦待時,才使得邪魔得以在輿論上宣告自己的「勝利」,得以更集中精力地對付以各種方式走出來護法的大法精英。這不是無形中站到那邊去了嗎?當然,修煉中的人在異常複雜的情況下也會犯錯誤,而且很多犯了這種錯誤的同修已經回到積極護法的群體中在加倍付出,成為護法的有生力量。這是後話。

曾幾何時,千百萬大法弟子挽臂同聲高呼:「不許打人!」「打人犯法!」在那樣的正義之師面前,邪惡失去了控制,打人者從內心深處感到發抖。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成為大法在人間的一塊堅固磚石,幾千萬、近億個弟子就是能托起大法在人間豐碑的堅固基礎。風吹不動,雨打不搖,任憑電閃雷霹,我心巋然不動。那雲能聚多久?那夜能拖多長?萬眾一心,不拘泥於形式,大法在人間的豐碑將使膽敢來拼撞的邪魔頭破血流、聞風喪膽!

護法之心維護的是給予我生命、又在廣博無垠的宇宙中把我這個微不足道的生命從人世的執迷中解救出來的宇宙大法,是創造了宇宙和宇宙中所有物質及生命、萬古以來連神都不允許知道的「真、善、忍」根本大法。能為護法出力是我生命的造化,我不護法誰護法?!

美國學員 2000年4月5日稿



珍惜當前修煉環境,不斷突破觀念束縛

大陸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持續了近一年,一些地方官員、警察的暴力手段越來越惡毒,前些時候假經文的干擾也很猖狂,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干擾,那些決心徹底鏟除法輪功的人自以為得逞。我在想,作為修煉人,我們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艱難局面,在過去的一年裏,大家在逆境中不斷學法提高,對大法愈加堅定起來,在護法、弘法中顯得越來越成熟。但事情發展到今天,也有一些人一直還是有被動應付和承受的心態,一些人甚至把警察的鎮壓行為從本質上看成大法對自己修煉的幫助,還有些人把護法和上訪坐牢的形式簡單等同起來。這些模糊認識無形中會不會助長了鎮壓者的氣燄?修煉人講的是不斷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我們是不是可以進一步突破自己思想中的各種框框、在護法和修煉中更進一步呢?

正像有些文章已經講到的那樣,當前的這種鎮壓不是針對學員個人修煉中的問題,而是針對整個大法而來,對學員的鎮壓只是人類這個空間和其他空間那些生命抵抗、阻擋正法進程的反應,而大法在反過來利用這些不好的東西考驗和提高我們的學員。「真善忍」是宇宙根本的大法,正法的進程無法阻擋。

說到鎮壓者的自以為得逞,我們覺得很可笑。作為修煉人我們知道,大法修煉是自覺自願的,弘法以「心傳心,人傳人」為基礎。在過去近一年裏那樣殘酷的鎮壓中,我們學員之間的紐帶也從未被真正切斷過:原研究會的學員被抓被判了,還有各地站長、輔導員,各地站長、輔導員被抓了還有其他學員自願出來承擔義務聯絡工作。如果師父覺得有必要,發表一篇真經就能粉碎一切謠言,哪裏還有假經文的表演餘地?之所以允許這種假的東西表現一時,不正是因為大法在利用不正的一切來檢驗學員修煉是否合格嗎?宇宙低一層的生命不知道高一層的安排,高一層的不知道更高一層的,依此類推(師父原義請參見經文「堅實」)。人間這些邪惡勢力和支持他們的那些拒絕同化正法的高層生命,怎麼會知道宇宙最高層次的真正安排?他們在那裏的自以為得逞,實在是這種無知和不識大體的表現而已。

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不會再有,佛為甚麼不那麼做呢?大法就像一爐鋼水,一個木屑掉下去頃刻間就會融化得無影無蹤,正法為甚麼不那麼做呢?「真善忍」大法博大精深、奧妙無窮,允許修煉人知道的我們也只能從在理性上認識大法為基礎的實修中逐漸體悟和展現,不允許我們知道的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而人和其他空間那些認定敗壞後的道理的生命,又如何得以知道宇宙大法的真實情況呢?

進一步說正法利用邪惡反過來考核學員的修煉。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一文中早已明示弟子:

師:你看到我的弟子還存在哪些問題?
神:你的弟子分成兩部份。
師:何為兩部份?
神:一部份是能按照你的要求在法中精進的,這部份比較好;一部份是抱著人的東西不放,不能精進的。
師:是,我看到了。
神:你給他們一個了解法的過程,所以有的人是抱著各種各樣目的進來的,經過學法大部份人能改變初期的學法目的。
師:一部份還沒改變過來。
神:可是時間太長了。
師:是啊!
神:我看不能當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實他只能是人。
師:(自語)在人世中,他們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後只能是這樣了,就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
神:其實能在新的世界裏當上人也是不錯的了,比起宇宙中被歷史淘汰的無數高層生命來說,已是無比幸運了。
師:我還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觀的破壞人類的物質清理乾淨時,再看一看怎麼樣,再下決定。他們畢竟是來得法的。
神:這批人目前而言,他們有的來學法是因為找不到人生目標,抱著這樣的不想改變的認識。
師:這樣的人新學員比較多。

神:他們中還有來找法對他們自己認為好的一面,卻放不下導致他們自己不能全部認識法的另外一面。
師:這樣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個最突出的表現是: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
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
師: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李洪志,1997年7月3日)

這篇經文是在成文之後很久才發表的。師父的苦心和慈悲,曾令多少真修弟子潸然淚下。多少弟子都是在師父的慈悲等待中才得法、才逐漸修上來的啊!可時至今日,師父明確指出的這些問題我們是否都從根本上解決了呢?

近來師父又發表了「在山中靜觀學員和世人」的照片。默默無言的照片,在向學員和世人傳達著甚麼呢?也許是萬語千言,也許只是一個強大的「猛醒!」、「精進!」或者「期待」,也許……,也許……。弟子不敢妄斷,但我們都知道,師父這次不同尋常地面向全世界發表照片,背後一定有非常耐人尋味的博大內涵。

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比常人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要嚴肅。師父時刻在慈悲看護和指導著每一個真修弟子,我相信等待是有原則有限度的。對弟子來說,任何環境的存在都有意義,特別是當前這種鎮壓的嚴峻環境,因為它意味著「助師世間行」歷史使命的實現,意味著個人修煉的精進和提高,意味著新宇宙未來的輝煌和許許多多我們無法想像的複雜內涵。大法金剛不破,永世長存,未來的人同樣會聞得佛法,但這開天闢地、重整全宇宙的偉大歷史時刻是否還會再有?師父親自從宇宙最低層開始正法度人這樣的歷史事件是否還會再有?「天生我材必有用」,我們生在大法弘傳人間、整個宇宙正法的歷史時刻絕非偶然。是不是沒有人間執著時的自我原本具備著非凡的承受力和大善大忍的無畏氣概?是不是我們就是為了能在今天這一歷史時刻為師父效力而捨身來到人間?為了回歸淨土,我們生生世世積累的觀念和業力如何去?其實多少學員已經實際體驗到放棄執著後那種透徹的輕鬆和自在,那才是生命本來應該享有的幸福。人間這轉瞬即逝的一切,不都是為業滾業來到這裏的人設置的迷障嗎?在這裏時間長了,就把自己真正的家忘了嗎?當前的環境雖然是邪魔為了阻擋正法進程而製造的,可大法允許它存在一時,這不也是在呼喚我們嗎:從這裏返本歸真吧!大法的威德和你們未來世界的威德將從此建立!

主導修煉人的,時時刻刻都應該是在大法修煉中樹立起來的強大正念,而不是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為甚麼艱難環境中有些人能明大義、捨棄個人一切積極護法,有些人就躊躇不前無法邁出個人利益的小圈子呢?為甚麼有些人不畏強暴始終堅定正念,有些人行動上已經走出去了可又在警察的埋怨、暴力甚至親情的勸說面前喪失了原則呢?觀念。我們自己的心念如何動,天上的神和魔都一目了然。觀念不去就會被邪魔鑽空子。師父說過「甚麼形式都不看,只看人心」。修煉人只有不斷在法上提高、不斷破除人的觀念、堅定正念,才能在護法、修煉中放射出鎮懾一切邪魔的凜然正氣!

談到護法,我們的思路絕不可侷限在上訪和坐牢這一條線上。大法修煉講直指人心,護法中師父看的也是我們那顆護法之心。護法是為了使大法在人間更好地弘揚,也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修煉,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人間一切正當的形式都可以為我大法所用!

敢於上訪不怕坐牢的學員闖出了轟轟烈烈的形式,他們的壯舉感天動地,引起了社會和國際輿論的關注,這些學員在監牢中表現出的大無畏和凜然正氣鎮懾了警察、淨化了囚牢,這是到目前為止在極度艱難環境下非常主要的一種護法形式。但是,這還不是我們護法需要的最終結果,因為被抓被關不是我們的目的,使「取締」的陰謀無法得逞才是我們的所需。試想,如果大法的精英都被關進邪魔的監牢,那邪魔不就可以宣告他們「取締」的勝利了嗎?個人在被抓被關中的堅貞不屈,是大法在修煉者個人身上的體現,這樣不惜生命坦然護法的學員其實早已放下了個人的生死、成為大法在人間的護法神。大法造就這樣的精英,難道只是為了填充鎮壓者的牢籠嗎?絕對不是!有人曾打這樣的比方:一億弟子堅修大法,那一億人心就被大法正過來了;一億弟子每人都讓一個家人知道大法是正法,這一億家人都說大法好,那就是兩億人心!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報導中經常看到一個學員被關後幾十個親屬前來「勸降」的鏡頭。其實個人能放下生死還沒有完全突破學員個人修煉的範疇,對於大法全局來說,如果學員能進一步使幾十位親屬都感受到大法的偉大,那法正人心的威力不是更充份地發揮出來了嗎?表面平靜的護法形式同樣能夠助師正法。還是那句話,大法開創了一切生命及其生存環境,那人類這層空間中的護法形式怎麼會侷限成那麼一、兩種呢?其實,在過去的近一年時間裏,大法修煉者(特別是廣大大陸學員)已經逐步開創了非常豐富的護法形式,有轟轟烈烈的,有無聲無息的,有有形的,有無形的。實踐證明,複雜艱難的環境正是我們開創各種有力的護法形式、協助師父正法的英雄用武之地。

「和時間的對話」已發表近兩年了。大家在反覆學法和精進實修中已深切體會到:大法整體上對正法和度人的一切自有安排,宇宙中其他空間都正過來了,那邊的一切都達到標準了,實在達到不了的可能就永遠失去機緣了。大法的修煉是嚴肅的,能夠達到各層次標準的必定是真金。讓我們珍惜這萬劫不遇的歷史環境吧。「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北美法輪功學員 2000年4月9日



把個人融於整體中修煉,改造大環境,為世人得法鋪平道路

我們隨著國內的弟子們走過了一步步艱難而輝煌的歷程。從4/25舍身忘我維護人間公理的高度自覺行動,到7/20以後在殘酷鎮壓中用生命展現大善大忍的恢宏業跡,我們海外弟子一點點地在去著怕心,去著對自身利益,對各種事物,形式,觀念的形形色色的執著。可以說,是國內弟子堅強有力的修煉狀態,是你們堅不可摧,根深蒂固的對大法的理解,把整個世界與大法聯接在一起,把世人的善心,善念和大法的日漸深入人心聯接在一起。

一年後的今天,當我們回頭瞻望這英雄的歷程,我們對給予我們真理力量的大法充滿了崇高的敬仰,對給予我們支撐的擎天拄地的國內同修心懷深摯的謝意。

正如同修們在文章中所說,

當人民知道大法創造的無數醫學奇蹟時還會相信那「死1400人」的謠言嗎?
當人們真正讀一讀《轉法輪》時,誰還能說大法是邪教呢?
當人民知道無辜的大法修煉者是怎樣被毆打致死,甚至被活著火化滅跡時,還會不知道誰正誰邪嗎?
當人民知道大法的弘傳每年為國家節省了以千億元記的醫藥費,而領導者卻動用巨額的錢財來鎮壓最安分守己的百姓和做骯髒的國際政治交易來掩蓋自己迫害人權的行經時,還會不知道怎麼才叫亡黨亡國嗎?

讓我們把大法的純正無私,萬載難求的真相告訴世人,
讓我們把師父兩袖清風,苦度眾生的事實告訴世人,
讓我們把大法淨化身心,返老還童的傳奇告訴世人,
讓我們把幾百萬大法弟子忍飢挨餓,流落街頭,精忠為國,冒死上訪的事蹟告訴世人,
讓我們把獄中弟子受飢寒大善大忍,歷酷刑無怨無恨的故事告訴世人,
讓我們把趙金華,陳子秀,張正剛堅持真理,寧死不屈的偉跡告訴世人。

這一切,是我們一年來悟到的道理,是我們英雄的同修用鮮血和生命啟悟的智慧,是我們全體已得法的弟子對世界上所有應該得法的善良人承擔的共同責任,也是我們放下生死後,真正獲得的智慧和自在。我們用我們修煉的昇華去喚醒世人的良知,讓他們在萬載難逢的大法弘傳之時,有機緣了解大法,有機遇獲得新生。大法是為宇宙中所有善良的生命而傳的,大法在我們的生命實踐中展示了起死回生的威力,我們應把這種光輝福音帶給幸遇大法弘傳時期的所有世人。

我們不再僅僅限於同中國政府講道理,而要把大法的真理告訴全中國的老百姓。我們也不再僅僅把法輪大法的橫幅高舉在天安門廣場,把事實真相傳頌給所有的人,也就是用法輪大法的橫幅覆蓋整個大地。我們做好人,也叫所有善良的人都做好人,讓壞人壞事沒有市場。我們不再讓助紂為虐的糊塗蟲把他們的皮鞭、鐐銬施加在我們身上,我們要用我們寶貴的生命,精力,體力和時間,我們的自由和自如,去喚醒可能得度的人民,我們的親人,朋友,同事,領導,鄰居,鄉親。當全中國每一個善良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的那天,人心向善,身體健康,道德回升,這才是我們所要致力於的偉大弘法目標所在。

我們不再僅僅限於世界人民對中國政府鎮壓,侵犯法輪大法修煉者人權的同情,而要讓世人了解,是甚麼樣的真理使殘暴打壓中的中國同修威武不屈,大善大忍,是甚麼樣的力量使人類真正的美德閃現著巨大的光輝,是甚麼實際的效果吸引了億萬修煉人,以致也可以吸引他們。中國同修無私無我的獻身精神,正是為了啟發和等待還沒有了解大法的眾生。

海內海外的弘法責任都是偉大的。正因為這使命的偉大讓我們充滿了無限的生機和活力、智慧和機敏。在人間這一層圓融著大法,用真善忍的宇宙特性灌注我們的環境,周圍的一切。

我們將從怕心中徹底走出來,
我們將從「定力高」的自我封閉中走出來,
我們將從形形色色的干擾中走出來,
我們將從業力窒息的惡劣環境中走出來,獲得智慧和機智,
我們將從自己所在地區的觀念中走出來,走進世界,
我們將從個人的修煉狀態中走出來,融入更大的修煉集體,
我們將從心胸狹窄的自我中走出來,走向宏大氣勢,博大胸懷,
我們將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真正先他後我,無私無我,
我們將從面對自身圓滿的要求中走出來,讓整個人間這一層圓滿,
我們將從目前的認識不斷地走出來,一直走到先天生命的永遠歸宿。

「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李老師《精進要旨》中《道法》)

「...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李老師《精進要旨》中《警言》)。

把我們自己放到整體中來修煉,把我們已得法的覺悟用於大環境的改造,為世人得法鋪平道路,填平溝壑。從身邊的一點一滴做起,從全人類,全世界,全中國的人民做起。

大法弟子
2000年5月3日



走出來,向廣大人民講明真相

前些天讀到一篇題為「向廣大人民說明真相」的好文章。讀罷胸中頓感敞亮:這正是我們當前真正需要的「走出來」啊!為了大法,甘願拋棄個人一切,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大法,為了更好地展示大法威力,機智勇敢的大法弟子在人民群眾中穿梭行走,用親身經歷和超凡風貌向世人說明法輪功真相!

不是我們畏懼監獄和酷刑,死神已經失去了原有的震懾力,「真善忍」賦予我們的強大精神力量足以排山倒海、所向披靡。看到了嗎?法輪大法的鮮豔橫幅在天安門廣場周圍此起彼伏,橫幅面向的是身陷迷霧尚未聞法的人民而不是專政機器中暴虐的警棍獄吏。大法弟子已經不再甘心白白被抓被投進殘酷的勞教所, 癲狂的精神病醫院和黑暗的監獄,他們要用自由之身在那片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人民群眾中傳播法輪大法的聲音!

不是我們放棄了向國家各級領導的申訴,為了讓國家各級政府的領導了解法輪功「修己利與民」的真相,太多太多對黨和人民肝膽相照的大法好弟子已經做了很多,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正如「向廣大人民說明真相」一文所述,「這一年裏,數百萬大法弟子以赤誠的心,不顧拘留、勞教,進京上訪,可是至今政府沒有人聽,沒有人跟我們談。我們以憲法給予公民的權利在廣場和平煉功,向世人展示真善忍大法,可遭到的是殘酷的毆打和非法的監禁。我們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我們,如果這樣能使他們認識正法,擺好自己在未來的位置,我們可以繼續做下去。可是目前廣大的群眾卻都不知道真相,還沒有一個公平地擺放自己在將來宇宙中的位置的機會。在國外,隨著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不斷曝光,西方社會的媒體對大法的報導越來越接近真相,越來越深入,但國內卻恰恰相反。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向政府反映情況,現在我們可以向身邊和社會上廣大的群眾說明事實真相。」

有人說政府抓人關人那是給學員過關、是安排是考驗,可監獄裏實際發生的是甚麼?越是對大法矢志不移的弟子越受虐待和迫害;大法弟子的誠善和坦蕩,反倒成全了那些恨不能將所有大法弟子統統關進監獄的醜惡敗類。不錯,一切不正的都可以被大法用來檢驗我們弟子的修煉,但是,大法弟子該如何檢驗和由誰檢驗可不是人間的當權者就可以說了算。無法忽略的是,這裏新舊宇宙交替中的正邪鬥爭佛魔之戰這個大前提已經遠遠超出了和平時期任何個人修煉的因素和範疇。在人類空間這一層,國家和地方領導人和執法機構中那些覺悟尚存的已經良心發現,因地制宜地挪到正義的一邊;而那些為了私慾忘乎所以的,用一位旁觀者的話說,那些喪失人性的傢伙對堅信大法的弟子實行的叫做「以肉體消滅達到精神消滅」。這樣的人類渣滓已經無法挽救了,他們已經永遠錯過了生命的機緣。

從所有觀念、形式和思想框框中走出來,走回人民群眾中去,向廣大人民說明大法真相,這是為了更多的世人,為了普天下的眾生。我們本來就是人民中的一部份,不同的只是我們要求自己更嚴格(修煉人的心性水準比普通人要高許多),不為世間萬象所迷。我們是人民群眾中最講道德最無私最勇於付出最值得相信和依靠的那部份。

一位美國朋友初和我認識時,曾經對大法中的很多法理感到難以理解和接受。但是他看到了我們修煉者純真善良的心,所以從開始就給與了偶然相識的我極大的信任。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內心的不斷調整,可喜的,他一步一步走近了大法。中國發生對大法弟子全面迫害事件以來,他的心越來越和師父、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一起,還把大法書籍和煉功點介紹給了許多朋友。不久前的一天他對我說,當他把法輪功介紹給一位多年教授太極的朋友(也是白人)時,那位朋友沉思良久,隨後慢慢抬起頭來對他說,你講的法輪功的故事,好像讓我看到了當年的耶穌基督,他穿著破舊的衣服和鞋子,長途跋涉,歷盡艱辛。。。我現在雖然難以決定馬上改學法輪功,但我衷心希望李大師安好,我感覺他帶給世人的是真正的福音……

這位朋友給我講述他朋友的故事時,我看到了他眼角的淚光,看到了他心裏已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當成了大法中無法分割的一員,言語間流露的是由衷的信心、崇敬和祝福。

大法傳給了眾生,眾生都需要機會直接站在「真善忍」面前選擇生命的未來。不是我們要改變誰,更不是我們一相情願,宏大慈悲的宇宙法理在均衡著一切。

「向廣大人民說明真相」一文說,「我們為甚麼不可以利用靈活的時間地點來向廣大的群眾展示大法的真相呢?如果一百多弟子,分布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向人們弘法,那會有多少人因此而聞法呢?如果一百萬上訪的弟子每人向十個北京市民說明真相,全北京的人就會都知道真相。如果有一千萬弟子每人告訴十個人真相,全國人民就都知道真相。那時,誰還會去願意給邪魔充當工具幹那喪天良、無人性而為自己招致業力的勾當呢?」的確。其實這對海外弟子也適用。近日,Grand Forks 驅報的湯姆.丹尼斯先生在該報一篇題為「反對鎮壓的鬥爭是一種精神鼓勵」的社論中寫道:「在中國,『自由』一詞拼寫為『法輪功』。這場反對迫害宗教信仰的鬥爭鼓舞了半個地球上熱愛民主的人們。」「就宗教而言,熱愛自由的人們都認同一種教義,那就是,對一種信仰的威脅就是對所有信仰的威脅。」

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常人中的好人中的好人,如果我們大家都能發揮自己在常人中那一員的優勢,更多的善良人將得聞大法、更多正義的朋友將站出來支援艱難環境中的大陸學員,更多的政府和人民將了解中國瘋狂鎮壓法輪功的事實真相。

那些邪惡勢力將我們誣蔑為「非法」也罷,「邪教」也罷,「恐怖組織」也罷,還是編造更多的藉以打擊我們的荒唐名目也罷,這個世界將洞悉:所有的惡名只不過是那些邪惡的當權者自身的真實寫照。大法弟子更好地圓融法在人類這一層次的行為將更有力地打擊邪魔的囂張,給更多的生命公平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

自由屬於我們,真理屬於我們,未來屬於我們。我們將用修煉者的慈悲、大法賦予我們的自在和智慧協助師父將大法的聲音傳遍人間。

美國大法弟子
2000年5月3日



走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實大法

目前,邪惡勢力在人間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雖然還在持續,但其已經失去了在其他空間原有的物質基礎和支持。正如師父在「走向圓滿」中明示的那樣:「破壞大法的只是一小部份惡勢力,它們也是利用這些它們也認為一定要淘汰的邪惡生命而已。宇宙中無量無計的佛、道、神與更龐大天體中的生命都在注視這小小的一粒宇宙塵埃上的一切。大法已經圓滿了宇宙中的一切。威德是偉大而永恆的。」

在這樣的天象變化下,在「邪惡即將被除盡」的歷史關頭,是否能夠超越個人的修煉,在弘法護法中,真正站在法的基點上,把證實大法和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放在首位,盡到自己的歷史責任,這已經成為國內國外每一個學員的頭等大事。經歷了去年7月以來瓦解式的檢驗,無數大法弟子在極度艱難的環境中做到了堅定信念,勇敢地站出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以大法賦予的力量和堅強承受了常人無法承受的巨大苦難,建立了自己未來永恆的威德。目前走出來正法是沒有錯的,我們的護法、弘法行為是非常廣泛意義上的無私無我、慈悲眾生。
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大法是天象變化在人間這一層的需要。鎮壓法輪功的個別人最害怕事實真相的曝光,因為他們賴以生存的是無數邪惡的謊言;邪惡勢力最懼怕真理的力量,因為他們藉以統治的是奴性的盲從。在這真相大白的瞬前,我們要充份運用在大法中修來的智慧,向更多的人講清法輪功究竟是甚麼,讓更多的人看到正法修煉給我們帶來的高尚道德、身心健康,以及在艱難困苦面前能以大善大忍慈悲待人的精神力量;我們需要更多的大法弟子機智靈活地採取各種方法,讓全社會普遍看到對法輪功的殘暴鎮壓,讓更多的人民、團體、政府懂得這種極端自私可恥的鎮壓是對全人類的破壞,讓更多的人認識到大法弟子無私無我的大無畏是為了捍衛宇宙真理。我們用大法本身的威力感化眾生、挽救眾生。

人們在同情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遭遇時,在仰慕和敬重大法弟子為真理勇於付出的偉大精神和行動時,在做出支持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舉動時,在更多地建立對大法本身的正確認識時,當投身修煉時,當認識到法輪大法好也幫助其他人得法或與大法結緣時,他們就已經在為他們自己生命的未來奠定良好基礎了。而從大法弟子的角度來看,那才是大法需要的證實大法的效果。

已經身陷囹圄的大法弟子在邪惡的折磨下表現出來的偉大精神是為我們以及世界上所有正義、善良的人們所欽佩的,我們向所有敢於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偉大生命表示崇高的敬意。但是不難看出,把進監牢當成走出來的目的是錯誤的認識。監牢是邪惡勢力用來鎮壓大法、破壞大法弟子修煉的罪惡場所。警車不是法船,監牢不是廟,勞改所不是修煉的環境,這些更不是大法弟子藉以提高的必要形式。我們要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出來證實大法,大家一直在做的去天安門正法只是各種形式當中的一種有效方法;我們還要呼籲釋放無辜的被捕學員;要向各國政府、團體以及廣大人民講清法輪功真象。這樣做雖然會冒著生命危險、冒著被關進監牢的危險,但是我們無所畏懼。當前我們走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實大法,為了向更多的人講清法輪功真象。

明慧編輯部 2000年8月9日



用大法給與我們的理智,智慧和慈悲向人們講清真象

我們越來越走近新的歷史紀元,越來越走近整個宇宙真象的謎底,這一切來得多麼不易,又似乎來得那麼迅速。真的讓我們看到事實真象的一天近在眉睫,我們卻還有那麼多沒有完成的責任和義務。

甚麼是真象?怎樣講清真象呢?

中國少數人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是我們首先要講清的真象。它們手段的毒辣,方法的陰險狡猾,其殘酷的程度可與人類歷史上任何殘暴的記載相提並論,其無恥之尤的嘴臉可與歷史上最虛偽的記載同樣不齒於人類。單是它們暴虐,喪失人性的做法,就使他們在整個世界的範圍內傾刻喪失了人心。這樣的僅僅披著一層皮的「人」還能有甚麼地方可去呢?當人們看清這樣的事實,任何善良的人都會立刻明白現在正在發生甚麼事,因而站到與邪惡劃清界限的位置上去。

在我們的洪法實踐中,在各種場合都經常遇到善良的人,他們想辦法幫助我們,盡可能支持我們。每當遇到這樣的人,我們都感到,在我們的洪法中,因為我們的心性層次不夠,能力不夠,或是準備不充份,因而不能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是甚麼,這會影響他們到他們可能去的位置。我們只會講人權的真象,這是不夠的。有緣人通過我們得法,我們要有能力講清人權的真象,還要有修煉的心性層次和大法給予的智慧向他們講清大法是多麼超常,多麼珍貴,大法與他們多有關係。

在洪法中,我們還發現,人們對大法的理解在不斷的加深,他們用歷史上能認識到的史實,偉人,時代的運動,當時的新道德來表述他們對大法的理解和肯定。這種用我們的情況填充到人們習以為常的概念模塊中去的做法,從另一個方面告訴我們人們對大法的渴望程度。我們在世間的作用,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用我們的經歷和我們的修煉來縮短他們與大法之間的距離。在大法法理和人們的理解之間,我們有大量緊迫的工作要做,我們要建立多種橋樑幫助人們在短時間內跨越認識的鴻溝。如果我們把大法的法理告訴人們,人們現在講的就不再是過去的詞兒,而是「真善忍」,「修煉」,「同化宇宙特性」,「返本歸真」等等了。

用大法給予我們的理性,智慧和慈悲向人們洪法,我們不能簡單地停留在走出去,在草地上散發報紙和傳單的形式上,或者報紙散發的數量上。美國人,西方人和中國人關注的問題是不一樣的,中國人中,大陸人和大陸以外的中國人的關注又不一樣。一般來說,大陸中國人受中國少數壞人強灌的思想業很多,又生活在那個業力籠罩的環境中,打破他們的障礙是一個關鍵的工作。我們不能簡單的劃一,採用統一的標準來進行洪法,對像不一樣,洪法的方法、內容也不盡相同。在洪法中我們也遇到過這樣的人,早些時候跟他們談過,沒理解,現在再談,他們逐漸加深了理解,有些還大有得法修煉的可能,所以我們的多次努力也是必要的。

我們必須要有鋪天蓋地的氣勢,強大法在人間的體現。講清真象是我們的修煉,講清真象是幫助世人,提供給他們選擇生命永遠位置的機會。同樣的,我們修煉的機會和他們擺放位置的機會都是大法給予的,在珍惜自己修煉機會的同時,要有慈悲善念,我們做的過程也就是幫助除盡邪惡的過程,也就是幫助救度眾生的過程。

大法弟子 2000年8月15日



正法修煉的走向圓滿

正法修煉是指法正乾坤過程中的大法修煉。正法修煉不同於普通修煉。正法修煉的過程是和正法融合在一起的,所以修成後才能成為宇宙大法的一個真正粒子。而普通修煉則是人的修煉,和正法(即法正乾坤)沒有關係。生逢整個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刻,有幸得到偉大師尊的親自度化,這是「萬載難遇」都無以形容的珍貴機緣。而只有參與這個正法的過程,才能修得和這個法結合在一起,否則將與這次正法修煉無關,也就根本談不上正法修煉的圓滿。

其實,在這個全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宇宙的一切都是與正法緊密相連的。大法在再造乾坤,宇宙的一切都要在大法中重新安排,因此也就不存在脫離宇宙正法的任何事物。對我們有幸在宇宙正法過程中得法的弟子來說,完全不存在個人臆想的所謂普通修煉。要想真修,就要按照正法的要求去修煉,正法修煉的機緣盡在正法結束之前。護法助師是每一個在正法過程中修煉弟子的神聖天職。

去年7月20日以來,宇宙中發生了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然而任何抵抗正法的邪惡勢力在宇宙的根本大法面前都是無法得逞的。「大法已經圓滿了宇宙中的一切」(《走向圓滿》),「雖然人中的幾個敗類還在作惡,但是天體中高層最邪惡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盡了,處在最表面的人類邪惡之徒也即將在法正人間的滅盡中償還造下的一切罪惡」(《去掉最後的執著》)。在這個過程中,師父為了更多的有緣人能夠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而走向圓滿,已經一再等待,一再拖延結束的時間,一再為我們付出和承受;真正走出來助師護法的真修弟子在嚴重困難的情況下也已付出巨大的代價,並由此「為大法在世間確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與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走向圓滿》)。

殘存在人間的那點邪惡勢力已如浮萍落葉,雖然它們在最後的頑抗中仍在愚蠢地表現自己的邪惡與兇狠。師父說,「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理性》)。真修弟子必須要在正法進程中走出普通修煉的框框。走出來是正法修煉的需要,走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渡世人。因此,在這宇宙正法即將圓滿結束的歷史時分,所有在這個偉大時代幸運得法的大法弟子,都應充份珍惜這無限珍貴的修煉時間,抓緊一切機緣向世人說明真相、助師世間行,在護法弘法中努力學法修心提高自己。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不辜負這開天闢地之時的正法修煉機緣,才能回答師父的慈悲等待和偉大期盼,才能真正在正法修煉中走向圓滿。

「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理性》)

明慧編輯部
2000年9月25日



嚴肅的教誨
--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

有關正法修煉的圓滿等一系列重要問題,應如何在法上提高認識,針對學員中種種情況,師父做了許多嚴肅的開示,諄諄教導實修弟子應該珍惜此萬劫難逢的法正乾坤的特殊時期的修煉。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現將師父談話內容,根據原話整理、公布。引號中的黑體字為師父原話。

首先,師父說:
「我為在這一年多來,為證實大法而走出來的弟子、未來的大覺者們而高興。無論他們被關押或為堅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們都是圓滿。」

這些人是我們學員的大多數,但是也有一部份學員有一些錯誤的認識。針對這種錯誤,師父說:
「我為那些在魔難的嚴重考驗面前不能走出來的、以各種藉口掩蓋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而且,他們還用人的最狡猾的心理宣說:走出來是參與政治、和人鬥等等,用這藉口欺騙著自己,還動搖著其他想要走出來的人。還有的人說:『師父為甚麼不快點結束這件事呢?』我用人的話說他們一句:『這些人還好意思說呢!』那些在魔難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們哪!等待著他們走出人來。」

師父說:「學大法是為甚麼?他們只想從大法中獲取,把大法當作保護傘。在大法遭到迫害時,在衛護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時,他們在幹甚麼?在他們的師父遭到誹謗時,他們幹甚麼去了?等待著天上掉下餡餅來嗎?等待著難一結束就去圓滿嗎?我真為他們擔心。他們不知道他們真正生命的處境有多危險哪!」

「一個神在正法中,他們對大法的一念就決定了他們的存與滅。那些得了大法的還能和常人一樣對待嗎?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無論他們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

師父說:「有一些人想等著師父說出來,叫大家如何做、如何護法,等著師父說出來,叫大家都去北京證實法,叫師父說出來向人民講清真相。可是我一旦說出來,就再也不是他們自覺的發自本人的正念的行為了。答案一出來,考試也就結束了,那些怕出來證實法的也就永遠失去機會了。」

師父說:「中國以外的學員和國內的學員一樣是一體的,外國學員對邪惡的揭露與洪法說清真相是很重要的。只要做好都是在走向圓滿。」

「其實國內一定高的社會階層的學員如能在自己的環境中利用他們的條件證實大法,因此不向邪惡暴露自己,也是了不起的在證實大法。……」

師父說:「現在的大法老弟子應該是真正的能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而不是在學法了,是學法的同時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為大法做甚麼就是在給自己做甚麼一樣。這就是經過這次魔難走過來的弟子此時的真正狀態。」

「這和99年4.25以前,老弟子怎麼學好法、得到法時的心態不是一回事,那時候是學、是得法,現在是學法的同時在邪惡迫害法時如何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堅定走過來的,就是大法中的一員、一個粒子,而且是正過法的,就應該知道自己怎麼做,在任何環境中在哪裏都會發出純正的光芒來。」

明慧編輯部
2000年9月24日記
2000年9月26日發表
2000年9月27日更正



也談對法正乾坤中的修煉的看法

法正乾坤才造就了我們本次修煉的寶貴機緣。忽略大法洪傳的偉大事實,游離於正法的進程,就根本談不上我們這次特殊的修煉。正法過程的龐大內涵,是身在其中的每個修煉者提高和昇華的唯一修煉環境和通向圓滿之路。

正法過程遭到邪惡勢力的迫害和頑抗,這是一種必然,它們的邪惡使然。但是,正法過程中邪惡勢力的衰敗和被滅盡是另一個必然,更高層次上,最大範圍裏的必然。看不到這一點,就會把自己甩出正法修煉的大道,旁落於邪惡的干擾。

有人在芝加哥法會上問到在修煉截止日期以前得法的人是否有機會圓滿時,師父告訴我們,「大家知道,這話現在講起來也可以,我們現在的修煉人和將來的修煉人不是一回事。大家知道,現在是法不正了在正法,而你們是在正法最低一層次中被正法圓融的一份子,也就是說,你們現在的修煉和大法的整個這件事情是聯繫在一起的,所以偉大之處,真正偉大之處在這裏。能夠在世界上圓融著法,這是最偉大的。」

我們這一次修煉的偉大之處,是在法正乾坤,助師世間行的過程中修煉自己,法正乾坤中助師世間行,涵蓋了極大的內涵。簡言之,這就是一個把自己放在大法洪傳之中千錘百煉,不斷昇華成符合大法要求的一份子,並在法正乾坤的進程中做出應有貢獻的過程。正因為趕上了正法的偉大進程,我們才得以聽到如此高深的法理,看到宇宙和生命的本質情況,了解人生的真實意義,超越我們可能達到的無數層次,親耳聆聽最高法理!離開了正法的進程,任何人無以修得圓滿。

邪惡的勢力以江澤民的迫害表現在人間最後這個層次上,它無以復加的殘酷和恐怖正是它行將滅亡之前的表現。最壞的也就是最表面的,最表面的也就是最弱的,最後的了。被江澤民們障礙住,那才是最不應該,最不值得,因為與我們修煉的初衷背道而馳。他們用一切辦法阻擋修煉人,用邪惡的方法和手段,就是要達到不讓我們修煉的目的。

所以,在即將結束宇宙中邪惡殘存的那一丁點兒連根都沒有了的東西時,最簡單的說,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要放下生死,走出來,在最後的時刻到來之前勇敢地投入到正法修煉中來,向世人證實大法,哪怕是在面對危險,面對監禁,面對死亡,我們將在痛苦中獲得幸福的永生!

一大法弟子 2000年9月27日



看揭露江澤民文章的感想

◇高山

起初看到明慧網上學員寫的揭露江澤民罪惡的文章,覺得有點不大習慣:平時自己寫文章,很少使用負面的詞去形容一個人。但冷靜想起來,江澤民對廣大人民造成的傷害,對無數生命的永遠所造成的後果,是多少負面詞彙也無法形容的。

由此想到「甚麼是真正的善」這個問題。在常人中,一個人都能做到見義勇為,為個國家和人民的利益挺身而出,不顧個人的安危,已經是大大的善舉,但那還只是維護了一個集體和國家在短時期內的利益;一個修煉人針對個人的利益,能夠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大善的行為;而對宇宙真理的維護是更大的善。宇宙大法在人類這一層遭受的破壞,損害了無數人民生命的永遠,對一個國家也造成不可想像的後果。無數的人仍然被謊言所欺騙,認為江澤民在維持所謂的「穩定」,很多有緣人喪失了修煉的機遇。如果是出於個人的觀念,不願意放下自己的習慣,不去揭露這一罪惡的直接肇事者--江澤民,看到那麼多的人面臨將來可怕的結果,不去幫助他們,我們修煉人的慈悲之心在那裏呢?

揭露江澤民的罪惡與常人中的指責是有根本區別的。常人為了保護個人的利益去指責別人,可以不顧事實,可以把好的說成壞的,也可以用表面的和善來掩蓋背後骯髒的行為。而我們對江澤民的揭露,是基於一年多來大量的事實根據,是善惡分明的,是為了別人好,是為了救度眾生。當然,為了更好的說明問題,也要多方採用普通人能夠接受的方式,用充份的事實,理性和講道理,讓人們真正了解江澤民所幹的壞事。

常人那種基於個人私心的「善」是無法與神的慈悲相比的。法輪大法是給宇宙中各個層次生命開創生存環境的一部天法。在人間,卻被搞權術的政治流氓,用謊言和欺騙打成「邪教」。我們如果執著於常人的表面和善,不是順天意而行,用各種方法去維護宇宙的真理,那不是偏離了真善忍嗎!緊緊的和宇宙的真理站在一起,揭露江澤民的罪惡,讓人民知道真象,才是真正的善。
(2000年9月27日)



我對「參與政治」看法

人思考離不開概念和觀念的「外殼」,喜歡用概念套概念地進行簡單的判斷,這不但是非常懶惰的思維方式,同時還在不自覺地固守了人的觀念。如果修煉人也如此行事,其結果就有一個現象發生:在我們做洪法、助師正法的事情時,一遇到與原來觀念不相符的地方,往往就用「參與政治」這個詞來嚇唬自己。

大法涵蓋一切,眾生都在其中,那麼正法就觸及到每一個眾生、每一個人,觸及以不同方式「參與政治」的人,直接就衝擊變異了的人所搞出來的所謂「政治」這一變異產物。那麼,隱藏很深的邪惡勢力自然就會拿出「政治」裏的最邪惡的內容讓我們看到,嚇唬我們人不明白的一面,動不動就「提醒」我們這也是「參與政治」、那也是「參與政治」,其目的就是讓我們甘於維護人既有的不正的一切。

到了今天,我們在助師正法的進程中所做的事情已經觸及到人間的一切,包括已經邪變了的人的存在方式、社會形態,裏邊也有道德敗壞了的人所認為是「政治」的東西。「身正不怕影斜」。哪怕人家說我們像是「參與政治」,但我們從未提出過任何為我為私的權利訴求,那就與常人社會的「參與政治」有了完全不同的內涵了--其實,那完全就不是「參與政治」了,更確切地說根本與政治無緣。我的理解是,「人間正義」也是宇宙大法在人的這個層次中必要的正面因素。觸及所謂的政治問題,指出人中的不正確狀態,尤其指出那些針對大法的極端邪惡的行為,不是「參與政治」而是開闢未來新人類高尚道德之先河。

大法在人間正法,當然是用最正的標準來衡量、判斷一切的,但到了常人這個層次時,就得有一些常人中的形式,例如甚麼叫法,例如「人權」的訴求、「正義」、「公正」等等,其實這就沒甚麼好忌諱的了。我相信,那些誹謗天法、污衊師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敗類,可能最終要讓它一個一個地送上法庭,接受人間正義的審判;人間的這層法也要得到圓融。

我們不接受干擾我們的人的概念和觀念,同時,我們還站在大法的基點上主動破除那些讓我們裹足不前的思想和各種物質因素。

一點個人體會。

大陸學員
2000/10/6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